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是人是鬼
    “你...惹怒我了!”

    厉嚎的声音带着不可阻挡的威严直入陈慕的耳中,如平湖中掀起万丈波澜。

    陈慕皱着眉,压住心中的不安,强自微笑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小女鬼冷冷的看着陈慕,也不挣扎,只是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阴森森的声音中带着渗人的气息,说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啊!”

    没等陈慕再想询问,顶层处,陈赤赤的尖叫传入陈慕的耳中。

    陈慕面色一变,认识了陈赤赤这么久,从来没有听见他发出过这种声音,有大事发生了么?

    陈慕看了一下小女鬼身上绑着的绳索,犹豫了一下没有解开,心中则是暗自疑惑,这到底是人是鬼,他的绳子真的能绑着鬼么?

    难道是刚才祷告的原因?

    陈慕默默想了一下,旋即转身跑上楼梯,骤然间一咧嘴,脚步缓下,不自然的皱了皱眉,一时着急,忘记了脚腕处扭伤的事情了!

    趁着陈慕一步一步往上挪动的时候,小女鬼在陈慕的背后,声如清铃的笑出声,闪着血芒的黑色眼睛看着陈慕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很快就会付出代价,嘻嘻....”

    陈慕心中一颤,回过头看着后面的楼梯下位置。

    那里,灰腾腾的迷雾弥漫,犹如云朵般的雾气慢慢升起,缓缓的飘到楼顶,扩散开来。

    似乎有着一个恐怖的存在正在那里大口呼吸着。

    灰雾中,一点点的红色光芒慢慢亮起,明亮而又刺眼。

    红芒勾勒出眼睛的轮廓,透过灰雾,隐藏在眼睛里面的图像落入眼帘,有天、有地、天是黑色,地是血红色,这...是地狱魔鬼的眼睛。

    她在慢慢醒来。

    “你很快就会付出代价。”犹如梦呓般的声音在灰雾中传出。

    “小女鬼!”

    灰色的雾气给陈慕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那里对于他,有着一种未知的危险。

    陈慕想了想,放弃了冒险探底,而且顶楼还有着陈赤赤的声音。

    放弃了探险之后,陈慕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开,身影前行,慢慢消失。

    别墅二楼楼梯处的灰雾翻腾了一会儿,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在陈慕离开的许久后,一声空灵悦耳的笑声响起,灰雾散去,小女鬼豁然已经消失不见,原地留下完好无损的黑色绳索。

    沿着楼梯,陈慕一直走到别墅四层。

    寂静无声,只有陈慕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陈赤赤?”

    陈慕环视一下四周,轻声叫道。

    没有回音,陈慕只好向着自己猜测的方向走过去。

    别墅四层的装饰结构对于陈慕来说是陌生的,只能依靠直觉。

    “辰哥,冷静.....”

    陈赤赤细小的声音从陈慕附近一间房间响起。

    陈慕豁然回头,打开门走了进去。

    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冷风直袭陈慕,将他的衣服和头发吹得飘动起来。

    率先入目的是打开的窗户,上面坐着一个人,他的名牌在月光下显现出来,名字:李辰。

    窗沿边缘的位置,李辰犹如木偶一般,对着陈赤赤的劝慰犹如无视。

    陈赤赤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冒失举动,看见陈慕走了进来,急的头冒汗,说道:“我刚才看见辰哥,还好好的呢,我上来找他的时候,他就一直坐在窗台上。”

    闻言,陈慕眉头一皱,向下压了压手,示意陈赤赤不必多虑,旋即微微一笑,说道:“辰哥,我们的再一次见面,你不用这种欢迎仪式来吓我吧!”

    “你来了,嘻嘻!”

    空灵悦耳的笑声在李辰的身上传出。

    陈慕瞳孔一缩,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惊声说道:“小女鬼,你怎么在这?”

    明明刚才被自己绑在二楼的啊!

    难道是那灰色的雾气?

    陈慕手掌握紧,紧张的说道:“你要干嘛?”

    小女鬼的声音猛地阴森森起来,说道:“我说过,你很快就会付出代价,现在.......”

    “等等...”不祥的预感愈加加重,陈慕紧迫的喊道。

    回应陈慕的是,李辰的身体似乎僵硬住了,随着一股加剧的冷风,在窗口头部向下,载了下去。

    小女鬼空灵悦耳的笑声愈加愈远:“你会付出代价的,这只是一部分。”

    陈慕和陈赤赤身形齐动,猛地窜到窗边。

    但即使是陈慕,因为脚腕处的扭伤影响了速度,他挽救的动作也是落空。

    风声呼啸而过。

    陈慕和陈赤赤急忙在窗口向下望去,只见李辰的身影已经落在地面上,周围似乎有着殷红的血液流出。

    别墅的四层比之常用的楼层高度高一倍左右,相当于七~八层的高度。

    一个没有活动能力,不挣扎的人落下去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陈慕和陈赤赤不用脑子都能猜出来。

    “吱吱...”

    强力摩擦木头的声音响彻房间,陈慕的双手捏在窗沿处,手指因为用力捏的发白。

    陈慕猩红色的眼睛在月光照耀下,慢慢变得狰狞恐怖,窗沿处的墙皮甚至已经留下了一道手指留下的清晰痕迹。

    陈赤赤的眼睛也变得通红,手掌捏的发紧,隐隐也是透露着狰狞的神色。

    陈慕什么话也没说,深深的看了一眼楼下之后,转身走向门外。

    “等等,陈慕,别犯虎。”

    面色同样难看的陈赤赤在后面叫住了陈慕,说道:“冲动解决不了事情。”

    “没什么,我就一直听说鬼能吃人,鬼怎么怎么厉害,我今天就想亲自彻底的体验一下,鬼到底有多强。”

    陈慕停下脚步,淡淡的出声说道。

    曾经李辰的开怀大笑、关怀照顾、尽心竭力、老实憨厚....那些深深印刻在脑海深处的画面在陈慕脑海中犹如电影一般晃过。

    陈慕的眼中隐隐浮现一丝泪花,但很快就被狰狞和癫狂覆盖。

    “等等,别急。”

    陈赤赤视线猛地定在房间的一个地方,走了过去,说道:“陈慕,你也过来看看。”

    陈慕犹豫了一下,旋即走了过去。

    “你看。”陈赤赤一指地面上的一块地板。

    整个房间中,唯有这块地板没有在地毯的下面。

    若只是这样,还勾引不起陈赤赤的注意,让他注意的是一个蓝色的纽扣静悄悄的放置在地板的一角。

    “跑男的衣服扣子。”陈慕一看便知,这是跑男团成员衣服的纽扣,他们所有人的衣服都是一款。

    有什么深意么?

    陈慕皱着眉,没有耐心,直接将地板附近的地毯掀开。

    一张写着黑字的白纸落入陈慕和陈赤赤的目中。

    “鬼是周之?”陈慕看着白纸上的黑字,皱了皱眉,说道:“鬼的名字是周之?”

    陈赤赤拿起来细细的看了一眼,说道:“不像,应该辰哥时间不够了,这个名字没有写完。”

    “辰哥既然给我们留下了线索,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不然辰哥也不会留下线索,也就是说这里面有隐情。”陈慕细细的分析了一下,旋即大胆的猜测道:“这么说,这特么是节目组搞的鬼,鬼是人演的。”

    陈赤赤则道:“周之这个姓我们成员里面都没有,说明节目组还有一个神秘嘉宾,甚至三个,他们扮演的鬼来吓我门。”

    “也就是说,辰哥没有死。”陈慕有些庆幸的说道。

    “嗯!”

    陈赤赤点头同意,旋即问道:“陈慕,你有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

    陈慕为了一探究竟,没有顾忌自己的面子,目露疑惑,说道:“不过,我在客栈的时候,房间有一本叫做《厉鬼》的书,我刚才被关的房间中那本书重新出现了,并且里面那些厉鬼的形象全部化作画稿,满屋子都是,后来那个小女鬼出现了,我莫名奇妙就晕了!”

    陈慕皱着眉,真的很莫名其妙,陈慕感觉他当时没有恐惧到那种地步吧,旋即继续说道:“醒来后,小女鬼非要给我看电视,后来碰到那个无面女鬼,我莫名奇妙又晕了,后来醒了,我就跑了,之后被追杀,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陈慕敢打保证,真的很莫名其妙,自己怎么昏迷的都不知道。

    莫名奇妙?

    陈赤赤孤疑的看着陈慕,莫名奇妙就晕了?你逗我?

    “吓晕的就下晕的呗,你这么掩饰很多余啊!”

    陈赤赤忍不住揭穿陈慕说道。

    “真的不是吓晕的!”陈慕瞥了陈赤赤一眼,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越过这个话题,说道:“你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陈赤赤尴尬一笑,说道:“我和摄影师被关在一个房间里,然后里面有面包、牛奶、水果....,还有麻辣小龙虾。”

    陈慕无语的看着陈赤赤精神抖擞的报着菜名,吐槽道:“你口水留下来了!”

    陈赤赤一摆手,说道:“不可能,我都吃没了!”

    “......”

    陈慕低下脑袋,淡淡的说道:“我已经猜到了!”

    陈赤赤咧咧嘴,哈哈一笑,说道:“不过,节目组也是的,居然把钥匙放在小龙虾的盘子里,我差点没吃下去。”

    陈慕:“......”

    我能说我连钥匙都没见到过,咋出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对了,你说摄影师?”

    陈慕这才注意到陈赤赤之前说的话,问道:“你怎么有摄影师?”

    “都有啊!”陈赤赤疑惑的看着陈慕,说道:“辰哥也有,你也有啊!”

    “我没有啊!”陈慕说道。

    “夏天在广播里说了,和你走散了!”陈赤赤说道:“我摄影师和我刚刚也走散了,没找到他。”

    “辰哥摄影师呢?”陈慕问道。

    陈赤赤一摊手,说道:“我哪知道。”

    .......

    别墅一楼,手中拿着一张卡片的王组蓝谨慎的看着四周,说道:“我们现在有对我们队伍很重要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让我的兄弟们都知道这个消息。”

    费劲千辛万苦的时间,王组蓝总算是在地上找到了丢失的钥匙,从里面跑了出来。

    跑出来后的王组蓝无比谨慎,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庇身之所,甚至自己的路线还躲避着月光。

    但不得不说,王组蓝的谨慎立有奇功,居然找到了一张无比重要的提示卡。

    所以,王组蓝这才不惜犯险,宁可暴露自己也要找到其他的成员,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只要将这个消息交给邓朝或者李辰,我们就赢了!”王组蓝自信满满的说道,旋即犹豫了一下,又是说道:“交给陈慕也行,他上一期的表现还是值得称赞的!”

    骤然间,一个立在月光下的桌子吸引了王组蓝的注意,那上面写着还未干枯的血粼粼大字:李辰,OUT

    “李辰被淘汰了?”王组蓝瞪大了眼睛,很惊讶的看着镜头,说道:“李辰那么强,怎么淘汰他的。”

    “不行,我要赶快将消息送出去。”王组蓝再一次感觉到事情的紧迫性,下定决心,说道。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在他的附近响起。

    王组蓝神色一变,目光一转,将提示卡藏在一个沙发下,旋即躲了起来。

    王组蓝这边刚躲起来,脚步声突然消失。

    “啪!”

    轻轻的拍打声在王组蓝背后响起。

    王组蓝吓了一跳儿,回头一看,只见一双粉红色慢慢转成鲜红色的眼睛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发出一声尖叫:“啊!”

    “说好的和我宠物玩游戏,居然敢跑。”

    这是王组蓝脑海中最后弥留意识的声音,眼前的视野慢慢模糊,一个红发女子的身影在他眼中慢慢分散成多个,王组蓝想挣扎的说些什么,但眼睛却是无力的闭上了!

    ........

    “啊!”

    王组蓝的一声尖叫也恰好传进了陈慕和陈赤赤的耳中。

    “王组蓝的声音。”

    “一楼传来的!”

    陈慕、陈赤赤面面相窥,同时出声说道。

    “走,去看看!”

    陈慕率先冲了出去,来到楼梯旁,在这里看去,一楼大厅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寂静无比。

    陈慕没有犹豫,直接顺着楼梯慢慢的走了下去,身后,陈赤赤紧紧的跟上,目光环绕着周围,警惕着红衣女鬼、无面女鬼、小女鬼的出现。

    到达一楼的时候,陈慕扫么一下四周,说道:“组蓝好像也出事了!”

    “陈慕,快来,你看这!”陈赤赤站在一个桌子旁,看着桌面上的血渍,说道。

    陈慕闻声急忙跑了过来,看到桌面上的字,心道一声:“果然。”

    那个桌面上写着:李辰,out、王组蓝,OUT。

    “鹿函、辰哥、组蓝都被淘汰了,我们还剩下你我、朝哥、热巴、密姐五个人。”

    陈慕的脸色很不好看,似乎因为自己惹怒了那个小女鬼,跑男团的淘汰速度快了很多,李辰和王组蓝的淘汰只分个前后。

    “我去找朝哥!”陈赤赤说道。

    “嗯,那我去找热巴和密姐!”陈慕则道。

    两人分工完成,陈慕便是催促道:“你快去吧!”

    将陈赤赤赶走以后,陈慕看了一眼方向感不对的一个沙发,走了过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王组蓝就在这被淘汰的。

    可是王组蓝是跑男团里最擅长逢凶化吉,躲藏的人,怎么会躲在大厅的沙发后面,他的性格应该会躲在一个全是漆黑,隐蔽性很强的屋子,坐收渔翁之利。

    那他的淘汰,是事发突然么?

    陈慕想着想着,思路不知怎么跑到自己莫名其妙晕过去的事情。

    “好像,我每次晕过去都有一股玫瑰的花香味。”

    陈慕心中不确定的想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