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霍修默大手攥紧手机倏地僵住,手背上青筋突起,眼底神色寸寸阴鸷下来,挺拔高大的身躯立在窗前许久。

    他将手机砸向了书桌台,破碎声接连响起,书房里气氛因为男人散发出的强大气势而越发阴郁死寂。

    ……

    ……

    江雁声脸贴在洁白枕头上睡的迷糊,隐约察觉到了有具男人躯体靠近,还带着水汽的凉意,她被冷得缩了一下身子,还是朝他怀里钻去。

    卧室灯光很暗,霍修默英俊的五官阴云密布,却隐在了黑暗里,他抱住了女人温软的身子,手臂被她柔顺的发丝拂过,要命的软。

    他敛住了寒漠的神色,低首,抵着她的眉心,薄唇溢出嗓音:“睡吧。”

    江雁声长长睫毛闭着,半梦半醒中,红唇喃喃出声:“你一定会被治好的。”

    霍修默听到这句话,眼底划过晦暗不明的光芒,许久都在盯着女人熟睡的小脸。

    深夜里,时钟在走。

    江雁声整晚都感觉到胸闷,被男人抱得太紧了,只要想花点力气去挣脱的时候,换来的会是他更加的用力。

    她没睡好,等睁开眼已经天色大亮。

    江雁声双眸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一会,才反应慢半拍的起床,身旁,早就没了男人的身影。

    她指尖揉了揉眉心,起床时身体酸疼很累。

    一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腰间都被男人大手掐出了手指印来,难怪昨晚睡觉要难受了。

    江雁声扶着腰起来,走到浴室洗漱。

    楼下,佣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太太,先生吩咐我们炖只鸡给你……”

    一大早霍修默下楼就吩咐早餐照着午餐标准来做,这让佣人只好听从吩咐。

    江雁声一边走下楼梯到客厅,抬手将长发扎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一边往餐桌上看。

    “我吃不完啊。”

    “咳,太太,你吃饱了就行。”佣人都是快把冰箱掏空了,鸡鸭鱼肉都有。

    江雁声莫名其妙的,早餐一碗米粥和小菜就可以了,霍修默叫人准备那么油腻做什么。

    她拉开椅子坐下来,接过佣人递上的碗。

    佣人在旁赔笑:“先生对太太真好……”

    江雁声低眉浅笑,尝了一尝鲜虾米粥,心情好的缘故,吃入口都感觉甜的跟蜜一样。

    此时,另一个佣人听到门铃声去开门,领了个陌生女人进来。

    “太太,这位小姐是说郭医生派来的。”

    郭医生?

    江雁声对霍修默主治医生格外的看重,她放下手上的碗筷,走起身走向了客厅。

    “霍太太,你好。”

    站在客厅里的是一位成熟美丽的女人,身材高挑,妆容和穿着品味会让人看上去眼前一亮,觉得赏心悦目。

    她脸上挂着温静的微笑,自我介绍道:“我叫郭澄伊,是郭医生的妹妹,持有护士和高级营养师证,是他介绍我过来的。”

    “请坐。”

    江雁声让佣人去端杯热茶来招待客人。

    郭澄伊优雅坐下,先说明自己目的:“霍先生和霍太太的情况,我这边也有所了解,郭医生目前是想从针灸和平时饮食方面下手,他会跟霍先生商量,让我先过来。”

    “你会针灸?”

    江雁声先前给霍修默在医院找的都是男医生男护士,头一次面对女护士谈论这方面问题,有点变扭的心态作祟,其实她更想问是针灸哪个部位?

    郭澄伊从容的解释:“嗯,针灸霍先生的腰部,不过这个办法要长期治疗才能见效。”

    江雁声沉思了会,恍惚的视线对上郭澄伊的坦荡笑容,她眼睫毛轻动,轻启红唇道:“哦,那你需要……我们怎么配合你?”

    郭澄伊想了想,说道:“霍先生早中晚的饮食需要让我来安排,三天一次针灸,所以霍太太,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住这儿啊?

    江雁声一时没说话。

    郭澄伊又说:“我从郭医生医院了解到,霍太太前段时间刚小产……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件事让你伤心,我住这里也可以同时帮霍太太你调养身体,让你将来更好的受孕,费用方面的话是需要贵点。”

    “我家霍先生不是小气的男人。”江雁声摇头轻笑,说的很委婉:“不过郭小姐住这里,你的丈夫会同意吗?”

    郭澄伊应该有二十七八岁左右,在美丽的容貌也因为她一双知世故的眼睛出卖了她。

    何况,她无名指处戴着一枚细钻婚戒。

    “我的未婚夫是从事空乘工作,他一个月回不了家几次,我能理解他的工作安排,他也能理解我。”

    郭澄伊一切都安排的很完美,让人挑不出错来。

    都景苑也有佣人住,江雁声想了想也不会不方便,便说:“二楼是我和我先生住,到时要麻烦郭小姐住在三楼。”

    “我都可以。”

    郭澄伊不卑不亢,点头说:“那我今天把行李搬进来。”

    江雁声垂下眼眸,嗯了声。

    郭澄伊走后,江雁声便给郭医生打了通电话,了解一下这位护士的基本情况。

    郭医生在电话那头说的很全面:“霍太太你绝对放心,澄伊是名牌医科大学的护理学专业毕业,被医院重点派到国外深造回来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敢把解释给霍先生和你啊。”

    江雁声抱了一个枕头靠在沙发手扶上,轻叹,又说道:“霍修默的伤……你们有几成把握?”

    这个问题,几乎每次郭医生都要被她问一次。

    他想起霍先生并不想让自己太太知道的太多,面不改色道:“目前还要观察一阵,应该很快会好。”

    江雁声指尖揪紧了枕头角,内心有些复杂。

    ……

    下午。

    郭澄伊就搬了过来,只拿了一个红色行李箱,倒是带没有很多东西,佣人收拾了三楼的客房给她住。

    当天的晚饭,就是她在厨房跟佣人一起准备。

    江雁声对她算客气的,把郭澄伊当成是客人对待,差不多快七点,霍修默回来了。

    男人在玄关处换了鞋,大步走进来。

    他一整天心情不太好的缘故,穿了件浅银灰色的西装还是显得气势有些冷冽逼人,长指扯掉领带,走到客厅时,深眸看到一抹美丽的女人身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