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寒冷的季节已经附上一层春季的生机盎然,枯黄带着冰霜的枝节,也开始掺杂上了点点绿意。

    清风拂过无遮掩的窗户,带动着它在风中摇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依旧是那老旧、整齐的屋子,阳光洒进,光斑密布。

    房内靠着窗的椅子上,青年双眸紧闭,双手搭在身前,散着忆年的气息。

    魔都,横店。

    在华夏的土地中,它有着影视圣地之称,众多全国闻名备受好评的电影和电视剧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此地取景拍摄,这里常年累月有着各种大制作或是小制作的剧组。

    这座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圣地,竞争的激烈也是难以想象的。

    有甚者一朝成龙,就此蜕变,但更多的人则是泯没于众,成为横店最普遍的人。

    .......

    时间如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的在手指的缝隙中溜过。

    五年时间的变化,让得陈慕清秀的幼嫩脸庞变得变得成熟而又坚毅,想起那场记忆犹新、改变坎坷命运的变化,紧紧抿在一起的薄唇,透着几分倔强。

    “你们一定会再度仰视我的?”

    想念之间,陈慕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念头来得有些毫无缘由,可却是犹如水到渠成一般,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他心中。

    陈慕的家在之前的岁月里有两个,最先一个就是养育他的孤儿院,那里是他曾经最温暖的港湾,一切的烦恼都在回到家的一瞬间悄然而逝,或许他调皮捣蛋,或许他偶尔会有小脾气,或许他会哭,或许......,但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天,那一瞬间破灭了......

    印在心头的记忆中,那个家有些偏远,位于一座三线城市的最边缘,靠着一座夜里传来奇怪动物叫声的大山,积年累月见不到一个外来的旅客。

    家周围是一片庄稼地,一望无际,或高或低,在秋季丰收的季节,他时常顽皮的在夜里挑着灯,招呼着几个小伙伴一齐去偷些他们嘴馋的玉米,在干燥的坑地里烤着吃,那时的他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

    至于家的样子,或许现在变了,但之前的样子会时常在心底浮现。

    从远方望去,它就像是被遗弃的房子,屋顶是一块块破旧的红瓦片,虽然能够遮风挡雨,但也要拿着锅碗瓢盆放在漏水的地方,而且还要时常的修补一番,免得被掀掉。

    墙壁是用很远处的工地里废弃的水泥抹成的,色泽黑灰,手掌贴在上面还会感受到沙子般尖锐的颗粒。

    地面则是没有经过任何修饰,普普通通的泥土铺在地面上,即使是小雨的天气都会让这里变得泥泞。

    院子里,灰沉沉的地面上一直立着一座断了臂膀的佛像,它笑眯眯的,垂下来的那双不动如山的眸子凝视着这片土地,似乎在欣然的看着这片世界的发展。

    整个家里最为宝贵的就是一个天线杆子断了的收音机,它掌握在院长的手里,他们这些孩子每周只有一次机会看见院长藏匿起来的收音机,听着外界的声音,那是他们每周最期待的时间,因为里面传来的是他们向往已久的地方。

    要说,家的味道就是那股子特别的霉味,不刺鼻,较为温顺,也不难闻,只是特殊,但当时的他知道,有这个味道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从有记忆之始,到过了12岁的冬天,他一直生活在那个破旧却又温暖的家,他是弟弟,跟着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开心的玩游戏,一起不开心,一起笑的满地打滚,一起.......,一直都在一起。

    到了那一天,过年后的冬天,那里是东北,冷的要命,他们这些孩子裹着从几十里外的城市边缘处的垃圾站拾来的破旧棉袄和棉裤和修补而成的棉鞋,捂着冻得通红的小脸,颤着结了霜的睫毛,呼哧着白雾状的哈气,拍动着院长的房门,期待着这一周的广播。

    院长是一个面色慈祥、微微驼背的老奶奶,她揉着这群孩子的冰凉的小脑袋,将广播取了出来,调整了半天的方向,然后收音机中传来清晰的男音。

    陈慕至今还记得,那句男音说的内容:

    “华夏国如今迈上的世界强国的道路,祖国的一切也已经翻新重建,整个社会都透露出繁荣向上的力量,国家领导人表示,祖国的未来在新的生命,在下一代的身上,所以颁布了众多对孩子知识教育、安全保障方面的法律,其中最让人感动的就是,国家将出钱培养孤儿院,让在这个土地上的孤儿过上安全无忧的生活,华夏国每个地方区域都可申领,但重要的一点是,能提供孤儿良好的生存环境,已经能够自食其力,具有一定劳动能力的孤儿院并不能获取资格,当然国家也会有一定的补助.......”

    从那一刻起,院长目光在他们这些孩子身上流离闪烁的目光成为他心中深刻的记忆。

    那一天之后,院长变了,他们四个过了10岁的孩子每天都会承受远超他们年龄范围的劳动,而那些弟弟妹妹面色担忧的想过来帮忙时又会遭受到院长的呵斥。

    当时的他以为这段岁月是作为哥哥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虽然累,但他有着动力支持着他。

    直到那一天的来临,几对从远方而来,或是高贵,或是朴素的夫妇来到了这家孤儿院,意图是想在这领养几个孩子,恰好,是四对夫妇,正对着他们这四个过了10岁的孩子,院长毫不迟疑的将他们带了出来,脸上满是欣喜之色,苍老满是褶子和茧子的手掌为他们忙活着端茶倒水。

    当时的他活泼好动、精灵古怪的可爱形象瞬间招的了四对夫妇的喜欢,但当时恋家的他见结果不能改变后,便是哭着抱住离这里最近的那对夫妇。

    那对夫妇是农村人,他们与其他开着轿车的人不同,他们坐着一头老黄牛拉的牛车,慢慢而行。

    在当天,他和其他三个小伙伴就被这四对夫妇带走了,离别总是伤感的,他们挥着泪,紧紧拽着对方的手,不想分开,但最终还是被分开,带走。

    那天,他坐在那个冰凉的牛车上,遥望着各自不同方向行驶而去的三辆车,他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命运改变了。

    坐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天快黑了,他屁股被冻的麻木的走下了车,来到这对夫妇居住的家,伤感又是期待着新生活的发生。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给了陈慕当头一棒,他刚到这个家中,这对养父母就不再是在孤儿院中面目和善的形象,晚饭没吃,直接让他扫地,烧火,搬东西,饭也不会在一起吃,只是给他一个碗让他在厨房吃,这不是家,完全将他当做奴隶使唤,想打便打,想骂就骂。

    被虐待期间,陈慕多次的想要逃跑,但以一个十二岁孩子的身体怎么能斗的过大人,最后甚至被囚禁般关在屋子里。

    这个村子似乎是被遗忘之地,没有混混找茬,没有警察巡逻,甚至没有提醒居民防火安全的警察。

    在这暗无天日的屋子里,没有阳光,唯一的窗户被后建筑而成的下屋给完全遮掩住。

    陈慕在这里,喜欢蜷缩在墙角的角落里,因为眼前一片漆黑,只有真实的触感才能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他的两只手腕处有着一种带有炙热感的疼痛,那个位置是被锁链长期锁住而制成的摩擦,剧烈的疼痛让陈慕眼角有些湿润,他想哭出来,抒发出自己心中的委屈和恐惧,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什么时候会有个尽头他不知道,他想跑,但是看不见希望。

    用力的咬紧了牙关,陈慕用力的向上翻着眼,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那样只会得到那对夫妇的冷嘲热讽,甚至打骂。

    隔壁是带有阳光的屋子,屋子里面居住着那对夫妇,墙壁很厚,但是并不隔音,他们的交谈、怒骂、争吵声总是在陈慕的耳边响起。

    时间在漆黑中流淌而过,虐待、囚禁的时间过了将近两年,陈慕在这度日如年的两年中无数次想要逃跑,却都是失败了,同时还伴随着暴打。

    十四岁的陈慕,因为先天的原因,即使营养跟不上,陈慕的身体虽是瘦弱,但身高却是比拟一般的成年人。

    找到男人不在家的机会,陈慕趁机拽开女人的拉扯,急步逃离开这片他心中的地狱,按着2年前的记忆中大致的方向,躲躲藏藏的走了近一天的时间,终于来到这个让他曾经是家,现在心存怀疑的地方。

    孤儿院的名字还是那个名字,但院子里多了很多陌生的孩子,曾经宛如被遗弃的房子也已经被重建,特殊的霉味也是消散,变得清新,院内铺满泥土的地也是铺上了石板,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尊断了臂的佛像了,同时院子里还拴着几个宠物狗。

    将眼前茂密而又散乱的长发掀起,顶着他如今不适应的阳光,眯着眼睛望去,只见一间宿舍前。带上老花镜的院长一脸慈祥的坐在一个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这群孩子。

    恰在此时,牛的哞叫和蹄子踏地的声音响起,陈慕回头一望,脸色大变,旋即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躲在门口不远处的垃圾堆里。

    将牛车随意的绑在一个木桩上,那对夫妇怒气冲冲的来到陈慕已经陌生的孤儿院,敲响了门铃,在带着老花镜的院长打开门后,质问着陈慕的去处。

    然而让陈慕心寒的是,从听话中可以听出,老院长貌似知道陈慕如今的处境,直接许诺,会找到陈慕,并那个孩子把他送回那对夫妇家,旋即邀请那对夫妇进入屋中等候着找到陈慕,同时还让周围在孤儿院工作的男女寻找陈慕。

    那一刻,陈慕的心凉了,这是他的家么?

    面色煞白的低着头,他躲躲藏藏的离开了这里,迈动着自己颤栗的小腿走向看不见未来的远方。

    ......

    缓缓的睁开双眼,眼中掠过一丝伤感,自言自语道:“或许,你是对的。”

    来源于前身陈慕的执念之一就是不懂为什么院长会抛弃他,为什么不让他回他的家.....

    “哎....”

    带着伤感的情绪,陈慕叹了一口气,旋即将心中燃起烈焰的执念放下,起身走到窗口处,抬起手掌挡在眼前,透着手指的缝隙遥望着挂在天际之上的烈焰。

    第一个家是孤儿院,已经破碎。

    第二个家是陈慕14岁以后待得最久的地方,横店,不过最终的结局似乎是承受了诅咒一般,又一次的破碎了。

    陈慕被赶出了横店。

    那如今赶走他的人走了,他还要回去么?

    陈慕脑海中浮现出当初的场景,那个耻笑不断的身影,和周围以往热情如今漠然嘲讽的目光下,他扛着行礼,费力的保持着傲然的姿态离开。

    陈慕的手掌垂直落在腰间,如星芒般闪烁的眼睛眯了眯,带着淡淡冷意的说道:“既然已经被赶了出来,那里不再是家了。”

    脑海中浮现而过赵丽影、邓朝、孙丽等人亲切的身影,陈慕脸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自顾说道:“现在有的,是家人,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你说呢?茜茜。”

    说着,陈慕侧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睡着还没醒来的茜茜,茜茜自从被电脑机箱的光芒吸引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如今还没醒。

    回身走到床前,陈慕低下身,轻轻的捏了一下茜茜肉呼呼的可爱小脸,俯下头,带着宠溺的微笑轻轻的亲了一口。

    茜茜似乎在睡梦中有所感觉,吧嗒吧嗒了下红润的樱桃小嘴,转过头,继续睡。

    被茜茜可爱动作萌到的陈慕不禁失笑出声,旋即给茜茜盖好被子后,迎着璀璨的阳光走到窗前。

    陈慕面带着微微的笑笑容,仰起头,看着远方高空下被铺满金芒的大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平静说道:“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如果再有人想毁掉我的家,我将倾尽所有,在所不惜。”

    陈慕眼中露出隐藏已久的锋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