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猩红的眼睛
    漆黑的夜里,小区里面的家犬皆是瞬间起身,发出吼声,似乎他们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卧室内,随着枪响的刹那之间,陈慕脑海中一直沉默的系统此时猛地迸发出猩红的光芒,宛如水波般的涟漪绽放开来,弥漫在陈慕的脑海中。

    同时响起的还有着系统急促的声音:“寄主当前危险等级:红级,系统启动防护措施,系统全能模式启动,寄主当前力量:100点、速度:100、耐力:100、体质:100、反应:100

    (注:正常人体各项平均属性数值为10点。)

    应急保护寄主措施启动。

    技能觉醒,锁定:生存技能(荒级)、武装机械技能(世界级)、综合格斗(武圣级)

    技能觉醒,保护寄主。”

    现实空间中,枪的余音在陈慕耳边响起,在那霎那间,陈慕的耳朵微微抖动,视线内的一切仿佛都变的慢了一般,两只警犬迈动的四肢似乎犹如乌龟一般。

    让人心底一凉的危机在陈慕心中升起,陈慕下意识的一移动脚步,旋即犹如光速一般,出现在茜茜的床边。

    因速度过快而导致陈慕眼前的刘海还在飘动,陈慕抬头一看,原本如星芒般璀璨的眸子此时充满了猩红的血色,黑红的瞳孔中映出一块屏幕的轮廓在转动着。

    两只警犬冲过来的威武身姿在陈慕猩红的眼底浮现,陈慕眼中杀意暴涌而出,速度如电掣般伸出双臂,青筋暴起的双手紧紧的扣着两只警犬的喉咙。

    虽然陈慕的手掌对于警犬来说并不大,但在此时,却是似乎拥有一种魔力一般,令它们的身躯渐渐变得无力而颤抖,似乎死神即将要夺走它们的生命。

    “陈慕,放下警犬。”

    张队咽了一口口水,手持着手枪指着陈慕,同时那两名缉毒警察也掏出手枪指着陈慕,面色惊骇。

    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间两只警犬就在陈慕的手中。

    陈慕测过头,猩红的眼睛看着张队和那两名缉毒警察手中的手枪,青筋暴起的手掌紧了紧,顿时间,被陈慕掐着喉咙的两只警犬发出哀鸣的声音,灵动的眼睛里充满了人性化的绝望,弥漫着灰白之色。

    “陈慕,放下他们。”两名缉毒警察看着日夜陪伴他们的警犬身躯在慢慢无力的颤抖,顿时知道警犬的生命即将陷入灭亡,不由着急的喊道。

    黑夜的微风从客厅来着的窗户吹了进来,将床边的窗帘吹出一道缝隙,月光透过缝隙直照下来,将陈慕猩红的眸子显露在张队四人的眼中。

    这是什么眼睛!

    张队、龙晓婷、两名缉毒警察看着陈慕的眼睛,心中一颤,一种即将死亡的恐惧笼罩在他们的心灵上。

    “妖...妖...”一名缉毒警察吓得颤着嘴唇喃喃道,他的四肢也在因为恐惧而在颤抖。

    “警告,危险等级:红级,寄主尽快解决危机,解决危机,解决危机......”系统重复的声音反复在陈慕耳边响起。

    一种类似扫描仪的纹路猛地出现在陈慕此时猩红的眼睛里,线路流动,最终锁定在张队和那两名缉毒警察手中的手枪上,显示出两个字:危险。

    陈慕猩红的眼睛微微平移,落在眼前即将断气,眼中充满生机凋零的死灰色警犬。

    “嗖!”一阵破空声猛地响起,张队和两名缉毒警察来不及反应,就看见两团巨大的东西出现在眼前。

    “彭!”“彭!”

    取而代之的就是两个沉闷的撞击声。

    墙角,两名缉毒警察瘫坐在那里,埂着脖子,捂着胸前咳嗦了几声,身体无力的靠着墙壁,眼冒金星,头脑发昏。

    勉强的低下头,想看看身前撞上自己的事什么东西。

    只见两只警犬横躺在地上无力的发出呜咽的哀鸣声。

    张队则是看着眼前,脸色大变,陈慕人呢?

    “别动!”冰冷的手掌不知何时攀附上张队的脖子,他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磁性声音。

    “咕噜...”

    张队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一种无力的恐惧感在他眼底升起,身体僵硬,没有一丝的反抗能力。

    陈慕猩红的眼睛一移,落在张队手中紧握的手枪上,旋即一皱眉头,直接将其打到一边。

    旋即掐住张队的脖子,将他扔到两名缉毒警察的身上。

    两名缉毒警察只感觉眼前一黑,下一瞬间,五脏六腑都传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陈慕脚步平缓的走到三人面前,猩红的眼睛看着两只发出低声哀鸣的警犬,有些疑惑的说道:“居然还没死?”

    旋即仿佛就像要踩死一个蚂蚁一样,抬起脚,放在其中一只警犬的狗头上,猩红的目光一狠,就要踩下去。

    “不要!”勉强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张队和两名缉毒警察瞳孔一缩,和龙晓婷一齐绝望的喊道。

    其中一名缉毒警察的眼睛甚至流出泪水,那陪伴了他执行过任务相互依靠、一起吃饭、一起训练的伙伴,此时就要这么死去了么?

    陈慕面色不动,脚微微用力。

    那只警犬的狗头在地面发出摩擦的声音,发出最后凄凉的叫声:“呜......”

    张队和两名缉毒警察挣扎了一下,但他们受伤的身体此时却是无力再动了,只能饱含泪光不忍的闭上上眼睛。

    缉毒大队的功臣就这么要死亡了么?

    龙晓婷也是扑了过来,紧紧的看着地面上对生命绝望的警犬,看着它可怜的眼睛,泪水顺着她的美眸流了下来,尖声喊道:“陈慕,不要。”

    “爸爸!”

    恰在此时,茜茜迷糊的睁开了大眼睛,看着陈慕,带着起床气的奶声奶气叫道。

    陈慕下落的脚掌一停,侧过头,看着被吵醒的茜茜,径直的走了过去,柔声说道:“对不起,茜茜,爸爸吵醒你了!”

    “唔...”茜茜眯着眼睛,撅着小嘴往前一扑,声音模糊的说道:“爸爸,你在干什么啊,声音好大呀!”

    “没事......”陈慕揉了揉茜茜的小脑袋,温柔一笑,旋即耳朵一动,说道:“那位警官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着捡起手枪,因为我现在不喜欢有威胁我的东西在别人的手里,可能我会让他~消~失。”

    想着捡起手枪的一名缉毒警察身体一颤,旋即犹豫了一下,缩了回去,挣扎的咳嗦几声,爬走到那个被陈慕险些踩死的警犬身边,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有些颤抖的揉着它的头,颤声道:“闪电,你怎么样,疼么?”

    那只警犬生命力顽强的转过头,无力的哽咽几声:“呜呜呜...”

    “很疼啊!”那名缉毒警察抚顺了一下它的脑袋,跟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睛通红的道歉道:“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

    “呜呜呜...”那只警犬勉强抬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缉毒警察的手,下一瞬间又是无力收了回去,挣扎的想要站起来,但又是不堪重负的倒了下去。

    “爸爸,这群叔叔和姐姐是谁啊?咦,姐姐,茜茜见过你。”茜茜此时也恢复了一些精神,从陈慕怀里抬起小脑袋,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看着门口墙角处的张队几人和站在不远处的龙晓婷。

    龙晓婷勉强一笑,看着陈慕不知该如何反应。

    “陈慕,你即使把我们给杀了,也洗脱不了你触犯法律的罪证,我劝你还是跟我们回警局自首,毕竟吸毒只是进戒毒所而已,你犯不着有如此过激的反应,咳咳...”张队勉强的站起身,捂着胸膛,痛苦的说道。

    陈慕回过头,猩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淡漠,说道:“我刚才只是自卫,你们养的狗要咬我女儿,还不让我反抗么?难道亲眼看着我女儿被狗咬死么?还有,你开枪是什么意思,是想击毙我么?”

    陈慕的眼睛微微眯起,翻涌的杀意在眼中浮动。

    “不可能,我们的警犬经过严格的训练,而且加上它品种的特性,它们两个是不咬人的,一定是这个屋子里藏有毒品。”那名**着躺在地上警犬的缉毒警察闻言抬起头,眼睛通红的说道。

    陈慕嗤笑一声,淡漠的目光扫过两名缉毒警察,说道:“我现在怀疑你们两个是故意找上门来找我麻烦的了,损坏我家的物品还放狗要咬我女儿,我看今天你们就别出这个屋子了!”

    愤怒的情绪加上似乎举世无双的力量让陈慕的理智逐渐消散,对这两名缉毒警察动了杀心。

    两名缉毒警察脸色一变,绝望在心中浮现而出,凭借陈慕刚才的能力,似乎今晚可能就在这里殉职了!

    “陈慕,别冲动。”龙晓婷脸色大变,走到两个缉毒警察的身前,焦急的说道:“陈慕,他们没有撒谎,这两只警犬的品种是拉布拉多犬,他们的是性格最温顺,最聪明的犬种,全球根本没有拉布拉多犬伤人的事件,而且经过警方的培训,它更不可能咬你的女儿!”

    “不可能!”

    陈慕摇了摇头,相信自己的判断,说道:“我不会将我女儿的姓名交到一个什么犬上。”

    这时,那两名缉毒警察感觉身为警察的尊严受到了践踏,挣扎着站起身,眼睛通红的说道:“陈先生,首先我们要为刚才对您家中物品的破坏表达歉意!”

    两名缉毒警察忍着五脏六腑的痛苦对着陈慕躬身道歉。

    旋即起身看着陈慕,说道:“陈先生,我们这两只警犬都曾是缉毒行动的功臣,我们相信我们警方的犬,就像是相信自己的性命,如果它们两个真的是要咬你的女儿,我们两个不用您动手,自愿脱下这身警服,而且你叫我们干什么,我们绝对不说反对的话。”

    见状,陈慕心中的杀意渐渐的消散,说道:“我怎么信你!”

    和名为闪电的警犬合作的缉毒警察眼睛通红的看了无力哽咽的闪电一眼,抬头看着陈慕说道:“陈先生,你一直否认你藏毒的事情,但我相信我们警方的犬不会出错,现在闪电的伤势也不能动了,你让你的女儿让它嗅一下,根据它的表现,我们就能推测出你女儿身上到底有没有毒品。”

    陈慕猩红的目光看了他半晌,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说罢,抱着茜茜走到那个闪电身前。

    见状,张队、龙晓婷、两名缉毒警察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被陈慕抱到地上的茜茜眨着充满灵性的大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闪电,蹲下身子,奶声奶气的说道:“大狗狗,你好漂亮啊,但你为什么躺在地上啊!”

    闪电勉强的抬起头,对着茜茜嗅了嗅,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顿时,期待闪电能嗅到毒品味道的两名缉毒警察眉头一皱,闪电的反应似乎不对啊!

    陈慕也是一脸警惕,右腿绷紧了,一旦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陈慕随时准备踩死。

    陈慕警惕的事并没有发生。

    茜茜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伸出了小手,摸了摸闪电的头,闪电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茜茜的小手,发出脆弱的“呜呜...”声。

    与此同时,另一只警犬也挣扎着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在陈慕警惕的目光下,伸出舌头舔了舔茜茜另一只小手,搭拉着的耳朵蹭着茜茜的衣服,哈哧哈哧的吐着舌头,引得茜茜一阵清脆的笑声,似乎在.......

    张队、龙晓婷、两名缉毒警察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住了。

    “闪电它们两个这是想找她玩?”两名缉毒警察对视了一眼,两只警犬的表现并不是寻找到毒品了,而是找到了玩伴的样子。

    “陈先生,麻烦你再配合我们一下。”两名缉毒警察对视一眼,一咬牙,敬职敬责的对着陈慕说道。

    旋即走到两只警犬身边,抱起行动勉强的警犬,指挥道:“嗅!”

    陈慕也没有阻拦,拉着茜茜的小手,静静的看着。

    经过先前的教训,两名缉毒警察的动作无疑是轻柔了很多,一些封密的物品,他们两人也动作小心的没有破坏,只是认真的观摩和仔细的听着声音再加上警犬的嗅觉来断定是否有毒品的存在。

    半晌后,两名缉毒警察抱着受伤的警犬对张队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毒品的痕迹。”

    闻言,张队揉了揉眉心,这下事情不好收场了,麻烦已经来了!

    果然!

    在缉毒警察搜完过后,陈慕侧过头看着张队,淡漠的说道:“现在,应该说一下你开枪的事了!”

    陈慕心中杀意沸腾的就是这一点,这枪声连系统为了救他进行紧急保护了,可见他刚刚的危机是有多么危险。

    “对不起!”张队深吸一口气,道歉道。

    “一句对不起就解决你开枪差点杀害我的事情了么?”陈慕对张队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沉迷在力量之中的陈慕有一瞬间的想法是杀掉眼前这个什么张队,然后带着茜茜远赴海外,凭借他的力量足矣登临世界榜首。

    只不过陈慕忍了了下来,冲动下的决定一直都是不可取的,陈慕用犹存的理智止住了自己的冲动。

    张队低下头,这种事情他自己没有办法过多的解释,枪是他开的,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的枪都开了,如果搜出什么还好,现在没有搜出什么,陈慕如果拿此事告他的话,他一定会脱下这身警服,最后还会进监狱。

    “陈慕,张队曾经是警局的一位神枪手,刚才的情况谁也分不清谁对谁错,即使张队瞄准你,瞄准的部位只是能够阻碍你行动的地方。”龙晓婷看着陈慕解释道。

    “但那也会给我留下一个永不磨灭的伤疤不是么?而且还在我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陈慕撇撇嘴,心生怒气的反问道。

    本不想解释的张队此时犹豫了一下,看着陈慕说道:“陈慕,我刚才并没有对着你的身体开枪,而是对着你身后右侧的位置开的枪,目的是为了阻拦你的活动,不信你可以看窗角下面的枪洞,不过作为一个警察,开枪是我的错,我愿意承受应有的惩罚。”

    张队低下头,做错事就要承受应当承受的后果。

    龙晓婷眼睛一红,也是低下头道歉道:“对不起,陈慕,张队都是为了我才领下这次任务的,我愿意承担后果。”

    陈慕眉头一皱,猩红色的眼睛侧过头寻找到窗台下一个漆黑的枪口,再想到自己刚才身处的位置,这一枪应该是打不到他的。

    “系统,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枪明明打不中我,你却将紧急保护来了!”

    “手枪的射速很快,如果是瞄准寄主的情况下,系统紧急保护开启的时间加上寄主反应的时间大于手枪的射速,所以为寄主的安全,系统开启紧急保护,来保障寄主的安全。”

    “卧槽!”

    陈慕咧咧嘴,有些后怕的埋怨道:“你早说啊,我差点刚刚杀人了,你知不知道!”

    “如若寄主杀人,系统将启动逃亡任务......”

    “行了,行了!”陈慕无语,直接退出脑海中的对话,看着任凭发落的张队说道:“我不会告你,但我会跟你们负责人说一下这件事。”

    “呼....”张队松了一口气,说道:“知道了,现在请陈先生跟我们回趟警局,我们还有一些后续的问题需要了解。”

    “可以。”

    陈慕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要等个人!”

    什么人?

    张队、龙晓婷四人疑惑。

    说曹操曹操到,陈慕这边话音刚落,平淡的脚步声自外向里面传来。

    旋即,一个穿着麻衣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大哥......”看见走进来的中年男人,陈慕挠了挠头,咧嘴一笑,说道。

    来人正是陈慕曾经的救命恩人,后来结拜的大哥:王傲。

    王傲平淡的目光扫了下屋内的场景,在回过头看了一眼书房和茜茜玩具屋的狼藉一片,看着张队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陈慕接到对方的电话后,误以为是对方要将自己绑架去,所以想到王傲高超的身手,就想着让这位大哥帮帮忙,毕竟陈慕这三脚猫功夫在王傲眼里不够看,王傲能来,他心里也放下一块大石头。

    “我们是警察!”张队将自己的警官证件和批文递给王傲,说道:“我们接到报案,陈慕涉嫌吸毒,所以我们过来调查。”

    “调查?”王傲看了一眼外面的狼藉,淡淡的说道:“什么时候里警察调查报案是跟抢劫的黑社会一样了!”

    两名缉毒警察脸色有些羞臊,但错在他们身上,他们也没有理由反驳什么。

    猛地,王傲眼睛锐芒一闪,缓缓说道:“有枪药的火药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