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那个疤痕
    徐风带着凉凉的感觉划过,天际的那一轮弧度上,绚丽的阳光普洒下来。

    地面上,宛若直入天际的大厦林立,水波粼粼的水面仰望着天际的白云蓝天,笔画勾勒出流动的画面,自然、创造的美仿佛永恒一般守恒存在时间长河里。

    都市的道路上,静静立在道路边缘经历过风吹雨打仍然坚持挺立在那里的树木,在清风的抚动下,它颤了颤树梢,曾顽强抵抗的枝叶后续乏力的倾落下来,划出一道绚丽的色彩在风中飘扬到远方,穿过变化交错的交通,路过行人的发梢,最后消失在无人注视的角落里,任由灰尘在时光中腐蚀着它,消失在这个世界......

    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上,挽着手的情侣、时尚的俊男靓女、衣衫冠整的行业精英,各形各色。

    商业街的角角落落里,一个仿佛与之世界格格不入的身影扛着老旧的红蓝格子行李袋一步一步艰辛的路过这些成功人士,在他们异样的目光下她面带着淳朴的笑容,干净朴素的左脸上有些一个明显的疤痕,那似乎是一道划伤因为没有尽早的治疗而留下的伤疤。

    她似乎对格子颇为钟爱,杂乱的头发上带着一个年代久远的格子色的蝴蝶节,它似乎对这个主人来说有些特别的意义,哪怕是它有些地方的布料破损了,但它却被清理的比她身上任何的地方都要干净。

    她穿戴着的都是便宜而又实用的衣服和裤子,上面有着清晰的灰迹,在阳光下,例如衣袖、肘尖等一些位置因为经常的摩擦而反射着光芒。

    走在大街上,她鞋尖微微有些开胶布料磨损掉漆的鞋子传出‘踏踏踏’的声音。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高人一等的蔑视,商业街上的其他人路过她时,都绕开身子走过,似乎她的身上有着很难闻的味道。

    她对他人的异样表现不以为意,左瞧右看的就如同刘姥姥刚进贾府时的样子。

    “真好看!”

    看着前方的高楼大厦,她蹲坐在大路边,丝毫没有形象可言,将行李袋放在一旁的地上,发出‘彭’的一声沉闷之声。

    伸出一双饱受操劳的双手,揉了揉饿扁了的肚子,打开一旁的红蓝格子行李袋,从里面拿出一袋白面馒头和一瓶沉淀出黄色水渍的大瓶矿泉水,里面装的是她在农村的大井里接的自来水,清凉而又甘甜。

    张大嘴巴,猛地咬了一口馒头,她的眉头因为太过难咽而皱在一起,抬起矿泉水瓶子,大口喝了一口水,将噎在喉咙的馒头咽了下去。

    就这样,一口馒头一口水,她填饱了肚子,站起身,目光忍不住的看向远方地大物博的一所大学,她抿了抿嘴唇,朴素平凡的眼睛里掠过一抹失落的色彩,旋即咧嘴一笑,又似是乐天派一样了无烦恼的开心一笑。

    “出发!”

    填饱肚子之后,她怕打怕打粘在裤子上的灰尘,扛起行李袋,淳朴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店铺。

    “那里!”

    她的目光微微亮起,看到远处一家饭馆门口贴着一个招服务员的帖子,露出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走了进去。

    “你好,几位。”

    走进以后,在收银台后的那个中年女人异样的目光下,她摇了摇头,将行李袋放在脚边,说道:“你好,我看外面有招服务员的告示,想问一下,你们还招人么?”

    中年女人上下打量一下她的形象,旋即礼貌的一笑,说道:“我们人已经招满了,外面的招人信息忘记摘下来了!”

    “那好吧,谢谢你。”她有些可惜的叹息一声,对中年女人道谢以后,再度扛起厚重的行李袋走出了饭店。

    待她走出去以后,中年女人重新将目光落在身前的账单上,这种事情对她来说似乎只是一个插曲。

    从饭店走出来的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样子,她没有失落,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是带着开心的笑容,显得傻傻的,却又带着无比的倔强。

    “滴滴...”

    “甩卖甩卖了,今日清空,一件不留,亏本甩卖了啊!”

    吵杂的声音不断的在她耳边响起,有时声若洪钟的喇叭声响起会给她吓得一跳。

    慢慢的,好奇的心性逐渐消散,一种与周围人与世隔绝的孤寂之感在她心底浮起,满是怆然。

    又是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多远,她走进一个公园里,坐在长椅上,将肩上的那个负担行李袋放在地上,疲惫的双腿蜷缩在胸前,干净的下巴搭在手上,眼中的光芒渐渐失神,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后,一声低不可闻的喃喃声,在她口中传出:“哥哥,你在哪!”

    抬头望着眼前那附在花捎树枝上彰显着生机盎然的绿色,她嘴角噙着一抹难以明味的笑容。

    微风拂过,似乎迷了眼。

    眼皮颤动间,眼前的光景变迁,光鲜亮丽、美轮美奂的景色迅速破落。

    漫天皑皑白雪,一望无际的白色世界,寒风刺骨的冷风在吹着,一个小男孩背着沾着白雪的树枝弯着腰,通红而又冻得发皱的小手在白雪地中翻动着,时不时对着手心手背吐出一道白气,用力的挫动。

    他找着找着回过了头,清瘦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担忧,背靠着明媚而又刺眼的阳光跑了过来,那阳光下的小男孩是那么的刺眼......

    她嘴角抿了抿,勤劳的手掌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那里有些湿润。

    歇息了一会儿,她又坚强的扛着行李袋,踏上为自己生活而奔波的路程。

    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打拼出一片世界,找到自己的哥哥,那是她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梦想,也是她力量的根源,如果没有这个梦想支撑着她,或许她早已成为世界中的一点尘埃,泯灭于花花世界。

    风抚过她的长发,让她干枯杂乱的长发随着风在飘扬,露出她朴实无华却又无比坚韧的眼睛。

    走着走着,她累了,不只是身体上的劳累,也是心灵上常年以来孤寂的劳累,她想靠在一个没有人休息的角落里,就那么休息着,慢慢的、永远的闭上眼。

    远处,五个高低不同、大小不一的身影缓缓走过。

    “等一下。”

    目光不经意间看见角落里蜷缩露出大腿、胳膊和行李袋的身影,陈慕叫停下林可可、刘嫣、李玲,抱着茜茜走了过去。

    “怎么了?”刘嫣看着侧过头的陈慕,说道。

    “没事,我去看看。”陈慕对刘嫣微微一笑,走到那个身影身边,是个女孩子!

    陈慕仔细的观察一下她的面貌,年龄并不大,也就十八岁左右,最多不过二十。

    不过这个脸色......

    陈慕眉头一蹙,轻轻的推动了一下她的身躯,说道:“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嗯?”

    似乎是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过来,她皱了一下眉,缓缓的睁开眼睛,旋即愣住了,看着眼前如刀削一般俊秀的脸庞,不禁出声:“真好看!”

    额......

    陈慕不知作何反应,最后只能摇头一笑,看着她说道:“你生病了么?还是没注意好!”

    “我没生病!”她急忙摇头,她最怕的就是生病了,那样的话会花很多钱来治病,而她没有钱,钱要攒着找哥哥!

    “好吧!”陈慕无奈一笑,劝导道:“你应该多吃一些带营养的东西,你的身体现在应该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变得虚弱,刚才你应该就是差点昏了过去。”

    “不会,我很能吃的,我一顿能吃五个大馒头。”察觉到眼前的帅气男子对她并没有恶意,她朴实的一笑,真诚的说道。

    “这跟吃多少的馒头没关系,你应该吃点别的,例如水果、蔬菜、肉食这些营养价值丰富的食物。”陈慕语气温柔的说道。

    “陈慕,怎么了?”

    这时,满头雾水的刘嫣带着林可可和李玲走了过来,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这位同学应该是营养不良加上轻微的低血糖而昏了过去。”陈慕回过头说道,怎么说他还掌握着一个中级的医疗技能,完全能够分辨出脸色细微的病状。

    “嫣儿,你把茜茜的糖给我一包。”陈慕伸出手,说道。

    “给。”刘嫣翻来小包,将茜茜爱吃的一袋子糖果拿出来交到陈慕的手上。

    陈慕接过以后放在这个女孩的身前,对她善意一笑,说道:“吃吧,这样你能有力气。”

    “谢谢!”她有些羞涩的伸手接过放在自己的嘴里,旋即微微一瞪眼,糖的甜味通过口腔传遍她的全身,令她一瞬间有些失神,上次吃糖果是多少年以前了!

    “好粗糙的手。”微微接触后,陈慕心中自语,旋即目光仔细的看了一下她的外表和身旁满满塞塞的行李袋,猜测道,这应该是一个因为家庭环境困苦而辍学打工的孩子,因为现如今的华夏,这种情况很普遍。

    “姐姐,这是茜茜的糖果哦,好吃么?”拉着陈慕手掌的茜茜抬起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看着靠在角落里的女孩,脆生生的邀功道。

    闻言,陈慕、刘嫣、林可可、李玲都是不禁失笑,这小家伙这么大点就知道抢功了!

    嗯?

    恢复了不少力气的女孩转过头,看着精雕玉琢的茜茜,骤然间紧紧的看着她的眼睛,无声了一瞬后,才笑着说道:“好吃,谢谢你,小朋友。”

    “同学,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有了好的身体才能成功,希望你,加油!”

    陈慕拍了拍茜茜的小脑袋,看着女孩笑着估计道。

    “嗯,谢谢。”女孩也是微微一笑,说道。

    “那么,再见了,同学。”陈慕站起身拉着茜茜对着刘嫣、林可可、李玲说道:“走吧!”

    “嗯!”

    几人转身离去,心中并没有将此当做大事,生活困苦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只是恰巧的关注帮助一下。

    “再见!”

    身后,看着渐渐消失的一行背影,女孩笑着摆了摆手,随即嘴唇抿了抿,轻声说道:“好像啊!”

    她从怀里掏出一张已经缺失了很多色彩整体泛黄的照片,上面零零碎碎的色彩可以看出,这是一脸灿烂笑容的小男孩,他的眼睛和茜茜似乎很像......!

    “遭了,忘记问了!”她懊恼的一拍手,这些人心肠这么好如果见到哥哥的话,应该是会告诉我的吧,但她又不敢确定。

    发出一声叹息后,她再一次扛着行李袋,缓缓行过,漫无目的的消失在人群中。

    城市的道路上,林可可欢声笑语的在前面走着,时而温声细语,时而粗狂无比,步伐时而猫步,时而大刀阔斧,完全的活跃起气氛,就像是一个活宝一样。

    “可可,你能不能休息一下,注意一下你的女神形象。”终于,被林可可弄得忍无可忍的刘嫣俏脸有些通红的出声了。

    李玲就如同一个大姐姐一样看着林可可,林可可根本生不起玩闹的心思,而陈慕,本来林可可以前打算调戏一番的,不过现在是她的师父,被训了一上午,她还哪敢再嘚瑟,无奈之下,只能是骚扰刘嫣,隔一会儿就偷袭一下,弄得刘嫣苦不堪言。

    其实,闹也就算了,主要是身旁路过的人总是回头看几眼,弄得刘嫣就很尴尬,反而林可可没心没肺的笑着。

    对此,林可可很大方的解释道:“我们长得好看,他们看看有什么不对么?”

    理由很强硬,我无言以对,只是后悔交了这么的一个闺蜜,刘嫣满心的无奈。

    “你是林可可么?”这时,一个带着眼睛的年轻男孩跑了过来,惊喜的看着林可可,说道。

    林可可眼睛一亮,心情雀跃,这是我的粉丝么?不过还是要矜持一下,林可可淡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我,哈哈...”最后实在板不住了!

    果然,应林可可所想,这是她的粉丝。

    “林可可,我是你的粉丝,超爱听你的歌,你能给我个签名和合照么?”带着眼睛的男生脸色因为激动和紧张有些通红的说道。

    “好啊!”林可可干脆的答应么!

    帮助这唯一的粉丝完成愿望后,林可可干咳一声,保持着女神的样子,准备迎接下一个粉丝。

    猜测出林可可想法的刘嫣有些头痛的抚了一下头,低声说道:“女神经!”

    林可可和刘嫣身后的李玲看向安静抱着茜茜的陈慕,说道:“陈慕?”

    嗯?

    听见叫声的陈慕侧过头,看向李玲,说道:“怎么了?玲姐在担心他们么?”

    陈慕说的是梦想工作室其他的人,吃完饭以后,因为考虑到他们的工作太过辛苦了,所以林可可请客掏钱让他们出去尽情娱乐了,今天的梦想工作室只剩下他们四大一小了!

    李玲摇了摇头,那群人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担心,说道:“没,只是......!”

    没等她说完,等待粉丝半晌还没有出现的林可可走了过来,打断李玲的话,炫耀道:“师父,你看见没有,我刚才有粉丝找我签名了!”

    陈慕抬了一眼,淡淡的说道:“哦,厉害!”

    显然,对陈慕敷衍的回答,林可可并不满意,若有所指的说道:“师父,那什么,某人的粉丝呢?”

    闻言,陈慕终于认真的看着嘚瑟的林可可,淡淡的说道:“你师父如果自己暴露身份的话,你能被虐的连渣都不剩,出都出不去。”

    “我不信!”

    林可可摇了摇头,忽的有些期待的说道:“要不,试试?”

    “回去练歌,别玩了!”

    对于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林可可,陈慕无奈了,直接拿出杀手锏。

    林可可秒怂,低下头,说道:“师父,我知道错了!”

    “晚了!”陈慕丝毫不给机会,说道。

    林可可委屈的皱了皱嘴巴,无奈的服从了命运,整个人陷入情绪的失落中无法自拔。

    “慕哥,你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安静!”刘嫣在林可可安静以后,看着陈慕,说道。

    “没什么!”

    陈慕对着刘嫣释然的微微一笑,旋即回过头,将怀里的茜茜将上提了一下,脑海中想起那个女孩的脸,或者可以说是脸上的那个疤痕,眉头微微蹙起,心中喃喃自语:

    “好眼熟啊,是在哪里见过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