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失联
    同是别墅的房间内,不同的人,遭遇并不一样。

    比如,王组蓝。

    身处在一间漆黑房间里面的王组蓝没有着急的寻找任务线索,反而像是找到了家的样子。

    王组蓝的左手旁,就是房间的灯火开关。

    王组蓝轻轻一伸手就触碰到了!

    “这是停电了么?”

    王组蓝眼睛瞪得溜圆,看着摄影师的镜头惊讶的说道。

    “陈慕所说的闹鬼应该不会是真的吧!”王组蓝有些弱弱的说道。

    要知道,王组蓝所处的老家,可是诡异故事流传最多的城市之一啊!

    各种鬼故事听的王组蓝耳朵都快要生茧子了!

    现在,那些故事和鬼片中的厉鬼形象不由的在王组蓝脑海中升起,不受控制的回忆和遐想。

    漆黑的环境中,王组蓝越想越怕,回头看着镜头后脸上微微反射着白光的摄影师,也是有些怕怕。

    “这里太可怕了,我们先躲起来!”王组蓝原地坐在地上,恰好这个房间门口有一个软和的地毯,王组蓝心中更是满足了!

    “我们这样藏起来,不对,养精蓄锐,然后等邓朝、陈慕他们找到提示卡以后,我们趁机出动,取得胜利的果实!”

    王组蓝自信的设定计划,说道,说完,王组蓝直接躺在地摊上,招呼站着的摄影师,说道:“你也坐啊,站着不累吗?你躺着也行,地方够大!”

    摄影师摇了摇头,他要敬职敬责!

    “不要算了!”好心受挫的王组蓝傲娇的摆了摆手,旋即躺在地上,闭上眼,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说道:“爽!”

    摄影师眨了眨眼,你每回都这样,真的好么?

    “嗯?”

    王组蓝的身体徒然一僵,眉头皱起,伸手到地毯下面,摸索出一把钥匙。

    “这是干嘛的?”

    王组蓝摸了一下,直接毫无兴趣点的将之放在一边,闭眼睡觉!

    此时,他丝毫不知道,这个钥匙对于他,意味着什么!

    漆黑无光的屋子中,在摄影师也是无聊靠在墙壁,闭目休憩的时候。

    两道粉红色的光芒猛地在房间的角落中亮起,生硬又冰冷。

    这是一双粉红色眸子的眼睛,瞳孔呈粉红色,粉红色瞳孔的周围也是漆黑色。

    粉红色瞳孔的正中心是一个环绕着八个白点的红区,白点犹如机械般在里面旋转不停。

    两只眼睛微微斜了斜,看着王组蓝侧躺而眠的身体,似乎眼睛的主人有些好奇。

    旋即,粉红色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靠近王组蓝的身体。

    旁边的摄影师毫无所知,凭借本能,紧紧的抱着正对着王组蓝的摄影机,抿了抿嘴唇,侧过头接着睡。

    “哒!哒!哒!”

    粉红色的眼睛贴近王组蓝的身体,黑暗中,不知是什么,轻轻的拍打了下王组蓝的身体。

    王组蓝毫无反应。

    “哒!哒!哒!”

    粉红色的眼睛中似乎掠过一道没人理会的气愤,粉红色的瞳孔骤然间放大,魅惑人心的气息从中流露出来。

    似乎,它的每一次眨眼都会使人迷醉不已。

    它来到王组蓝的正前方,扩大的粉红色眸子紧紧的盯着王组蓝,瞳孔中的白点加速转动,魅惑的气息流动,传递到王组蓝的脸上。

    正在沉睡中的王组蓝丝毫不知情,对待它的魅惑没有一丝的变化。

    它似乎气急了!

    粉红色的眸子逐渐变得通红,充斥着燃烧的怒气。

    “啪!”

    漆黑无光的房间中,一个与之漆黑融为一体的黑色手掌从中伸出,用力的拍在王组蓝的肩膀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王组蓝微微睁开眼,直接斜了眼摄影师的方向,说道:“别闹,我们等朝哥他们!”

    旋即,再度闭上眼睛,重新睡了过去。

    “啪!”

    这回,粉红色的眼睛彻底转变成鲜红色,黑色的手掌直接按在王组蓝的头上,微微用力,再用力。

    王组蓝皱眉,睁开眼睛,不满的,看着眼前说道:“我都说了,别....闹!”

    王组蓝看着眼前在黑暗中绽放着明亮光芒鲜红色眼睛,语速慢慢变慢,最终呆滞。

    “嘻嘻.......”

    似乎对王组蓝的反应极为满意,童稚的欢笑声从它的口中传出。

    它的眼睛眯了眯,两道血光顺着眼睛流下,越发的靠近王组蓝。

    “怎么有水?”

    胳膊处传来的湿润感让王组蓝神情微微愕然,旋即脸色一白,迟钝的反应过来,惊叫道:“鬼啊!”

    话没说完,王组蓝原地打个滚,撒腿就跑。

    “真有鬼啊!”

    王组蓝的心脏砰砰直跳,速度直线上升。

    黑暗中,分不清方向的王组蓝只能仓皇逃窜,到处乱跑。

    身后,此时鲜红色的眼睛不急不忙的在空中跟随着,似在漂浮一般,没有一点声音。

    王组蓝惊慌间,回头一看,软趴趴的头发瞬间竖立而起,此时哪有什么睡意了,提神醒脑,跑动的速度更快了!

    “啪!”

    房间的空间有限,王组蓝跑了不远,便是全力的撞在墙壁上。

    王组蓝晃了晃头晕眼花的脑袋,亏得是腿先碰的墙,要是脸先碰上,毁容不说,也得晕过去。

    见是周围无路可逃,王组蓝欲哭无泪的回过头,看着不急不缓犹如戏弄猎物般走过来的鲜红色眼睛,强作自信的说道:“你别过来啊,我跟你说,我学过国术的,别看我个矮,但我浓缩都是精华。”

    说话间,王组蓝还摆出非常标准的太极标准站姿,看着鲜红色的眼睛。

    其实,只要腿不抖,肩不颤,头不流汗,脸不煞白,王组蓝的动作还是可以称作为宗师风范的。

    鲜红色的眼睛微微一顿,斜着眼睛疑惑的看着王组蓝,似乎心中存有忌惮。

    王组蓝见状,心中一喜,有用!

    既然有用,王组蓝不留余力将一些基本的武术动作表现出来。

    鲜红色的眼睛停了下来,似乎真的如王组蓝所想一般心有忌惮,不敢近身。

    王组蓝心中的自信大盛,心头对鲜红色眼睛的恐惧也是减弱了不少,气宇轩昂的摆出架势,伸出右手食指,轻轻一勾,叫嚣道:“你过来啊!你过来啊!你过来啊!”

    然,事实不像王组蓝所想一般的,鲜红色眼睛因为害怕而逃走,反而目露兴致的更近一步,靠近王组蓝。

    王组蓝脸色一变,收回手掌,心中压下的恐惧再度升起,慌忙说道:“我就说说,你可以不用过来了!”

    粉红色的眼睛微微一顿,掠过被戏弄的气愤之色,血液顺着它的眼角流下,狰狞的加速,靠近王组蓝。

    “完了!”

    王组蓝身体一软,绝望的闭上双眼,心中喃喃自语:“吾命休矣!”

    “啪!”

    湿漉漉、冰凉的手掌落在王组蓝的脑门上,正当王组蓝绝望之际。

    “该你追我了!”

    童稚的欢快小女孩声音从王组蓝的前方传出。

    “啥?”

    王组蓝被这措手不及的变化吓了一跳,惊的瞪大了眼睛。

    该你追我了?这特么剧情不对吧,咋这么熟悉的对话呢!

    王组蓝愣愣的看着鲜红色的眼睛恢复成粉红色,慢慢的在空中漂浮退后,最后消失在黑暗中,房间中只留下空荡而又很开心的声音:

    “来追我啊!”

    追你妹啊,追追追的!

    王组蓝瞬间站起身,一步一步按照刚才的路线,回到原来的位置。

    你当我傻啊,还追你,我特么不跑?

    “别睡了,别睡了!”王组蓝用力的叫喊道。

    “啪!”

    摄影机的感应装置随着摄影师的醒来,微弱的屏幕光芒再度亮起,映着摄影师迷糊睡醒的脸庞。

    “怎么不整这货,非得整我呢!”王组蓝心中吐槽,旋即凑到摄影师身边,借着摄影机的夜视功能,看着眼前的环境。

    突然间,王组蓝心中有些好奇,伸手拿过摄影机,转移着方向,看向这间屋子里面的装饰。

    碧绿色的夜视镜下,最先落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白色美观的书架。

    书架上,儿童故事的书籍杂乱无章的摆放着,似乎很久没有人整理了!

    书架前摆放着一个粉色的小凳子,看上去应该是小孩子专用的小凳子。

    镜头微微转移。

    王组蓝瞳孔一缩,在书架旁的地面上,一堆被撕碎的玩具堆积在那里,他们的眼睛在镜头下,反射着绿色光芒。

    在通往玩具堆的这条直线道路上,有着一条断断续续、清晰无比的血迹。

    应该就是王组蓝刚刚逃跑,粉红色眼睛追赶的方向。

    其余的,都是一些杂乱的家常用品,没有什么亮眼之处。

    不过,墙角立着的两个粉红色眼睛的兔子却惹得王组蓝心生警惕。

    这么乱的房间内,唯有那一大一小两只兔子洁净无尘,似乎经常有人整理一般。

    太特么可怕了!

    王组蓝打了个哆嗦,不敢多看,旋即找到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心中警惕着那个粉红色眼睛的出现。

    它似乎真的认真在和王组蓝玩游戏,不知是还在这个屋子里还是躲在了别墅的其他屋子里。

    王组蓝现在顾不得那些,伸手把住把手,轻轻一拧。

    本是想把门开开的王组蓝愣愣的看着能拿到眼前的把手,谁干的?

    再度一扭门锁的纽扣,王组蓝无语了,心中情绪翻江倒海。

    又是拿起在手中的纽扣,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情绪。

    这人谁啊!

    还有人跟陈慕那等缺德孩子一样无聊的人啊!

    王组蓝欲哭无泪,心中的苦涩都要化出水来了!

    “砰!”

    王组蓝情绪失控,用力的踹了脚房门。

    只可惜这间别墅的房门都是用坚硬的材料制成,连陈慕的力量都撼动不了分毫,更何况是王组蓝。

    “老婆,即使我今天死在这里了,我也要用我最后的遗言告诉你,我爱你!”

    挣扎徒劳无功的王组蓝深情款款的看着镜头,似在交代自己最后的遗言。

    “咦~”摄影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太肉麻了!

    “组蓝哥,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挣扎一下!”

    本不想开口说话的摄影师此时张口说道。

    没办法,太肉麻了,对单身狗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什么?”

    本心存绝望的王组蓝眼睛一瞪,旋即孤疑的看着他,说道:“你不会告诉我,这一切都是节目组事先准备好,故意吓我们的吧!”

    “不是!”

    摄影师咧了咧嘴,说道:“我刚才看见有窗帘,我们可以顺着窗户出去。”

    “对啊!”

    王组蓝眼睛一亮,别墅又不是高楼,建筑复杂,借力的地方较多,应该可以出去吧!

    “走!”

    心生希望的王组蓝又是带着摄影师跑到窗户口,拉开窗帘,望着天上的月亮,这一瞬间,王组蓝仿佛已经重获新生,脱离苦海。

    “啪!”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绝望的。

    王组蓝看着再一度熟悉出现自己手中的门把手,楞在了原地,这是自己的命么?

    “谁家的缺德孩子,别让我抓到他!”王组蓝咬牙切齿的说道。

    内心的恨意就算是用黄河之水清洗,也冲刷不掉上面的恨意。

    咦~

    王组蓝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个房间的门好像有个钥匙口,我刚刚是不是扔了一个什么东西?

    王组蓝终于想起来,他不以为意放到一边的钥匙。

    “上天对我还是善良的,哈哈!”王组蓝发出开怀的笑声,眼睛都亮了。

    什么是幸运星,这就是了!

    王组蓝找到门口的地毯处,目露疑惑,刚才明明就放这了,钥匙呢?

    “该不会是刚才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一边去了吧!”王组蓝脸色一白,心中有个不祥的预感。

    “别成真啊,别成真!”

    王组蓝低身将毯子掀开,又是趴在地面上,认真的寻找。

    果然,他的不祥预感成真了,钥匙消失不见!

    “我的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王组蓝发出绝望的呐喊,对天哭诉。

    不过,知道房间内有着钥匙存在的王组蓝,心中还有着一线希望的存在。

    突然间,不管是陈慕所在的画室、邓朝所在的卧室、王组蓝所在的玩具室、还是其他成员所在的厨房、主卧、客卧、停车场等等只要有着座机存在的地方,都响起一阵一阵电子的沙沙声音。

    “嗯?”

    听见声音的跑男团成员都是侧过头看着源头的座机,等待着座机内的声音。

    血色卧室内,邓朝听见电子的沙沙声,眼中也掠过矛盾的恐惧和希冀。

    能不能是逃出去的希望。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座机中传了出来:

    “你们...能...听见...我...的...声音...么...么...,我...是...夏天,我...在别...墅的...院子...里面,我...和陈慕...走...丢...了,你...们...都在...别墅...内么?节...目组....现在...联系...不上...你...们,也...进不...来,你....们快....想...想...办法....出...来,节...目组....曾经....在...里面...留...有工...具,每...个房...间...里面...都...有,你们....快...出..来!这...里...有...,啊~,嘻嘻...,沙沙沙.......”

    断断续续的结局是夏天惊恐的声音和悦耳的笑声,再之后,整座别墅的座机陷入沙沙的声音中。

    沉默!

    别墅内,所有的跑男成员都已经沉默了!

    这次节目组貌似玩大了!

    别墅的一处非同一般的房间内,充斥着淡淡的花香味道,一点声音都没有。

    在房间的最中央,一个犹如帝皇般奢华的床放在那里。

    床上躺着一个沉睡着的身体,他的呼吸很均匀,有力。

    夏天声音响起的刹那间,他的眼皮微微颤动,伴着声音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眼皮抖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大,即将醒来。

    终于伴着夏天的惊叫声和欢快的笑声的落幕,床上的身影猛的睁开双眼。

    他俊郎英俊,面色肃然,最特别的就数他那双猩红色瞳孔的眸子,邪意凛然,犹如凶兽般让人望而生畏。

    这双眼睛睁开时,一道凌厉的光芒从中传出,带着一股惊人的气势,充斥在这间房屋的空间里。

    “这是哪?”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