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奇怪的客栈
    汕西省,太原国际机场。

    日过晌午时分,邓朝、陈慕等跑男团一行众人出现在机场出口。

    应照陆浩的指挥,跑男团一行人来到太原取景录制这一期的节目。

    这一群奇装异服的大队伍只是引起机场内群众诧异的目光,而没有发现的意思。

    这也是陈慕他们所求的,一旦被发现,短时间内脱身可就难了!

    默不作声,低调的走上节目组准备的大巴车,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小家伙,为了把你弄过来。我可是废了不少的力气!”陈慕将没有精神头的奇奇从笼子里拿了出来,捧着它的小爪子,说道。

    “汪汪!”奇奇搭拉着眼睛,呜咽出声,身体有些颤抖,它才出生多久啊,就体验了一回坐飞机的旅程。

    真的是,累死狗了!

    奇奇趴在陈慕的胳膊上,吐出嫩红的小舌头。

    宝宝好像有点晕机!

    “这小家伙!”陈慕身边的迪力热巴爱心泛滥的摸了摸奇奇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奇奇抬头看了一眼迪力热巴,旋即又是趴在陈慕的胳膊上,不想动。

    奇奇空运过来也是个麻烦的事情,规定上来说,步骤很多,而且还要提前一天提供证明,废了陈慕好大的力气。

    “爸爸,奇奇!”

    茜茜在一旁伸着小胳膊,灵气的大眼睛看着陈慕,奶声奶气的说道。

    “给你,茜茜!”陈慕温柔一笑,将没有状态的奇奇犹如一个婴儿放在茜茜的怀里,说道:“奇奇今天累了,不能陪茜茜玩了,让奇奇休息一下好不好啊,茜茜!”

    “好!”茜茜坐在她的小座位上,将奇奇放在身边,抚摸着奇奇的毛发,轻声说道:“奇奇乖......”

    奇奇安静的任由茜茜抚摸,趴在那里,脑袋搭在爪子上,闭上双眼,不久后,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陈慕揉了揉茜茜的小脑袋,抬头看向邓朝,说道:“朝哥,你知道陆导这次要玩什么套路么?还跑到这么远来取景拍摄!”

    邓朝摇了摇头,说道:“陆导的想法一向难以琢磨,我们就静静地等待着拍摄吧!”

    “好吧!”毫无头绪的陈慕叹息一声,旋即皱着眉动了动大长腿,有些不舒服,大巴车上的座位之间的空隙对他来说还是太过拥挤。

    瞧着陈慕前面扭动的身躯,陈赤赤好奇的起身看了一眼,旋即爆笑出声,说道:“哈哈,陈慕,以后你还得嘚瑟你那双大长腿不得了!”

    其他人闻言也是望了过来,看着陈慕挤住的双腿,特别不义气的哈哈嘲笑出声。

    “总比你短粗胖强!”陈慕回头鄙视了一番笑的最凶的陈赤赤,意味深长的瞥了陈赤赤的腿,旋即测过身将腿放在座位外的走道上,舒适的吐出一口气。

    陈赤赤不以为意,反而自豪在陈慕面前伸出腿,指着腿对陈慕说道:“哈哈,你有么?”

    “啪嗒!”

    陈慕一巴掌捂住眼睛,咧咧嘴,淡淡不自然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辣眼睛!”

    “......”

    陈赤赤无语加心伤的收回腿,喃喃自语,说道:“过分,过分......”

    跑男团其他人见状皆是发出笑声,都是姓陈的,这么互相伤害真的有趣。

    因为飞机上睡够了时间,除了鹿函的面色稍稍有些不自然之外,其他人的精神状态还处于良好,大巴车内的气氛也逐渐的活跃起来。

    慢慢从恐高中恢复过来的鹿函也是凑了过来,一起嬉笑怒骂,打成一片,看不出这是一群明星的样子,完全没有偶像包袱。

    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太久没有见面了,大家的话题也是多了起来,在大巴车上聊了很久。

    直到工作人员提醒快要到了之后,跑男团的众人才从热闹的氛围中走了出来。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鹿函这才注意到大巴车行驶的道路不复一开始都市的繁华,周围的景色慢慢变得优美壮观了起来,周围远处还能看见层层叠嶂的陡峭山峰,车下的路途也变得颠簸了起来,时不时的让人感受到不舒适。

    “不会给我们卖了吧!”鹿函瞪着俊美的眸子看着车上节目组的成员,说道。

    “什么?卖?”

    陈慕瞪大了眼睛,咳嗦一声,指了指茜茜,举起了手,说道:“那什么,这里面就我和我妹,还有我家茜茜不值钱,哦,对了,再加上那条睡傻的狗。”

    “什么邓朝、陈赤赤、鹿函、迪力热巴,你们卖了他们,值老钱了!”陈慕毫无顾忌友谊的指了指邓朝他们,说道。

    邓朝、陈赤赤、鹿函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陈慕,李辰说道:“陈慕,这要战争时期,第一个汉奸除了你没跑!”

    陈慕摆了摆手,说道:“别扯这没有用的,这和伟大的爱国主义有个毛线关系,你拿你们和华夏比,想太多想太多!”

    “陈慕,你要是这段时间没人陪太无聊的话,我给你出个主意!”邓朝猛地拍了一下陈慕的头,说道。

    “什么主意?”陈慕说道。

    邓朝默默地打开陈慕身边的车窗,指了指外面说道:“跳下去,我保证你的人生会丰富多彩,红光万里!”

    陈慕翻了翻白眼,打掉邓朝的说道:“你傻还是我傻,你咋不跳!”

    “因为我不无聊!”

    邓朝天靠在椅背上,对着陈慕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旋即叹息一声,惋惜的说道:“算了,不想说什么刺激旋即你的话了,好自为之!”

    “不无聊是吧!刺激是吧!把你卖给老黑奴你就什么都有了!”

    陈慕看着车上的工作人员,说道:“兄弟,你到地方把邓朝卖了,我倒给你一块钱!”

    “行吧!”那名工作人员痛快的点了点头,极为配合陈慕的掏出一把刀,淡淡的看着微微愣住的跑男团众人,说道:“接下来的路都给我老实点!”

    “咕噜...”众人不受控制的咽了口口水,看着工作人员手里的刀,不知做何表情。

    “朋友,你配合我,我很感激你,你拿出一把刀,我更感激你!”

    陈慕笑容尴尬的上前一步,伸手拿过工作人员手里的刀,反复观察一番,哭笑不得的说道:“但你拿出一个指甲刀是来搞笑的么,吓得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陈慕翻过来打算剪掉自己有些微长的指甲,咬牙切齿的努力之后,看着只是在指甲上留下白色的痕迹,叹了一口气,无语的说道:“还特么是囤的指甲刀!”

    “哈哈......!”

    顿时间,大巴车的车厢里传出一片笑声。

    “到地方了!”

    在欢声笑语中,大巴车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工作人员、明星助理、经纪人依次走下了车,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微微恍神。

    跑男团的成员跟在身后,走下大巴车,茫然的原地转了圈,看着身边的一切,有些失神。

    这就是这一次录制的地点?

    大巴车停在的酒店,不,或许可以称之为古色韵味浓重的古代现代相结合的...客栈。

    客栈的东边是马棚,前面是一道木质的食槽,里面堆积满了草料,后面由透光的木板挡着,依稀可以透过缝隙看到沐浴在阳光中,被绳子拴住的骏马,偶尔还传来它们低沉的嘶鸣声。

    客栈西边则是一座佛斋,极为简陋,似是人力搭建而成,里面有一名年迈高僧敲动着手中不带变化的木鱼,双耳不闻窗外事,万事从心过,佛心难沾尘埃!

    除了高僧盘坐的坐禅之外,几个身穿灰色僧袍的小沙弥单手立在在胸前,另只手不急不缓的拿着比他们身高还高的扫帚清理干净的地面,一丝灰尘都没有,清理期间,几个小沙弥时而抬头望着佛堂内鼎立的佛像,虔诚的祈祷自语:“阿弥陀佛......”

    佛斋内的气氛安静祥和,让人升起一种想要阪依佛门的想法,与之客栈东边马棚带来的触观极为不符。

    “这是啥!”

    所有人都茫然了,东马棚,西佛斋的,这是穿越了?

    我们特么是来录制《奔跑吧,兄弟》的,不是来穿越的啊!

    而且......

    陈慕的视线从眼前的客栈移开,落在客栈西面的那个安静祥和的佛堂上,一股莫名的凉意从背后升起,让陈慕毛骨悚然。

    “好诡异啊!”陈慕搓了搓手臂,喃喃自语出声。

    “嗯嗯!”其他人也是附和的应了一声,不管是跑男团成员还是其他人此时都对此地感觉到一种不舒服,不是别的,而是一种...直觉!

    好在,大巴车停在他们的背后,客栈的正前方也就停落着脏旧的摩托车和自行车,代表着此处还有着人烟的存在。

    但此时,除了他们这一支到了的队伍外,却是没见到其他生人,即使是安排他们到来的陆导也没有看见。

    陈慕默默无语,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响起前几天看到的《玄学:鬼怪篇》、女鬼、山亭区,高阳别墅,越想越多。

    “真恐怖!”陈慕咧了咧嘴,心中有着一丝凉气微微升起。

    其他人的面色也不是很好看,就连一向逗比的邓朝和贱贱的陈赤赤此时也是收敛了情绪,目光多是注意着周围。

    男生都这样,更别提女生了,迪力热巴紧紧的跟着众人身后,俏的脸蛋微微有些泛白,目光惊惧。

    “我们进去吧,陆导他们早就到了!”那名开接跑男团成员的工作人员率先迈开步伐走在前面,为众人引路。

    见状,邓朝率先迈步跟上,其后面,陈慕、鹿函等人也皆是跟了上去。

    尽管对这里的环境感觉不舒服,但他们毕竟是明星,这里不是他们耍大牌,想来不想来的地方。

    客栈门口的设置极为的复古,门口两侧立着细高而又奇异的石制雕塑,夺人眼球而又平淡无奇。

    客栈的大门是偏红的棕色宽门,高、宽皆具,只不过年龄看上去可不小,细细望去,大门表面的木质文路已经萎缩,脆弱不堪,有些地方已经被风吹雨打而出现残破的缺角,年龄或许可能追逐数十年之久。

    慢步靠近客栈之后,陈慕微微顿了下脚步,鼻子微微嗅了嗅,一股子木质的清香似乎从中传了出来,很舒服。

    可是,一个年龄如此久远的木门怎么会有如此的清香,况且,这个木门的材料并非是价格昂贵带着香味的木料。

    “进来吧!”

    没有留给陈慕仔细琢磨的时间,那名工作人员推开客栈的门。

    伴着吱呀的一声,客栈内的一切都闯进众人的眼帘。

    客栈内的装饰较之外面相比就整齐了许多。

    进门的左手旁是一个收银柜,酒品、饮料的样品摆在后面的储存柜上?

    收银柜上面是一个计算机和一个算盘以及一个整理的干净利索、仙风道骨的一个神话人物中的某仙。

    “客人,请进!”收银柜后面,从小凳子上站起来一个笑容憨厚可掬的微胖青年,他看着走进来的陈慕一行众人,热情的招呼道。

    “谢谢!”为首的工作人员点过头后,带着跑男团众人走了进去,走向陆浩他们这些节目组工作人员的位置!

    唯有陈慕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憨厚的微胖青年,目中露出疑惑,但还是微笑的示意后,才转过身。

    回过身后的陈慕脸色非但没有轻松,反而透出些许的凝重,那个青年的黑眼圈是长期的精神处于紧绷状态而造成的睡眠不足,可是一个正常的饭店还是在一个如此偏僻的地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有问题,而且不轻!

    陈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扫了眼整个客栈,最后落在慢慢迎过来的陆浩身上。

    这是巧合?

    还是陆浩做的局?

    “陆导,你怎么来这取景录制啊!”邓朝作为跑男团队长,说出了跑男团心中的疑问。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来这干什么,哪里没有景。

    “因为这里的景色最美,相信你们会感受到这里美景和一切美好的东西。”

    闻言,陆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含义模糊的回答让所有人的心不由一紧。

    “陆导......”邓朝还想追问些什么。

    “哎?对了!”陆浩微微一笑,打断了邓朝的话,说道:“新一期的录制,我们有新的嘉宾,让我们欢迎她的出场!”

    邓朝这才注意到自打他们进门开始,周围摄影机的灯光是亮起来的。

    邓朝面色不变,临场发挥,热烈的鼓起掌来,双眼放光,看着镜头期待的问道:“是谁?”

    原本还想追问的跑男团成员见状,也是明悟过来,佯作不知道的样子,同样看着摄影机。

    “噔!噔!噔!”轻缓而又悦耳的脚步声在楼上传了下来。

    慢慢的,一双笔直纤细的美腿落了下来,由下而上,伴着完美身材的出现,身材的主人,一个绝美的脸庞带着盈盈笑意出现在跑男团和镜头前。

    “喂,热巴,你老板来了,赶紧把你吃的藏起来!”陈慕歪过身子,在迪力热巴耳边低声提醒道。

    “我知道!”迪力热巴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大家好,我是杨密!”杨密轻柔的自我介绍后,大方的给了跑男团每个人一个热烈的拥抱。

    “哇!”被杨密拥抱过的男性都是一副夸张的陶醉模样,似乎拥抱的是整个世界一样,引起杨密的娇笑声。

    “密姐,你好!”陈慕对杨密的拥抱一触即离,礼貌的说道。

    杨密,这可算是陈慕的前辈了,只是两者之间一点交集都没有,远在陈慕当群演时,杨密就已经是明震全国的四小花旦之一,青春活泼的形象深得大众喜爱。

    而随着演艺生涯的成长,杨密已经从青涩活泼逐渐蜕变成成熟优雅,已经和陈慕当初远远观望的那个杨密全然不同。

    “我知道你,陈慕嘛,你很厉害!”杨密躲开镜头,私下笑着对陈慕做了个友好的手势。

    自家当红艺人迪力热巴相处的朋友,杨密怎么可能不知晓。

    初步相聚以后,陆浩将摄影器材摆放在客栈内的各个地方后,便是说道:“今天大家也累了,别折腾了,去休息吧!”

    “不是!”

    “陆导,我!”

    “......”

    “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不用谢我”陆浩摆了摆手,说道。

    “不是.....”

    “陆导,你个我们不是,我.......”

    “明天傍晚录制,你们大家去休息吧!”陆浩摆了摆手后。转身就走上了楼!

    身后,跑男团一行人一脸无语,我们刚下飞机就让我们在这么奇怪的地方休息?

    而且我们还不累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