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慕的女儿是谁的?”

    “陈慕的女儿由陈慕乱搞所生。”

    “陈慕的女儿母亲是某夜店女郎。”

    “陈慕的女儿是孤儿。”

    “......”

    无数条帖子在各个网站上出现,很快的横浮在网站首页上。

    微薄的热搜上,关于这种消息的话题以很快的速度进入前一百。

    正在流窜在微薄各个角落的陈慕自然也是看到了,眸子中掠过一抹杀气,嘴角牵起一丝冰冷,心中自语道:“不知死活,你会付出你难以承受的代价。”

    泛着青白色的手指用力的将手机屏幕关掉,陈慕的眼角变得狰狞可怕,茜茜在这个世上就是他的死角,如今有人拿他当棋子不说,还拿伤害茜茜当筹码,陈慕不能忍。

    但现在只能忍。

    看见陈慕不对劲的面色,赵丽影和孙丽也是知道网上情况有变,拿起微薄一看,脸色皆是一怒,连孩子也不放过,太过分了。

    “我发微博!”赵丽影的美眸中满是怒火,茜茜现在也是她的干女儿,干女儿这么被人欺负,她不能忍。

    一直沉默的陈慕猛地出声,脸上满是严肃,说道:“不用!”

    对方在知道陈慕和赵丽影等人关系的情况下出手,身后必然也会得到一些明星的支持,一旦赵丽影等人出手,另一方面势必不会落后,这盘大棋也会成为快棋。

    况且......

    陈慕眯了眯闪烁着寒光的眼睛。

    自家闺女受人欺负了,自己个当亲爹的不亲自给讨回来,怎么当爹的。

    陈慕有力的握着凳子的把手,手背的青筋蓬勃而出,心中翻涌着强烈的怒气,暗暗咬牙,狠声道:“你最自信的不是人心的掌控么,我就先从你最自信的点打败你,然后让你一无所有...”

    陈慕强忍着怒气,等待个机会的时候。

    网上的议论再度围绕在陈慕和茜茜的身上。

    “额,陈慕的口味很重啊,某夜店女郎。”

    “陈慕长得挺帅的啊,找那种女人干什么?”

    “现在这年头,什么人都有,看开了。”

    “还能说什么,贵圈真乱。”

    “他女儿,呵呵哒!”

    “话说,陈慕女儿他妈到底是谁啊!”

    “鬼知道,反正不是啥好玩意。”

    “可能有个什么狗血剧情。”

    “你想多了,又不是电视剧。”

    “有没有可能出意外,死掉了。”

    “.......”

    华夏首都某地,那间高贵豪华的房间,那道神秘的身影手搭在沙发背上,看着手机上的帖子,脸上尽显玩味的笑容。

    手指滑动,从相册中找到陈慕和茜茜两人在杭州尽显父女亲情的照片,轻轻抚了一下茜茜的脸,淡淡的说道:“一步好棋。”

    拿起手机拨通过去一个电话,那道身影带着压抑的气势,说道:“查到陈慕女儿的妈妈是谁了么?”

    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有些凝重,说道:“老大,事情有点麻烦,这个人一点线索都没有,偶尔有一点的线索也是断的。”

    神秘身影微微一顿,眼中掠过一道光芒,说道:“能查到是谁弄断的么?”

    “我查查。”那道声音瞬间回道,片刻后,带着失落的情绪,说道:“老大,查不出来,越查越跟没有这个人一般。”

    “嗯?”终于,神秘身影的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思索了一下,果断说道:“接着查,第一个棋子必须发挥最大的作用。”

    “老大,查不到啊!”那道声音有些苦涩,线索都是断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神秘身影眼中掠过智慧的光芒,沉默一会儿,说道:“我不信一点线索都没有,你们一组都去查,哪怕是断的线索也给我查出来,把那些线索合在一起,把她给我找出来。”

    感受到神秘身影的决心,那道声音一咬牙,说道:“知道了,老大。”

    “我再说一遍,我这一步棋的作用必须全部发挥出来。”神秘身影淡然的声音中掺杂着浓厚的压力。

    “是!”

    那家火锅店的包房中,陈慕手指翻动着各个网页上的帖子,目光中也充满了凝重,好强的布局能力和制造谬论的掌控力,至今还是没有破绽。

    翻阅着屏幕,陈慕的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忽的,手机一震,屏幕上出现一个通话界面。

    看到上面的名字,陈慕眼睛一亮,瞬间接通,说道:“陆导,我...”

    “陈慕,你先听我说。”干脆利落的打断陈慕的话,陆皓的声音满是凝重的说道:“对方不是首都电视台的副台长,袁浩,我刚才和他打过电话,他现在国外和一个足球比赛洽谈,出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那是谁?”陈慕眉头一皱,他和陆皓锁定的目标就是袁浩,他这个人一方面有很强的上进心,另一方面又进修过心理学,应该是别无他人了啊!

    “刚才网上的事情我也关注了。”陆皓的声音凝重到有着难以置信,说道:“对方强硬的手段不符合袁浩的性格,袁浩是徐徐渐进,而这个人的侵略能力很强,说明他有很强的自信和好强心,而且网络上的事情不仅找了水军,还整理有序,应该是一个团队。”

    陈慕心中一震,眼中满是惊骇,说道:“那能是谁?”

    陆皓有着紧张的舒出一口气,缓缓说道:“上面的人。”

    陈慕怔了怔,喃喃道:“上面,电视台的上面,你说的是...”

    陆皓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就是了,如果这样,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袁浩去国外是个局,来干扰人的视线,我是这个棋局的第一个思路,而你是这个棋局第一个棋子。”

    陈慕的眉头蹙紧,有些不解的说道:“为什么我会是棋子。”

    陆皓苦笑一声,说道:“你的一切资料恐怕是早已放在他的桌子上了,看上的可能就是你的人际关系吧!”

    陈慕眼睛一眯,声音恢复了平静,说道:“以人为棋,我还想着谁有这么大的野心呢,搞半天还真有这本事,玩的够大啊!”

    陆皓有着担忧的嘱咐道:“你最近干什么都小心点,别让抓到把柄。”

    陈慕点了点头,说道:“陆导,你也小心点。”

    “嗯,我处理一下事情,先挂了!”陆皓说道。

    “嗯!”

    通话结束后,陈慕对着赵丽影和孙丽说道:“小影,丽姐,这事情有些不简单,你们先别出手,等我找个破绽。”

    孙丽眉头一皱,陈慕和陆皓的通话她听的不全,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陈慕随手一指,说道:“上面的人。”

    “上面!”孙丽和赵丽影脸色一凝,说道。

    “嗯!”

    说完后,陈慕再一次捋着昨天到今天的事,仔细琢磨着,好半晌,陈慕才琢磨出一丝门道来,淡淡一笑,眼中的光芒四射,心中喃喃道:“心理学上有一个病,强迫症,不知道你注没注意到。”

    这么欺负他们父女俩,陈慕不可能因为对方的身份就放弃想法,就算是天王老子,只要有机会,也要拽下来揍一顿再说有的没的。

    国内这边陈慕陷入一盘棋局,苦苦思索在打开充满迷雾的局面。

    在国外,乘着黑夜的繁星,灯光的照耀下一望无边的草原上,一个带着白帽子,帽檐下的头发中掺杂着少许花白的男人手持着高尔夫球杆,凭着感觉和经验,一杆挥出。

    高尔夫球飞起到天空中,中年男人眯着眼睛平静的看着球飞行的轨迹,面色丝毫不变。

    “老爷。”一道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中年男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岁数颇大的老人拿着响动着铃声的手机走了过来。

    “什么事?”中年男人拿起毛巾擦擦手,淡淡的问道。

    “老爷,国内的电话。”老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中年男人面前,将手机递了过去。

    “国内。”中年男人挺直的眉毛一皱,伸手接过电话,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电话中传来一声恭敬的声音,说道:

    “老爷,国内有人在查小姐的资料。”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