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文,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女人的声音有些模糊从房间内传出来。

    周文说了句好:“你哥哥已经被斯穆森接走,没事了。”

    在房间内,徐慢慢平躺在床上睁着漆黑的眼眸,她听到了,却没有在出声说话。

    ……

    昨晚徐慢慢的几通未接电话,在早上时,江雁声睡醒来去拿手机才看见。

    她一看时间,大半夜打来的。

    以为是徐慢慢出了什么事情,掀开被子坐起身,刚要回拨过去,就看到霍修默洗漱好从卫生间走出来。

    男人修长的长指系着衬衫纽扣,深眸扫了一眼过来,薄唇扯动:“徐慕庭喝了点酒昨晚跑到徐慢慢新婚丈夫楼下打架,已经被斯穆森带回去了。”

    江雁声指尖一顿,反应过来徐慢慢打电话来做什么了。

    “徐,徐慕庭去骚扰慢慢了?”

    霍修默语气淡漠:“看自己妹妹。”

    “……”江雁声。

    大半夜喝醉找妹夫打架,是想看妹妹心切?

    “要起来了?”

    霍修默不跟她讨论这个话题,缓步走到床沿,伸手把床上的女人抱了起来。

    江雁声脚尖连地都不用沾,习惯了被他当女儿一样抱来抱去,将脑袋靠在男人肩头上,乌黑柔顺的长发散乱下来。

    霍修默让她坐好在盥洗台上,低首,亲了亲女人有些恍惚的脸蛋:“洗好下楼吃早餐,嗯?”

    江雁声又不想吃了,她洁白的手臂搂住男人的腰身,将脸颊埋在他的胸膛内,呼吸进去的都是好闻独特的气息,不自知的撒娇:“又想睡了。”

    霍修默看她这副小无赖样,没办法又把人给抱出去放到床上。

    他俯身在女人耳旁轻语:“我去上班,自己睡,嗯?”

    江雁声还没娇到睡觉都要男人陪的地步,她埋头在他的枕头里,很嫌弃一般的挥挥手。

    “去吧去吧。”

    别打扰她的美梦。

    霍修默深沉的眼底浮现出极淡的笑痕,修长大手倏地伸到被子里,在她紧俏的臀部重重捏了一下,感觉到女人身体轻颤了,才优雅的收回手。

    江雁声小声骂他流氓。

    霍修默却心情极好的转身,缓步走出卧室。

    ……

    走下楼。

    霍修默眉目间的慵懒笑意还没收敛,便先看见系着一条围裙站在餐桌前的美丽女人。

    两人目光,对视上。

    郭澄伊颔首微笑:“霍先生。”

    霍修默英俊五官的神色恢复淡漠,他长腿迈步,走到餐桌坐下。

    郭澄伊细白的手指端着干净的碗筷,递给了男人:“霍太太还没醒吗?”

    霍修默开腔道:“嗯。”

    “那我等会把早餐端上楼给她吃,霍先生,不介意吧?”郭澄伊先请求男人的意思。

    “9点后在叫她。”霍修默了解江雁声没睡饱就爱折腾人的脾性,对眼前的女人交代道。

    郭澄伊唇角轻翘望着他,点头称好。

    等霍修默去上班了,一楼的气氛很安静,大家聊天说话都会放轻声调,不会去吵到二楼。

    郭澄伊相处下来,跟都景苑的佣人能聊的进去,几个女人待在厨房里无非就是议论先生太太的事了。

    “郭小姐,太太的身体以后就辛苦你来调理了,要是能让我们霍夫人早点抱上大孙子,你,就是头等功。”佣人对她充满了羡艳。

    被专门请来的营养师,以后江雁声身体好了,功劳都是她拿去。

    郭澄伊微笑问道:“霍夫人很想要孙子?”

    佣人:“想啊,霍夫人以前没少给太太吃生子配方,可惜啊,太太的身子好像不容易怀孕,我看她……”

    说这话时,佣人往厨房外瞄了几眼,确保江雁声还在楼上,才敢跟郭澄伊说:“以前先生跟太太很恩爱,肚子就是没动静,我看太太这次小产,以后要怀上也会很辛苦。”

    “会好的。”郭澄伊说。

    ……

    叩叩!

    九点整,郭澄伊端着一份营养早餐,准时去敲主卧的门。

    江雁声睡的迷糊醒来,抬手揉揉眼皮,以为是佣人便说:“什么事?”

    “霍太太,是我。”

    郭澄伊在外,轻声说:“我给你端了早餐上来。”

    江雁声对这位护士,心里还是没有把她完全当成佣人看,整理了下衣服起身,扬声道:“请进。”

    郭澄伊推门进来了。

    第一眼就看到了从床沿下地的女人,她一边抬手梳理自己的长发,一边对她笑了笑,朝卫生间走:“我去洗漱。”

    郭澄伊点头,把早餐端在茶几上放着。

    她也同时打量了主卧几秒钟,墙壁上没有结婚照,女人梳妆台很漂亮,摆放着江雁声的单人照,沙发处搁着一件男人深灰色的衬衫和领带,处处倒是透着夫妻生活过的痕迹。

    也跟普通恩爱的伴侣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

    五六分钟后。

    江雁声洗漱完,将长发都绑成了丸子头,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精致的脸蛋,从卫生间走出来。

    她睡个懒觉,没想到郭澄伊把早饭给端上来了,笑容里有些不太自然。

    “郭小姐,坐。”

    郭澄伊看了一眼沙发的男人衣物,没有坐下,柔声问女人道:“霍太太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吗?”

    “偶尔睡迟就没有起来吃。”

    吃早餐这事情要取决于江雁声的心情,以及她要不要出门什么的。

    郭澄伊记下了,让她快吃会凉了。

    “这些都是郭小姐做的?”江雁声尝一口就知道跟都景苑佣人做的味道不一样。

    不错的,不过她记起:“我先生口味偏咸,郭小姐下次记得少放点糖。”

    没有佣人提醒郭澄伊这事,她微微惊讶道:“那,霍先生用早餐时他没有说,我还以为很合他胃口。”

    “唔,可能……”江雁声尝着是甜了些的,她抬起漂亮的眼眸,开玩笑道:“我先生可能比较害羞。”

    郭澄伊微愣,随即也轻笑了起来。

    江雁声用了十来分钟才把早餐吃完,胃口不大,因为相对起来,她吃惯了都景苑佣人的饭菜,就不轻易能改变口味了。

    郭澄伊看她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提起:“霍太太,我今晚要开始给霍修默针灸治疗,方便的话,有几个隐私问题,我想问问你。”

    ——

    作者:11点了,八千字终于更完,想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