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1章 霍修默把自己哄睡了
    夜深,也凉了。

    卧室的灯光亮了又暗,漆黑黑的,在那张大床上,江雁声躺在男人怀里哭声渐停,轻咬下唇,呼吸微喘。

    霍修默低首,怜惜的吻落在她蹙着的眉间,手臂抱着女人哭的还在抖的身子,用被子盖住她。

    “睡吧,我在。”

    他嗓音低柔,就在耳旁。

    江雁声微微动了动,伸出纤细的手去抱住男人腰身,将哭得发红的脸埋在他结实胸膛前,声音弱弱的:“霍修默,你每天都是这样?”

    “嗯?”

    “就是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去买醉回家,然后抱着我衣服睡觉?”

    江雁声把话说的过于直白,让男人不愿承认也没办法找理由忽悠过去。

    他的身躯紧紧贴着她,胸膛在剧烈起伏,挺俊的鼻子在女人秀发重重嗅了一口香气,嗓音浓磁暗哑:“想你,想的太狠了。”

    “你活该!”

    江雁声低骂他。

    霍修默看她哭完后气消了差不多了,也任她骂,女人的体香让他闻着意识混沌,深深的疲倦感袭击而来。

    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放轻松抱着江雁声睡觉,双目闭上,就抵不过脑海中的浓烈睡意了。

    “霍修默?”

    江雁声一时没说话,就听见男人深沉的呼吸声,她有点讶异他睡着的速度。

    他不是还想哄她睡?怎么把自己哄睡了?

    轻轻叫了一声,并没有回应。

    江雁声从霍修默的怀里坐起来,指尖将脸颊的发丝勾到了耳后,低着头打量他。

    男人的五官深邃,侧脸线条完美染着很深的疲惫感,就连睡觉也是皱着眉头的,薄唇习惯性抿着。

    江雁声看了眼睛发红。

    这男人,就是有本事让她心疼。

    她静静看着霍修默睡了五六分钟,才下床,动作很轻的把满地酒瓶拿到外面去,让佣人都扔了。

    又回来,把自己衣服一件件的挂回衣柜里。

    江雁声稍微将凌乱的卧室打扫的整洁后,看向墙壁时间,已经快十点多,把窗户打开透气,外面的夜幕黑沉一片。

    她转身去卫生间洗漱,五分钟后,拧了湿毛巾出来。

    霍修默高大挺拔的身躯躺在床上熟睡,呼吸深沉不变,细微的动作根本就吵不醒他的。

    江雁声走过去,只开了一盏台灯,就坐在床沿,她情绪稳的差不多了,用毛巾把他英俊的脸擦干净。

    “你要有本事就别跟我在这装可怜,孩子没了,我心里也不好受,你把我关在霍家就能让这件事过去了吗?”

    江雁声忍不住的去抱怨他,明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听不见,她压抑在心里的话还是想说出来。“霍修默,你不想离婚,是因为爱我吗?”

    她垂眸,盯着男人沉睡的五官,红唇溢出极轻的话:“我渴望你爱我,又害怕你爱我。”

    爱上一个女人很简单,几秒钟的心动就够了,同样,要害怕一个女人也很简单,只要他知道了她真面目,会不会感到无比的恐惧?

    霍家给予了他尊贵的地位和权势,霍修默就该担负起一个家族荣华兴衰的责任,即便他不在乎她的病,可是霍家呢?

    会不去考虑到她一个精神分裂的女人,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也有被遗传到?

    如果未来的下一任继承人,有可能患上神经病症,那就是一个家族走向灭亡的开始。

    江雁声顾及的东西太多,她自己的内心快负荷了,越是深陷进去就越痛苦无法挣脱。

    她错了。

    一开始在两年前,她就不该听从家里安排嫁给霍修默,或许这样,在几年后,十几年后。

    当她无意间听到霍修默这个人物时,会恍然想起那个惊艳了她年少时期的男人,会抱着欣赏的心态,含笑听着好友说起他辉煌的一生。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步在毁了他。

    江雁声将脸埋到他的大手里,泪水从眼角滑落,哭得无声无息:“霍修默,你如果不爱我,就对我狠心点,让我痛一回就好,你这样爱我,会让我变得自私,我更不愿意放过你了。”

    她太渴望从霍修默身上得到的一丝温暖,每天跟他生活在都景苑,两人同吃同住让她很容易依恋上这种小家的温暖。

    江雁声哭了十来分钟,嗓子哑了。

    她擦干自己的泪水,看着男人视线很模糊,说出的话却清晰无比。“我在医院给过你机会逃离我,你自己不愿意走,霍修默,我不会放过你了。”

    她这段话,像是说给沉睡中的霍修默听,又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江雁声将灯关了,躺回了他的身边。

    霍修默即便在沉睡只要感受到女人幽香的气息,大手就已经自动伸过去抱她了。

    这是一种本能,男人对女人的本能。

    江雁声躺在他胸膛前,浓翘的眼睫毛掩着眼底情绪,她眸光看着男人衬衫崩开的扣子处裸在外的结实腹肌。

    脑海中便开始细细回忆着两人之前接吻时,他到底起了反应没有?

    似乎没有,又记不清了。

    江雁声当时哭的太厉害,被他喉吻的踹不过气来,大脑严重开始缺氧,眼里心里都是这个男人。

    所以没有去注意到霍修默紧绷的身体反应,他吻完她,就直接抱她躺床上去了。

    江雁声抬眸,看了一眼男人英俊沉静的侧脸,缓缓伸出手,去解开他的皮带。

    黑暗的卧室里,皮扣被解开的声响很清晰。

    她眼眸紧张的闭上,身子缩在男人怀里,纤细柔软的手却朝他西裤里伸去。

    一分钟,还是十分钟?

    江雁声的脸颊像染了胭脂般红,手伸了回来。

    没有反应。

    这个结果让她心情很复杂。

    霍修默双目紧闭着,呼吸也没急促起伏,整具身躯疲惫了很久一样好不容易能睡个觉,就算怎么折腾他,都不会轻易醒来。

    “你要有反应了,今晚就别想好好睡觉了。”江雁声在他耳朵轻声说,又亲了男人侧脸。

    他要在她没在家这段时间能硬,叫盛儿的女人更解释不清了。

    江雁声安静闭眼睛睡了。

    这也是她小产后,睡的最安稳一次。

    可是。

    江雁声没想到,她今晚还会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