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30章 霍修默面无表情踹了徐慕庭一脚:你是男人?
    苏湛装逼完,才发现霍修默一双深邃眼眸沉沉盯着他,一言不发,气场强大阴森。

    “……”

    霍修默长指捻灭烟蒂后,去解开袖子的纽扣,露出白皙结实的小臂,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苏湛认怂:“二哥,兄弟们之间愉快聊天不是很好吗?你想动手就过分了啊。”

    “你过来。”

    霍修默在他嘴碎的第一句开始,就想打他了。

    苏湛朝徐慕庭身后沙发躲,嚷嚷着:“二哥,你变了,不是抱着手机等老婆短信,就是放下手机打弟弟。”

    整个包间里就数他话做多,徐慕庭听了也烦,惯来温和的英俊脸庞变得面无表情,将人给推了出去

    “靠!”

    苏湛没想到三哥亲手送他去死啊。

    斯穆森看到这幕冷嗤不屑于他们为伍,修长手指把玩着黑色的手机,心里想的却是裴潆干什么去了,大晚上连通电话也不要给他打来。

    这女人,就放心自己丈夫在外夜不归宿?

    这点,斯穆森表面不说,实际早就嫌弃裴潆没有眼色不会跟江雁声学一下。

    霍修默在外跟人喝酒,电话短信就追来。

    正想着,手机就响了。

    斯穆森看到屏幕上跳跃的来电显示,他牵起唇角,接通了也不说话。

    下一秒,女人柔柔声音从无线端透入耳:“穆森。”

    “嗯。”男人声调淡漠。

    裴潆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斯穆森开口说话,要端着大男人架子:“催什么。”

    “不是的。”

    裴潆听出他语气的不耐烦,柔声解释:“佣人把大门给关坏了,太晚找不到开锁师傅来维修,我是打电话来提醒你,如果今晚要回家的话,记得走后门,我给你留了一扇小门的。”

    斯穆森五官神色有点难看下来。

    裴潆又看不见,说完以为他听了心情能好点了,便很体贴的不打扰男人喝酒:“我去睡觉了,晚安。”

    斯穆森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底冷然一片,被气得胸膛疼,这个蠢女人,谁教她跟丈夫说晚安是能在电话里说。

    “你要走?”

    徐慕庭幽邃的眼眸喝得血红一片,看到斯穆森霍然站起身,把沙发手扶的西装外套拿起,哑着声叫他。

    “裴潆打电话催我回去。”斯穆森五官神色很正经,看不出一丝多余的心虚情绪。

    他未了,面无表情说了句:“女人这点很烦,教她也不听。”

    徐慕庭听了眉头紧锁,瞳孔里缩紧着很深的情绪,仰头又灌了口烈酒喝。

    茶几上都是酒精纯度级高,越喝脑子却越清醒。

    他手机,以后晚上出门后再也不会响。

    斯穆森就这样抛下兄弟走了,心早就飞到回家,把人留下也没意思。

    到最后,倒是霍修默仗义陪了徐慕庭喝几杯,修长的大手拍拍他肩头,说话意味有点深长:“她已经选择跟别的男人结婚,你就好好当好自己的大舅子。”

    徐慕庭完美的薄唇抿成了直线,隐在暗光里的神色越发阴郁难看。

    “我养了她25年……”

    就这样放手让她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想到这里,徐慕庭胸膛闷痛得滋味让他想去抛开自身的修为深度,疯狂的遵从本意一次。

    “你想养她,也要看她会不会愿意给你养。”霍修默在这方面早就得出了精髓来,以过来人的语气跟他说:“你可以拒绝她,却不能打垮她。”

    徐慕庭抬头,盯着霍修默眼睛很猩红:“我打垮了慢慢?”

    霍修默说:“你看着她去领证跟别的男人领证,就已经把她对爱情所有的期待给打垮了。”

    徐慕庭眼底有一丝薄薄的阴戾升起,又被他闭眼给强制压了下去。

    他大手攥紧着酒杯,力道像要捏碎。

    “慕庭。”

    霍修默严肃的提醒他:“你十年里,处心积虑把她养在身边,如果没有想过让徐慢慢彻底成为你的女人,就别在肖想她什么,让她干干净净嫁出去。”

    徐慕庭听了,骤然从喉咙深处溢出了菲薄的低笑,半天后,他眸色含着隐痛,哑着嗓子开口:“我和她,连最后一步都做了一半,修默,她不会在要我这个哥哥。”

    霍修默拿烟盒抽的动作顿住,过了半响,他面无表情踹了徐慕庭一脚。

    跟女人发生关系到半途中还能停下来?他还是个男人?

    ——

    深夜十一点多,都景苑。

    在主卧里,江雁声迷糊睡了一回醒来,她掀开被子坐在床沿静静的沉思了会,发现饿得有点不能忍。

    她没办法,只好披着件外套下楼。

    这个点佣人都睡着了,江雁声也不好把人吵醒,自己走到厨房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佣人从来都没有留剩菜剩饭过夜的习惯,江雁声在冰箱翻找了半天,洁白的小脸还有些恍惚睡意,什么都没找到,又把冰箱给关上了。

    她最后在电饭煲里找到了些剩饭,站在台前咬了会指尖,又犯懒不想去炒点菜吃。

    江雁声想到了小时候经常吃的一种泡饭。

    她转身去找烧水壶,装了点水进去烧,然后拿碗把米饭盛出来,等过几分钟水沸腾了。

    江雁声将开水都浇到了饭里,用勺子轻轻搅拌了几下。

    等不烫嘴了,她便端着碗去餐桌坐着吃。

    江雁声低头,指尖将脸颊乌黑发丝拂到耳朵去,张嘴吃了口,没有什么味道的,很快又吃了第二口。

    不是很好吃。

    却管饱是实在的,也简单方便。

    江雁声一个人坐在楼下吃,打算速战速决在回房间继续睡觉。

    而然,没过会儿玄关处传来了开门声。

    她嘴巴还含着勺子,愣愣着转头。

    霍修默回来了,长指扯着领带大步走进来,深灰色的袖子解开扣子卷到手肘处,喝多了有点热的缘故,把西装外套也脱了。

    他看到餐厅有亮光,朝楼上走的步伐一转,看到了大晚上在吃东西的江雁声。

    “声声?”

    霍修默深邃的眸子微眯,出声问她:“你怎么还没睡?”

    “睡了的,又有点饿……”

    江雁声话没说完,就被走近的一身浓烈酒气男人手臂强势的抱了起来,她红唇差点叫出声,双手抱紧了他脖子。

    霍修默坐在了她椅子上,把女人稳稳抱在腿上,眉目间在灯光的照映下很温和:“我看看,你吃什么独食。”

    ——

    作者:2.10今天一共八千字更完了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