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叔叔,阿姨,你们是找人么?”

    俊秀的男生看到这对不曾谋面的中年夫妇,微微一愣,旋即开朗的微笑道。

    气质典雅的女人冲着俊秀的男生微微一笑,拉着那个中年男人的手温柔的说道:“是的,我们来找人。”

    俊秀的男生挠挠头,哈哈笑道:“那叔叔、阿姨,你们应该是找错地方了,我不认识你们啊!不过你们要找谁可以和我说,看你们刚刚敲门的样子,挺着急的吧!我能帮你们找找!”

    “不用了,我们找的就是你。”中年男人把胳膊从那个中年女人的手中硬拽开来,上前一步,冷冷的看着这个俊秀的男生,声音淡漠的说道。

    “我?”俊秀的男生疑惑的指了指自己,懵懵的说道。

    中年男人一把把这个处于恍神儿中的俊秀男生推开,拉着女人的手踏进这间温馨的屋子,目光一扫,随即先入为主的坐在客厅上的沙发上。

    俊秀的男生紧跟在身后,有些不满的说道;“叔叔,阿姨,你们把话说清楚行么?这么硬闯进来怕是不好吧!”

    “我们是安欣的父母,刚从国外回来!”气质典雅的中年女人笑着表明身份,说道。

    俊秀的年轻男生闻声瞬间紧张起来,急忙转身说道:“伯父,伯母,那我去给你们泡杯茶!”

    “不用了,低等茶我们喝不惯。”中年男子淡漠蔑视的声音叫住了转身的俊秀男生。

    俊秀男生身体一僵,眸子中的光芒一暗,旋即僵硬的转过身,保持着笑容说道:“那伯父伯母,你们要喝点什么,我下去买。”

    “不用,在这解决一件事情,我们就走。”中年男人淡漠的目光盯着俊秀的男生,冷冷的说道。

    俊秀男生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保持微笑的站在原地,说道:“伯父伯母,你们说,我洗耳恭听。”

    “哼,油嘴滑舌。”中年男人瞥了俊秀的男生一眼,冷哼一声,旋即冷冷的说道:“我们这次来就是告诉你,安欣不想和你说的决定,她要前往美国继承我的企业,以后的一切和你没有关系,以后也请你不要说你认识一个叫安欣的人,她与国内的一切包括你们,从现在开始彻底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以后的一切和你没有关系,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淡漠的话语带着如云般的压力压在心头,俊秀的男生没有预料到会听到这句话,一时怔住了,旋即强颜欢笑道:“伯父伯父,你们不要开玩笑了,我们还有一个精雕玉琢的孩子呢,安欣平常可是宝贝的紧呢!”

    “是么?”中年男子嘴角划出一道嘲讽的弧度,淡淡的说道:“忘记说了,那个孩子也不会和安欣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的梦,该醒了!”

    “不可能,不可能......”俊秀男生难以置信的摇摇头,慌乱的掏出手机,依然保持着微笑,拨通了一个号码,然而,结果是: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望着愣住的俊秀男生,中年男人嗤笑一声,掏出一部手机,淡淡的说道:“我说过,你的梦,该醒了!”

    手指按下,一道冰冷的女声从话筒中传出:

    “陈慕,我们结束吧,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我只是无聊在玩,至于那个孩子的出生是根本上就是个错误,希望你会理智的做好选择,不要给我添麻烦,不然,后果很严重,你一个穷鬼承受不起...”

    听着这道熟悉的从未有过的冰冷声音,陈慕愣住了,这真的是她的声音,猛地心脏处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几乎使他无法呼吸,跟跟呛呛的跌坐在地上,这一刻,他仿佛从天堂被打下地狱!

    “我说过,梦就是梦,早晚有一天会醒,我查过你的资料,陈慕,一个孤儿,在横店混来混去还没混出什么名堂,因为年少气盛得罪的得罪不起的人,被赶出横店,而安欣是跨国大型集团的天之骄女,出生之始即是身价无数,你有什么资格和安欣在一起,吃她的住她的吧,你作为一个男人,还有脸么?”

    中年男人站起身,淡漠的目光俯视着陈慕身上,蔑视着说道。

    “我...”陈慕的手掌微微握紧,失神落魄的眸子仰望着这个中年男人,开口欲言。

    中年男人嗤笑着拉起那个气质典雅的中年女人转身就走,留下一道冰冷的威胁声在陈慕的耳边响起:

    “以后你不要说和安欣有关系,我已经在美国给安欣安排了一个婚事,安欣也同意了,对方是国外企业的高层,比之你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有,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你认识的安欣死了,我不希望你给现在的她带来一丝不好的影响,如若不然,我会让你和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家~破~人~亡~”

    不要!陈慕的眼中涌起一道挣扎的光芒,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旋即痛苦的闭着眼,一滴不甘的泪水顺着眼角留下。

    他放弃了曾经欲要顶天立地的傲骨,身体直直的落下

    “Duang!”

    骨头碰触地面的清脆闷响声响起,额头瞬间疼出细密汗珠的陈慕跪在地上。

    忍着痛楚的望着那对背对着他的中年夫妇,陈慕目中光芒暗淡无光的低下头,落下泪水,喃喃的哀求道:“我陈慕以前从没跪过,今天我跪下就是求伯父伯母能让安欣回来,我哪怕只是见她最后一面就走也可以,但茜茜不能没有妈,她还是一个孩子!”

    中年男人面色冷冽的拉着中年女人,脚步并没有因为陈慕的下跪而停下,留下最后一道声音后,摔门而去。

    “这个孩子,我们安家不会认!”

    伴随着‘彭’的一声巨响。

    陈慕失神落魄的僵硬的跪在地板上,眼中的光芒渐渐的被磨灭了,颤抖的用手拿起手机,拨通着那道熟悉的电话号码。

    “您拨打电话号码是空号....”

    再拨...

    “你拨打的...”

    再拨....

    如此反复了不知多久,夕阳的余晖穿透云雾洒落在陈慕的身上。

    终于,陈慕停下了拨通的手势,灰白无生机的眸子从手机上移开,陈慕想站起身,但跪了许久血液不通麻木的膝盖已然支撑不起他。

    “噗通...”

    陈慕的身体没有反应的摔在地板上,头部和冰凉的地板完成一个亲密的接触。

    陈慕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是枉费徒劳,最终只能一点一点爬到那个唯一能使他眼中有着一丝光芒的卧室。

    爬到卧室内的陈慕,手臂抓着那个儿童床的栏杆,青筋爆棚而出,指甲泛着青白无血光的颜色用力的扣着,最终陈慕勉强站起之时,手指上的指甲已然破裂,殷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流淌而下,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的一声轻响。

    柔和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又是睡得香甜的女婴,陈慕的目中留下流下痛苦的泪水,双手十指紧紧的扣在头上,牙齿咬着下唇,渗出殷殷血液,声音沙哑的痛哭道:

    “是爸爸没用,我陈慕是废物,我是废物,哈哈...”

    陈慕状态疯癫的揪着头发,泪满胸襟,无声的哭泣着。

    ......

    从回忆中醒来,眼睛微颤后,缓缓的睁开。

    此时陈慕的眼底蓄满了泪花,看着不敢置信的王傲,宛若脱力一般说道:

    “她,真的走了,永远,永远不会回来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