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8章 哥哥,你是来恭喜我新婚快乐吗?
    徐慕庭无意跟母亲在结婚这个话题纠缠不清,他大步朝楼梯走去,丢下一句话:“我去看看慢慢。”

    徐母在后头,哎呀了声:“你别吵醒妹妹了,她刚喝了酒茶睡下呢。”

    徐慕庭走上楼,修长雅致的大手推开徐慢慢的房间。

    里面气氛很安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粉色公主床,女人躺在被子里熟睡,只露出半张精致小脸。

    他停驻在门口看了几秒钟,长腿迈开走进去,砰一声轻微响声,房门被关上。

    徐慢慢闭上的眼睫毛轻颤,随着男人脚步声走近,她也从沉醉的意识里挣脱醒来,睁开了眼眸。

    徐慕庭薄唇紧抿,除了五官线条紧绷凌厉外,也没浮现出很明显的怒意来,身形以居高临下的姿势,深邃的眸子定定盯躺在床上的女人。

    徐慢慢的瞳孔太美,清晰倒映着男人的容颜。

    她有些哽咽,朝床沿穿着一身熨烫得笔挺西装的男人伸出手:“哥哥抱。”

    徐慕庭双手没捏成拳却有青筋冒起,立在原地不动。

    两人对视的眼神,都有太多对方读的懂的感情。

    徐慢慢迷离的眼眸里闪着泛红的光,压抑在胸口的苦痛感在这瞬间就涌了上来,让她几乎疼得变白了脸色。

    她在笑,掉着眼泪笑:“哥哥是来恭喜慢慢新婚快乐的吗?”

    徐慕庭此刻感觉被人用棍子狠狠敲击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无法控制的愤怒情绪。

    他眸色变得猩红,不比她好到哪里去。

    徐慢慢哭了一会,抬手抹去泪水,她的理智被酒精吞噬完,也顾不上什么叫自爱自重。

    用了力气,徐慢慢伸手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她刚被徐母换了一身吊带睡裙,海藻一般浓密的长发披散在瘦削肩头两侧,蝴蝶骨很美,衬得肌肤如白瓷般诱人。

    她当真徐慕庭的面,将这件睡裙脱了。

    女人成熟美丽的身体就这样袒露在了空气里,每一处曲线都透着精致,又带着某种没被男人侵犯过的干净味道。

    徐慕庭溢出薄唇的声音紧绷异常:“你做什么。”

    徐慢慢含着泪看着他,唇角吃力扬起嫣然的浅笑,说出来的话很委屈:“哥哥,我不想当妈妈的女儿。”

    衣服脱光了,话说到这份上了。

    也容不得徐慕庭在装傻下去。

    徐慢慢很缓慢跪坐起来,她靠过来,徐慕庭可以躲开这具诱人的身体,脚底却生了根。

    她纤细洁白的手臂抱住男人脖子,主动,将红唇送了上去。

    徐慕庭黑眸里神色紧缩,在女人软软的唇含着他抿紧的薄唇时,引以为豪的理智在这刻瞬间就瓦解,身躯猛力将她压在了被褥上。

    他疯狂的吻着她,说是吻,更像是发泄心中怒火。

    徐慢慢双唇轻张,舌尖勾着男人湿烫的长舌吻进来,双手越发抱紧了他,两人在这张床上亲密相拥接吻,某种受到约束的情感一旦挣脱出理智,就在这刻再也收不回来。

    徐慕庭修长的大手沿着女人纤细腰间揉上去,挺拔沉重身躯压不够她,薄唇吻完她的唇,又去吻她的脸。

    徐慢慢呼吸轻喘,听着诱人至极。

    她指尖主动去给徐慕庭解开衬衫纽扣,逐渐露出了一大片结实精瘦的胸膛,还有块块紧绷腹肌。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卧室温度燃烧到了一个顶点,男人女人的压抑呼吸声接连响起。

    徐慕庭体温滚烫,身躯被她柔软的手指一摸,胸口升腾起来的火气就更加压不下去,他粗喘着气息,停止吻她的动作,面无表情去解皮带。

    徐慢慢听见了动静,美丽的胸口呼吸起伏的厉害,手指一下子揪紧了被单,也顾不上指甲会疼。

    就在女人的眼皮底下,男人的领带衬衫,包括西装裤都一件件扔到了地上。

    徐慕庭修长结实的身躯重新覆了下来,此时,两人没有了衣服的阻碍,肌肤相贴的感觉,比刚才更容易冲动。

    徐慢慢心跳的很快,酒醉也完全是醒了。

    徐慕庭大手扣住她的脸颊,湿腻的吻落在她耳朵,粗哑声响起:“别后悔。”

    这是他走进这间房间,开口说的第二句话。

    不是这男人无话可说,而是有太多的话压抑在心中许久,想说,却无从说起。

    徐慢慢眼角很红,明知道跟他做了,就等于是犯下这辈子最大的错,她依旧沉迷在其中,出不来了:“哥哥,你要了我,要了我……”

    她本来就不是徐家真正的女儿,担负徐慢慢这个身份已经整整三十年了,上天给了她亲情就她要用同等代价来换吗?

    徐慢慢不会后悔。

    她能把完整的身体给徐慕庭,是她的幸福。

    徐慕庭俯身,手臂撑在她的头侧,另一只修长的大手握住了她纤细的美腿,却迟迟没有分开。

    他说那句别后悔。

    问的是徐慢慢,问的也是自己。

    “哥哥。”徐慢慢敏感的察觉到了男人事到临头,这种极度冲动之下,还心生了一丝犹豫。

    她眼眸泪水颤抖的厉害,主动伸手抱紧他滚烫的身躯,红唇咬着他的薄唇吻:“哥哥,要我……哥哥,要我。”

    为什么,都到了这一步。

    他还在顾及什么?

    徐慕庭低首,看着身躯下的女人哭得身子发抖,发丝凌乱贴在脸蛋上,眉眼丝丝透着媚意,红唇被他吻得红肿,她在哭,说不出的可怜又令男人有种在狠狠弄她的冲动。

    徐慕庭紧绷的身躯覆上了一层汗水,额际亦是,染湿了他的头发,也挡住了他翻滚着剧烈情绪的眼神。

    在女人低泣声里,他青筋根根突起的大手将她紧俏的臀部托高了一点。

    徐慢慢瞬间止住了哭声。

    因为,她的身体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在尝试抵进去。

    ——

    “啊,哥哥。”

    徐慢慢疼得一双纤细美腿伸直,洁白的脚趾蜷起,红唇溢出了娇到骨子里的喊声。

    徐慕庭额头汗水沿着英俊五官滑落下来,他眼神暗的厉害,大手捏紧了女人身子,嗓音哑道:“很快就不疼了,乖,慢慢在忍一下。”

    徐慢慢咬牙忍下来,秀美的脸苍白得没有血色,却不愿意喊他停下。

    “哥哥……”

    她刚要说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