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全军覆没
    别墅一层大厅。

    陈赤赤解救邓朝之后,摸着月光,来到大厅,等待着陈慕、迪力热吧、杨密。

    早在分开之时,陈慕和陈赤赤就已经说好,来到一楼大厅集合。

    陈赤赤、邓朝不敢松懈,鹿函、李辰、王组篮的淘汰对他们而言就是一记响钟。

    鹿函在跑男团中素有狂奔的小鹿之称,可见鹿函的不容小窥,如遇意外,想逃命并不难,结局也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被红衣女鬼淘汰。

    李辰,他的能力已经不需要任何人证明,跑男团中的能力者,力量、速度、耐力等身体素质横扫其他成员几条街,但到最后,李辰的淘汰结局,陈赤赤微微一想就心生凉意。

    王组篮,他虽体能在跑男团中垫底,但性格谨小慎微,不冲动,加上素有捡漏王称谓的运气,想要在这种黑天的环境发现他,如果不注意,邓朝他们甚至可能在他身旁经过,而毫无察觉。

    但此时,难以淘汰的三人莫名间就已经被淘汰了,而他们则一点提示都没有。

    “我现在觉得陈慕很危险。”

    陈赤赤躲在窗角,月光照不到的位置,他仰视着高层,聆听无比安静的氛围,小声说道。

    他和陈慕有过短时间浅显层面的交流,因为证据不足,只是对迪力热巴和杨密产生怀疑。

    陈慕独自一人去寻找迪力热巴、杨密的冒险,陈赤赤并不看好,极有可能,此时的陈慕已经同鹿函他们一般被淘汰。

    邓朝表情也显得颇为忧郁,这一次节目组做的太过真实了,完全骗过了他们的警惕心,寻找提示卡的想法早在何时就抛到脑后了!

    今天这次,他们怕是输了!

    陈赤赤、邓朝面面相窥,皆是失望的叹息一声。

    毫无动作的等待了十多分钟,还不见陈慕下来的陈赤赤有些着急,说道:“我们往楼上走走吧!”

    邓朝的心境也颇为不平静,四周无人,陈慕的情况他们也不得而知。听见陈赤赤的话,立马同意了!

    “踏,踏,踏.....”

    邓朝、陈赤赤控制着脚步声,慢慢向着楼上移动。

    片刻后,两人来到二楼,互相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一起走!”

    现在极有可能只剩下自己两人,一起走,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沿着左边地毯的方向,陈赤赤、邓朝两人均是默契的分工,一人观看一边。

    “啊!”

    正走着,邓朝忽然尖叫一声,身体骤然后退,颤着手指指着左侧一个打开的房间,说道:“里面有...鬼!”

    陈赤赤顿时感觉一股凉意自背后升起,悄悄后退一下,谨慎的向屋里面望去。

    “咦~,什么也没有啊!”陈赤赤愣住了,回过头,问道:“邓朝,你确定你没花...眼....!”

    邓朝犹如没事人一样,走在前方探头探脑。

    陈赤赤脸色一黑,让人耍了!

    “陈赤赤,你快看!”

    邓朝再一次僵在了原地,僵硬的看着一个打开的屋子,急迫的说道。

    陈赤赤动作一顿,毫无防备的再一次上当了,猛地凑到邓朝身边,视线也随着他的方向望去。

    还是,什么都没有。

    “邓朝,你是猪么?”

    陈赤赤忍无可忍了,这种情况下,还给我施加压力,太过分了吧!

    邓朝讪讪一笑,说道:“眼花,眼花!”

    陈赤赤翻了翻眉毛,绕过邓朝,走在前面,盯着自己负责的方向,说道:“邓朝,你认真一点好不好。”

    “陈赤赤,你快来看!”

    邓朝停下脚步,再一次说道。

    陈赤赤脚步停下,深呼一口气,手掌向上向下,胖胖的胸腹急速的起伏,随即在邓朝的催促声中猛地回过头,扑向邓朝,口中怒喊道:“邓朝,你有完没完了!”

    邓朝脖子一缩,面色并无变化,说道:“你快看!”

    陈赤赤眉头一皱,侧头看向邓朝所指的方向。

    那应该是一间储物间,里面摆放着难以计数的服装。

    素色为主,底子为红色,织秀着不同纹样缝缀的四套古代官服,通体鲜红、鲜艳亮丽的红色长裙,青春洋溢、薄料蚕丝的白色公主裙.......

    在墙壁的一边,还放置着兵器,袖剑、鱼龙剑、短剑、长剑、匕首、锤子、长刀......

    “这是!”

    陈赤赤瞳孔微缩,注意力略过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落在一处桌面空无一物的桌案上。

    四套古代官服犹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在桌案四个方位的椅子上。

    桌面的正中央,迷雾白烟似是脱离尘世的烟火,袅袅升起,将桌面和天花板连接成一道波澜的美画。

    迷雾白烟无根而生,没有一丝痕迹。

    陈赤赤面色凝重,环绕四周,稍作片刻,迈步走了进去。

    邓朝没有犹豫,直接跟了进去。

    没有意料中的阴森森或者腥臭作恶,淡雅的清香味弥漫,整个储物间充斥着淡雅的氤氲香气。

    陈赤赤仔细观摩之后,将头贴在桌面上,将桌面正中央的一个细管捡了起来,放在鼻尖嗅了嗅。

    袅袅白烟分作两股,涌进陈赤赤的鼻端。

    “咳咳...”

    陈赤赤被呛得不断咳嗦,说道:“香味从这里面传出来的,里面有香料,气味有着刺鼻。”

    如若放在刚刚走出房间的时候,看见这种挂着奇装异服、莫名白烟升起的房间,陈赤赤断然不敢冒失闯进来,也不敢将这个细管拿起来,甚至可能转身就跑。

    其中的差距就在恐惧与无惧,未知与明了。

    当真相的本质出现在心中的时候,那种外在的恐惧也会化作力量,一探究竟。

    害怕黑暗、了解黑暗、突破黑暗。

    世界上恐惧的并不是鬼,而是它带来的那种未知的恐惧。

    陈慕知悉一切均是假象,举步不退,一往直前,揭穿迪力热吧的伪装。

    陈赤赤猜测出十有八九,心中无惧,才细致入微的观察到细管的存在。

    陈赤赤手拿着细管,目中失神,思想早已神游天外,将得到的断续线索拼凑在一起,努力将其中的联系找出来,企图得到最后的胜利。

    “陈赤赤,你看!”

    邓朝翻找间,移开一个箱子,看着箱子下的东西,瞳孔一缩,说道。

    “嗯?”

    陈赤赤放下心头的事,侧头望去,微微一愣后,沉默不语。

    黑色字体:迪力热巴,out。

    “鹿函、李辰、王组蓝的淘汰字体都是鲜血色的墨水写成的,迪力热巴是黑色,她应该就是其中一个鬼了!”

    邓朝手掌摩挲着下巴,说道。

    “应该是陈慕干的,我们上去。”陈赤赤将细管放回桌子上,推门走了出去。

    走回楼梯口,邓朝和陈赤赤举步前行。

    骤然间,三楼的走廊处,一道红色的影子飘然而过。

    “杨密。”陈赤赤和邓朝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个小女孩是杨密伪装不来的,迪力热巴已经被淘汰,剩下的唯有杨密了。

    邓朝和陈赤赤没有迟疑,加快步伐,向着红色影子的方向追了过去。

    既然已经猜测出来了,这座别墅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红色的影子如同镜花水月般,追上来的陈赤赤和邓朝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杨密没有寻到,却是寻到另一个消息。

    陈慕,out。

    血淋淋的大字出现在邓朝、陈赤赤的面前。

    陈赤赤、邓朝沉默,心中取胜的希望愈加渐落。

    两人重拾心情,沿着走廊再次往前走,两人的气氛变得安静。

    走廊中,唯独响起就是他们两人的脚步声。

    光鲜亮丽的壁画上,细密的浮点犹如宝石般璀璨。

    陈赤赤沉默不语,静静的在前面走着,邓朝则跟在身后。

    “二对二,决战要来了!”

    邓朝猛地出声说道。

    走廊中没有发现剩下两个女鬼的身影,她们的行动也逐渐减少,可见她们就在哪个地方,等待着邓朝和陈赤赤的出现。

    “没有提示卡啊,怎么赢。”

    陈赤赤有些抓狂的说道。

    不管是一楼、二楼、三楼,邓朝和陈赤赤都搜索过屋子,或许可能是漆黑的原因,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什么也没有,他们甚至连怎么淘汰女鬼的方式都不知道。

    失魂落魄的走进一个房间,陈赤赤和邓朝抱有一丝期望,能够发现能够胜利的提示卡。

    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局面都是碾压的。

    跑男成员方完全就如同一个小白一般,慢慢摸索,而且前方还有着各种难题需要他们解开。

    而女鬼一方,就相当于停在新手村的满级BOSS,打的跑男团毫无还手之力。

    “咯咯咯....”

    空灵悦耳的笑声隔着遥远的地方传到陈赤赤和邓朝耳边。

    “是那个小女鬼的声音。”

    毕竟有过一面之缘,陈赤赤大体猜测出这道声音的身份。

    “在楼梯的方向,走,过去。”邓朝分辨出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身跑了过去。

    “别...”

    陈赤赤在身后叫了一声,但见着邓朝不听阻拦,只好无奈的追了上去。

    他们两个现在连方法都没有,上去是给对方送快递么?

    猥琐一番,躲开女鬼的追杀,等找到提示卡以后再与女鬼进行决战。

    这是陈赤赤心里的计划,可是邓朝现在跟魔怔了一般冲过去,陈赤赤只好跟着。

    待得邓朝、陈赤赤气喘吁吁的跑到楼梯口时,楼梯口早已经人去踪影无,一片寂静。

    “那个小女鬼的身份是谁?”邓朝喃喃自语,脑海中思考来思考去,也没有想到一个叫做周之的明星。

    年龄小、个头小,一般这样的明星应该是有个童星出道的资历,可是不只是邓朝,陈赤赤也想不到这个明星的身份。

    而且一般能参加跑男的明星身价都低不到哪里去,邓朝、陈赤赤都应该和对方有过碰面之缘。

    “有没有可能是辰哥时间不够,想把女鬼的身份都写上,周是姓,之是没写完的迪姓。”

    陈赤赤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微喘着气问道。

    邓朝摇了摇头,说道:“笔画不对,应该不是迪力热巴的姓。”

    “那之是个简写?或者谐音?”陈赤赤沉吟片刻,猜测说道。

    “往前走走!”邓朝向着与刚刚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啪!”

    走廊的正前方,一道灯光从一间房屋打开的门中普洒在地面上。

    邓朝、陈赤赤面面相窥,旋即走了过去。

    屋内,豪华、美观的装饰,一个胸前插着匕首的小女孩侧靠在床上,一个身穿皮衣,露出完美身材的红发美女拉开头顶的红发,露出她倾城的脸庞,手拿着红酒杯,微微摇晃着。

    靠近大门的沙发上,正对着门口的方向。

    一个高瘦的男子紧闭着眼睛,身体瘫在沙发上,丝毫不动,宛如沉睡过去一般。

    灯光突然忽闪忽暗。

    红发美女放下酒杯,对邓朝和陈赤赤招了招手,阴森森的说道:“不进来么?”

    邓朝谨慎的拉了一下陈赤赤,说道:“不进去了,多谢款待。”

    陈赤赤疑问的看向邓朝,这不就是最后决战了么?刚才你不是挺积极的么?怎么现在怂了!

    邓朝咧了咧嘴,低声说道:“陈慕都被放倒了,你觉得你能行还是我能行。”

    陈赤赤侧头一看瘫在沙发上的陈慕,恍然,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哈!

    “你们不进来么?”

    躺在床上的小女鬼从床上蹦起来,小跑到陈慕身边,把匕首从胸前拔了出来,狠狠的插在陈慕身上,使陈慕的身躯痉挛一下。

    陈赤赤和邓朝齐齐摇头。

    “你再插几刀,用点力。”

    “都没见血,你没吃晚饭么?”

    陈赤赤和邓朝两人都是十分不满意的样子,很是气愤,似乎恨不得在陈慕身上插刀的人是自己。

    “要是我,我就先把他掐醒了,然后当着他的面插他一刀。”陈赤赤摩挲着下巴,思考道。

    邓朝不同意陈赤赤的方法,说道:“陈慕毕竟身手比较好,不能让他醒来,就直接用力插上几刀,等他疼醒了,人也跑了!”

    “朝哥高见!”

    陈赤赤拜服,旋即看着小女鬼不满的说道:“你听见没有,用点力,多插几刀,怎么说也见点血啊!”

    红衣女鬼、小女鬼齐齐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果然,跑男团的兄弟都是亲兄弟。

    就是不知道陈慕醒来听见这一番话,会有什么想法,估计应该是插他们两个几刀。

    趁着她们略微有些失神的时间,陈赤赤和邓朝对视一眼,旋即手掌把门借力,瞬间爆发出一种速度,扑向靠近门口的小女鬼。

    陈慕和小女鬼的位置距离门口不远,陈赤赤和邓朝想直接抓住。

    小女鬼和红衣女鬼看到皆是一叹,对着陈赤赤和邓朝摆了摆手,均是脆生生的说道:“拜拜!”

    什么?

    正跑过来的邓朝和陈赤赤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脚步不自然的缓了下来。

    “朝哥,我有点头晕。”陈赤赤停下脚步,手扶着额头,说道。

    邓朝晃悠了一下脑袋,感觉面前的小女鬼、红衣女鬼、屋内装饰都变成了两个,然后三个,也是说道:“我也好晕啊,有重影了!”

    “你才是重影啊,我的都...已经倒过来了,额.....”陈赤赤感觉眼皮越来越重。

    “噗通!”

    陈赤赤和邓朝晃晃悠悠的栽在了地上,陷入昏迷。

    小女鬼将插在陈慕身上的匕首重新插回自己的胸口,双手一摊,可爱的说道:“何必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