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刚出狼口,又入虎穴
    “姐姐?”

    陈慕瞪大了眼睛,惊声说道。

    一个小鬼就够呛了,如今好不容易摆平,现在还有一个大的?

    骤然间,陈慕目光一动,转向背后,那里似乎有声音在靠近。

    “铛,铛,铛......”

    由轻渐重的清脆铃声伴着轻盈的脚步声在别墅的楼间响起,轻灵悦耳,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韵味。

    脚步在门前停下。

    陈慕紧张的握住修长的手掌,额间渗出一层冷汗,目中思索着脱身之策。

    “嘎吱!”

    开门声轻轻响起,一股清爽的凉风从门外吹来。

    沉寂的灯光骤然绽放起明亮的光芒,令陈慕的眼前一白,门口处的身影也变的模糊。

    她很瘦,穿着一身白衣,好像没有脸...!

    而且还有一种熟悉的玫瑰花香味。

    玫瑰香味......

    陈慕的眼皮突然犹如万斤般重,怎么也睁不开,渐渐的垂了下去,手掌也无力的搭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老子今天不会挂在这吧!”

    “因为录个节目挂了?”

    “老陆,你放心,我要是能活着回去,绝对把你家煤气点了。”

    这是弥留在陈慕脑海里最后的声音。

    ......

    别墅地下室。

    一点烛火之光照耀着周围。

    “刚刚怎么来电了,又灭了?”李辰手拿着蜡烛,抬头看了一眼头上一亮即灭的灯罩,疑惑的问道。

    只是微微注意一下之后,李辰便是将注意力移开,将蜡烛伸到面前,眺望着似乎没有尽头的黑暗之路,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还没到头啊!”

    自从他从被封印的屋子里出来以后,就一直身陷在这个地下室迷宫当中,两眼抹黑,空无一物。

    “我怎么感觉这条路我走了无数遍了一样呢!”

    李辰停下脚步,抻了抻腿,有一丝抓狂的说道。

    这间别墅的地下室,哦,不,应该说是一个地下楼层,范围太大了,四处皆有着不同的方向,且,交叉的路线不是直来直往的,复杂无比,沿着一个方向走的办法根本不管用。

    这不,眼前又是一个岔路口。

    “哎!”

    李辰叹了一口气,坐在冰凉的地上,靠着墙壁,呼的一声将蜡烛吹灭,说道:“不走了,歇一会儿!”

    “话说,节目组到底要干嘛啊!”李辰疑惑说道。

    录制恐怖特辑可以理解,但今天这一期的录制太奇怪了吧!

    还有,夏天那段断断续续的话和突如其来的笑声。

    即使是李辰的牛胆,心中也升起一丝恐惧。

    在他刚刚被关的房间中,诡异的事情再度在他脑海中重现。

    那间漆黑的屋子里,因为建在地下,没有窗帘,丝毫没有光亮。

    只有李辰和摄影师两个人。

    那间屋子里,有数个成双成对的绿光如同萤火一般跳动着,不以为意的李辰随手摸过去,才知道。

    那是一具骷髅的头骨,冰凉,坚硬。

    亏得李辰胆子够大,只是被吓了一跳,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只当做节目组用来做节目效果的工具。

    幸运的在一旁的桌子上捡到一个蜡烛,李辰借过摄影师的火机点燃,借着烛火的光明才知道,这是一间科学实验室。

    里面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科学器材、材料,以及...人体器官标本和骷髅。

    在录制恐怖特辑的时候,遇见这种科学实验室,李辰下意识的就想要跑路。

    结果,与之众人同样遭遇的是,李辰也是碰见了门的把手问题。

    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李辰不小心的碰倒一个骷髅头才发现,钥匙一直隐藏在骷髅头里面,非常的隐秘。

    结果恰好,这种时候,陈慕的的摄影师:夏天,他的的声音响起以后,李辰才感觉周围一切骷髅眼中的东西都不对劲了!

    无论李辰在哪个方向,那些绿色的目光貌似看着的方向都是他。

    李辰果断开门逃跑,在关上实验室房门的时候,李辰听见一阵杂乱的声音。

    很脆、很硬......

    那是骷髅的牙齿在上下碰撞的声音。

    “咦~”

    一想到那个声音,李辰捂着胳膊打了个寒颤,我滴个乖乖,着实有点瘆得慌啊!

    虽然如此,但李辰坚信,这就是节目组的把戏!

    如此这般一想,李辰的心绪就淡然了下来,不就是一点小把戏嘛,你牛哥什么没见过,还怕这?开玩笑。

    “啪!”

    拿起打火机将蜡烛重燃,李辰站起身来,视线无意识的一转,旋即定在一个位置。

    地下室的路上,透明光亮的地板反射着烛火的火光,每相隔五米的地方就存在着一个装饰品,或是地面上,或是墙壁上,极具立体感和美感。

    在李辰前方,贴在墙壁上的挂饰画上方,一个纸张的纸角清晰的出现在李辰的眼中。

    李辰好奇的抽出来一看,蜡烛靠近,映着火光,皱眉念出:“首要任务:逃出所在的房间,在每间房间内都存有房门的钥匙,注意:请不要破坏房门,没人能破坏掉!”

    读完,李辰看着镜头肯定的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个门太结实了,我估计陈慕也白搭!”

    “说实话,陈慕,我挺对不住你的,我一直以为是你投靠节目组,自作主张,把门拆掉的呢!”

    李辰愧疚的对着摄像机道歉道。

    只不过,这种道歉貌似很木有诚意,反而有一丝,嗯...对,庆幸!

    不知现在的陈慕要是在清醒状态,或者...还活着的话,听见李辰这番话有何感想,估计内牛满面吧!

    “嗯~”

    李辰眉头一皱,鼻子贴在这张纸上嗅了嗅,说道:“哪里来的一股子血腥味!”

    “还有,节目组为什么不把提示卡放在房间里,反而放在外面!”

    李辰忍不住吐槽说道。

    摄影师全程没有说话,辰哥,你说你的,别看我,我要说的不顺你心意了,你打我咋办。

    “血腥味好像大了呢?”

    李辰眉头一皱,看向前面的一个路口,血腥味好像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走,过去看看!”

    李辰目光凝重的举起蜡烛,脚步谨慎的慢慢走了过去。

    烛火照耀着前进的道路,血腥味也是愈加浓重。

    “在这!”

    李辰身影一停,震惊的目光看向墙壁上。

    鲜红的五个大字印在上面,每个字的下笔重处,都有一条血渍流了下来,那是由鲜血写成的五个大字,散着浓浓的血腥味。

    李辰心神震动,照着念道:“鹿函,OUT!”

    ......

    “别吃我!”

    陷入昏迷中的陈慕猛地惊醒,旋即视线环视着周围,惊恐的汗水顺着鬓角留下,失神的说道:“我咋又换地方了!这是地狱么?”

    为啥自己老是陷入昏迷的时候换地方,还有为毛自己老是晕呢?我不至于害怕到那种地步吧,况且我刚才还调戏,咳,不对,忽悠小女鬼了的呢!

    “哎,没想到我这次死居然是没有痛苦的!”陈慕叹了一口气,有些悲伤的想到,一想到自己的闺女还有妹子,还有那些朋友,以后都看不见了,陈慕差点没哭出来。

    当着外人的面可不能哭出来,体验不到痛苦总比上回被呛死的感觉好,陈慕心中又是默默地安慰自己。

    想开点,人都死了!

    “不过,话说.....”

    陈慕瞅了瞅周围的环境,这地府还有月光呢啊!这环境也挺好看的,就特么咋没人呢?不对,咋没鬼呢?

    好歹我活着时候有两个身份呢!

    一个五百强企业副总,一个节目尚未上映的火热明星,咋的不也得让个小鬼接待一番啊!

    等等......

    陈慕突然抬头看着外面的月光,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兄弟,我瞅你挺眼熟的,哈哈,那个啥,你咋下来的!”

    “哈哈!”

    说完,陈慕直接一个翻身站起,笑着说道:“老子特么没死,哈哈!”

    “什么声音!”

    这时,一阵低低的交谈声响起,勾引起陈慕的兴趣。

    不过......

    貌似我还在别墅里,说话这俩人不能是那一大一小两个鬼吧!

    陈慕特别谨慎的压制了一下谨慎心,旋即没控制住,稍稍的摸了过去。

    有着淡淡月光的光辉,陈慕蹑手蹑脚、不发出声响的靠近传出交谈声的房间。

    “姐姐,真的可以吸么?”

    “当然可以喽!”

    “那姐姐,可以吃么?”

    “当然也可以啦!”

    陈慕眉一皱,嘴一咧,心中默默想到,是我太污了,还是她们说的就是。

    “我还是先跑吧!”

    大脑风暴了一下,陈慕非常不作为的想到。

    趁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女鬼正聊天呢,本小爷趁早跑路,让你们吃灰!

    “姐姐,你说人肉真的好吃吗?”小女鬼憧憬的一句话彻底让陈慕身体僵住了!

    你麻麻的吻,我刚才白疏导正确思想了,这么一会儿功夫,你又想吃人了?

    这孩子也太善变了吧!

    陈慕欲哭无泪。

    “传闻说,挺好吃的啊!”

    一个声音异样的女声响起,说道:“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可是人肉包子比驴肉包子更受欢迎,间接说明,人肉好吃啊!”

    去你妹的人肉包子好吃,你在哪听过,你妹的!

    陈慕牙龈都要咬出血,也就是我不是鬼,要不然,我一个打你俩,叫爸爸都没用。

    “姐姐,可是刚刚那个叔叔说,我们鬼要遵从法律的,要讲公平和道理,不能吃人也不能吸阳气的!”小女鬼很认真的开导着她的姐姐,说道。

    叔叔?

    算了,叔叔就叔叔吧!

    陈慕两眼闪着泪花,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你喊老大爷,我也答应!

    “妹妹,你要记住,不管是男人还是男鬼,只要是雄的,就算他说出花来,你也不能信,知道么?”大女鬼对着小女鬼输入正确思想,严肃的说道。

    “你这啥女鬼啊,你这辈子是受过什么男人的迫害,一棒子打倒一个性别群体,要知道,整个世界上就特么两个群体,一雌一雄,不对,一公一母,也不对,是一男一女,这一棒子下去,就剩女的了!

    别提中间那个,那个不算!”

    陈慕想哭,甚至有一种冲动,一脚把门踹开,进去证明一下自己。

    我特么真是好人,纯的!

    “啊,那姐姐,我要吃红烧肉!”小女鬼声音雀跃的说道。

    陈慕叹了一口气,错误不怪小女鬼啊,这是个好鬼,就是跟错姐了!

    而且我身上肉少,全是骨头,也没有五花肉啊,不对,呸,我特么不是猪,什么五花肉。

    似乎听见了陈慕的心声,大女鬼同意了一声,说道:“嗯,红烧肉都给你,我爱吃排骨,一会儿做糖醋的!”

    “咯咯,好哎好哎,我也爱吃!”小女鬼嬉笑一声,雀跃的说道。

    “嘶~”陈慕捂着腰倒吸一口凉气,转尔又是捂着肋骨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腿,胳膊,总之,现在全身骨头哪都疼。

    “一会儿把心炖上,肠子就扔了吧,挺脏的,肾的话,也扔了吧,对咱们没用,肝的话,也扔了,不好吃!”大女鬼想了想,说道。

    “行啊,不过,姐姐,我听说牛鞭虎鞭什么的,人鞭好吃么?”

    小女鬼好奇的说道。

    “你这小丫头想什么呢!你想吃可以尝尝,应该不会好吃吧!”大女鬼嗔怪一声,说道。

    “别啊!”

    陈慕吓得两腿一并,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蹭开,远离这个房间,好可怕,好可怕....

    “还有,他那双眼睛颜色挺好玩的,我们一人一个!”大女鬼说道。

    “好哎!”小女鬼雀跃同意,旋即提醒道:“姐姐,做菜放点豆瓣酱,放点蒜末和葱花,我喜欢吃!”

    “知道了!”大女鬼答应道。

    陈慕一把捂住眼睛,小步伐加快,不行,这地方不能久留,我这人还没死呢,浑身的肉都让你们想好做啥菜了,过分,太过分了,想没想过我这个活人的感受。

    突然间,小女鬼在陈慕身后走了出来,摸了一下胸前沾血的匕首,空灵悦耳的说道:“姐姐,他要跑!”

    “没事,他跑不了!”

    一个身穿白衣,手拿两把闪着寒芒的菜刀从陈慕的目标门处走出,没有五官的脸上充斥着干枯的黑红色血液,阴森森的说道。

    “你麻麻的吻!”陈慕眼角含泪,身上的潜力爆发,猛地向门口处的大女鬼冲了过去。

    这都要动刀了,此时不拼命,难道还要在案板上拼命不成。

    跑,赶紧跑,撒欢跑,别停!

    陈慕觉得此时他的速度能稳超世界第一。

    大女鬼也被陈慕突然之间的变化惊的一愣,双手举着菜刀,愣愣的看着推开自己跑出房间的陈慕。

    半晌后,没有五官的大女鬼面目表情将菜刀放在了自己的头上,挠了挠头......

    另一边,逃出生天的陈慕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女鬼追上来,才松了一口气。

    别墅内的窗户和通风口都很多,月光充沛,将别墅内豪华的装饰充满在陈慕的眸子中。

    陈慕的位置处在一楼,逃出来之后的左手边就是别墅的大门。

    沉吟少许时间后,陈慕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真是太善良了!”

    陈慕打算去寻找其他的跑男团成员,如同英雄降临一般拯救他们于苦难之中。

    “我真伟大!”

    陈慕挑了挑眉,骄傲的自语说道。

    说走就走,说救就救。

    陈慕抬腿就往楼上走去。

    这栋别墅真的很大,从表面上看去,就好像是一所一般的高中那么大,房间很多,视野也很广,楼层也达到了四层高,实为罕有。

    唯一可惜的一点就是,隔音效果太好了,陈慕完全听不见声音。

    上楼时,陈慕皱着眉动了动右手手臂,刚才碰到那个无脸女鬼的触感似乎有些......

    “砰!”

    一声巨响打断陈慕的思路。

    “那里!”

    陈慕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只见一间音乐室的大门敞开着。

    陈慕到了门口,向里面望去,惊叫一声,说道:“哎呀我去,末日女鬼啊!”

    房间内,鹿函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脸上全是鲜血,在月光下显着淡淡的荧光,衣服半敞着,露出他的胸膛。

    在鹿函身上,是一个没有影子的女鬼,穿着黑色红色兼有的红色紧身皮衣,一头血红的长发遮住她的脸。

    听见陈慕的声音,正紧盯着鹿函的红衣女鬼回过头,血色长发下的眼睛看着陈慕,双掌缓缓平伸而出,锋利的长长指甲如刀锋一般闪烁着寒芒。

    “吸...溜....”

    红衣女鬼伸出血色的长舌,垂涎欲滴的看着陈慕,血液顺着她的嘴角落下。

    陈慕一脸苦涩,刚出狼口,又入虎穴,真的是点背啊!

    “您继续,我就路过!”

    陈慕讪笑着说完,转身就跑。

    身后,红衣女鬼放弃了鹿函,转身追上陈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