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竖日清晨,陈慕精神满满的睁开了双眼,揉了揉睡得僵硬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

    “啊...,舒服。”陈慕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

    走下床,简单的洗漱过后,陈慕把手机开机,自从前世购买的某品牌手机晚上充电在客厅爆炸以后,陈慕再也没敢买某品牌的手机,甚至晚上都敢充电了。

    “咦,怎么这么多的未接电话?”陈慕疑惑的挠了挠头,看着屏幕上100多个未接电话,感觉似乎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想了想,陈慕还是给赵丽影回了个电话,毕竟这孩子打的最多,一直到后半夜。

    “嘟嘟嘟...”

    “喂,小影,怎么了,昨天给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陈慕边淘着大米准备给茜茜做粥,边对着电话说道。

    电话另一边的赵丽影满是困意的打了个哈切,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眼周的黑眼圈,对着化妆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有些不高兴的问道:“小慕,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不对,电话为什么要关机?”

    睡得时间太短,脑回路都不清晰了,一大清早还要拍戏的赵丽影几乎没有睡觉,一直担心着陈幕,一开始是担心他被黑的事,后来就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能说是害怕手机爆炸给我弄死么?

    陈慕抿了抿嘴唇,淡淡的说道:“手机没电了。”

    “你这手机没电的还真是时候啊!”赵丽影眨着泛着困意的眼睛,不满的吐槽道。

    陈慕把手机夹在肩膀上,将废弃的淘米水倒掉,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么?”

    “啊,也没什么,已经解决了。”赵丽影眼神示意化妆师为自己化妆,口中说道。

    “解决了?什么事啊!”陈慕将淘完的米放进电饭锅里,再倒上水,认真的伸出手指探探深度,说道。

    赵丽影困的再次掩嘴打了个哈切,平静的说道:“昨天晚上你被黑上了微薄热搜榜第一,我和朝哥他们帮你解决了,哦,还有陆导,他可是帮了你大忙....,李姐,你还是把我眼圈画的深些吧,还是能看见黑眼圈。”赵丽影仔细的看了一下眼周,有着苦恼的说道。

    被黑上了微薄热度榜第一?

    陈慕手上的动作一停,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问道:“我也没得罪谁,谁下手这么狠。”

    被画着妆的赵丽影面色不动,控制着嘴角活动的幅度,说道:“应该只是巧合,他正好借跑男新任常驻主持人的名加上跑男的热度才上了热搜。”

    陈慕眉头一皱,看了眼没睡醒的茜茜,说道:“之后呢?”

    “之后...”赵丽影的柳眉一立,言简意赅的说道:“我和朝哥他们帮你辩论一下,但他们贼心不死,我们只好拿出法律诉讼威胁一番,但没想到....”赵丽影话音一顿。

    “没想到什么?”陈慕追问道。

    赵丽影苦笑一声,说道:“没想到陆导昨晚直接就联系法院了,直接下了法律传书......,所以我才说,陆导帮了你大忙。”

    陈慕微微一愣,呆呆的问道:“就这么直接的给告了?”

    “没错,就这么果断。”赵丽影点了点头,说道。

    陈慕缓过神来,皱了皱眉头,静静的思考一会儿,脑子中过滤了一下,说道:“陆导太冲动了。”

    赵丽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说道:“我觉得也是,陆导怎么突然间就爆发了。”

    陈慕敲了敲电饭锅的盖子,说道:“谢谢你了,小影,我给陆导打个电话问问。”

    赵丽影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你问吧,我这边化完妆就拍戏了,先不聊了。”

    “嗯,拜拜。”

    “拜拜。”

    挂断了电话后,陈慕打开微博,因为赵金立的微薄删了,只能在事后的余波中了解一个大概。

    将事情简单的了解过后,陈慕想了一下,直接拿起手机给陆皓打个过去。

    “喂......”电话很快的被接通了,传出陆皓中气十足的声音。

    “陆导,是我,陈慕。”听见陆皓的声音,陈慕松了一口气,说道。

    “陈慕啊,昨天干嘛去了,打电话都不接,想和你聊会天都没机会。”陆皓对昨晚伸出援手的事情只字不提,淡淡的笑道,就如同一个老哥哥一般。

    陈慕眉头微蹙,犹犹豫豫的说道:“我手机昨晚没电了,陆导昨晚你.....”

    “啊,没电了啊,我说呢。”

    陆皓淡然一笑,平静的说道:“昨晚的事都已经解决了。”

    陈慕摇了摇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陆导,你昨天晚上的事情处理的是不是太仓促了,”

    “哦?怎么说?”陆皓微微一笑,带着一丝兴致说道。

    将整个事件在自己脑海中过滤了一下,将之分析捋顺,然后说道:“我觉得昨晚的事情应该让它沉淀一下,一方面可以省下节目组的宣传成本,另一方面,那些警惕的幕后者会渐渐放松警惕,身正不怕影子斜,待他们全部跳出来的时候,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陈慕眼中掠过凌厉的光芒,经过他的了解,这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业内人和一个工作人员完成的,但就凭借一个话题和这两个人,一个小时能达到热搜榜第九,陈慕不信,而且没有了解过真实性直接掀起骂战,是不是太随意了点,前世在商场上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背后有人。

    陆皓微微一叹,说道:“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实在不放心,等待了一会儿,让热度上了第一,但那个幕后人还是一丝马脚都没漏出来,不得已我才快刀斩乱麻,因为事情的后续发展你不在实在不放心。”

    陈慕眼中的光芒明灭不定,发出一声叹息,说道:“明白了,昨晚手机不关机好了,这样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个机会。”

    “没事。”陆皓只是淡然一笑,说道。

    陈慕指尖点了点眉心,问道:“那陆导,你觉得对方应该是谁?”

    陆皓平静脸上波动了一下,皱着眉说道:“只是有一丝猜测,不是很确定。”

    “谁?”陈慕眼睛一亮,追问道。

    陆皓犹豫了一下,贴着手机话筒,小声说出一个名字。

    是他,陈慕眉头一皱,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这个人的资料,脸上变得凝重了许多。

    陈慕嘴抿了抿,露出一丝遇见对手亢奋的微笑,想到:以我为中心扩散,一步一步掌控么,这样的话,事情就好玩了啊!

    本想着这一生踏入娱乐圈,也就这么样了,没想到一晚上的功夫就这么有趣了。

    陈慕舔了舔嘴唇,心脏亢奋而又紧张的跳动了起来,喃喃道:“有趣。”

    “什么有趣?”电话另一边的陆皓疑惑的问道。

    “没事,陆导,谢谢你了。”陈慕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感谢道。

    陆皓摇了摇头,笑道“我也没干什么,对方的目标本来就是我。”

    “嘿嘿。”陈慕腼腆一笑。

    “行了,没事就挂电话了吧,我还有事。”陆皓揉了揉头,昨晚的余波未平,他还要处理一下。

    “好,陆导您忙,再见。”陈慕微微一笑。

    “嗯!”

    伴随着电话的挂断,陈慕看了一下电饭煲还没熬好粥,便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默默思考。

    打开手机,陈慕详细了解了下赵金立的资料,在他昨晚最新的微薄致歉中,找到王强的名字。

    “王强?这个认识谁?”陈慕手指敲动着沙发上的搭手,疑惑的想到,他和被开除的王强丝毫没有联系,陆皓也没说过王强这个人,陈慕还是第一次听过这个名字。

    赵金立的微薄里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和王强之间的雇佣关系,甚至其中的利益纽带也公布了出来,没法不说啊,一旦有什么地方不符,被王强拉下水那就彻底的出不来了。

    仔细的看了一番后,陈慕皱了皱眉,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通顺,甚至不完整。

    再度重复看了一遍,陈慕眼睛一定,落在‘王强找到了我’上。

    乍一看起来这句话没有什么地方是错的,但王强是跑男节目组中的中层工作人员,管理一部分人,但他在娱乐圈丝毫不具有影响力,他是怎么找到赵金立的,赵金立又如何相信王强的,他们二人之间的资料没有任何交集,那么他们中间必然存在着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或者一个交友网站,而赵金立给的解释是偶然。

    “偶然...”

    既然赵金立其他的解释都是真实行的通的,那么这个解释必然也能解释,陈慕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缓缓说道:“在两者没有联系的情况下,我可以毫无痕迹的创造出一个偶然,对,就是这样,没有偶然,就创造偶然,摘身事外。”

    想通之后,陈慕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

    恰在此时,一篇微薄的报道新闻弹了出来挡住了视线,陈慕眉头一蹙,不满的就要将其关闭。

    但眼睛无意的一瞄中,陈慕脸色一凝,手指一伸,将之打开。

    这个新闻上面的标题是《奔跑吧兄弟节目组,王强因触犯网络安全法,诽谤,故意损害他人形象.....刑法,现被逮捕。》

    当陈慕点进去的时候,视频开始,一群各个新闻报社的记者接踵而至的采访着王强,采访内容均是关于昨晚的问题。

    对于记者的问题,王强则是苍凉一笑,哈哈大笑道:“如果陈慕没有一点问题,我会失业么?一切只能怪我是个普通人,哈哈。”

    记者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大新闻啊,旋即纷纷上前想了解一下事情经过,问道:“能知道陈慕为什么能让你失业么?”

    “这是你在牢狱之灾之前对陈慕泼的洗不掉的脏水么?”

    “请问,为什么你透露的关于陈慕人品的消息都是假的?”

    “......”

    一堆堆的问题源源不断的问出,王强一脸懵比,你们关注的点是不是错了?

    王强在娱乐圈虽然没吃过猪肉,但至少见过猪跑,知道在这种情况还是一言不发的好。

    ......

    细细的看完了整个新闻报道,陈慕皱着眉缕了一下,然后将进度条调到最开始,看着王强说出:“如果陈慕没有一点问题,我会失业么?一切只能怪我是个普通人,哈哈。”的话。

    陈慕摇了摇头,无声息的反复观看着,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强说话时候的表情,看了好多遍,陈慕才目光如炬的自言自语道:“心理干预。”

    忽然,陈慕眉头一皱,莫名其妙的说道:“不通。”他想起王强一开始绝望中带着不灭的希冀的眼神、虽慌乱但还犹存镇定的表情,但王强说完一句话就再也说不上话了,感觉上王强的话好像说错了,才导致之后的他说不出话来,或者他想说的话搭不上,陈慕心想。

    “那他本来要说什么呢?”陈慕的手掌紧紧的扣住沙发搭手,苦思不得其所。

    “我说的有关陈慕的事情都是真的,不对,也不通。”

    “陈慕这个人表里不一,不对,太过直接。”

    “......”

    想了N个王强可能说的话,但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人心难测。”陈慕的眼睛突然一亮,就是这句话,或者类似的话。

    陈慕吸了一口气,想了想,缓缓说道:“还差点什么。”

    这一句话虽然能给人心中带来压力和误导,但还是差了些什么。

    “是感叹么?”陈慕不确定的自语道,有极大的可能是。

    陈慕觉得即使有些偏差也会八九不离十了。

    陈慕想到王强绝望与希冀并存矛盾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空气说道:“看来,你对你的心理学很有自信,的确,心理干预和鼓动以及计划都很完美....”

    陈慕突然嗤笑一声,淡淡的说道:“但可惜,你找了一个盲目自信的白痴,只是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呢?但应该很有趣吧!”

    在陈慕自言自语的分析时,一间高档豪华的房间内,一道气息平和的身影看着微薄上的视频,沉默半晌后,突然起身离开,原地留下冷冷的一句话:

    “白痴一样的东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