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爷爷,我们不约。”

    大会堂内的气氛一滞,而后爆发开来。

    “哈哈哈!”

    “我感觉陈爷爷的脑子瞬间炸掉了。”

    “别这么说,你陈爷爷有脑子么?”

    “对不起,我侮辱了正常人类的智商和构造,哈哈。”

    “我本以为小彤会问你是谁,但是,哈哈,我只想说一句,小彤,干得漂亮。”

    陈慕的动作僵住了,太尴尬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搭讪就这么折在了路上,后路还让人斩了。

    “哈哈,辰,你觉不觉得陈爷爷的动作像是...像是...”陈赤赤的手指在脑子上比划着,对李辰问道。

    李辰面色一正,摆出陈慕伸出手的花痴样,口中说道:“像是一座伟岸的雕塑,牺牲小我,成就大家的欢乐。”

    “哈哈!”

    陈慕怒了,这两个罪魁祸首,一切罪恶的源头就在他俩身上。

    看着喜不自禁的李辰和陈赤赤,陈慕二话不说的冲了上去,别说话了,分生死吧!

    “啊!”

    “陈慕,你干嘛!”

    “别动手啊!”

    “现在是文明社会。”

    “你这样是不对的。”

    陈赤赤和李辰吓了一跳儿,我的吗,这孩子是得了疯狗病么?

    “陈爷爷,你冷静啊!”

    “啊!别动手啊!”

    “疼!”

    陈赤赤的惨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只是......

    你骗谁呢?

    被李辰按在身下的陈慕傻傻的看着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惨叫不断的陈赤赤,咬牙切齿,从未见过从此厚颜无耻之人。

    挣扎着转过头,陈慕看向正拿着破碗乞丐模样的鹿函,高声道:“二弟,帮我...唔唔...”说到一半,陈慕的嘴就被陈赤赤的胖手给堵住了。

    鹿函一愣,看了一眼被压制到不能有反抗之力的陈慕,旋即拿着破碗和同样拿着破碗的迪力热巴小声不知道说些什么,顿时传来迪力热巴的娇笑声,可以看出来,鹿函是将陈慕放弃了。

    不过,为什么,你俩的手里非要拿着那两个碗?

    陈慕挣扎的动作一僵,目露绝望的看着重色轻友的鹿函,不再挣扎了,精神上被被打击,身体上被压制,还挣扎个什么劲。

    不挣扎,并不代表...不让步。

    “赤赤,辰哥,我错了!”陈慕果断的认错。

    “辰,你听见了么?”陈赤赤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坐在陈慕身上揉着耳朵问道。

    “没有啊!”李辰茫然的摇摇头,说道。

    陈慕脸色一黑,旋即赔笑着撒娇道:“辰~哥,赤赤~,我知道错了!”

    “咦~”

    “咦~”

    李辰和陈赤赤鸡皮疙瘩掉一地。

    “陈慕,你的节操呢?”李辰面带揶揄之色,对着陈慕调侃道。

    陈慕眼睛眨也不眨,说道:“从来没有过!”

    “额!”李辰和陈赤赤无语的看着丝毫不见羞涩的陈慕。

    陈慕讨好的看着李辰,嗲声道:“辰哥。”

    李辰摇摇头,表示并不放开。

    “这样,这样,辰,赤赤,你们放了我,我和你们结盟,你们指哪,我打那,怎么样!”

    李辰和陈赤赤目光一动,若有所思的看着陈慕。

    陈慕目光一亮,把握住两人心动的机会,说道:“辰,你知道我的,对不对,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

    李辰怀疑的看着陈慕,问道:“真的?”

    陈慕急忙点头,义正言辞道:“必须的。”

    李辰还是皱着眉看着陈慕。

    陈慕要哭了,这是干嘛啊!从头到尾被你们压制到底,还不放开我!

    “辰哥,赤赤,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说吧!”

    李辰松了松手上的力气,道:“保证你和我们结盟!”

    陈慕忙不迭的点头,举起四根手指,保证道:“我保证和你们组结盟,且绝对不撕你们组的成员!”

    “赤赤,你先下去。”李辰对着陈赤赤说道。

    顿时,陈赤赤屁颠屁颠的从陈慕身上起来走了几步,伸个懒腰,道:“真舒服。”

    陈慕嘴角一抽,心道:陈赤赤,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李辰松开手,将陈慕扶了起来,笑道:“你一定不会后悔和我们的结盟的。”

    陈慕心想:不是一定,是我现在就已经后悔了,好么?

    不过,一定不能说,说出来容易死的很惨,陈慕上前搂住李辰的肩膀,自信道:“必须的,搞他们。”

    一旁的陈赤赤也是叫嚣道:“搞搞搞。”旋即得得嗖嗖的跑到摄影机面前,手指指着各个地方,再次叫嚣道:“还~有~谁~!”

    “你们在干嘛?”王组蓝夹着一个什么东西走了进来,对着抱在一团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李辰、陈赤赤、陈慕叫道。

    “没~什么,随便聊聊!”三人唰的分开,讪笑道。

    “你拿着这...”李辰注意到王组蓝夹着的东西,问道。

    “哎呦,你没有啊,这是大哥大啊!”王组蓝优越感爆棚的说道。

    王组蓝队伍的黄宗择和袁杉杉也是相互依偎着走了进来,对着在场的所有人露出鄙夷的目光,夸张的说道:“大哥大哎!你们都没有!”

    李辰和陈赤赤拿出现代的手机,比划一下道:“你们那都是我爷爷用的,这叫什么,现代手机!”

    陈慕也是不甘示弱的对鹿函和迪力热巴说道:“小鹿,胖迪,是时候展现出我们的宝贝了。”

    鹿函和迪力热巴懵懵的看着陈慕,大哥,你这节奏让我们望尘莫及啊!咱们哪有什么宝贝啊!

    陈慕气呼呼的上前把鹿函和迪力热巴手中的破碗夺了过来,翻了翻白眼,道:“不是宝贝你俩抱着干嘛?”

    鹿函和迪力热巴依旧一脸懵懵的,这不是你非要让我俩拿着的么?没事还想着让我俩上路边蹲着去,还道上一过人就开哭。

    陈慕不理会两人,将两只破碗伸到众人面前,傲然道:“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宝贝,怎么样,看清楚了没有。”

    众人嘴角抽动,尴尬而不失微笑的看着陈慕,您这是想展示什么,说出来让大家明白一下,好配合你啊!你这就整地现场很是尴尬啊!

    “这个碗,嗯!它很别致,它和别的碗不同,他比较...残缺,但它不服从命运,他想做一个好碗,这代表着身残志坚的信念,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好好学习。”

    李辰勉强的解释道,然后笑着鼓起掌,麻的,实在是编不下去了,陈慕这孩子净出难题。

    陈慕撇撇嘴,没一个懂得!

    “看好了!”陈慕对着众人说道,在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之后,神秘一笑,将两个破碗扔到半空之后,将双手平摊在身前。

    怎么,表演的绝活是摔到手上,摔不碎?你是来搞笑的么?

    空中的碗此时已经随着地心引力落下,直朝着陈慕的手心落下。

    “啪”“啪”近乎同步的两声闷响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旋即不禁惊讶出声:

    “我的天!”

    两个完好无缺外表光亮的碗正静静的放在陈慕的手中。

    “你是怎么办到的!”关小彤瞪大着眼睛,上来围着陈慕转了一圈,难以置信的问道。

    陈慕嘿嘿一笑,傲然道:

    “这就是我们组的宝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