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0章 江雁声看到了,放声痛哭
    苏湛嘴快,电话也挂的快。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江雁声睁着泛红的眸,情绪还能保持在冷静的状态,胸口处的酸涩苦楚都涌了上来。

    霍修默看她隐忍着怒意,就像快被逼到了极端,他深眸闪过了异样的暗芒,有些想法在一刹那就出来。

    他双臂开始抱紧她纤弱的身子,低声接近哄慰道:“声声,你先去睡会,醒来我们在谈谈。”

    江雁声说话声吃力而冷漠,双手用力推着男人的胸膛:“霍修默,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情睡你床上?你放手,别碰我!”

    “声声,你先睡……乖,睡醒我带你去找苏湛当面对质。”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借势将她压在了沙发上,低首,薄唇亲昵的碾着女人脸颊,不断地在她耳旁哄着:“没有找女人,没有什么女人能取代你,你把眼睛闭上,好好睡一觉,乖,我在你身边。”

    江雁声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自己睡觉,她气不打一处来,不想见到他了。

    霍修默压得她不能动弹,也推不开他。

    江雁声挣扎了一会就死心了,红着眼说:“你起开,我去楼上睡。”

    霍修默深眸凝视着她苍白的脸,在都景苑里,有他在,她也跑不出去。

    他起身,让她起来。

    江雁声忍着,眼眸下很红,从沙发起来就往楼上走。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原地,看着女人上楼梯的身影,突然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眸子微眯,大步跟上去。

    江雁声眼眶里的泪意快崩不住了,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走进卧室把门锁上,她伸出手,指尖还没碰到门把,突然,让从身后伸来的男人修长大手抓住。

    霍修默身高腿长的,跟上来了。

    他将女人拉过来抵在了墙壁,低首,英俊的脸庞快贴到她的脸,气息温热:“去隔壁睡,我不吵你。”

    “你什么意思?”

    江雁声跟他距离很近,抬眸就可以清晰可见男人的五官表情,她指尖揪上了他领带,颤声问:“我已经不能睡主卧了是吗?”

    霍修默大手握住她气得发抖的肩头,薄唇说的话很缓慢:“你能睡,我先换了干净的床单在让你睡好不好?”

    江雁声容颜没有表情的看着他。

    霍修默又哄又解释:“声声,你先到隔壁睡,我等会过去抱你,嗯?”

    “为什么要换床单?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家带女人回来了?你的床有别的女人躺过的痕迹?”江雁声此刻神经变得很敏感,止不住的乱想,连声去质问他:“还是留有你跟她睡过的味道?”

    “我没有找女人。”

    解释了几次,也让霍修默黑脸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睡主卧?”

    江雁声睡不睡是一回事,他让不让睡又是另一回事。

    他不让,她就生出反骨偏要。

    江雁声把男人推开,红着眼:“我倒要看看,你房间里藏了多少女人痕迹。”

    霍修默阴沉的神色大变,伸手要来拦。

    江雁声挺直着背脊,直直盯着他先出声:“霍修默,你今天敢拦我进卧室,从今往后,你别再想我会走进你房间半步。”

    这句决绝的话,成功让霍修默动作一僵。

    江雁声趁他分神间,推门就进去。

    ……

    卧室里,厚厚的窗帘被拉拢着透不进来月光,所以四周的光线阴暗不明,推开门走进去,跟往常没有区别。

    江雁声伸手去按墙壁的灯,明亮的光线亮起,她觉得刺眼下意识的闭上,等在睁开眼,就已经被眼前的这幕给愣怔住了。

    什么愤怒和情绪都在这一刻陡然的消散,脑海中空白得没办法去思考。

    她呼吸微窒,盯着那张放满她衣服的双人床。

    连被子都不知道去哪了,上面放着两个枕头,床单颜色是她先前亲自换上的,霍修默躺的位置变得很窄,床上大部分位置都放满了她平时穿的衣服。

    这,这男人……

    每晚就是这样跟她的衣服睡觉?

    江雁声喉咙哽咽的厉害,红唇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她踉跄了几步,朝床沿走近。

    床下的地板,还有一堆堆空酒瓶子和烟头,仔细看的话,床单角有被火烧着的痕迹。

    这些无不在说明,没女人在家时,霍修默每晚过的是有多么的颓废。

    “我马上整理干净,几分钟。”

    霍修默迈着长腿大步跟进来,眉目间敛着很重的神色,不敢去看江雁声的反应,他抿着薄唇,要把衣服都收走。

    江雁声站在原地,颤抖的眼眸看着男人的背脊,在明晃灯光下,从他的侧面看,会发现他削瘦了不少。

    霍修默一边收拾,一边哑着声跟她企图去解释:“我没有弄脏你衣服,刚开始没想从衣柜里拿这么多出来,拿了一件又忍不住拿第二件。”

    江雁声本来就够难受了,他还要说。

    她忍不住了,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放声在哭。

    霍修默收拾衣服的动作瞬间就僵硬住,身后,女人哽咽哭泣声像砸在了他的心脏,血淋淋的,很痛。

    他被她一哭,就慌了。

    霍修默眸色紧缩,扔下衣服,倏地转身去把地上崩溃哭泣的女人强抱了过来,紧紧的搂在怀里,嗓音哑得好不到哪里去:“声声,别哭了好不好?”

    “你混蛋,霍修默……你是我见过最混蛋的男人。”江雁声骂他,又死死咬着红唇。

    她的眼泪,一颗颗的砸在了男人胸膛前,双手也在捶打着他。

    他都能狠心把她扔在霍家,还做的这么深情做什么,他都能狠心一面都不来见她,电话也不打。

    江雁声哭的狼狈,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苦闷都发泄出来,打他的同时,又紧紧依偎在男人怀里,不舍得离开。

    霍修默眼底有什么情绪滚翻而起,哄着她,哄不了,大手就将女人苍白的脸蛋捧起来,低首,薄唇狠狠堵住了她红唇的哭声。

    吻的很用力。

    江雁声眉心微拧,呼吸快要喘不过来,红唇被男人强势地抵开,又深又重,湿烫的长舌都快吻到了她喉咙。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