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跑男之娱乐生活 > 第二百零二章 梦呓的声音
    地处荒僻,跑男节目组的众人将各类工具都装上车,整洁一番别墅以后,就驱车离开了这座别墅。

    随着众人的离去,这里的人气渐渐凋零,恢复了最初的模样,鸟的鸣叫回荡在山林中,了无灯光的别墅在这里沉寂着。

    通往机场的大巴车上,气氛一片欢腾。

    原本的计划是,等录制完成之后一起吃一顿饭的,但可惜鹿函、迪力热巴等人的各大经纪人打来电话,航班已经订好了,需要他们立刻回去参加下一个通告。

    无奈之下,众人只好放弃这次的饭局,一齐前往机场。

    ......

    夜半,陈慕等人在的大巴车停在机场门口。

    这一刻,也宣布了这一期节目之后的分别。

    去往杭州的只有陈慕一家,邓朝他们都是飞往首都、魔都等地。

    这不是火车,航线不同也就意味着分别成了必然。

    鹿函最先离开,他的助理和经纪人的催促已经不下十遍,必须在明早五点之前到达湖南,今晚只能在飞机上对付一晚。

    周晓雨、杨密也相继离开,他们目前的知名度带来的工作量也是巨大,虽然杨密已经隐隐转入幕后,但目前撑着她们工作室的还是她。

    杨密一走,迪力热巴作为工作室的艺人必然跟着。

    “陈慕,你再敢在微薄和微信上黑我,我一定要给你好看。”

    迪力热巴回过头,挥了挥小拳头,威胁道。

    “小慕,我也走了!”

    邓朝、李辰、王组蓝、陈赤赤也相继离开。

    最终,机场的门口只剩下陈慕、陈希、茜茜、奇奇,三人一狗在夜晚的机场中,显得无比的寂寥。

    遥望着登机口正在接受安检的众人,陈慕微微一笑,目光中饱含祝愿。

    这段时间内,陈慕的磨叽虽然有一丝闲的无聊的嫌疑,但出发点也是好的。

    冬天过完,春天的到来,沉寂下去的各个行业也换发新春,他们的通告也会多很多,甚至很多天只能在外面住,时间空余的陈慕便想着尽一份微薄之力,为他们排忧解闷。

    “春天....”

    陈慕的视线微微恍惚,不知想到了什么。

    “走吧,回家!”陈慕嘴角带着不知名的微笑和豁然,拉着行李带着自家人前往登机口。

    ......

    长夜漫漫。

    遥远的东方天际升起一束曙光,照散黑暗。

    杭州机场。

    抱着茜茜走出来的陈慕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旋即失笑一声,又是放了回去。

    他忘了,这里不是曾经那个他,在杭州这片土地除了王傲等少数的几人,他没有任何朋友、也没有关系好的同事和下属,不会有人来接机。

    蒙蒙亮的时间,机场的人少了许多,陈慕也只是戴上墨镜和口罩就抱着睡着的茜茜和陈希、奇奇打了一辆车。

    或许这个时间来说,每个人的大脑都处于疲倦的状态,司机搭了几句话茬,见没人应付他也就不了了之了!

    条条大路,没有白天的拥挤,路边的灯光还在亮着,让人看着心情舒畅。

    陈慕头倚在窗上,抬眉望着窗外的景色,太阳在缓缓升起,愈加明亮。

    “爸爸,爸爸!”

    怀里的茜茜嘟着小嘴,传出一声声梦呓的声音,精致的小脸上洋溢着笑容,似乎梦到了特别开心的事情。

    陈慕低下头,宠溺的握住茜茜的小手,亲了口茜茜的小脸。

    “姑姑,姑姑!”

    睡梦中的茜茜小手拽着陈慕的衣衫,甜甜的笑着。

    半梦半醒的陈希猛地睁开通红的眼睛,环视四周,说道:“怎么了,茜茜?”

    陈希有轻微的恐高症,在飞机上根本不敢睡觉,和同样没睡的陈慕聊了一晚上的天,到了地面上,睡意才袭来。

    陈慕侧过头,将背包里脖枕放在陈希的脖子上,说道:“没事,你睡吧,茜茜说梦话呢!”

    陈希强睁着通红的眼睛,看了茜茜一眼后,头一仰,坠入梦乡。

    陈慕轻轻一笑,动作小心的握着茜茜的小手,眼中浮现出幸福的神色。

    在这个城市,即使没有朋友又如何,我有家人陪我。

    蓦然间,茜茜小手用力一攥,眼睛紧闭,带着慌乱的喃喃梦语:“妈妈,妈妈!”

    妈妈。

    或许之前这两个字能在陈慕心中掀起波澜,但如今,陈慕已经放下了!

    想走的人拦不住,又是何必纠结。

    现在的陈慕不是曾经的陈慕,或许那段尚未踏上婚礼殿堂的婚姻感情是前身留下的执念,但并非是陈慕的执念。

    没有遇见安欣之前,陈慕他活泼、开朗、义薄云天。

    遇见安欣之后的结局,他失去了全部,最终剩下的只有茜茜一个出声不久的婴儿和一栋房子。

    每天他强忍着心如刀绞的痛苦,照顾着茜茜,一直照顾到茜茜有活动能力之后,承担痛苦的他陷入了癫狂,不只是因为安欣,还有着之前所有的所有坎坷的事情。

    他性情大变,每日酗酒消愁,时间不久就得了抑郁症和精神分裂。

    那时的陈慕知道,他病了!

    心病难医。

    他并不是不爱茜茜,他怕,怕给茜茜带来伤害,所以呵斥,让自己的房间成为茜茜恐惧的禁区,他想独自一人承受痛苦,用酗酒来压制心中暴虐的情绪,最终,独自一人在满是酒瓶子的房间逝去,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或许,曾经的那个陈慕复活,能够原谅安欣的过错,但现在的陈慕不会。

    两个的结束或许是陈慕没有上进心,不够努力,不够...等等一系列的缺点,但作为孩子的母亲,安欣她真的做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了么?

    诚然,陈慕也有很多过错,但患有精神分裂的他真的无能为力,他怕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会伤害到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甚至为此,他有过寻死之心,但又想到茜茜这么小的孩子没人照顾,今后会和他的曾经一样进入孤儿院,他便是消灭了这种心思,努力和病魔作斗争,最终还是输在了身体承受不住上。

    那么,如果陈慕没有穿越过来呢?

    根据那天的情况,以陈慕家四年没人来的屋子,茜茜必然会在几天后饿死,随着陈慕而去。

    脑海中微微掠过这些画面,陈慕眼中一片清明,丝毫没有收到执念影响的多余情感。

    曾经的已经过去了,他现在的家很幸福。

    “就是不知道,你们二老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怎么样了!”

    陈慕仰望着似乎是曙光的天空,心中想念起另一个世界的父母。

    “爸,妈,我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一生平安,身老病症离你们远去。”

    “天上的神仙,你们真的存在么?”

    “我愿以茜茜成年之后,我的所有寿命换取我父母的长寿,你们,能答应我么?”

    “我想让我爱的人一生平安,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

    时间一晃而过,太阳已经从东方全部升起,早起的上班族也是拿着热气腾腾的豆浆走出家门。

    出租车停在陈慕家所在的小区前。

    “走了,到家了!”

    陈慕从思绪中回过神,把钱给了以后,点了点陈希的额头,说道。

    “嗷~呜....”

    陈希怀里的奇奇也是扇了扇耳朵,张开小乳牙叫唤一声,似乎在庆祝回家。

    “走了!”

    将行李取下以后,陈慕家一行人顺着阳光暖暖的花园小路走回家。

    陈慕走着走着,有些疑惑的环视四周。

    今天早晨似乎格外的奇怪,每隔着不远的地方就会有一辆奔驰豪车,车内车外都站着黑装西服的壮硕男子,一看就是保镖。

    “这么多保镖!”陈慕暗暗咋舌,小区里面这是来大人物了啊!

    陈慕也没有想多,这小区里面的身份或高或低,他都不熟,左右和他没什么关系。

    “小希,一会儿你哥要大睡一觉,你醒了别叫我啊!”陈慕打开家门,闻到家的气息,闭着眼,深吸一口气,说道。

    陈希头都要杵在门上了,低声说道:“我也要大睡一觉,哥,除了茜茜不要有人叫我起床。”

    陈慕哈哈一笑,说道:“放心,放心,我一定不会叫你,你哥说到做到,我们.....”

    陈慕睁开眼,瞬间原本面带笑意的脸庞僵了下来。

    客厅的沙发上,一道穿着黑色长裙的身影背靠着屋门的方向,黝黑的长发洒落在肩上,手中拿着一本已经掉页的古文书,静声无息的认真看着,桌边摆着一个茶杯,腾腾白气在上空漂浮。

    听见陈慕的声音后,她转过头,露出她犹如冰寒的俏美脸庞。

    陈慕瞳孔一缩,什么话也没说,低头把鞋子换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