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没听见我奶奶说吗?孩子生不出来,丈夫又伺候不好,这样做女人死了算了。”

    江雁声的声量不大,却在餐厅清晰无比,她也不管谁会黑脸,低垂着眼眸,唇角扬起了自嘲的弧度:“我可不想死呢。”

    霍修默看了一眼满桌丰盛的饭菜,都是老太太叫人特意去准备,他淡漠开腔:“没什么想吃。”

    场面尴尬了。

    老太太被打脸,气得想发脾气。

    江亚东脸色也沉,又不能当众说母亲不是,当即就沉声道:“吃饭。”

    “小少爷,你怎么回来了。”

    就在大家拿起筷子时,外面传来了佣人惊讶声,隐约还有江锦乔说话的声音。

    这让众人都感到意外,连王瑗也是。

    “锦乔这孩子……”她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女儿。

    江斯微很平静开口:“是我叫回来的,一家人团聚,怎么能少的了弟弟。”

    江雁声听见,皱起眉心看了她一眼。

    这边,江锦乔已经换完鞋子走进来了,少年修长高挑的身躯还穿着校服,那头亚麻灰的短发遮住了额前,有点长了,让他五官看起来更加精致白皙。

    “奶奶,妈。”

    他一个个喊去,看到江雁声叫了声姐,也叫了霍修默姐夫,就是没叫江亚东。

    这已经让江亚东眉宇浮现出了阴沉之色。

    老太太宝贝这个孙子不亚于对霍修默的态度,她连忙起来,态度变得慈祥和蔼:“我的孙哟,你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

    江锦乔把校服一脱,穿着背心走到餐桌的江老太太身边坐了下来,灯光的照映下,他高鼻梁无可挑剔,薄薄的唇角挑起弧度:“哦,忘了。”

    “饿了吧,奶奶的乖孙都长这么高了。”老太太叫佣人去盛米饭上来,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江锦乔。

    比起对江雁声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江锦乔没理老太太的讨好,他漆黑的眼神定定看着江亚东,抬腿踹了一下桌脚,吊儿郎当道:“爸,听说你在外养了一个野模特?”

    “你这像什么话。”

    江亚东重重放下筷子,语气沉怒。

    江锦乔这趟回来就是给他妈王瑗讨公道的,还会被江亚东的态度给吓到?

    他仰着下巴,比谁都嚣张:“你能做的出来,就不许我问啊?”

    “孽子!你在用什么态度跟你老子说话?”江亚东看他这副拽样就来气,眼见着要打死这个小子。

    王瑗担忧的看着儿子:“锦乔,快跟你爸爸道歉。”

    江锦乔的脾气跟江雁声是如出一辙,都是倔得生出反骨,越是惹他就越来劲:“道什么歉啊妈,他都在外养起女人,还害你把孩子掉了,见过他跟你道歉吗?”

    老太太及时拦:“亚东,锦乔难得从学校回家一次,你凶他做什么。”

    江亚东对王瑗是存着一丝愧疚感,却也容不得江锦乔造反,何况,这件事还当着江雁声的面说出来。

    这让他在女儿面前有点无地自容,对江锦乔就更没什么好脸色了:“给我跪书房去!”

    江锦乔转头,对看着这场闹剧的江雁声说:“姐,我爸在外偷女人了,你知道吗?”

    砰一声。

    江亚东脸色更加难看,拿起桌上的碗朝这混小子砸了过去。

    “亚东!”

    “锦乔!”

    王瑗和江斯微几乎同一时间叫起来。

    “这个孽子,给我滚出去。”

    江亚东指着满身米饭的江锦乔骂。

    而老太太这时,抄起了碗就朝江雁声扔了过去:“你是木头啊死丫头,还愣着做什么,不会劝你爸。”

    这个突然发难的令所有人猝不及防。

    要不是霍修默眼疾手快伸出手臂,把碗给挡了下来,江雁声会被砸的满脸都是。

    她被男人安全护在怀里,长睫毛在不停的颤抖,显然是被吓到了,连躲避的动作都忘了。

    霍修默脸沉了下来,一记深冷目光朝老太太扫去,无声的震慑感十足。

    “妈,你这做什么。”

    “奶奶你好端端扔我姐做什么。”

    江亚东和江锦乔暂时休战,都被老太太的行为给震惊到了。

    老太太被众人讨要说法,面子上挂不住,指着江雁声就破口大骂:“这死丫头就知道看弟弟被打,白养了!你就巴不得你弟弟被你爸打死啊。”

    这话绝对是欲加之罪,江雁声什么时候表露出这方面的念想了?

    她哑着声想说话却咬住了下唇,指尖发白揪紧了霍修默的西装,脸色也白的厉害,被老太太骂都不知道还口。

    江雁声能对任何人反击,却对这个给她童年阴影造成巨大影响的老人家反击不了。

    明明已经长大了,老太太就算打她都要看她愿不愿意去挨这顿打。

    可是,就是潜意识的在畏惧。

    在内心世界里,江雁声在老太太面前就是个无助的小孩子,她弱小胆怯,只能紧紧的躲在在霍修默的怀里不敢露出脸来。

    霍修默发现她很害怕,身体直发抖,胸膛内升起了股愤怒感,双手臂抱紧了女人,眼底尽是阴鸷的冷意看着江老太太:“你在向谁兴师问罪?”

    对长辈用你,是一件很不尊重的行为。

    霍修默这样受过家族培养出来的优质继承人,不可能忽略这点,良好的修为让他面临任何突然状况,都会保持着一副绅士风度的模样。

    而他现在连称呼都不给江老太太用,可以想象他对人的态度。

    江老太太很喜欢霍修默这个孙女婿,却被他这样护着江雁声的举动,搞得很不高兴,又自持长辈的姿态,端着架子即便连江亚东都黑脸,她也不肯放下:“她身体里流着是我江家的血,别说我老太婆会打骂她,那也是为了她好。”

    为她好,就是看到儿子打孙子的时候,突然朝自己孙女发难,将所有怒气和罪责都转移到另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霍修默看到老太太这种重男轻女的态度,他对江雁声更加心疼,五官轮廓皆是冷峻,声调透着浓烈怒气开口道:“她流着江家的血,却被你们嫁到霍家,一个霍家的长媳,她有过错也是我母亲来管教,还轮不到你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