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4章 你和他,谁出毛病了?
    江雁声掀起被子的一角,刚露出了洁白的脸蛋,就看到了男人修长的大手拿着干净的衣服和卫生巾放在她前面。

    他长指体贴地将她脸颊凌乱的发丝拂到耳后,淡淡开腔:“要骂就把nei裤穿好出来骂,不然你这样容易被男人欺负,嗯?”

    江雁声耳垂感觉到被他指腹捏了下,瞬间发烫,一手就把放在最上面带蕾丝花边的内内拿过来,整个人都塞回了被子里。

    她羞恼的瞪了一眼站在床边的成熟英俊男人。

    霍修默深黑的眼底覆上薄薄的笑意,长指在她眉心一弹,力道不重:“我去上班,乖乖在家。”

    江雁声闷在被子里,他没走前,也不出来了。

    霍修默去换衣服,当然也看到了衣柜里挂着几套新买的西服衬衫。

    他当场就取了一套深银色的西服穿,搭配漂白了般的白色衬衫,气质稳沉内敛得令人感到心有余悸。

    江雁声看到了。

    她看见霍修默手插着裤袋,步伐缓慢地从衣帽间走出来,冷贵的眉目尽是慵懒得意之色,出门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

    穿上新衣服,走路都嚣张了是吧?

    九点十分。

    江雁声才下楼,昨天跟裴潆她们逛街,冰饮喝多的缘故,今天来例假肚子疼痛异常,走路都是虚的。

    郭澄伊坐在客厅似乎是在等她,从沙发站起,带着歉意的口吻主动说:“霍太太,不好意思,我未婚夫今天放假回家,我想跟你请三天假期。”

    江雁声记得她未婚夫是从事空乘工作,一年到头休不了几次假,两人长期两地分居聚一次也不容易,她唇边轻扯:“可以啊。”

    郭澄伊感激的看着她,说道:“我会把这三天你和霍先生每日三餐的食谱交给佣人来做,等三天后我回来,霍先生的腰可以再次针灸了。”

    江雁声点头,走向餐厅几步像是想起什么,突然转身对身后美丽的女人说:“下次你给霍修默针灸时叫上我,我对这种事很好奇。”

    郭澄伊答应,同时也解释了下:“昨晚我看早上有跟太太你提起过要给霍先生针灸的事,你没有说要看,所以晚上就没有再通知,下次我会注意。”

    “好,麻烦了。”

    江雁声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

    当郭澄伊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又听见女人冷淡的声音传来:“这里不是医院,郭小姐给我先生治疗时穿私服就好,不用麻烦换上护士服。”

    郭澄伊面容细微的僵了僵,低眉说道:“好。”

    ——

    宛城,横店片场。

    江雁声用过午饭就自己开车过去找南浔,到的时候,演员和跑龙套的一群人都在吃饭休息。

    南浔最近签下了一个艺人往娱乐圈趋势发展,铁了心要捧红,每天都亲自跟着半分都不敢松懈。

    江雁声将车停好,就看见南浔捧着饭盒跑过来,这不是重点,吸引她的是南浔把奶奶灰发色染回来了。

    一头墨色中发柔顺地披在双肩,将脸衬得小小,眯眼微笑的模样,像个小傻子。

    江雁声一见面,就问她:“你的野性呢?”

    南浔打开车门上来,抬头间,露出了圆润的下巴,看来最近横店伙食很好的样子。

    她自信满满的说:“我最近走小家碧玉路线。”

    江雁声笑她:“你够了啊。”

    南浔扒了口饭,慢慢嚼着问:“看你有心情出来浪了,看开了?”

    上回江雁声小产后,南浔也去霍家看了几次,发现这女人就像是被打垮了一般,谈不上瘦骨如柴,但是,眉眼间尽是对一切事物充满了厌倦之色,聊什么都提不起心思。

    以至于,这段时间都没敢主动约她出门。

    “以为会走不出来,谁想到不知不觉就这样熬过来了呢。”江雁声牵强扯了扯浅色唇角,往事不堪回首,她不愿再提了。

    而是问起南浔:“你人脉广,有没有认识一些技术很好靠谱的针灸师?”

    南浔轻蹙着眉,一语击中:“针灸治疗男性肾阳虚和女性不育不孕很管用,你和他,谁出毛病了?”

    江雁声尴尬,看了眼车窗外没人偷听,她才压低声跟南浔坦白一件事:“我小产前,霍修默带我去国外出过差……”

    “他背着你跟外国妞玩肾虚了?”南浔瞪大眼。

    “……”江雁声。

    她一脸无奈道:“当晚跟他闹了情绪,脾气上来把人给踹……踹废了。”

    这下轮到南浔无语了,半响,才出的了声:“何肖霖还记得哪号人物吗?当初在酒吧被你一脚下去,现在何家还在倾家荡产给他治,你这女人,连对自己老公也下死手啊!”

    江雁声这个黑锅,背的憋屈。

    她咬唇说:“要可以,我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南浔看她做了坏事还懂得要表现出愧疚的模样,于心不忍道:“唉,也没事的啦,现在的有钱人都流行了试管婴儿,就算霍总身体不好使了,让你肚子端个小太子爷还是有办法的。”

    江雁声很忧愁的扶额,事情要说得这么简单就好了。

    可惜,事不如人愿。

    南浔想了会,又对她说:“说起针灸师,我爸家里那个女人,她表弟就是干这行的,我回头问问。”

    江雁声是知道南浔打从心底排斥家里那位小三上位的后妈,就连听到她名字里的其中一个字,都会厌恶。

    她想重新找个男性的针灸师,却不愿让南浔忍着恶心去找自己后妈帮忙。

    “南浔,太麻烦你的话,我……”

    “她最近极力撮合我跟她的表弟呢,刚好,我也被那男人每天早中晚的问候缠的烦死了,给他介绍一单生意,也让我图个安静。”

    南浔脾气收敛多了,也是看在家里老爷子近年来身体不太好,她也懒得去跟那女人明争暗斗。

    江雁声听她这样说,也不假客气拒绝什么。

    她问起了南浔最近的生活,不是说跟周先生在发展感情线吗?

    南浔一提周宗儒,两眼都会发光的:“声声,我要嫁他,嫁他嫁他!”

    “他就这么好?”江雁声轻笑。

    南浔神秘兮兮对她勾小指头:“我跟你说啊,他……”

    ——

    【除夕福利】

    随缘上车~江雁声和霍修默新年版床戏,请关注作者新浪微博:江雁声不更博。

    关注作者+截图——私信来领取~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