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血染的地面
    “啪......”

    “啪......”

    别墅内的灯光骤然熄灭。

    之前灯火通明的一幕宛似梦幻般,整栋别墅陷入一片静谧的漆黑,俨然毫无声息。

    透过黑色的头套的陈慕身体一颤,旋即停在原地,伸手要将头套摘下来。

    陈慕身边的黑衣人伸手一挡,将陈慕的动作给挡住。

    见比,陈慕也只能放弃,旋即抿了抿嘴唇,说道:“兄弟,这是关灯了?”

    即使有些黑色头套的遮挡,刚才有亮光的时候,陈慕也能看见透过缝隙的细微光芒,而此时真的是一片漆黑。

    “兄弟?”

    “哥们?”

    “大哥?”

    等了半晌,没有听见黑衣人的回答,黑色头套下的陈慕脸色一白,颤声说道。

    回应陈慕仍然是一片无声,不,是空荡的、他的回音。

    “你不说话,我把头套摘了啊!”陈慕把手放在头顶的头套上,威胁道。

    仍然只有空荡的回音。

    “我拍你屁股了啊!”

    陈慕一咬牙,凭借之前黑衣人的位置,一个巴掌呼了过去,让你不理我!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后,一声痛苦的哀嚎也随之响起。

    “嗷......”

    陈慕左手捂着右手,痛苦的在原地蹦跶,龇牙咧嘴的吸着凉气。

    太特么疼了!

    微微缓了一下的陈慕控制着手将头罩一点一点摘了下来,同时,埋怨道:“兄弟,你怎么比我还高冷呢,说句话能...能......,我滴妈,你人呢?”

    脱下头套的陈慕茫然的看着眼前,刚才不还把我胳膊呢么?现在人呢?

    黑暗中,陈慕右手轻轻一伸,一片墙。

    刚才陈慕的右手就是用力的打在了这个上面。

    手和墙打起来,手能占到便宜?

    因为此次探索的原因,陈慕的手机早在他进来的时候就交给陈希保管了,陈慕现在任何照明的工具都没有。

    “兄弟,大黑天的就别和我躲猫猫了,怪吓人的!”

    陈慕觉得此时他的脸色一定很是煞白,这种环境,白天那本书上的封面和内容不由自主的在他脑海中显现,挡都挡不住。

    “咕噜...”

    陈慕咽了一口口水,身上寒毛乍起,他现在有种感觉,冬天的最低温度也没有他现在的环境冷。

    “兄弟,哥,别闹了,我错了,你贼瘦,也贼帅,一点也不胖,你出来好不好!”

    陈慕咧了咧嘴,颤颤的说道。

    回应陈慕的仍然是他的回音。

    “你还在么?”

    陈慕侧耳用力的倾听,仍然没有声音,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脏因为紧张而嘣嘣跳动的声音。

    “我不会被抛弃了吧!”

    漆黑的环境中,陈慕小心翼翼的试探性向前一步,两臂在身前划到身侧,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陈慕右侧是墙,所以移步向左侧而去,左臂在前面试探着。

    “啪!”

    轻轻的一声碰撞声。

    陈慕颤着手臂,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一下,松了一口气,自语道:“是柜子!”

    “这到底是哪啊!”

    陈慕感觉都要崩溃了,周围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漆黑,就连月光也在被什么东西挡着,陈慕分不清他此时的方位。

    “如果系统保护模式系统还在就好了!”

    陈慕撅着嘴巴,心中郁闷了一声,半激活状态的保护系统一点的夜视能力都没有,空前绝望。

    “系统,你说我会不会,不对,是不是遇见鬼了!”陈慕哭丧着脸在脑海中问道。

    此时,终于他又想起系统来了!

    “不知道!”系统带着磁性的声音生硬的回道。

    “你别不知道啊,系统,我知道你厉害,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陈慕颤着牙齿,环视着周围,问道。

    “不知道。”系统依旧生硬的回答道。

    “不知道!”

    陈慕眼睛一亮,说道:“那就是没有了!”

    “不知道只代表系统没有遇见过。”系统回答道,直接打断陈慕心中燃起的希冀,继续说道:

    “根据如今系统对网络、书本等各方面的资料显示,华夏国人数百分比相信鬼神、异能等神奇是百分之六十九,全世界的百分比是百分之七十三,经过系统初步断定,系统不知道!”

    认真听讲的陈慕愣了愣,说道:“所以,你刚刚说了一大堆,都是废话?”

    “这是经过系统严格的分析而出.....”系统的声音很不满的说道。

    “停!”

    陈慕手掌一握,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真是谢谢你啊,你现在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看看我现在身处的这个鬼地方是哪?”

    系统回答道:“很简单,万能夜视滤镜器!”

    “多少人气值!”陈慕憋着气说道。

    “万能夜视滤镜器是可以勘察任何能量和细微物质以及生命的流动,即使是黑夜中的细菌它也能......”系统说道。

    “停,我问的是多少人气值!”陈慕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商城购买不到,只能在抽奖盘中抽到!”察觉到陈慕心中的怨气,系统简洁明了的回道。

    “靠!”陈慕翻了翻白眼,还抽奖盘,也就在当初的那个幸运卡片出来的时候,陈慕抽中一回,以后,连个抽奖盘的毛都没见着。

    “给我那个别的!”陈慕退而求其次的说道,说完,陈慕又是补充一句,说道:“我能买得起的!”

    “没有!”系统回答道。

    “什么!”

    陈慕一声惊叫,自己还有九百多万的人气值连个夜视镜都买不起的么?

    “经过系统的初步了解寄主状况,寄主现在是在录制节目,如果一旦系统用品出现,将有可能暴露系统,同时寄主当前的人气值尚不构成购买夜视物品的低价。”系统淡淡的回应道。

    陈慕一想,系统说的也有道理,可是......

    陈慕苦着脸看了一眼周围,也就和系统说话的时候,他才放松一点,但现在,他还是不敢动地方。

    万一从个什么地方钻出来一个厉鬼。

    “咘咘咘!”

    陈慕用力的摇了摇脑袋,想想都可怕。

    “就简单的什么夜视隐形眼镜也没有么?”陈慕不甘心的问道。

    “有,夜视隐形眼镜的价格为三千万人气值!”系统停顿一瞬,旋即回答说道。

    “多少?”陈慕一瞪眼,夜视镜啥的在市场上才卖多少钱,系统这要多些?三千...万人气值。

    “你怎么不去抢啊!”陈慕气愤的说道。

    “系统出品,必是精品,请不要玷污系统!”系统的声音很是自信又带着淡淡的不抿,说道。

    你不抿,我还生气呢!

    “拜拜!”

    陈慕说完之后,直接退出脑海的对话。

    “吝啬的家伙!”

    陈慕出来以后,气呼呼的吐槽一声。

    “系统建议你,把窗帘打开!”系统最后的一句说完,再也没有响起声音。

    “我特么不也得知道窗户啥的在哪,我才能把窗帘打开啊!”

    陈慕苦着脸,说道。

    系统再也没有响起声音,似乎因为陈慕的怀疑而生气,不想再理会陈慕了!

    你不理我,我自己找!

    陈慕强压着心中的恐惧感,小步小步贴着边缘,向着左侧的方向移动去。

    ......

    同样的别墅内,与陈慕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邓朝。

    只不过,邓朝的运气比之陈慕可是不知道幸运了多少倍。

    他所在的房间内,有一个窗帘没有完全遮挡住的窗户,外面的月光折射下来,恰好让他知道窗户的方向也感受到微弱的光明。

    邓朝此时丝毫不知道他比陈慕的运气好了多些,叹息了一声,看着背后的摄影师,说道:“我估计,像我这样,半路被黑衣人抛弃,然后被关在屋子里的遭遇,跑男团里应该只有我一个。”

    对,邓朝还比陈慕多一个摄影师......

    身边有着一个人的陪伴,邓朝也多了勇气,少了对未知环境的恐惧。

    在摄影机的镜头下,邓朝勇敢的迈步向前,躲开散在地上的物品,径直的走向窗前。

    “这里是厨房么?怎么有股鱼腥味?”邓朝只感觉鱼腥味越来越重,不由皱着眉头说道。

    而且似乎脚下也有点湿漉漉的,是有水么?

    疑惑的想法如同光逝一般闪去。

    旋即,邓朝不以为意的走到了窗前。

    伸手拉开窗帘,抬起头仰望天空。

    今天异常皎洁的明月月光照耀下来,将邓朝的脸色染的洁白。

    邓朝抬头一看,如此明月,心中诗意如潮水般袭来,背手而立,闭眼吟诗,念道:“此情此景,不由让本学霸想起一首故事,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霜......”

    邓朝心有所致,学着古人的动作低头一看,顿时间,诗意全无,脸色瞬间苍白,毫无血色,目光呆滞,冷汗渗出,顺着脸颊留下,汇聚到下巴处,滴答一声的流了下来,滴在...鲜红的地面上,发出一声犹如碰触水面的声音。

    刚刚光芒微弱的时候,邓朝没有发现,此时,地面在月光下泛着鲜血般的血红色液体。

    或许,这就是鲜血。

    摄影师动作僵在原地,扛着摄影机的身体微微颤栗着,脸色煞白,眼睛睁的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最大限度,眼睛内,充斥着上升的血色,满是血丝,似乎快要爆炸一般。

    早在邓朝把窗帘拉开的时候,他就这幅样子,僵硬的杵在原地,失魂落魄。

    邓朝的心理承受能力无疑比摄影师强了很多,缓过神来后,不稳的蹲下身体,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颤颤的伸出手指碰触一下地面上的红色液体,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下,伸到鼻尖,闻了闻。

    邓朝的瞳孔微微收缩,情绪难以捉摸的说道:“腥味是它传出来的,是...血!”

    血!

    摄影师身体一颤,脚步无力的打了个踉跄,眼中充满了绝望,说道:“我们撞鬼了!”

    “呼.....”

    邓朝直起身,深深的看了眼摄影师,说道:“陆导的安排是什么?”

    “不知道!”

    摄影师缓了缓心情,紧紧的抱着摄影机,仿佛这样能有一丝安全感,解释道:“陆导的安排就是让我们好好的跟拍,其他的,我们什么都不清楚。”

    “不清楚么?”

    邓朝此时终于收起了综艺的娱乐感,事情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以前的节目组都会规划出二到四的任务,最终任务决胜负,同时他们也会得到一些模糊的信息,根据那些模糊的信息来发挥自己的娱乐感。

    而进入别墅后,节目组所说的提示卡全然没有看见,而且和节目组之间仿佛失去联系了一般,完全没有任务的规划。

    并且,最让邓朝忽视此时警惕的就是,黑衣人如何悄无声息的消失,还有,如何把门关上的。

    微微一想,邓朝只觉得一股凉气油然而生,冰寒刺骨,一股不知名的目光似乎也在暗地里舔着垂涎欲滴的嘴唇,等候着成熟的时机......

    邓朝犹豫了一下,回身将窗帘彻底打开,咬牙回头一看,心脏差点没有蹦出来。

    房间的全貌在月光的普照下,出现邓朝和摄影师恐怖的目光中。

    这个房间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房间的左面摆放着的是一个粉红色被褥的小床,床尾整齐的摆放着被褥,床头则摆放着一个微笑着的白熊。

    原本应该讨人喜欢的白熊此时却是让人深感恐惧。

    微笑的嘴角被人用作黑线缝上一杠又一杠、原本的眼睛位置此时已经被人拿下了眼珠,在月光下,凹陷下去的眼睛显得无比的空洞,两者相兼,使得这个可爱的白熊化作犹如幽灵般的狰狞可怖。

    在床边,充满血色液体流动的地面上,一个玩具火车随着窗帘的拉开,猛然间动了起来,在血色液体下的轨道上漫漫而行,发出特有的磨合声音,在这空旷寂静的房间中,小小的玩具车,给人一种恐怖列车的感觉。

    “滴答,滴答......”

    水滴击打水面的声音在玩具车后响起,瞬间将邓朝和摄影师的目光吸引过去。

    在房间的右面摆放着一个手术台般的柜子,处在月光的阴影下,声音的源头就是从这里传出。

    邓朝眯了眯眼,在月光下,大体的轮廓让他感觉到,那上面似乎躺着一个人的身体。

    邓朝和摄影师面面相窥,同时深吸一口气,心中已有决定。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能坐以待毙。

    “划拉...”两人在鲜红的血液中移动脚步,原本只是轻微的踩水声音在此时的邓朝和摄影师心中,就感觉这是行走在心头中危险和恐惧的声音。

    渐渐靠近声音的源头,邓朝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探头望去。

    月光的阴影处,的确是一个手术台般大小的柜子,平整的柜台上躺着一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身体,身体上铺着一层干净的白布。

    而声音的源头就在那具身体耷拉在一旁的苍白手掌,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那具身体的衣袖流过手掌,滴在地上,融入地面上的血液中。

    邓朝咬了咬牙,鼓起勇气,伸手上前将白布从身体的头顶处掀开,一看。

    白布掀开后,一个死不瞑目、面色斑白如纸、毫无气息的中年男子尸体跃然出现在邓朝眼中,二最让人难以承受的就是中年男子嘴角的那抹狰狞的笑容和口中流出散着恶臭的血液。

    “卧槽!”

    邓朝和摄影师心跳一停,旋即下一瞬间猛地转身就跑,顾不得再找找什么线索了!

    “砰!砰!砰!”

    把手似乎坏掉了,急到冒汗的邓朝用力的拍打着来时的房门,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可见邓朝此时是多么的用力。

    摄影师也同样用力,甚至已经用脚全力的踹。

    邓朝和摄影师边暴力的想打开房门,边用汗流满面的头部紧盯着身后,生怕背后被某一样东西偷袭。

    但,让邓朝两人绝望的是,这间屋门仿佛被焊死了一般,任由两人如何使用暴力,都不见的有过一丝一毫的晃动。

    “我们难道就这样被关在这里了么?”邓朝放弃了,背靠着房门,绝望的看着狰狞的白熊,呜呜直叫的玩具火车还有那具尸体,侵湿自己鞋子的血河,喃喃自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