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年男人身上猛地涌出一股庞大的气场,淡淡的问道:“怎么回事?”

    似乎隔着海岸的距离也感受到这股压力,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有着卑微的说道:“老爷,是因为陈慕和他女儿的事,所以有人查小姐。”

    “陈慕的事...”中年男人眼睛一眯,将高尔夫球杆放到一旁,遥望着华夏的方向,仿佛隔着海峡能够看到一般,声音有些寒意的说道:“是陈慕透露出去的么?”

    “不是!”那道声音急忙解释道,旋即有着犹豫的说道:“是有人拿陈馨来引出小姐的事,来针对陈慕,达成某种目的。”

    中年男子抬手摘下帽子,皎洁的月光倾落下来,照亮了中年男子英俊犹存的脸庞。

    中年男子悄无声息的坐在靠椅上,空气中一片静寂。

    “什么目的?”半晌后,中年男人揉了揉眉心,平静的问道。

    “目的不明确,对方在国内的实力很强,而且还有电脑的高手,我们查不出来。”那道声音解释道。

    “那怎么利用的安欣。”中年男子追问道。

    那道声音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说。

    中年男子感觉不对劲,冷声道:“快说!”

    那道声音的主人头皮一凉,脱口而出,说道“他们把小姐形容成夜店女郎...夜...郎。”

    远在国内的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抬起手掌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嘴,特么的,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无视掉那边的巴掌声,中年男人脸色徒然一变,极为难看,眼中满是狰狞的神色,冷冷的说道:“真有胆,给我查出来是谁,必须让他为这话付出代价。”

    远在国内微胖的中年男子面色一苦,他也想查啊,奈何实力不够啊!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难处,中年男子的情绪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去找菲勒解决,你配合他吧!”

    “知道了,老爷。”远在国内的微胖中年男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淡淡的问道:“陈慕和陈馨现在怎么样?”

    “姑爷和...”

    “嗯?”中年男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发出一声鼻音。

    国内的微胖中年男人赶忙改口说道:“陈慕和陈馨以前四年一直窝在家里,我以前去过,当时的陈慕生活状态很糟糕,跟一个病人一样。”

    中年男人打断道:“我说的是现在。”

    “啊啊,现在过得挺好的,陈慕中了一个宝马的价值五百多万的跑车和500万的彩票大奖,而且已经踏入了娱乐圈,参加了国内最火热的综艺奔跑吧兄弟,还有......”国内的微胖中年男人急忙说道。

    “行了,知道了。”中年男人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话,转而挂断了电话。

    五百万、跑车、重新踏入娱乐圈,中年男人仅是一想而过,浑不在意。

    平淡的目光望着前方在深夜中一盏盏灯光照耀的平原,中年男人的声音微微有些变化,淡淡的说道:“我安建华的女儿又岂是你们随便造谣的。”

    转而,安建华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说道:“菲勒。”

    电话另一边,在一间灯红酒绿的酒吧中,一个美国白人陪着几名身材火辣衣服暴露的女人凑在一起,扭动身躯时占尽了便宜,顿时引得对方似是似非的娇嗔,美国白人哈哈大笑一声,旋即注意力落在手机上,赶忙凑了过去,亲切而又热情的说道:“你好,安老板。”

    对电话另一边糜乱的声音,安建华直接无视掉,平静的说道:“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件事情。”

    菲勒脸色一凝,说道:“安老板,等我一下。”旋即放下手机,对几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亲热的来了个告别之吻,拜了拜手,似乎有着不舍的说道:“美丽的姑娘,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几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崛起烈焰般的红唇,送给了菲勒一个飞吻。

    菲勒似乎承受不住一样,捂着心脏一步步退出了酒吧。

    当出了酒吧之后,菲勒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对着手机热情的说道:“安老板,你可以说了。”

    “我需要你在华夏找到一个帖子的位置。”安建华丝毫没有等待的火气,平静的说道。

    而另一边,听见安建华的要求,菲勒睁大了眼睛,激动的喊道:“What,华夏, no no no,安老板,你是想害死我么?华夏是雇佣兵和黑客的禁地,你疯了么?非常抱歉,我帮不了你。”

    说着,菲特就要挂断电话,虽然这份钱他也想挣,但华夏这个地方还是太过危险了。

    安建华没有受到菲特的形象,依旧平静的说道:“你只是为我调查事情,华夏如果出手,我有理由解释。”

    菲勒动作一僵,瞬间心动了,问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安建华淡淡一笑,说道:“稍后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和他联系。”

    菲勒很爽快的答应了,兴奋的说道:“OK OK,安老板,我很喜欢你。”

    安建华淡然一笑,说道:“事情完成以后,我会让你更加喜欢的。”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闭上眼,靠在椅子上。

    身后的老人见此,绕到安建华的身后动作轻缓的为他按摩着肩膀,有着犹豫的说道:“老爷,小姐她想....”

    “嗯?”安建华闭着眼发出一道鼻音。

    老人见状无奈一叹,不再言语。

    美国一家酒吧前的菲勒两眼放光的舔了舔嘴唇,拿起手机,跑着回到自己的家,他似乎已经看见到眼前全部都是钱。

    国内

    首都的那间房间内,神秘身影的手掌抚着桌上带着一丝温热的杯子,脸上掠过凝重之色,自从知道有人把陈慕女儿的妈妈线索切断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心里作用么?”对于心理学研究渗透的他不相信有什么灵异的感觉,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分析的。

    恰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神秘身影皱着眉接听,电话另一边传来的声音使他面色大变。

    “老大,我们查着查着有个高手出现了,我们的水平和对方差太多了。”

    神秘身影脸色一变,第一次感觉把陈慕当成第一个棋子是个错误。

    电话另一边声音一顿,抿了抿嘴唇,有着绝望的说道:“老大,我们组废了,电脑被黑了。”

    神秘身影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眼中光芒闪烁,绞尽脑汁,想着办法。

    国内这边被吓了一跳,国外一间全是电脑的房间内,菲勒也被吓了一跳,直接给安建华打了过去,哆哆嗦嗦的说道:“安老板,你让我查的,有点太大了吧!”

    “什么大了?”安建华在老人的按摩下,闭着眼,淡淡的说道。

    “对方的地址是...”菲勒有着勉强的说道。

    安建华眉头一皱,睁开闪着锐光的眼睛,平静的说道:“知道了,那就温和一些,警告一番就行了。”

    “这还接着干啊!”菲勒有些想退缩了。

    “嗯?”安建华发出一道鼻音。

    菲勒身体一颤,勉为其难的说道:“好吧!”

    说完,菲勒重新坐在电脑前,在屏幕的白光下,微微一叹,双手以极快的速度打出一行字,然后发了出去。

    与此同时,首都那个房间内,神秘身影的手机屏幕上,浮出一个未知的对话框,上面写着:

    “到此结束,不然后果很严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