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别激动,别激动!”

    鹿函和迪力热巴把着双手死死掐在一起的陈慕,劝解道。

    死死瞪着王组蓝的陈慕转过头,委屈的说道:

    “你们看,我没有骗你们,对不对?”

    “对对对,你现在说什么都对。”

    鹿函和迪力热巴点头应道,先把这孩子的脾气降下来再说别的。

    “不就一把鸡毛么!这孩子咋气成这样呢!”众人看着陈慕的样子,心中想道。

    袁杉杉犹豫了一下,秀手从自家篓子里拿出一把鸡毛放到迪力热巴身前的篓子里,对陈慕说道:“别伤心了,姐再给你点!”

    陈慕闪烁泪光的两个眼睛看着袁杉杉美丽又善意的面庞,感激的说道:“谢谢!”

    “没事!”袁杉杉微微一笑,随即转过身回到王组蓝身边。

    “喂,回神了!”迪力热巴伸手挡在犯花痴的陈慕眼前,翻了翻白眼,开口道。

    看着挡在眼前的纤手,陈慕转过头扫了迪力热巴一眼,叹息道:“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表情一僵,迪力热巴淡淡的说道:“陈慕,你想死你就直说,我成全你!”跟你在一块,圣人也憋不住脾气。

    陈慕缩缩脖子,没有说话,这孩子,脾气太暴躁了。

    “接下来,要称重你们鸡毛的数量,重量最多的人获胜。”

    导演拿着喇叭喊道。

    众人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那个大称。

    邓朝看着这个大称,对陈赤赤说道:“赤赤,来,你上去,测量一下你的真实体重。”

    陈赤赤瞬间不满意了,你这是搞事啊!

    但没等他说话,导演的声音亮了:“陈赤赤,不能损坏公物。”

    陈赤赤无言以对,扎心了,老铁!

    “首先,从陈慕、迪力热巴、鹿函的队伍开始。”导演没有理会陈赤赤,拿着喇叭再次喊道。

    陈慕、鹿函、迪力热巴脸色一僵,正看戏呢,打扰我们干啥!

    陈慕上前一步,俊朗的面庞上满是严肃,开口说道:

    “不过在上称之前,我要说明一下,如果我们的鸡毛最重啊,你们千万不要惊讶!

    毕竟人分男女胖瘦,鸡也一样,我们这些鸡毛啊!都是是从最雄壮的公鸡上拔下最重的鸡毛,别看数量不是很多,但是,都是我们热巴精心收集的,你们的鸡毛没法比。”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慕,你特妹的讲这些干什么,你要干啥?就问你,你要干啥?

    迪力热巴也是愣愣的看着陈慕,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还精心收集?人家给我,我就要了呀!

    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陈慕面色沉重的将篓子放了上去,顿时称上的数字出现乱码!

    众人面色一愣,随即全部围了上去。

    “这是太重了,把称给压坏了么?”王组蓝惊声说道,其他人也是不明所以,这鸡毛不多啊!也没看有啥特殊的,咋这沉呢?

    陈慕面色沉重的看着鸡毛,叹息道:“鸡毛啊!你们没给你们活着的时候丢脸,在地下也要自豪啊!”

    “我不信!”李辰摇摇头,随即将手伸了过去,翻着篓子里的鸡***刻后,啥也没摸着,沉默了。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是愣了,难道鸡毛还真的分公母胖瘦?你在逗我?

    迪力热巴毕竟亲眼见到过陈慕魔术的神奇,马上联想到了可能这就是陈慕的魔术,但是她能说么?这是自己队啊!所以她沉默了,脸上也附和的出现震惊的样子,只能说,演技好啊!演技NE啊!

    迪力热巴不说,但陆昊会说啊!

    “陈慕,这一轮任务禁止使用魔术!”陆昊拿起喇叭喊道。

    陈慕一愣,将双手举高,开口道:“陆导,冤枉啊!”心里则在想着,果然,是你这个陆老头戳的我老底!

    其他人也是神情一震,对啊!陈慕这货会魔术,鬼知道他怎么搞的,

    陈赤赤走上前,昂着头,自信道:“看我来揭穿陈慕的把戏。”旋即将陈慕队的篓子拿了下来,瞬间称上的数字恢复成原样,陈慕就是在一旁满脸无辜的举着双手,示意自己什么都没做。

    陈赤赤贱笑着将鞋子脱下,骄傲的说道:“我这鞋子是我极为熟悉的,它陪伴我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所以它能测试出陈慕在这个称上做的手脚,”篓子里的鸡毛没问题,那必然出在称上了。

    度过?漫长?这就有点狠了吧,你这得多大味!众人瞬间退后一步,远离这个有味道的鞋子。

    陈赤赤毫不在意,自信一定能揭穿陈慕的把戏,但当把鞋子放上去的瞬间,看着上面正常出现的数字,沉默了。

    众人也是惊呆了,看来是真的有公母胖瘦这一说了!

    陈赤赤率先缓过神来,幽怨的看着陆昊,开口道:“陆导,你这么误导我们,真的好么?”

    其他人也是埋怨着:

    “陆导你太坏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陆导,说实话吧!是不是想看着我们出丑!”

    “你邪恶的念头成功了,我们认输!”

    “不过真的有鸡毛分共母胖瘦这一说么?”

    “你还有别的解释么?”

    “没有!”

    看着这群倒霉孩子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反过来还讨伐自己,陆昊可谓是操碎了心,嘴角抽搐,旋即陆昊拿起喇叭,淡淡的说道:

    “把陈慕一队的鸡毛分堆称量出来!”陆昊可不信陈慕说的鬼话,你那是啥鸡身上的毛?那么点鸡毛把我能测5KG的称压趴下了?更别说陆昊还亲眼见识过陈慕的魔术了!

    陈慕面色不变,心里则暗暗叫苦,心道:这不是要露馅么!

    一名工作人员听见陆昊的话,来到场内,把陈慕的篓子拿起来,微微一愣,心道:咋这沉,而且...

    这名工作人员转过身,对着陆导说道:“陆导,陈慕的篓子好像...是有点潮湿!”

    草篓子和鸡毛只洒下少量的水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会感觉鸡毛变得光滑,篓子微微有些潮。

    陈慕面色一僵,暗叹一声,果然被看出了。

    李辰恍然的说道:“怪不得,我翻的时候感觉似乎有点不同,又说不上来,陈慕你太坏了!”

    众人满是怒火的眸子也是盯着陈慕,泥麻,被人当傻子耍了!

    陈慕尴尬了,旋即有些微微心虚的解释道:

    “可能,篓子被里面鸡毛活着时候的气势吓尿了!没错,一定......应该就是这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