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06章 她的声音,不带感情。
    她手指微微动了动,双眸愣怔看着眼前的男人,沙哑微弱的声音溢出口中:“姬温纶?”

    “是我。”

    男人伸出干净雅致的长指轻抚去她洁白额头溢出的汗珠,指腹温柔的揉揉她太阳穴缓解疲惫:“你刚才跟我聊天睡着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江雁声低垂下眼眸,呼吸恢复平稳:“我很好。”

    “真的?”

    男人没有预兆的靠近,带着他惯来好闻清冽的气息拂来,不会给人难以接受的压迫感,很温和。

    江雁声看着姬温纶靠近自己,她没有躲开,笔直躺在沙发上,一双眼眸没带任何的情绪。

    姬温纶没有伏在她身上,手臂撑着,姿势是前所未有的亲密,只要他愿意,下一秒就能把她密不透风压在沙发上。

    “雁声。”

    他眼神专注看着女人茫然的小脸,带着缱绻的语调溢出薄唇:“你是我的女人,对吗?”

    江雁声睁着双眸没有颤动一下,反问他:“不然我还能是谁的女人?”

    “当然是我的。”姬温纶声音染着薄笑,看她的眼神逐渐暗下,温情中带着男性的暗示意味。

    他低首,手臂锁着她的细腰,要吻下来。

    江雁声鼻尖呼吸进的是他身体传来的男士香水味,很淡又很好闻,随着他的压下,她脑海中某个神经也在逐渐紧绷起来,陡然间感觉空气都停了,强烈地窒息感紧随而来。

    就在姬温纶菲薄的唇离她的红唇只有一指距离时,只要他低头靠近些,两人就会亲密的接吻在一块儿。

    江雁声平静的眼眸微变,伸手忍不住去推他。

    姬温纶俊美的脸庞神色从认真变得似笑非笑,身躯被她轻易就推开,清越的嗓音从喉间低低溢出:“骗不了自己了是吗?”

    江雁声因为胸口压抑的不适感而红唇微启,急促呼吸着,双眸有一丝狼狈闪过。

    姬温纶优雅坐在沙发前,静静注视着女人绝望伤心的小脸,语速缓慢陈述这个事实:“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催眠是能把对一个人的爱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我把你记忆催眠错乱,原以为你醒来会有段时间是分不清姬温纶和霍修默两个男人是你的谁。或许,等你分清时,你现在这份痛苦也过去了。没料到,你最后关头自己清醒了。”

    江雁声是醒了。

    这个催眠过程很成功,却在姬温纶要唤醒她的时候,问了一句霍修默是谁,让她沉眠的意识瞬间就从催眠里挣脱出来。

    江雁声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她想去假装,去欺骗自己不爱霍修默了。

    可惜演技太拙略,被姬温纶轻易就看出。

    男人指腹温柔帮她把眼角溢出的泪珠擦拭去,耐心告诉她:“你看,我吻你,你自己都先接受不了,雁声,你要去面对,去找他。”

    “不要。”

    江雁声不想见霍修默,她抓住了姬温纶的大手,像个无家可归的女人很可怜。

    姬温纶将她发白紧绷的手指根根拿开,叹息溢出薄唇:“你应该强大起来,同时也该放下过去的自己,要强的同时别这么敏感,这世上,你只要自己不愿意,就没有人能伤了你。”

    “温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怕,见到霍修默就会忍不住说离婚。

    姬温纶将女人从沙发扶起来,好看白皙的长指将她凌乱的发丝梳理顺了,又摸摸女人冰凉的脸,看着她颤抖的眼眸,低缓道:“我有位朋友说,霍修默最近这段时间每天都亲自接送一个女人上下班,你还不去跟他说清楚吗?”

    江雁声眼角又湿润了,半天都没说话。

    “去找他,分开了就搬来跟我住,这里始终有你住的地方,想继续在一起就去主动争取。”

    姬温纶送她出门,给了她一张名片地址:“他每天都在这间公司接别的女人下班。”

    江雁声手指攥紧了名片,手心里丝丝的疼痛仿佛能迅速蔓延进她的心脏处,要忍着,才能看起来坚强一些。

    她唇角勾起自嘲的弧度,抬头,朝外走。

    “雁声。”

    身后,男人清润的声音传来。

    江雁声在原地,转头,双眸直直看他。

    姬温纶俊美斯文的脸庞淡淡的笑,对她说:“走吧。”

    江雁声点头,朝前走。

    那个俊美的白衬衫男子停驻在别墅门前,静静望着女人纤美单薄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视线内。

    他干净雅致的手指缠绕着一根青丝,低低呢喃:“你当时要让我吻下去,今天就走不出这里了。”

    ——

    五点多,在繁华商界地段。

    下班高峰期都会很堵车,江雁声早到了半个小时,在马路对面咖啡厅买了杯咖啡,透过整洁明亮的玻璃窗静静看着对面。

    二十分钟后。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出现在她视线内,熟悉的车牌号,下车,男人淡漠挺拔的身影也是熟悉的。

    江雁声看到一身铁灰色笔挺西装的霍修默走进了大厦,身边没跟着李秘书。

    她手指捏紧杯子,站起身便往外走。

    江雁声走进大厦的时候,正好看见霍修默的身影在二楼,她咬着唇,往圆形的楼梯上去。

    从上面,一群西装白领下班与她擦身而过。

    江雁声心有点乱,明知道上去可能会撞见霍修默对别的女人体贴入微的一幕,她没有亲眼见到,心底还是不死心。

    江雁声有些恍惚,等走到二楼,远远地,看到了霍修默站在一处玻璃门前的身影,脚步,又顿住了。

    他单手抄着裤袋,英俊的侧脸轮廓很温和,不知跟谁说话。

    江雁声视线看不清,因为被他高大的背影挡住了,只能走近点去看。

    朝他靠近一步,她的心就压抑一点。

    “我订了一家西式餐厅,牛排味道不错。”

    江雁声快走到门口时,男人说话声低沉带笑的嗓音传出来,就像什么刺到了她的神经敏感处。

    她清丽容颜的脸色白了几分,心底压抑已久的情绪好像在这刻灭顶般的爆发出来,理智瞬间被摧毁。

    江雁声脚上踩着尖细高跟鞋走进去,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叫道:“霍修默!”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