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步入谜底
    和陈慕分别后,陈赤赤的动作行为也是严谨慎重,三步一回头,两步一转头,一步一探头。

    “朝哥!”

    陈赤赤双手捧在嘴前,做成喇叭的手势,轻声叫唤道。

    血色长河的卧室中,邓朝、摄影师无助的般背靠着房门,心中的恐惧已经被时间的流逝冲散了许多。

    头部贴着房门的邓朝眉头一皱,认真倾听。

    “赤赤,是你么?”

    邓朝用力踢了一脚房门,用尽全力的喊道。

    四处观摩的陈赤赤听见不远处的响声,回过头看了眼身后,旋即一步一踮的跑了过去。

    陈赤赤挑了挑眉,贱兮兮的一笑,拍了拍房门,说道:“朝哥,你在里面啊!”

    “陈赤赤,我,邓朝,你在外面看见钥匙了么?”

    邓朝眼中涌起希望之火,大声的叫道。

    门外,听见邓朝声音的陈赤赤挑了挑眉,故意调侃道:“朝哥,朝哥,你在这么?没人我走了啊!”

    邓朝无语了,看着摄影师说道:“我敢打保证,陈赤赤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知道又如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邓朝再一次费尽心力的大喊:“陈赤赤,帮我开下门。”

    “什么?”

    陈赤赤再一次伪装成听不见的样子,捂着耳朵说道:“朝哥,我听见你声音了,但是听不清你在说些什么。”

    邓朝嘴角抽了抽,再一次说道:“你给我把门开开。”

    陈赤赤也不过分,恰当的点了点头,说道:“听见了!”

    说罢,陈赤赤伸手将插在门锁上的钥匙拧了一下,说道:“出来吧!”

    门缓缓的打开。血水从缝隙中流了出来,浸湿了陈赤赤的裤脚。

    “什么鬼啊!”

    陈赤赤吓了一跳,这是啥啊!

    邓朝手扶着墙壁,一副虚脱的模样从里面走了出来,说道:“你再不开门,我的脚就被这些血给泡烂掉了!”

    “房间里有钥匙,你不知道找一找的么?”

    陈赤赤瞥了眼邓朝的房间,满屋血河,永不疲倦的玩具火车.....,都比他曾经待过的屋子阴森许多。

    “我可算出来了!”

    邓朝没有急于回答陈赤赤的问题,深吸了一口外面血腥味颇淡的新鲜空气,瞬间全身舒畅。

    随着邓朝的脱困,跑男团的六个男生均已经全部出现。

    鹿函、李辰、王组蓝被淘汰,邓朝、陈赤赤、陈慕存活,迪力热巴、杨幂不知所踪。

    “朝哥,你知道周之是谁么?”

    陈赤赤说道,转尔又是将一些猜测出的想法告诉给邓朝。

    “周之?”

    邓朝也是两眼摸黑,周之,娱乐圈有这个人么?

    .......

    别墅三层。

    陈慕一步高一步矮的走了上来,在月光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旋即径直的向着一个方向蹒跚走去。

    片刻后,一间卧室中,陈慕低头看了眼门锁,轻轻的敲了下门。

    “咚咚咚!”

    沉默半晌后,清脆的声音传出:“谁啊!”

    “我,陈慕!”陈慕倚靠在门旁,嘴角挂着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陈慕?”

    声音貌似有一丝惊讶,旋即说道:“陈慕,你能进来么?我出不去。”

    “可以!”

    陈慕轻轻点头,拧开门锁,走了进去。

    同样的漆黑,同样的月光。

    不一样的是,淡粉色的薄纱在窗口处轻轻飘动,翩动的月光在其上泛滥着如星海般的璀璨光芒。

    帝皇寝宫般豪华的屋内装饰让人眼前一亮,心旷神怡,伴之,还有淡淡迷人的氤氲香气在屋中弥漫。

    进屋后,陈慕修长的手掌搭在门旁的钢琴上,轻轻拂过,不带一丝灰尘。

    “这就是你被关的地方么?”

    陈慕险些被这些豪华的装饰晃瞎了双眼,赞叹一声,说道。

    窗前,一个单人沙发背对着陈慕,看不见沙发后的人影,不过却能听见那股淡淡的呼吸声,似乎有些急促。

    “对啊,我对这里还是很满意的!”

    在陈慕微笑等待着答案的时候,一道倩丽的身影迎着月光站起,那黑夜中无比皎洁的月光也遮掩不住她身上的光芒,美丽动人。

    悄然回过头,露出她笑颜如花的面庞,如同一朵娇艳的花朵绽放了属于她的魅力,正是当红小花旦之一:迪力热巴。

    陈慕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屋内扫过,嘴角勾起奇怪的微笑,说道:“我们两个的待遇还真是天差之别啊,我被关的地方可谓是地狱,你这里完全媲美天堂。”

    “你喜欢也可以过来坐啊!”

    迪力热巴露出充满魅力的笑容,对陈慕招了招手,说道。

    陈慕惊叹间,靠近几步,说道:“你这里真安静。”

    迪力热巴移步坐在沙发上,两条美腿翘起,笑着说道:“还好吧,我一直在这里,没人来也出不去。”

    陈慕丝毫不客气,也是坐在沙发上,倚靠在沙发背上,半眯着眼睛,带着一丝睡意说道:“有些累了,在你这休息一会儿。”

    “我们两个孤男寡女的,你在这休息,影响不好吧!”

    迪力热巴浅笑一声,眼珠子转了两圈,羞涩说道:“还是说,你喜欢我,可是你要知道,强扭的瓜不......”

    陈慕眼睛也不睁,面色毫无变化,说道:“你想多了,我不喜欢胖子!”

    我不喜欢胖子。

    迪力热巴怔住了,整个人如同被九天雷霆狂劈过一般。

    半晌后,迪力热巴缓过神来,看着休憩中似乎睡着的陈慕,秀手捏的发紧,说道:“陈慕,我不胖。”

    闭着眼睛的陈慕点头说道:“对,你比胖子瘦一点。”

    迪力热巴委屈的苦着脸,不再理会陈慕这个在她心中插刀的坏人,独自无声,眼中光芒闪烁。

    微微休息一下后,陈慕睁开双眼,眼中掠出一道凛光,环视四周,皱眉心中自语:怎么还没来?

    “胖迪,你摄影师呢?”陈慕头也不回,视线慢腾腾的扫过房间,口中问道。

    “他...他跟我走散了!”迪力热巴美眸一转,解释道。

    陈慕视线缓缓回到迪力热巴的身上,看的她面色不由自主的不自然起来,才说道:“你刚才有听见什么声音么?”

    迪力热巴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纤手摩挲了一下光洁的下巴,不确定的说道:“好像听见了,但没听清,或许是我幻听了!”

    陈慕淡淡一笑,说道:“那你有看到一个红头发的女鬼和一个没有脸的女鬼,还有一个胸口插着匕首的呆萌女鬼么?”

    迪力热巴美眸圆瞪,旋即身体向后一靠,双腿蜷缩在胸前,惊声说道:“什么?鬼?”

    陈慕一脸确定,点了点头,腿搭在一边的桌面上,说道:“就是鬼,她们长得非常可怕。”

    迪力热巴抱起抱枕,美眸中水汽升起,可怜兮兮的说道:“陈慕,你别吓我。”

    “没有,热巴,你可要小心些啊!”

    陈慕摆了摆手,声音变得很恐怖的说道:“那身穿白衣的小女鬼虽面色清纯可爱,但却是双手沾染无数杀戮血腥的厉鬼,残忍可怖,杀人不眨眼。满头红发的女鬼她也不逞多让,双手上的血腥更是吓人,手指甲长的吓人,听说那是从每个她杀掉的人身上只取一粒精华,这样慢慢积累的,而且,她还是心理变态,让人唱歌跳舞的。”

    陈慕煞有其事的夸张说道。

    “你是在给我讲鬼故事么?太玄幻了吧!”

    迪力热巴呆了呆,旋即眼睛转动两圈,期待而又好奇的问道:“那另一个呢?你不说还有个无面女鬼么?”

    陈慕叹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恐惧,缓缓说道:“这个无面女鬼是最恐怖的鬼,她手持菜刀,喜欢吃人的各个部位,还不忌食,什么都吃,简直就是作恶多端的女鬼,可怕可怕。”

    迪力热巴美眸一亮,眼中掠过奇异的光芒,追问道:“还有么?”

    “有!”

    陈慕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她还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你知道么,她那么丑居然还问好看么,还问我身材好不好,瘦不瘦,天,我从来没有遇见多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迪力热巴脸上的笑容慢慢退散,在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突然她甜甜一笑,说道:“陈慕,你等着,我给你拿点好吃的!”

    说罢,迪力热巴转身走来,脚步声无比沉重。

    陈慕抬起头,目中闪过一道不一样色彩的光芒,突然说道:“热巴,你那两把菜刀呢?不给我看看么?”

    话音落下,气氛骤然安静。

    早在先前的接触中,陈慕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三个鬼会走路和跑路,但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陈慕太过深思,但之后的碰触和眼睛所看到的,陈慕就觉得无面女鬼的动作和身上的气息无比的相似。

    岁月悠久的古书中,详细记载着神、仙、妖、魔、鬼的传奇故事,在那些记载中,他们都属于同一强大的等级,不分上下,即使修行低下,也有着飞天走石、风云骤雨的能力。

    鬼,视物体犹如无形,双脚离地,速度惊人,力量恐怖,鬼体无形。

    但陈慕所遇见的、所看见的和书中的只有一部分相同。

    例如:恐怖,或许也只有恐怖。

    先前,陈慕只是有着一个猜测,他和陈赤赤交流过后,这种猜测就已经被他确定八九成了!

    事情真假,十有八九。

    况且,陈慕在一口可并非是一无所获。

    一张A4纸大小的提示卡片被陈慕从怀中掏了出来。

    提示卡在月光下,折射着银光,刺进陈慕和迪力热巴的双眼。

    提示卡上面的字体并非是电脑打印出来的,是人一笔一划抄写下来。

    “跑男团的成员们,当你们进入别墅开始,你们其中的某位成员就已经被厉鬼附身,将你们驱逐或者毁灭,万分小心,他们会害怕露出破绽,一直不和其他成员会面,隐藏颇深的人或许就是厉鬼。

    消灭厉鬼的方法,找到符箓,根据其中的提醒,找到厉鬼,将曾经你们的兄弟,让他的灵魂重新醒来,让厉鬼消散。”

    陈慕将提示卡放在桌面上,失笑说道:“不得不说,这次节目组真会玩,最开始我也被吓了一跳。”

    陈慕的这张提示卡就是王组蓝藏起来的那张,同时自己的搜索没有化作无用功,一个印着房间的符箓被他翻找了出来。

    迪力热巴眨了眨无辜的眼睛,委屈的说道:“陈慕,你居然怀疑我,我太伤心了!”

    陈慕回想起迪力热巴变身无面女鬼时对自己的恐吓,翻了翻白眼,一语中的,说道:“别装了,你太胖了!”

    铮~

    瞬间两道寒光淋淋的银光伴着铁器出鞘的声音响起。

    陈慕抬眼望去,迪力热巴手持两柄菜刀,柳眉倒竖,俏脸紧绷的扑了过来。

    我去,陈慕脸色大变,翻身就跑,口中慌忙说道:“你来真的!”

    迪力热巴在后面菜刀一指,气呼呼的说道:“陈慕,你别跑,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代表月亮消灭你!”

    陈慕脸色一黑,躲到一个长桌的另一边,看着对面的迪力热巴,深感冤枉的说道:“你替天行道什么啊,你今天的任务是内奸,是鬼,我是正道形象。”

    迪力热巴气呼呼的鼓着俏脸,轻啐一声,说道:“你要是正道也是道貌岸然之辈,我一定要杀了你。”

    “啊!”

    陈慕看着绕过来的迪力热巴又是跑开。

    “你别跑!”

    “你当我傻?你那菜刀都能杀鸡了!”

    “那我就杀你!”

    “你太胖了,迪力热巴,你现在过一百二十没,你要是一百二就和我差二十斤了!”

    “我没有,陈慕,你给我站住。”

    “不站,等你减完肥再来追我吧!”

    “我一定要杀了你!”

    .......

    你追我赶,过了半晌之后,终于陈慕因为脚腕的扭伤输掉了这场追杀,惨遭迪力热巴的蹂躏。

    坐在沙发上,陈慕揉了揉被迪力热巴咬出牙印的胳膊,一阵龇牙咧嘴。

    “你还嘚瑟不了!”迪力热巴单手拽着陈慕的衣角,一副胜利者的模样,说道。

    陈慕刷刷摇头,玩这么一会儿,他感觉此时他的脚腕处,肿胀的更厉害一些了!

    “不过,节目组做的还挺逼真的嘛!”陈慕抬起这个菜刀,迎着月光看了一眼,旋即环视一下四周,将外面的锡纸剥开,露出里面的巧克力块,一口咬了上去,眼睛微微一眯,回味无穷的说道:“好吃!”

    迪力热巴顿时心疼了,将陈慕再一次伸到嘴边的巧克力夺了回去,说道:“别和我抢。”

    陈慕握了握手无菜刀的手,看了迪力热巴一眼,说道:“小气,怪不得....,没事!”

    陈慕看着迪力热巴又是抬起来的小手,顿时装作没事的样子。

    两人将两把菜刀解决过后,陈慕突然想起来,说道:“我们把这两把菜刀吃了,你还怎么吓唬人?”

    迪力热巴从柜子里拿出两瓶酸奶,扔给陈慕一瓶,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陈慕喝了一口酸奶,没有说话,这次节目组搞得太吓人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都忽略了提示卡,失去了先机,现在想要赢,难比登天。

    “辰哥呢?”陈慕还是对那个掉到楼下的李辰有些担心。

    迪力热巴嫣然一笑,说道:“没事,你放心吧!”

    陈慕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红衣女鬼是密姐吧,那那个小丫头片子是谁?”

    迪力热巴愕然,旋即神秘的眨眨眼,说道:“你猜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