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心疼。

    男人的这句话无疑是触动到了女人不堪一击的内心,让她双眸里视线瞬间就被泪水给模糊住了,眨了半天,才看清楚霍修默英俊的样貌。

    “听的懂吗?”

    霍修默低首,额头抵着她洁白的额头,两人的呼吸声交融在了一块儿,很亲密。

    她的耳朵,传来的都是他低低嗓音:“你可以去沮丧难过也可以发脾气,最重要的是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们才能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该怎么尊重你的底线,而不是你这样让自己陷在负面情绪里长久的不快乐。”

    一直以来江雁声从小就被教育着要懂事,要听话,女孩子不要经常生气。

    她压抑克制的太久了,所以憋出了病来。

    霍修默此刻却清楚的告诉她:“像今晚,你不愿意回江家看奶奶,你就要告诉我,这样我才明白你在想什么,去避开你不愿意做的事。”

    江雁声听了,心口酸涩得厉害。

    她的脸被男人修长的大手捧着,就算想躲开,也没了挣扎的力气。

    霍修默指腹拂去了女人将夺眶而出的泪水,薄烫的唇在她脸颊轻轻碾压着,说话声热气都洒在她肌肤上。

    他深暗的眸子直视着她,低低询问:“江雁声,告诉我,你愿意回江家看奶奶吗?”

    江雁声摇头,她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狼狈的摇头。

    “愿意吗?”霍修默要逼她开口说。

    他的嗓音在夜色里很沉也很稳静,带着一丝严厉,直敲人心。

    江雁声泪意的双眸怔怔盯着男人深眸,她哑了声,半响,才干涩的溢出红唇两个字:“不要。”

    她不要回江家。

    她不要去见奶奶,她害怕。

    霍修默在她开口说出来的同时,眸色一紧,猛地把江雁声往怀里抱紧了,大手紧扣着她的脑袋按在了胸膛前。

    他嗓音暗含着怜惜在哄慰着女人:“好,不来了,以后都不来了。”

    霍修默宽阔厚实的胸膛很容易让她感到安全感,听着他清晰稳沉的心跳声和传来的体温,会让她有种找到了自己避难的港湾。

    江雁声格外的迷恋这种感觉,紧闭上了眼眸,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哭了,哭得无声无息。

    却同时也把在江家压抑的委屈情绪都统统发泄出来。

    ……

    夜色越深,小雨又开始下起来。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驶在路边,被零星的几个路灯静静的照映着,无人来打扰。

    霍修默把江雁声猛力地压在了车椅背上,薄唇吻住她的唇,修长的大手沿着腰间曲线滑下,去掀开她裙摆。

    江雁声呼吸微喘,指尖揪着男人的领带,很紧,她口中低叫了声,娇媚入骨。

    霍修默闷热,扯着衬衫扣子,露出了一大片健壮的胸膛和腹肌,呼吸声慵懒而沉稳,薄唇含着吻了她双唇一会,又开始沿着下面吻。

    江雁声没了力气,手指摸摸他的俊脸,喘着气:“你……你有反应了?”

    霍修默一双滚烫的大手揉遍了她全身,把女人衣裙几乎快脱下来,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白的发柔,他埋首在她纤细脖间,蹙眉低喘:“没有。”

    内心想吻她,身体却没反应。

    江雁声被吻热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她睁着红肿的眼眸看着男人,直勾勾的。

    弄的霍修默被她看了又想吻下去。

    这次江雁声伸手堵住了他的嘴,一边想把衣服穿好来:“霍修默,你这样不难受我难受。”

    每次压着她一顿亲摸的,最后一步却没做完,她是个成年的女人,也有正常需求。

    霍修默身躯上的肌肉在短短几秒钟内紧绷,被女人抱怨的话说得男人自尊心有点受不了。

    他修长的大手将她手腕握住扣到了身后,身躯重重的压得她密不透风,薄唇去咬着她嘴,沉哑道:“你小产没多久,我可以弄进去吗?”

    江雁声愣怔了会,听懂了男人某方面的意思,脸颊变得发烫通红,声音要命的娇羞:“你别用手。”

    “那你想我用什么?”

    霍修默幽深的眼眸盯紧女人,薄唇咬她嘴的力道加大,气息强势得让她无法招架,说出来的话亦是:“要我用嘴?”

    “不行!”

    江雁声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很久以前两人好的时候,他就有露出过这方面的意图。

    后来遭到她强烈的抗拒后,就安分了下来。

    江雁声很愿意也很喜欢跟他这样做夫妻亲密的事,却接受无能男人放下自己身段去做这种羞人的事。

    霍修默长指将女人洁白额头渗出细汗拂去,嗓音带着宠溺意味去哄她:“嗯?听说女人会很舒服,你不想尝试一下?”

    江雁声发丝凌乱贴在脸颊上,在灯光的照映下很红,很轻易就被看穿心底的羞涩,她依旧摇头拒绝:“不要,霍修默,你别……”

    霍修默眸色紧眯,看着她身体轻颤难忍的样子,不知哪来的冲动又压着她狂亲了一阵,在她快喘不过气,意识有点恍惚时……

    他粗喘哑声贴着她耳朵说:“那你帮我,就亲几口,看看会不会刺激到我?”

    江雁声咬住下唇,含羞瞪了一眼他。

    “你怎么懂这些?又是斯穆森告诉你的?”要真是,她等会就打电话去跟裴潆说。

    告诉裴潆,她老公在外面乱传两人的床事。

    “没有。”霍修默湿烫的吻点点落在她耳朵上,低低道:“我不知道穆森有没有跟女人这样做过。”

    “那你哪学来的?”

    江雁声要问到底才甘心。

    霍修默跟她在夫妻亲密这事上,都是从初学者慢慢的探究过来的,他要比她还懂,当然会起疑心。

    “看片。”

    霍修默薄唇溢出两个字。

    在江雁声讶异像他这样自持风度的男人还会看男女运动片时,又听见他说了:“在国外求学时,跟穆森几人看了不少欧美片,苏湛给我们看的。”

    “那你经验丰富的很了?”江雁声不知是该说什么好了。

    各种解锁姿势都懂,就是做起来生疏是吧?

    霍修默敏锐的从她眼神里看出了对男人的轻视,薄唇讳莫如深扯动,说话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体格不一样,你太娇小太弱,要弄狠了会坏,那些姿势不适合你。”

    “所以,不能怪你发挥不出来高超的技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