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2章 你第三条腿还疼吗?
    早上,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霍修默如同梦中惊醒。

    他倏地睁开双目,片刻的恍惚后,大手朝身边位置伸去。

    没有人。

    床单上透出凉意。

    霍修默神色微变,眸子看到墙壁的挂钟指向早晨七点,他猛然掀开被子就下床,连鞋子都没穿就走出卧室。

    ——

    男人下楼很急,身躯上穿的灰色衬衣也凌乱发皱,敞开的领口处,结实胸前肌肉依稀可见,皮带也是松开长长垂在一旁,长腿被西装裤包裹着,迈步很大。

    佣人正巧撞见,被霍修默英俊五官的阴鸷之色吓了一跳。

    “太太去哪了?”

    “先生,太太她……”

    佣人怔怔要开口,在楼梯口,另一道冰冷的女音就已经先传来。

    “在找我吗?”

    霍修默倏然抬头去看,他眸色一缩,盯紧了站在楼上穿着深v性感黑裙的女人。

    江雁声妖娆的身子就靠在手扶上,白皙的指尖染了红色指甲,撩着发丝玩,看人的眼神带笑却很冷。

    霍修默胸膛内的心脏仿佛被重击了一下,疼痛让他呼吸急促深长,深眸死死盯着她。

    “霍修默!”

    女人也阴森森盯着他,红唇挑笑:“你第三条腿还疼吗?”

    是她,是她无疑了。

    霍修默熟悉这种冷艳狠毒的笑容,跟他当时被踹伤后露出来的极其相似。

    “江雁声。”他开口,沉重喊她。

    女人蹙了蹙眉,故作有情绪般说:“你怎么不喊我声声了?我就不是你的声声吗?”

    “你是吗?”

    霍修默问她。

    江雁声傲慢的不屑去跟男人玩撒谎这种把戏,她低眉笑了,却带着刻骨的冷意:“也就她这个小白痴还天真骗着自己呢,以为你什么都没察觉到,呵。”

    霍修默眼神逐渐变得很复杂,带着隐晦的情愫,他要上楼梯,跟这个女人问清楚些事情。

    刚朝前走一步,江雁声语调瞬间就冷下:“你怕不怕我从这里跳下去啊?”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立刻僵硬住不会动,盯着她,嗓音沉怒:“你敢!”

    江雁声指尖有一下没一下扣着手扶,似乎很享受听这个声调。

    她掀起眼眸,诡异的笑:“你有本事上来试试?”

    霍修默想到柏女士反复交代不能去激怒人格,步伐硬生生的给退了回去。

    “怕了啊?”

    江雁声看到他举动,又笑了。

    下一秒,她洁白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便的面无表情对他说:“给我跪下。”

    霍修默薄唇抿得紧紧的,听到她这句傲慢的话,胸膛被怒火烧的有些疼,嗓音沉哑厉害:“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问我呢?”江雁声眼尾勾着刺骨的冷意,看到他,就想亲手掐死这个贱人。

    “你敢把她搞怀孕?霍修默,你找死么?”

    霍修默发现她在给真正的江雁声讨公道,压下心底微微的异样,开腔顺着她话说:“是,是我的错。”

    江雁声幽幽地打量着他英俊脸庞的神色,很讽刺冷冷说:“你们男人啊,就会张口欺骗女人,真该死。”

    “你出来是想做什么?你不会为了跟我碰个面就回去?”霍修默对江雁声的人格是陌生的,不了解她的脾性,自然也猜不透她想做什么。

    江雁声朝他身后,客厅里的沙发一看:“给你把盛儿找来了啊。”

    霍修默太阳穴突突了两下,转过身,深眸看到远处,一个浓妆艳抹很狼狈的女人被绑在沙发上坐着,睁大的眼睛里充斥着惊恐之色。

    他长指扶额,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她小产了你还敢在女人玩?看来是外面的女人好玩的很呢,我帮你把盛儿带回来了,开心吗?”

    江雁声居高临下站在楼梯口,问他。

    “之前梁宛儿怀孕那次,也是你干的?”

    这一幕,这种作风,让霍修默感觉要命的熟悉。

    “是啊。”江雁声笑容冷艳,微仰下巴说:“不过她醒了,就把梁宛儿送走了,不好玩。”

    霍修默转过身,浓黑的视线回到了女人身上,压下胸膛内翻滚的情绪,又在确认一点:“她的事情你有记忆,而你所作所为,她都不知情?”

    “当然了。”

    江雁声对他对视,字字冰冷道:“她把我创造出来,就是为了让我代替她来承受现实中的痛苦,她想拥有我的记忆?那也要看她有这个命承受吗?”

    “她都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样?”霍修默迫不及待出声想问这个女人。

    江雁声笑的不怀好意:“你想知道啊?跪下求我啊。”

    霍修默眸子血红,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中感受,亲眼目睹着妻子黑化的模样,他比谁都要煎熬一万倍,双手捏成拳咯咯作响。

    “你是不是喜欢虐人来获得乐趣?江雁声,你下来,我让你虐。”

    “下来你好控制我?”

    江雁声武力可不敌这个强壮的男人,她还是弱女子呢。

    霍修默看她纤细的身子慵懒地靠在手扶上,随时随地都有坠下来的风险,脑海的神经都跟着她在紧绷。

    他沉声保证:“我跪,你下来,我跪你面前。”

    “霍修默,你做男人这么没诚意,还怎么做丈夫啊?”

    江雁声说完,指尖摸着尖细的下巴想了想,给他出个主意:“不如你把婚离了,找无数个盛儿回家,也没有女人跟你哭。”

    “我跟那个女人没关系。”

    霍修默即便知道眼前冷艳女人是江雁声的人格,他还是在做解释:“男人死醉过去是碰不了女人,你不是承载着江雁声所有的记忆?这点男女亲密的事也不懂?”

    江雁声洁白容颜的表情变了,红唇咬字极重:“很好,你又让我恶心了。”

    “江雁声爱我,你为什么讨厌我?”霍修默在她被分散注意力时上楼,一边逼问她:“你代替她去承受无法面对的痛苦,为什么不能代替她爱人?”

    为什么?

    江雁声只要跟异性接触,就会记起儿时被陌生的叔叔猥琐,被粗糙的大手摸着幼小的身体,内心就会极度去排斥,恶心感紧随而上。

    她可以代替真正的江雁声去承受外界一切痛苦,去疯狂报复所有人,却不能代替她跟男人做亲密的事。

    因为,她过不去心里那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