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录制地点
    伴着这声凄厉的叫声响起,冷汗顺着陈慕的鬓角流下,他的呼吸粗重了许多,顿时间,综合格斗和生存技能带来的残存效果,让陈慕又是挥舞出另一只左手,直掌向前,猛的用力打出。

    床前,犹如银铃般的笑声传出,一只手掌轻轻挥出,呼啸起风,带动着窗帘飘然而动,将之这个手臂与之天空之上的月色遥遥相对,完全的轮廓豁然而出,苍白无血色、纤瘦似无骨。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在两只手掌的交界处传出,这一声不似是结实的碰撞声,而似一种手掌用力击打布料的声音,清脆又带着抖颤的回音。

    “咯咯咯......”

    一碰即溃之际,床前的手臂一收,犹如一阵阴风一般划至陈慕的身侧,苍白的手臂再出,电光火石间,已然到达陈慕眼前。

    “杀!”

    猛然间,一声厉喝从处在沉睡的陈慕口中传出,右手五指并齐,曲臂,肌肉隆起,力量微微蓄力,旋即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光芒,直取身侧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

    “啪!”

    苍白的手臂一转,拍打在陈慕的手臂处,传出一声不似力量抗衡的轻响。

    陈慕无用功的手臂抓了抓,旋即重新放在胸前,但肌肉却是隆起状态,蓄力待发。

    “咯咯咯......”犹如银铃般的笑声教渐渐低落下去,越来越远,仿佛在向地底行走,不再理会这个难以捕捉的猎物。

    随着银铃笑声的越走越远,陈慕似乎察觉到危机的远离,手臂重新放松下来,紧皱的眉毛也是疏散了一些。

    天地间变得寂静无比,连同后方山林的万物之声也皆是消失,唯有天际上的明月和繁星在永恒的绽放着光芒。

    ......

    清晨,伴着念经诵佛的佛音,第一缕温暖的阳光穿透黑暗,自东方缓缓升起,万物都从沉眠中苏醒过来,将世界渲染成一副绚丽多彩、庞硕壮观的画面。

    阳光从东方的天际而来,扩散而出,普洒在客栈的瓦片上,激起绚丽的光芒。

    刺眼的阳光透过平实低调的灰色窗纱,透过布料纤维的格子,在陈慕的脸庞上铺满一层柔和的纱网。

    眉毛微颤,陈慕睁开充斥着血丝带着疲倦的猩红色眸子。

    早在睡眠之前,死神辣条对陈慕带来的影响就已经消失,不过,这一夜似乎并不平静。

    陈慕抿了抿薄唇,手臂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旋即靠在床头,皱眉用力的按动着右手的小臂处,那里有些滚动般的疼痛感。

    陈慕低头望去,却是发现那里毫无伤势,就连在外的皮肤也没有损伤,依旧正常的肤色。

    陈慕转了转手臂,那里传来的痛楚不似是被人打的,而像是某样细长的长尺或者某一样物品鞭打出来的。

    “难不成是我不小心碰到了桌角?”

    陈慕用力的甩了甩,真的很疼。

    昨晚自睡下之后,他接连做着梦,从刚开始美好的梦逐步变化成噩梦,愈演愈烈,甚至让他一夜的时间都沉沦在梦的世界中,在虚假的梦境中挣扎挣脱。

    甚至连昨夜夜半,动手的事情都是一概不知。

    而且......

    陈慕看着遮挡住阳光的窗帘,猩红色的瞳孔微微一缩,冰凉彻骨的寒意自心底升起。

    明明昨晚没有拉上窗帘的。

    脸庞连同嘴唇上的血色退散而下,陈慕掀开被子,走到窗上,犹豫一下,将之窗帘拉开。

    猛然刺激的阳光让陈慕不由的眯了眯眼,不过彻骨的寒意却是被净化一般,除了心底的凉意,已然消散而空。

    耳边响起老僧诵佛的佛音,陈慕松了一口气,侧过头,经意又似乎不经意间看了眼书架,旋即沉默的站在原地。

    书架上,原本被陈慕用其他书掩盖住的《厉鬼》不知何时居然再一次静静的安置在陈慕一开始看见的那个位置,正对着陈慕的房间号。

    《厉鬼》的封面上,在金灿的阳光之下,浓浓的亡灵黑烟仿佛在挣扎的翻滚,男子裂开的嘴角似乎浮现着一抹狰狞的笑意,白衣女子仿佛无欲无求,一步一步背靠着阳光在里面直行。

    “你是想让我看么?”

    陈慕喃喃一声,心中除了对未知一切的发生感受到恐惧以外,被玩弄于手掌之中的怒气也在陈慕眼中升腾而起。

    此时不管是真的鬼魂出没还是节目组搞得鬼,陈慕的心中都有着不甘的怒气,如果是节目组的话,你通知我一声不就好了么,又不是不会演戏,打不了当成鬼片来演,至于这么捉弄人么?

    甭管什么目的,大白天的,朗朗乾坤,作为一个男子汉,陈慕岂能害怕一些鬼怪之事。

    陈慕伸出拿起《厉鬼》,犹豫了一下,靠在床的西边,聆听着佛音,看鬼书。

    这不是怕,而是一种别样的感觉,这就是我追求的!

    陈慕自我安慰道。

    书的首页翻开,崭新的封面后是枯黄干涩的纸张,上面拓印密密麻麻的小字,似是人工抄录,又似乎是机器码字而成。

    第一页上面并非是陈慕所想的一本书都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层层递进的目录。

    从基本的厉鬼产生之发逐步到修行弱的厉鬼到修为高深的厉鬼,他们所行下的杀戮盛事被人归纳成书籍记录下来。

    上午的时间由他们自行安排,去往录制地点的时间是在午饭过后。

    陈慕做下决定后,没有迟疑,将《厉鬼》翻开,看着上面枯黄的纸张,哪怕毛骨悚然也是继续品读。

    书中记载,厉鬼是由自杀过枉死、怨死之生灵死于阴极之地,夜晚吸食鬼门关的鬼界之气,带着生前报仇的执念经过鬼气的磨砺,蜕变成厉鬼。

    一般这样的厉鬼,地狱的勾魂使、索命使都不愿招惹,因为从某种层面上来讲,厉鬼比之他们的境界相当,甚至犹有甚之。

    只有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在任命期间才有那个能力,磨灭掉厉鬼身上的怨气,将至带回地狱,然后根据他在人间造成的影响和罪孽来定罪或是投胎。

    厉鬼由怨气的大小来决定他的强大,也来决定他暴躁的情绪。

    一般而言,怨气大的厉鬼情绪十分暴躁,怨气小的厉鬼甚至可能出现不忍杀人的情况。

    在书中有一段简短的介绍,成为厉鬼而不杀戮,修为人间至高,甚至与之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交友,常游于地府,乃是地府阎罗殿的常客。

    他们分别是东方鬼圣、西方鬼圣、南方鬼圣、北方鬼圣、以及修为最高的中央鬼圣。

    他们修为完全不弱任何天兵天将,甚至与之仙庭大臣、佛门佛陀也是不相上下,玉帝欣赏五人的心性,写下玉旨,任这五位鬼圣分守天下,保护一方安宁。

    排开五位鬼圣,其他厉鬼多是凶戾、暴躁、杀意沸腾,天地察觉厉鬼对人间的威胁,不得已进行惩治,都是天地万物之灵,天地只是将厉鬼的活动范围缩小到一处,常年生活在那里,是拘是留,由地府来决定。

    这是厉鬼的介绍篇。

    陈慕的手指再度一翻,纸张的冰凉直射心底,绽放开来,让陈慕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啃食人肉,当做美味的盛宴。

    屠戮一村,生机破落,血流成河。

    杀人祭天,以望成道之路。

    附身人身,犯下滔天大罪之后由人来承受后果。

    ......

    诸多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宛如讼述般雕刻在纸张上,通过文字,陈慕仿佛看见一只只凶戾的厉鬼犯下如此之事后对着自己露出垂涎欲滴的笑容。

    时间流过,太阳自东方而升,遥遥直上。

    “呼!”

    将最后一页合上后,陈慕深呼一口气,额间早已经细汗密布,身上鸡皮疙瘩全部激起,毛骨悚然的感觉在身后久久不散。

    陈慕将书当回了原来的位置,斜了眼窗前断了的细线,抿了抿嘴,随即脚步有些不稳建的走出房间。

    走出房间后,陈慕的心情因为《厉鬼》的原因有些压抑,早饭没吃的他此时居然一点也不饿,对那些书中的画面犹是回味。

    录制的时间还早,跑男团除了邓朝、李辰出来了在大厅聊天以外,其他人都在房间睡觉。

    陈慕特意去陈希的房间,和她们多呆了一会儿,观察着房间是否有昨晚发生这种自己房间那种事情的痕迹,没有找到后,才抱着茜茜和奇奇走下了一楼大厅。

    “陈慕,香肠嘴就这么被你抛弃了!”

    李辰听见脚步声,抬头看着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的陈慕,调侃着说道。

    “辣的程度也不能陪我一辈子!”陈慕抱着茜茜坐到李辰和邓朝的身边,说道。

    “那倒是!”

    李辰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辣?”

    不知道昨晚之后发生事情的邓朝有些好奇的问道。

    “来,我给你看看!”李辰将昨晚偷偷录下来的视频打开,放到邓朝面前,笑着说道。

    邓朝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完之后,仔细的看着陈慕的嘴,半晌后才不确定的问道:“陈慕,你这嘴是辣的?我怎么看着让人啯的!”

    陈慕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啯什么啯,辰哥说我让人揍成这模样的,你说啯的,两个老年人眼神都挺不好使的!”

    “你彬彬姐也是老年人?”李辰看着陈慕面带笑意的问道。

    陈慕瞬间不吱声了!

    邓朝哈哈一笑,拿着李辰的手机说道:“辰,视频我要了!”

    “无聊!”陈慕咧咧嘴,对着前台那个憨厚青年招了招手,说道:“朋友,来一份包子、粥这些早餐!”

    “好!”

    憨厚青年应了一声,起身小跑进厨房。

    “朝哥、辰哥,你们俩昨天睡的咋样,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比如做噩梦,屋子里的东西摆放变了之类的!”陈慕静静等候迟来的早餐间,装作无意的问道。

    “什么噩梦什么的,陈慕,你是想吓我么?”李辰瞥了陈慕一眼,和邓朝面面相窥,一齐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没事!”陈慕淡淡一笑,若有所思的看着茜茜灵气的大眼睛,露出亲昵的微笑。

    早餐吃完过后,陈慕把茜茜放在陈希的怀里,亲了一口后,回过头对着邓朝和李辰说道:“我去陆导那问点事,先走了!”

    问事?

    李辰和邓朝虽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陈慕来到陆浩的房门外,轻轻的敲响。

    “请进!”陆浩严肃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慕伸手把门推开,只见陆浩正坐在桌前,自己给自己沏着茶。

    见是陈慕走了进来,陆浩微微一笑,起身说道:“陈慕,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

    陈慕微微一笑,将门给带上,说道:“陆导可是大忙人今天难得的休息下来了,我当然要来看看!”

    “又不是生病!”

    陆浩摇头失笑,将一个凳子放在一旁,说道:“坐吧!”

    陈慕没有拒绝,淡淡笑着坐了下来,目光仔细观察着陆浩的眼睛,看着他仍然不起波澜的样子,陈慕直言直语,问道:“陆导,咱们为什么会来这么远的地方来录制呢?”

    “因为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和美景!”陆浩微笑回答说道,顺手将沏好的茶水推到陈慕面前。

    陈慕没有看,反而直视着陆浩,严肃的问道:“陆导,你说的眼前一亮的东西是鬼么?”

    陆浩笑容散去,皱着眉问道:“什么鬼!”

    陈慕暗暗吐槽,果然,一个演员不一定是一个好导演,但一个好导演一定是一个好演员,演的太像了!

    “陆导,我房间里有一本书,叫《厉鬼》!”陈慕仔细的看着陆浩,说道。

    “啊!”陆浩惊叫一声,脸色也变得微微发白。

    “陆导,我看完昨晚的摄像头应该是开着的吧,能给我看看么?”陈慕直入主题,伸手要道。

    陆浩犹豫了一下,对陈慕的伸手置若罔闻,说道:“这一期,我们的录制的确是想录制一个探索这方面的专辑。”

    陈慕咧了咧嘴,将手收了回去,淡淡的叹息说道:“陆导,你说你录就录呗,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准备,又不是不会演戏,你这样差点没有给我心脏病吓出来!”

    “我这样?”陆浩的神情有些疑惑,旋即说道:“我们只是将录制的器材放在各个角落,而录制之中的所有事情还要你们来撑起来,不论是制造笑点还是什么的!”

    陈慕看了陆浩半晌,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能告诉我,咱们去哪录制么?”陈慕有些好奇的问道。

    探索鬼之谜,应该会挑一个大晚上的吧,那地点是哪啊!

    陆浩看着陈慕,说出一个地名。

    “......”

    陈慕身体一颤,脸上浮现出苦涩的情绪,看着陆浩,有些后悔的说道:“陆导,我发现我家煤气没关,我回去把煤气关了吧!”

    陆浩:“......”

    中午,陈慕唉声叹气、情绪低落的和众人一齐吃完饭,目光老是盯着院子里的摩托车,内心挣扎。

    我是跑,还是不跑。

    犹犹豫豫的,最终陈慕还是服从命运了,全家都搬来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是消停的去吧!

    终于,在太阳向着西方倾斜飘落的时候,陆浩终于说出他们此行录制的目的地。

    山亭区,高阳别墅。

    正当跑男团整装待发的时候,老僧走了出来,双手合十,说道:

    “施主请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