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0章 撕了她的婚纱!
    徐慕庭修长的眼眸内有暗涌在波动,盯着眼前女人的模样,又显得高深莫测。

    他大手握住她裸露在外的肩头,很用力,隐隐浮现出几根青筋,暴露了自己的心思。

    徐慢慢也对视着他,长长的睫毛卷曲轻颤两下,她在等,纤细的手指抚上他的五官,轻启出声:“哥哥……”

    徐慕庭被她一叫唤,松手了。

    他灼灼的目光不再盯着她,嗓音冷静又温柔:“慢慢,把衣服穿上。”

    “那你是什么意思?”徐慢慢没有看脚边的婚纱,她指尖揪上了男人的衬衫,强迫他低头看自己:“徐慕庭,你到底爱不爱我?”

    徐慕庭挺拔修长的身躯被她逼靠在了后背的墙壁前,眼神暗含着隐痛之色,因为她带着哭腔的质问,薄唇越抿越成一条直线。

    徐慢慢红了眼,连声音都是颤的:“你知道十年前什么最困扰着我整夜失眠吗?我从小仰慕你,明知道谁跟你都有可能,就我不可能。

    可是,我能控制自己的言行,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成年礼后,越受到长辈们喜爱的同时,我就越担心自己会被嫁了,这样会连待在你的身边都找不到理由。”

    徐慕庭隐晦的眼神睹见女人眼角的泪意,他下意识抬手,想给她拂去,嗓音沉哑:“慢慢。”

    徐慢慢咬唇,僵硬地别开了脸。

    她说着就笑了起来,泪水一滴滴砸落:“留在你身边是要付出代价,我该感谢梁宛儿才是,要没她为了怕我将来嫁给修默,所以,先下手为强铲除自己的障碍,我又怎么能跟你在一起十年呢?”

    “这十年里,你敢说是把我当妹妹照顾?”

    “徐慕庭,你是把我当成一个女人,一个你可以去侵占的女人,对吗?”

    “别说什么看在兄妹关系上照顾我整整十年,呵,谁家的哥哥会跟妹妹睡?”

    徐慢慢一字字很尖锐,仿佛是要揭破徐慕庭正人君子的伪面。

    徐慕庭眉宇间抑郁的气息更浓重几分,他眸色紧缩,倏然伸出双手臂紧紧将哭泣的女人抱在了怀里,要揉入自己的血骨当中一般。

    “哥哥。”徐慢慢仰头,主动去吻他冷硬的下巴。

    软软的触感,一下又一下。

    徐慕庭五官的隐忍逐渐破碎,他大手扣住女人的后脑勺,薄唇带着薄烫气息重重朝她唇瓣压了下去。

    他吻得很急切,像是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徐慢慢呼吸轻喘,伸手搂住了男人强劲的腰身,微微张开嘴,让他的长舌探入进来。

    两人在这封闭的试衣间里,吻得难舍难分,直到徐慕庭先停下来。

    他的眸色很红,呼吸也重。

    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却没有碰到她身体不该碰的地方,将女人挂在墙壁上的连衣裙给她穿好。

    徐慢慢依着他身躯站着,下掩的睫毛眼底藏着极其阴暗之色。

    她就像一条带刺的细蔓,紧紧地将男人心脏缠绕得快要窒息,没有挣扎的能力。

    领口的细扣被男人长指扣好,掩去了胸前雪白一片的美景,把女人的美,都包裹了起来。

    徐慕庭双手扶着她娇弱的肩头,令她站好。

    “慢慢。”

    他开口了。

    徐慢慢抬起了眼眸,带着丝丝的红。

    徐慕庭与她对视,语气带着哄慰女人的意味:“你先跟哥哥回家,周文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徐慢慢的心,瞬间就凉了下来。

    她不是男人三言两语就能轻易的忽悠回去,忍了忍,才开口问他:“我和周文结婚的消息圈内也不少人知道了,哥哥,我有丈夫还跟你住别人会怎么传?”

    徐慕庭眼底压着一道阴郁,语气重了几分:“你跟他离婚!”

    徐慢慢摇头,无情的拒绝:“结太多次婚不好。”

    她这辈子嫁不成徐慕庭,也没想过跟周文离婚,何况,她和他之间有签下协议。

    徐慕庭被她拒绝地脸色发沉,还没开口说话,门外,被轻轻敲响了。

    江雁声的声音传来:“慢慢,我和裴潆要去做美甲,一起吗?”

    徐慢慢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男人,调整好正常气息说话:“会,我就出来。”

    外面江雁声离开,让试衣间又恢复了先前令人窒息的安静气氛。

    徐慢慢沉默地将自己肩头的大手撇开,整理好衣裙和凌乱的秀发,她弯腰,将地上的婚纱捡了起来。

    徐慕庭几分冷然的视线,直直盯着女人手里这件洁白无比的婚纱。

    徐慢慢开门出去前,语调冷静无比的对男人说:“徐慕庭,我情窦初开时爱你整整20年,我一直在这,你想要我,就自己来争取。”

    她抱着婚纱要走,不料刚把门打开,身后男人伸出大手直接把她手中的婚纱抢了过来。

    徐慢慢讶异的转过头,下一刻,亲眼目睹着徐慕庭冷着脸,动作凌厉的将这套价格高昂的婚纱撕碎。

    “丑到我了。”

    这是男人干完坏事,双手潇洒抄入裤袋,一派从容淡定的气势,漫不经心给出的解释。

    ……

    徐慕庭离开前,将这家婚纱店的婚纱都买了下来,这让徐慢慢想重新挑一件都没有了,那件婚纱又被撕得太厉害,没办法缝补挽救回来。

    裴潆睁着懵怔的眼眸,闪烁着羡艳之色:“慕庭对慢慢也太好了。”

    江雁声问她:“哪里好了?”

    裴潆说:“慢慢把婚纱弄破了,慕庭就花大价钱买下整家店的婚纱,有这样的哥哥,真好啊。”

    她的哥哥就没有徐慕庭这么一心护着妹妹,每次都叫她要哄好丈夫欢心。

    江雁声:“……”

    徐慢慢在一旁也听到了,心情很不好,被徐慕庭这种霸道的行为给惹的,走出婚纱店都没笑一下。

    裴潆看到的,思想理解到的,总和旁人有些不同,可能是天性乐观的人,往往看待事物都是往美好的一面去看。

    直到江雁声幽幽的说:“你确定徐慕庭买下这家店的婚纱,不是为了让慢慢没有婚纱可买?”

    “啊。”裴潆手指捂嘴轻叫了声。

    她茫然的眨着眼睫毛,问道:“慢慢的婚纱,该不会也是徐慕庭给弄破的吧?”

    江雁声洁白的脸蛋扬起了完美的笑容,对她点头:“这你也想的到,很厉害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