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29章 霍修默今晚不回家,陪酒去了。
    “慕庭,你别打扰妹妹睡觉。”

    门外,徐母在敲门,担忧的声音无比清晰传进了房间里。

    徐慕庭几乎是同时就僵硬住了动作,脑海中所有激烈的情绪瞬间倒退恢复冷静理智。

    他额头抵着徐慢慢洁白的额头,复杂的眼神盯着她,掺杂着很深的隐晦情绪。

    徐母还在外面敲门:“慕庭,慢慢要醒了,你就让她下楼喝鸡汤,妈给她做了好吃的。”

    徐慢慢在男人要起身时,双手先一步抱紧了他的脖子,细喉溢出破碎声音:“哥哥。”

    徐慕庭停下的那刻,已经表明的态度。

    他修长的大手将女人手臂拿下来,在拒绝她:“慢慢,对不起。”

    徐慢慢心痛的厉害,哭声溢出红唇:“哥哥。”

    徐慕庭先前只进去了一点,没有完全占有这个女人,在她的挽留下,还是狠心离开她。

    徐慢慢一身吻痕地躺在被褥上,泪水染湿了秀发,眼看着英俊的男人下地,捡起了衬衫西裤床上。

    比起刚才疯狂狂野的模样,徐慕庭又恢复了一派温和冷静的模样。

    他修长手指将领带系好,转过身,眼眸恢复了无波无澜地看着她:“慢慢,刚才是哥哥冲动了。”

    徐慢慢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她想让徐慕庭说爱她,想要她,想跟她在一起。

    可是,却好难。

    “好好休息,晚点哥哥带你回别墅。”徐慕庭表面在淡定从容,实则不知该怎么去面对哭的绝望的徐慢慢。

    他颀长的身躯转身,朝房门走。

    身后,传来了徐慢慢压抑着哭腔声:“我跟周文,是真结婚了。”

    徐慕庭脚步猛地顿住,伫立在那里,薄唇抿成了直直的冷硬线。

    徐慢慢用被子盖住胸口坐起来,长发披肩的模样很狼狈,她眼中带着报复性的恨意,红唇溢出了干哑的声音:“我不傻了,徐慕庭,从今往后……我不仅仅是你的妹妹,还是别人的妻子。你记住,今天是你不要我的。”

    她一个个字,就像锐利的武器刺入了徐慕庭的心脏,闷痛得感受让男人五官变了神色。

    徐慢慢唇角笑了。

    她看着男人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笑着笑着,又开始掉起了泪水。

    一个男人连上你,都能在半途中停下来,他连欲望都能自我去控制,还有什么感情是他控制不了?

    到底,是她爱的太天真了。

    ——

    晚上,七点多。

    在都景苑里,江雁声难得自己用晚餐,霍修默下班的时候打了通电话过来,说是徐慕庭叫他去喝酒。

    想到徐慢慢领证这事,估计把徐慕庭情绪刺激得不好受,她便答应让霍修默去会所陪酒去了。

    江雁声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没吃几口饭,她整天都在想徐慢慢恢复正常的事。

    不是说别人原谅你了,叫你别去愧疚,你就能心安理得去原谅自己。

    江雁声就怕因为当年胆怯放开了徐慢慢的手,让她在受伤的这十年里,被徐慕庭一手体贴入微的照顾下,才心生了爱慕的情愫。

    这样,江雁声更加无法面对徐氏兄妹了。

    她越想就越没胃口了,让佣人把饭菜撤了便起身上楼去。

    都景苑的别墅里,没有男人在,江雁声头一次发现家里还很冷清。

    大概是因为霍修默最近都会在下班回来后,陪她吃完饭散步,两人说说话看个电影什么的,他不会去书房办公到深夜才回卧室睡觉的缘故。

    江雁声就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时刻在陪伴着你,等他不在时,就会加倍的感到寂寞。

    她将楼上走廊上的灯光都打开,就连走进卧室也没有关掉,明晃晃的光线很容易让人产生安全感。

    江雁声去衣帽间拿了一套睡衣出来,走到浴室去洗漱,动作比平时慢了许多,等她洗好又护肤完,才抱着手机爬到床上躺下。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江雁声用手机给霍修默发了条短信,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霍修默回的很快:“苏湛陪慕庭喝,我没怎么喝。”

    江雁声逐字刚看完,男人短信又进来了:“想我了?”

    她抿着唇角,口是心非的回复:“没有。”

    “撒谎的女孩晚上会受到惩罚,嗯?”霍修默发短信的速度,足以证明他真没在喝酒。

    江雁声是想了,就是不想承认。

    她也不是那种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要今晚是南浔受了情伤买醉,她肯定会二话不说就陪闺蜜去了。

    竟然是这样,江雁声也就不可能要求霍修默不陪兄弟,回家来陪她了。

    “你好好开解一下徐慕庭吧,要吃点东西,别喝伤胃,不然我要跟你生气的。”江雁声没跟霍修默聊太久,知道他那边是什么情况就够了。

    这条短信发送出去后,她便将手机压在枕头下。

    在会所那边。

    霍修默坐在沙发上,薄唇抿着根烟,好看的食指隔着手机屏幕,好似在摩挲着短信里女人发来的字。

    包间里,也就他陪酒陪的最走心。

    苏湛当场说了:“二哥,你是不是怕喝多了回家被打啊。”

    霍修默今晚心情不错,没跟这小子计较。

    而苏湛就来劲了,伸手过去跟闷喝酒的徐慕庭勾肩搭背,笑的肆意痞气:“没女人管更自在啊三哥,你是面见过江雁声另一面,太凶了。”

    说起,他都觉得形容含蓄了。

    斯穆森慵懒靠在真皮沙发上,长指握着高脚杯荡漾着红酒,嗤笑了声:“她当你的面家暴过修默?”

    苏湛朝大哥摇头,说起一事:“前段时间二哥不是跟盛儿暧昧上了吗?江雁声半夜找来,一脸杀意就把盛儿从会所给拖了出去,我都不敢拦啊,大哥,你说嫂子是我能动手的吗?”

    霍修默看他还有脸提这件事,一个烟盒就砸了过去。

    苏湛及时闪躲,砸到了徐慕庭额头上。

    “……”

    徐慕庭没半点反应,五官的神色掀不起半点情绪波澜,闷头喝酒。

    “二哥,我话还没说完。”

    苏湛借着酒劲,一本正经道:“你一把年纪还被女人骗的团团转不可怜?当初那个梁宛儿就没少打感情牌来骗你钱,说真的,江雁声白天跟晚上不一样,她这女人哪里是眼皮浅骗钱来的,是来要你命。”

    ——

    2.10 六千字更完,今天坐车回老家,晚上八点左右到家,看情况能不能再更一章,春节作者很忙,偶尔更少请见谅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