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合作
    漆黑如墨的空间中,浓稠的气氛令人足以窒息。

    男子痛楚和尊严被践踏的声音也渐渐低不可闻,最终无声不动。

    陈慕猩红的目光穿透黏稠的黑暗,落在房间最后的中心位置。

    那个位置上,一个年龄较大的男人神情自若的坐在椅子上,双腿盘坐在椅面上,如同一个阐教信徒一般,双手搭在椅子的把手上,微微仰着头,毫无变化,历经风霜的眼睛看着黑暗中陈慕所在的方向,静静无声。

    空间内的一切在黑暗中都是被子掩盖住了光芒,只有一双斑斑点点的猩红色在绽放着光芒,犹如一只凶兽喋血的瞳目,蓄势待发的看着自己的猎物,随时扑上去......

    黑暗对现在的陈慕来说,只是一个不一样的时间,黏稠的黑暗抵挡不了他的眼睛,在他眼中的世界,都是白昼的光芒,犹如白天,只不过这些静置的物体或是生命上都有一条条红色的线路在蜿蜒的爬行着,犹如一个个鲜活的个体生命。

    “啪!”

    陈慕眸子微微眯起,修长无暇的手指清脆的打了个响指,刹那间,房间内的灯光瞬间全部打开,绽放着无比光亮的光芒将满屋的黑暗驱散。

    霎那间亮起的灯光令华电总局前来的两人眯上了眼睛,看着动作潇洒的陈慕,一个脸色淡然无变,一个气急败坏,下唇都被他锋利的牙齿咬出了血丝。

    “孙玉清,孙副部长,您对别人热情的招呼都是不打算回复的么?”陈慕将踩在那个男子身上的脚收了回来,望着前方那个面色毫无波澜的年纪大的男人,嘴角上扬,说道。

    这个年龄颇大的男人正是华电总局科技部的副部长:孙玉清。

    孙玉清只是淡然一下,动作轻缓而又别有意味的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发出清澈悦耳的水流声。

    倒满之后,孙玉清将水杯放在桌面上,没有其他的动作,反而目光无比认真的看着身前摆放的水杯。

    水杯中,盛满了清澈见底的水液,略微晃动间,水波荡漾涟漪的水面反射出点点光芒,细心之下,颇为的美丽。

    他的胸膛微微轻微着起伏,呼吸之间,极具节奏之感,目光不变的看着水杯,似乎陶醉于此。

    “孙副部长是个傻子不成?”陈慕的嘴角挂着一道令人迷醉的笑容,嗤笑出声。

    两人的仇恨在陈慕看来已经很深,作为一个掌控娱乐圈走向的高官来说,如此的辱骂,陈慕不相信孙玉清能够淡然处之。

    然后,让陈慕警惕心大作的是,孙玉清的面色真的仍然毫无变化,似乎左耳进,右耳出,没有进入他的心里。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半晌之后,孙玉清抬起头来,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轻问道。

    “这个世界上,你想不到的事情很多,这种小事应该不足以引起你的注意力。”陈慕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很有特点,特长也很强。”孙玉清淡淡一笑,平和的目光落在眼前的水面上,再一次无声。

    陈慕眉头一皱,这个孙玉清在搞什么?

    “蹦......”

    突兀间,清脆的金铁交鸣的碰撞声响起,让陈慕心头的思绪骤然一乱,注意力落在孙玉清坐着的椅子旁边,那里,有个金色的五毛钱硬币在地上侧斜着身子在地上辗转反侧,划出点点的声音。

    孙玉清地下身子,将五毛钱拾到手中,目光一转,将五毛钱硬币放到水杯的上空,轻轻的一张手。

    硬币随着地心引力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落入杯中的水面上,激出星星点点的水花,在灯光的映辉下泛起绚丽的光芒。

    硬币在清澈的水中被阻挡住了速度,慢慢的在水中飘落,缓缓沉于杯底。

    原本清澈的水随着沾着灰尘的硬币进去,变得微微有些明显的浑浊,一道道灰色的污迹在水中飘动。

    “多数人的一生,只有两种颜色最为显露:

    一种是白色,无忧无虑是白,财源广进是白,学识渊博是白,衣来张手饭来张口也是白,一切使人心情舒畅的都是人生当中的白色。

    另外一种是黑色,黯然情伤是黑色,家庭破落是黑色,乞讨为生,受人垂泣也是黑色,一切让人充满负面情绪或是处境困难的时刻都是黑色。

    人生有一个最大的爱好,黑白配,它对黑白有着独特的钟意,所以所有人的人生没有永恒的一个颜色,人生在给人一个颜色的时候总喜欢给人填上另一个颜色,或许再加上其他的五颜六色。”

    孙玉清凝视着眼前的被子,仔细的靠近,缓缓说道。

    “孙副部长,你想说什么?”陈慕皱着眉问道。

    没有回答陈慕的问题,孙玉清的手抚上杯子,继续说道:“人生的安排虽然有时授人以柄,但还是有人享于人生的安排,在人生安排的路上挑动着其他的颜色,一时之间丰富多彩或者单调无聊,这就是人性。”

    陈慕依然皱着眉,没有打断孙玉清,反而静静的看着,心中仔细揣摩他的话。

    “一杯水也可以代表很多,比如一个安静祥和的环境,比如一个多姿多彩的缤纷世界,再比如很多很多。”孙玉清拿起杯子,抬到眼前,透着浑浊的水液看着面容模糊的陈慕,说道:“这枚沾上灰尘的硬币你可以当做人生的人性,它一掉下去,无论是什么,它都会变得浑浊,甚至人心都难以揣摩。”

    “如果你只是给我来讲独特的人生哲理,我想你的下属并不会喜欢。”

    陈慕瞥了孙玉清一眼,随即斜向已经起身的那个男子,眼中掠过厌恶的情绪,电光火石间,陈慕以让人难以反应的速度再次一脚踹翻男子,重新踩在他的背部。

    毫无抵抗之力的男子脸色发黑,华电总局的人什么时候出门在外,在娱乐圈不是横着走的,现如今,被一个艺人踩到脚底下,这是何等的侮辱。

    男子的眼睛发红,血丝充满在他的眼白里,沙哑而阴狠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说道:“陈慕,今天你对我的恩赐,来日,我定当竭尽全力,十倍奉还。”

    陈慕眼中掠过一道狠光,嘴角一裂,脚掌重重一踏,使男子传出一道沉闷的痛楚呻吟,说道:“谢谢,只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叫上一群狗叼着骨头棒子给我,那我可承受不起啊!”

    “陈慕,对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你不觉得你的行径很过分么?”

    孙玉清终于开口说道:“匹夫之勇在古时也只是下乘,在如今现代科技文明的时代下,匹夫之勇多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陈慕,你应该是个聪明人。”

    “哈哈...”闻言,陈慕咧嘴一笑,说道:“孙副部长,打狗而已,用得着那么认真么?”

    打狗!

    男子的手掌用力一攥,尖锐的指甲刺破掌心,殷红的血丝滑落而下。

    “陈慕,你太过分了!”孙玉清依然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用温和的声音叹息道。

    “要不,您亲自出手和我比划比划,孙副部长,我看你身板挺硬实的,过过招吧!”陈慕嘴角上扬,带着狰狞的笑意热情的开口说道。

    孙玉清放下水杯,面目表情的看着陈慕,没有说话。

    见状,陈慕不屑一笑,侧过头,看着用通红眼睛看着自己的男子微微一笑,说道:“狗狗,你主人不要你了,你该怎么办啊!”

    男子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陈慕,牙齿紧紧的咬着,仿佛欲要咬碎。

    陈慕上唇一翘,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苏钟明,华电总局科技部网络信息组组长,也是大组长,我对你可是印象深刻啊!”

    “你认得我,还敢出手打我,呵呵,陈慕,你知道什么是后悔么?”苏钟明张开带着丝丝血腥味的嘴,看着陈慕开口说道。

    “其实本来只是怀疑你,但当我看到孙副部长和你一起出现的时候,我就确定是你了!”

    陈慕嘴角上扬,猩红的眸子闪过血红的冷光,让苏钟明心中一颤。

    “相比于幕后主使者,我更恨的是执行者。”

    陈慕猛然间面色狰狞的看着苏钟明,说道:“侮辱我的女儿,茜茜,苏组长,你特么是不是可开心了!”

    苏钟明充满血丝的眼睛中闪过恍然的神色,旋即咧嘴大笑,说道:“开心,就特么开心,开......”

    “开你嘛了隔壁,你开!”没等苏钟明说完,陈慕一拳头糊在他的脸上,然后问道:“再问你一遍,你开心么?”

    “开......”苏钟明捂着痛到发麻的脸,说道。

    “你特么开心么?”陈慕又是一拳头呼了上去,问道。

    “开...”

    “啪!”又是一拳头。

    “我问你开心么?”

    “开....”

    “啪!”“我再问一遍!”

    “不开心!”

    苏钟明晃了晃脑袋,看着又是落在眼前钟大的拳头,眼睛中满是恐惧的神色,扯着没有知觉的脸,尖声说道:“别打我!”

    “哎呀!”陈慕怕了拍苏钟明的脸,歉意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特么打顺手了,你说说你。早点说不开心不就好了吗,你说对么?”

    苏钟明深吸一口凉气,强壮若无其事的说道:“对!”

    说完,苏钟明侧过头,不看陈慕,好汉不吃眼前亏,接着说下去也只是被打,还不如等以后慢慢的报复,苏钟明眼中的仇恨将陈慕铭记于心。

    “真乖。”陈慕直起身,脸上带着满意的神色,说道。

    “陈慕,到此为止吧!”

    孙玉清这时再度开口道:“你气也发了,我们应该可以心平气和的说话了!”

    “心平气和你大爷!”陈慕直接怒声怼道,旋即不屑的看着孙玉清,用力的呸了一口,说道:“呸,怂货!”

    自己下边的人被自己打成这样了,还特么稳坐钓鱼台,跟看戏的似的,陈慕真的想不到给自己带来难题的是这种无情无义的怂货。

    况且,老子形象让你特么毁了不少,老子曾经爱上的女人被你们批判成夜店女郎,宝贝女儿被你们说成意外生的,今天还让警察给老子的家给嚯嚯了,现在说特么心平气和,做梦呢吧!

    陈慕眼中怒气冲天,侧过头,将一个铁质的椅子踢到苏钟明的面前,说道:“不是手无寸铁么,老子让你个东西,别特么是怂币一个。”

    孙玉清的瞳孔微微一缩,刚欲喊道:“别.....”

    “我去你马币。”

    苏钟明看到眼前的铁质椅子,眼中恨色一闪,直接拿起椅子,将锐利的椅角对着陈慕的头部,狠狠地砸了下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椅子。陈慕面色不动,终于在椅子达到一米以内的时候,陈慕眼中血芒一闪,笔直的长腿不知何时抵住了椅子,用力一踏,铁质的椅面突然出现一个凹凸的深坑,随之陈慕的腿带动椅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踹在苏钟明的胸膛上,再一次将其踹飞。

    只不过,这一次,陈慕虽然脚下留情,但却比刚刚重了很多,令得苏钟明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一时之间站不起身来。

    “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陈慕微微一笑说道,攒了这些天的气终于发出来了,神精气爽。

    “陈慕,你太过分了!”

    孙玉清深吸一口气,依旧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真几把累,孙副部长,那些人生哲理暗指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咱们心里都明白,咱们有仇,装什么大尾巴狼!”陈慕挥手打断孙玉清的话,不耐烦的说道。

    “我现在只是好奇你现在下的棋有什么意义!”陈慕接着说道:“不要让我连这点好奇心都没有。”

    “我一度以为你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在警局内打人,但现在看来,这都只是你的伪装。”孙玉清没有因为陈慕的一番话而有所改变,说道:“原本我们是受害人,而当你把椅子给苏钟明的时候,我们就身份转变了!”

    “不是伪装,只是你们是煞币!”陈慕瞥了眼躺在地上痛苦翻滚呻吟的苏钟明,嗤笑一声,说道:“指纹就在椅子上,你说,孙副部长,这件事怎么解决。”

    孙玉清没有再说这件事,而是将装有浑浊水液的水杯拿了起来,说道:“原本的清水就例如你,那枚沾着灰尘的硬币就是这次的吸毒消息,这个消息能将你这个清澈见底的人变得浑浊,即使最终你安然度过,这枚硬币脱离这个水杯,在外界沉淀了里面的岁月以后,重新的进去这个水杯,杯子里面的水将会更加的浑浊,如此反复的话,陈慕,你明白了么?”

    陈慕怒极反笑,犹如看傻子一般的目光看着孙玉清,说道:“你耳朵是聋的么,都特么有仇了,我还怕你威胁么,如果谈论就是这样的话,你费尽心思把我弄进警局,真的是一件傻事。”

    孙玉清看着陈慕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不认为我们有着仇恨的关系,相反,我很欣赏你。”

    陈慕恶心的咧嘴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说道:“别恶心我了,即使你认为我们没仇,我认为有就好了,把你的目的说完,要不然,这一次的费尽心机的交谈没有任何需要。”

    “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孙玉清看到陈慕已经没有任何交谈欲望的意思,抿了抿嘴唇,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合作?”

    陈慕惊讶了,震惊了,真正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孙玉清,半晌后才说道:“孙玉清,你老年痴呆吧,我们这么大仇,你让我和你合作,你是不是煞币。”

    “什么仇?”孙玉清看着陈慕问道。

    “呵呵,你是想找个替死鬼么?”陈慕瞥了眼仍然躺在地上的苏钟明,说道:“毫不留情污蔑我的形象,通过我那些朋友的帮助,我才度过难关,之后又趁着我闹绯闻的时候,引出我家庭的事情,甚至言论伤害到我的女儿,这一次又是以莫须有的毒品来损害我的形象,让我来到警局,还将我家里数不尽的家具和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损坏,你说没仇,谁信?”

    孙玉清眉头一皱,说道:“前面的事情我承认,但后面的损坏家具,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可以了?呵呵,要不是因为你污蔑我,我能损失那些东西么?”陈慕心中怒气未平的说道。

    “陈慕,我是很严肃、很认真的在和你交谈,我不希望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孙玉清叹息一声,闭着眼,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陈慕撇撇嘴,讥讽的看着面色淡然的孙玉清,说道:“孙副部长,你这么从容不迫、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吃定了我,就凭借你的威胁么?”

    孙玉清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希望我们双方能够理性的交谈。粗鲁之语能够避开。”

    “呵呵。”陈慕眼中流露出嘲讽的意味,淡淡的开口说道:“孙副部长,说这话之前,您还是看一下您后颈衣领处的高端科技产品是否还安在吧!”

    “陈慕,你想多了,我是带着诚意来见你的!”孙玉清微微一笑,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瞧着狡辩不漏出一丝破绽的孙玉清,陈慕撇撇嘴,拿出一个精致的黑色录音笔在手中灵活的把玩着,看向孙玉清的目光中颇显玩味,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怎么在陈慕手里!

    孙玉清脸色微变,右手伸到背后,拿着件东西放在眼前,他的眼睛微微一凛,发现原本隐藏着的袖珍对讲器不知何时已经损坏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只有一条条细线连接着各个损坏的零件。

    孙玉清深呼一口气,此时他心里再没有任何优势,本打算强硬的威胁陈慕,此时他的计划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实行,就已经破灭了!

    陈慕目光玩味的看着孙玉清,嘴角挂着揶揄的微笑。

    这种状态下的他,眼睛里有些系统的扫描功能,一眼就能辨别出孙玉清身上有什么东西,再加上他现在的速度配合上神级的魔术,简直天衣无缝。

    半晌后,孙玉清终于服软,说道:“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和你道歉,你形象上的问题,我可以让公关团队给你彻底的脱离那些事情,关于你家庭的所有消息都会消失不见,以后也不会出现,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对你的女儿进行补偿,任何我曾经的错误都会弥补。”

    孙玉清咬咬牙,说道:“你家里的损失和价值无价的珍藏品我都可以用其他的东西补偿给你,这些都是用来弥补我的过错。

    我们今天的合作,在你以后得路上,我们部门会给你打开方便之门,一切通道都会为你打开,华电总局也会站在你的身后!”

    如今困难的局势不得不让孙玉清拼尽全力,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机会,原本用做陈慕的计划不得已也要改变,因为他被压制的已经连封杀任何一个艺人都做不到,而且陈慕女儿那个神秘母亲的家庭背景没有任何线索,令他忌惮不已,所以今天他想用诚意和威胁与陈慕合作,达到共赢,只不过威胁的资本没有了,现在只能用更多的诚意。

    “咕噜......”

    闻言,陈慕也被孙玉清的大手笔惊的咽了口口水。

    这样的大手笔完全可以填补陈慕心中的怒气,甚至还会多出很多很多。

    但这么大的手笔,孙玉清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陈慕心生警惕,有时候,好处也不可以乱吃的。

    “孙副部长,先把你的计划说一遍吧。”终于,犹豫了许久的陈慕决定先听一下孙玉清的具体计划和目的,再决定,这件事情他到底要不要掺和,这种手笔放在哪个明星身上都会动心。

    孙玉清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就就怕陈慕转身就走,对他的弥补和盛情无视。

    捋了下他的思绪,旋即

    跟陈慕详细的讲述了他的计划。

    孙玉清话落以后,空间无比的沉寂和压抑。

    过了漫长的时间,孙玉清淡定的心境也有了忐忑。

    终于,陈慕决定:

    “合作愉快,但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一个人!”

    “可以,合作愉快。”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