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01章 我跟老婆不好玩,跟你玩?
    在几年前两人结婚初期,裴潆很怕跟斯穆森睡觉,每晚都表现的战战兢兢,因为他在床上对她做出的事突破了她被局限在少女时的想象。

    每次又不喜欢做措施,动作生硬弄得她还疼。

    一整晚一整晚的过来,裴潆怕了又没胆说,只能往娘家跑。

    起先几晚斯穆森不在乎她,等她被自己母亲赶回裴家的时候,这个男人才想起卧室里少了一个老婆。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跟一个美丽娇软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当晚,他又把裴潆压在了身躯下弄。

    裴潆跟他不熟,只能咬唇忍着。

    忍不下去时,终于说了要他做措施。

    当时就连一盒生计用品都给他拿出来了,斯穆森也明白过来自己新婚妻子不想要孩子的想法。

    斯穆森性格冷,对婚姻和妻子包括未来的孩子,其实都没投入多少感情在里面。

    两人在这方面达到了共识。

    裴潆有她的艺术情怀,他也答应过在她37岁前不会要孩子。

    ……

    舒适典雅的卧室,男人低吼声性感的响起,缠绕着女人低低的泣声。

    斯穆森在她上方,矫健的身躯洒了许多汗水,在背上的肌肉都绷的紧紧的,很有男性的力量感。

    他急促粗喘着气息,好几次都濒临失控的边缘,又拉回了理智,眼神幽深的凝望着女人娇美潮红的脸蛋,也没吻下去,下一刻,便面无表情从她身上下来。

    没了他的威压,裴潆稍微能呼吸过气来。

    她听见卫生间传来了水声,自己恢复了点力气,才从凌乱狼藉的床上坐起来。

    身子疼,白皙肌肤都被他咬出痕迹了。

    裴潆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纸巾,将自己腿上湿热的粘腻擦拭去,眉心淡淡蹙着。

    要吃药了。

    她从抽屉第二层拿出一瓶事后药吃,里面只剩下几片了,摇晃下都能听见声响,看来要找个时间去找医院配点存着。

    裴潆口中含完药片后,又起来穿衣服,把被子上和地板的生计用品都捡起来放好。

    被她拆开看的,没有针眼痕迹的都能用。

    卫生间水声渐停,裴潆转身看到了斯穆森冲完澡走出来了。

    短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健硕身躯围着一条浴巾,胸膛的线条肌肉紧绷性感,充斥着男性浓厚气息。

    裴潆发现他脖子上有被女人指甲抓伤的红痕,可能是她刚才没注意到弄伤了他了。

    “穆森,你脖子……我去拿药给你抹。”

    裴潆看了有点慌,早知道该剪指甲了。

    斯穆森一个大男人不会在意这个小伤,办事的时候被女人指甲抓伤只会更刺激,事后,也没感觉什么异样。

    他沉沉的眸光看了眼惊惶无措的女人,薄唇抿着没理她,慵懒的躺在了床头闭目养神。

    裴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身子轻轻坐在床沿,指尖沾了点清凉的药膏,往他抓痕上药,柔美的声音小心翼翼:“会疼吗?”

    斯穆森都没张开双目看她。

    裴潆天生就不会生气的,被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联姻品磨光了棱角。

    这样的女人,美貌温柔又愚蠢,身份还高贵,最适合豪门里富商的妻子不过。

    即便斯穆森在外养了一群女人,只要没闹到她的面前,恐怕裴潆也没那个灵敏的嗅觉去发现。

    “你脾气该改改了。”裴潆有时候也会埋怨,却都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医生常说生气是百病之源,我爸爸一个老友前两天生气脑瘫了,多吓人啊。”

    斯穆森这回睁开眼了,目光阴深看着她。

    裴潆不自知就把天聊死了,一张美丽的容颜带着关心,给他上完药,红唇还去亲亲他冷硬的下巴。

    “我去洗澡,你先睡。”

    斯穆森看着女人嫣然巧笑的要站起身,鬼使神差伸出大手握住了她微凉的手腕。

    “嗯?”

    裴潆微怔,美眸里的眼珠子黑漆漆的。

    斯穆森半阖着的眼睛翻滚着某种冲动,猝不及防间就把女人拽到了怀里,强健的手臂搂住她纤细腰肢,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朝她双唇吻了下去。

    他太突然了。

    裴潆没有心理准备,微张的唇瓣就被他湿烫的长舌给抵开,强势在她口腔里扫荡。

    “唔……”

    女人没有推他,胸口起伏呼吸,有点喘不过气来,彻底的沦落在了斯穆森的狂热亲吻中。

    斯穆森把她按在怀里狠亲了一顿,又不满足,高大沉重的身躯重新压着女人纤细的身子到被褥上。

    裴潆知道他又想要了。

    就在斯穆森修长大手握起她美丽的小腿时,裴潆说了句煞风景的话:“我吃了药,你这次也可以不戴了。”

    斯穆森动作一顿,看她眼神很凶狠。

    听这女人的语气,跟找他邀宠一样,真是蠢的想让人弄死她。

    裴潆也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表情无辜的很。

    斯穆森没了要她的兴致,表情沉着从女人身上起来,随手拿根烟点燃抽。

    她不要孩子,他抽烟喝酒都没必要去戒。

    裴潆看他突然停下来,一脸的茫然,柔声问:“你怎么啦?”

    斯穆森抽了一根烟索然无味,长指捻灭烟蒂,对她说话的语气很差劲:“没被我上够,还不去洗澡?”

    裴潆被他凶的,有些委屈。

    但是看着男人越发严峻的侧脸轮廓,最终忍了下来。

    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裙摆,下床去卫生间了。

    水声响起,女人妙曼的身躯倒映在了玻璃门上,斯穆森看到,喉结滚了滚,胸膛下压抑住的心火又升腾了起来。

    这时候,他手机响了。

    斯穆森大手拿过来接通,看到屏幕上闪动霍修默三个字,皱起眉头:“什么事?”

    霍修默:“出来喝酒。”

    “不喝。”

    斯穆森眼神直勾勾盯着裴潆洗澡的身影,明知道江雁声流产的事情,让霍修默往后一段时间都会没夫妻夜生活,还要嗤笑道:“我跟裴潆在床上不好玩,谁有空理你玩?”

    霍修默:“你跟她在床上玩几次都没有,她又不给你生孩子。”

    “你老婆是给你生,孩子保住了?”

    斯穆森这句讽刺的话是揭了霍修默的伤疤,直接被断了电话。

    他挑眉,在拨打过去就已经让霍修默给拉入黑名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