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跟裴潆和徐慢慢去美容院做了个漂亮的指甲,又一起逛街吃饭,江雁声到了快九点才浪回家。

    她是刷自己的卡,给霍修默买了不少换季穿的衣服,下车后,自己提着购物袋就走进别墅往楼上去。

    “太太,你回来了。”

    佣人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江雁声便问她是否要吃夜宵。

    江雁声摇头,她在外面吃的很饱。

    她唇角微翘,晚上心情很好的缘故,连走路都是轻盈的,上楼后,先去主卧。

    推开房门。

    江雁声看空荡荡的漆黑房间,不像有人在,便打开灯把几个购物袋都放在茶几上。

    起先以为霍修默今晚加班没回家,又在沙发看到他的银黑色的西服和领带。

    江雁声茫然转头,眸光又往墙壁前的时钟看。

    九点二十分了。

    江雁声想这男人要没趁着她不在家,在公司加班就是可能在书房里办公,她眼眉微弯,起身去找霍修默。

    她走到走廊一顿,又转身下楼去泡了杯牛奶,准备给他喝的,花了两分钟,指尖在玻璃杯摸了摸温度适宜,才重新上楼。

    江雁声走到书房前,纤细的手握着门把,也不敲门,便直接推门进去:“修默……我。”

    她唇角带笑,刚叫出声又卡住了。

    书房内,英俊的男人坐在沙发处,身上敞开的衬衫纽扣刚系上一半,健硕的胸膛上紧实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加上突起的喉结,无不透着成熟性感的男性魅力。

    而郭澄伊穿着护士服就在旁边,正弯腰整理茶几上凌乱的针灸道具。

    霍修默看到了闯进来的江雁声,长指系纽扣动作一顿,转瞬间就恢复正常,语句淡漠如常:“回来了。”

    郭澄伊抬头,也看到了。

    “霍太太。”她站起身,先出声:“我刚给霍先生做了一套针灸,今晚注意不要去揉针口。”

    江雁声手指根根攥紧玻璃杯,漆黑的眼眸却异常平静看着人,说到底,当看到衣衫不整的霍修默和别的女人晚上独处时,心底是有一丝的膈应感。

    她知道这事不该乱吃醋,压下情绪对郭澄伊说:“郭小姐辛苦了。”

    郭澄伊低眉微笑:“这是我本职工作。”

    女人拿上自己的针灸工具离开书房,霍修默也穿好衬衫了,将袖扣挽起,露出结实白皙的手臂,他缓步朝门口走过去,习惯性去搂江雁声的腰。

    “什么时候回来的,嗯?”

    江雁声看着他,也不知说笑还是说真的态度,红唇轻启:“没多久,什么都没听见。”

    霍修默低首,在她脸颊亲了亲,低低说:“我什么也都没做。”

    “看来你求生欲很强啊。”

    江雁声洁白容颜情绪淡淡的,她看了眼男人,踩着高跟鞋走到沙发去。

    霍修默步伐轻迈,跟在女人身后,幽深的眸色低低盯着女人的侧脸表情看。

    江雁声就在沙发坐下,刚才他的位置。

    她低垂眼眸间,不动声色侦查了一下沙发有没有可疑的痕迹,比如男女事后的……

    “牛奶是给我喝?”霍修默挺拔身躯站在她身躯,伸出修长的大手要去拿来。

    江雁声白皙手指却攥紧了杯子,送到自己的唇边,将热牛奶一口喝光了。

    她重重地放下杯子,才看向英俊的男人:“你脸大?有说给你喝的?”

    霍修默深眸眯紧一度,俯身作势要朝她亲来。

    江雁声仰着头也没去阻止挣扎,从头到尾表现的出乎意料的平静,在男人薄唇将吻下来的时候,她突然发难:“你很喜欢护士服?”

    霍修默身躯一僵,直觉没好话。

    下一句,江雁声表情就很困惑的,求他解答:“郭澄伊给你针灸还要换上工作装,真是敬业呢。”

    霍修默敛着眉宇神色,从容言道:“霍太太,她只是穿着衣服给我针灸,不是脱光了给我。”

    “脱没脱我哪里知道呢。”江雁声唇边嫣然一笑,字字极轻:“反正我是知道你今晚被她摸了。”

    “这种醋也要吃?”

    霍修默没吻下去,却把她抱在了怀里。

    江雁声依旧不跟他挣扎,乖顺地靠在男人强健的胸膛前,她垂下眼睫毛,抿唇说:“你感觉怎么样?”

    “嗯?”

    “身体感觉啊。”

    霍修默脸色微沉:“江雁声!”

    江雁声察觉腰间上男人的手臂都勒紧几分,她皱起眉心,很有情绪:“凶什么,你想哪去了?”

    霍修默薄唇紧抿,知道她在挑事,不会去配合。

    “很晚了,我先回房间洗澡。”江雁声跟他没话说,从男人怀里站起来,未了,语气似有一丝抱怨:“跟裴潆和慢慢逛了一整天,累死了,还做了个美甲,好看吗?”

    她一说,霍修默深眸才注意到女人白皙的指尖上,涂了层芭蕾粉的颜色,将肤色衬得很嫩。

    他将她纤细的手握住,递到薄唇亲了亲:“好看。”

    江雁声扯唇,笑了笑:“走了。”

    霍修默注视了她一会,才松开大手,言道:“我处理件公事,半个小时回房。”

    江雁声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出去。

    书房的门关上那一瞬间,她脸上什么情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手指捏紧了门把有些发白。

    她走回主卧,直径朝沙发去。

    一堆购物袋几乎都是霍修默的衣服,江雁声把衬衫领带和西装都拿出来,深黑色系列的,先前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把衣柜里浅白色的西装衬衫都扔了。

    而且包括,她送给他的那套,后来,有次问了,这男人非要说跟姬温纶撞衫,每次提起来都跟她黑脸。

    江雁声也就没再给霍修默买过白色衣服了,她表情淡淡的,将这些衣服都拿到衣帽间柜子里最底层藏了起来,而卧室的男装购物袋却没有收起来。

    就明目张胆地摆在茶几上,到时让他找。

    ……

    江雁声去卫生间洗好澡,刚躺下来,卧室的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

    男人挺拔淡漠的身影走进来,深沉的眸光落在了床边女人纤细身子上。

    江雁声感到一道强烈视线看着自己,她却闭着眼睛,连睫毛都没颤抖。

    很快,视线移开了。

    霍修默看到茶几上,摆着好几个购物袋,抿着的薄唇勾出一丝弧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