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2章 江雁声,你可以生气!
    老太太一听还得了,自己是孙女都教训不了?她苍斑皱纹的老脸突然发白,捂着胸口就要往后倒下。

    这可把江家人吓坏了,江亚东阴沉神色大变,拉开椅子跑过去:“妈!”

    “奶奶!”

    老太太这一晕,也间接性结束了这场闹剧。

    江雁声脸蛋异常平静,听着大家都在叫老太太,她指尖扯了扯男人的衣角,对霍修默小声说:“她在装晕,这样你该倒霉了。”

    老太太晕倒这个招数不是第一回用了,每次在她企图反抗的时候,老太太都会这样气急晕过去,摆明了不许晚辈忤逆她一句。

    而江亚东每次都担心母亲身体而去妥协,选择息事宁人不敢责怪老太太一句。

    江雁声早看透了,去争辩没用的。

    因为老太太比谁都会撒泼。

    霍修默眼神缠着晦暗之色盯着她担忧的脸蛋,他薄唇抿紧,一言不发抱起女人便站起身离开餐厅。

    “姐,姐夫。”

    江锦乔看到了霍修默一身阴沉冷气抱着姐姐要离开,他开口喊住了两人。

    江雁声抬起低垂的眸,看到江锦乔走过来有话说的样子。

    “姐,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江锦乔俊逸的脸已经收敛起了方才的嚣张怒气。

    江雁声看着他,点头:“好。”

    ——

    外面,漆黑的夜色被盏盏的路灯照映下很美,江雁声坐在花园的铁艺椅子上,身子纤弱。

    没外人在,少年伪装的倔强瞬间就崩塌了,双膝跪地,头抵在了她双膝上,眼角湿润。

    “姐,刚才对不起。”

    要不是他,奶奶也不会把碗砸过去。

    江雁声摇头,手心轻抚着他脑袋:“这事怨不到你身上。”

    江锦乔俊逸的脸用力埋在她腿上,还不算很宽阔的双肩在颤抖,双手捏拳也紧紧的。

    江雁声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不管王瑗这个人怎么样,始终还是生养江锦乔的亲生母亲,一心把他好好的拉扯长大。

    如今要面对母亲流产,父亲出轨,这对从小生活中幸福氛围家庭里的江锦乔来说,无疑是打击的。

    王瑗出事却不愿意告诉脾气乖戾的儿子,是因为怕这些事影响到了江锦乔跟江亚东的父子之情。

    谁又会想到,江斯微一通电话早打过去了。

    江雁声摇头,轻声开解他:“等会奶奶没事了,你去跟爸道个歉。”

    “我不要,姐,他出轨在先,凭什么要我去道歉。”江锦乔眼睛很红,就差流泪了。

    江雁声看他还小,有些话不好明说。

    现在社会上,但凡有点钱和地位名望的男人,除了家里妻子以外,就算没有包养几个十八线小明星,没有固定的床伴,也会去会所找小姐放松压力。

    江亚东有家庭还养一个模特,不是先例了。

    她生在娱乐圈,跟南浔见多了富商老总怎么用钱去诱惑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所以,即便她知道褚思娅真的跟江亚东好上,也谈不上很失望。

    不过,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爸找女人这件事,你妈会处理好,你跑回来跟学校请假了吗?”江雁声看他听不进去也没在说,把话题一转。

    因为上次江锦乔玩飙车故意把梁倬杰撞河里的事,让江亚东一顿大怒,就怕这小子染上富家子弟恶习,跟学校的校长商议好,把他圈在了学校里。

    生活费照样给,却把他的宝贝赛车给没收了。

    “请了,我会好好学习。”

    江锦乔这几个月进步很明显,也没惹事了。

    江雁声夸奖他:“你很棒。”

    谁知,少年经不住夸,没过三秒就露陷了:“我班来了一个转学生,挺弱小的妹子,轻松就把我年段第一宝座抢去,姐,我要抢回来。”

    “……”江雁声。

    “等我成绩超过她,我就去追她。”江锦乔很有志气。

    他以前爱玩是爱玩,成绩也稳坐第一。

    这让学校老师们都拿他这种优质顽劣的学生没办法,少年时期自尊心强又好胜。

    江锦乔当然不允许自己被一个女人比下去。

    “……”江雁声。

    这混小子,该打了。

    这边姐弟俩说完悄悄话,霍修默也跟江亚东站在门口谈了些话。

    两人的脸色都黑着,看到江雁声走来,又瞬间恢复了如常神色。

    “爸。”

    江雁声眼眸看着父亲,心情很复杂。

    江锦乔还在院子里坐着,不愿意过来。

    江亚东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叹息道:“声声,今晚委屈你了,别怪爸。”

    “爸,我和修默先回去了。”江雁声听了没什么情绪反应,她早就习惯老太太这种行为,要说会委屈,是因为霍修默在,她有人护着才觉得委屈。

    江亚东看女儿态度又冷淡了起来,刚毅的五官轮廓也透出几分沧桑和无奈。

    江雁声低垂下眼眸,心中的滋味不是很好受,像是涌到了喉咙口般,快忍不下去了,她表面努力维持着冷静,转身就朝外走。

    霍修默眸子深邃几分,长腿迈步紧跟上,在身后,江亚东站在门口,面色复杂地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深夜里。

    ——

    江雁声越走越快,微微张着双唇在急促的呼吸,她只想快点逃离江家,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一走出小区,突然被身后伸来的大手拽住了手腕,她诧异回头看,整个人就被抵到了旁边的树上。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将她完全笼罩,大手捧起了她苍白的脸蛋,眼神透着她看不清的情愫。

    江雁声双眸颤抖,哑了声,半天都没说话。

    “你可以生气,不一定要时刻都表现的很开心。”霍修默盯着她茫然的小脸,眸子微眯,抿紧的薄唇说出来的话很耐人寻味。

    江雁声感到很丢脸,老太太当真霍修默的面,残忍地将她打回了原形,让她看起来就像个被揭穿面目的小可怜。

    她喉咙哽咽的厉害,还要拼命维护着那点可笑的自尊心,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我没事的,你不用可怜我的。”

    “江雁声。”

    霍修默大手捧着她的脸,逼视着她被泪水覆盖的眼眸,抿紧的薄唇吐出几个言简意赅的字:“是心疼,不是可怜。”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