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卿言冷哼一声:“因为我就想让你知道,赚钱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缩回了手,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脱着外套。

    苗喵也翘起来,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顾卿言冷哼:“我知道赚钱不容易,可我又没花你一分钱。搞得好似我占你便宜了似的。”

    什么人嘛,这么有钱还这么小气。

    懒得跟他浪费口舌,苗喵倒下又开始睡。

    顾卿言坐在床边,安静的瞧着她精致的小脸,闷不做声。

    久久,他起身去了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依稀能够感受到小野猫睡着时,均匀的呼吸了。

    他一边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又来到她的旁边坐下,动作轻盈的给她脱鞋,盖被子。

    然后他就走到落地窗前,躺在了沙发上。

    他不敢再去跟她睡一张床了,要是再睡,他估计得憋出病来不可。

    ……

    翌日,顾卿言没去谈工作了,而是特地带着苗喵在洛杉矶的城市里转了一圈。

    晚上七点的时候,准时坐上了飞往沐阳城的航班。

    上飞机后,苗喵暴脾暴躁的,动不动就给顾卿言甩脸色。

    顾卿言没搭理她。

    因为他知道,她在生气他没让她去见她姐姐最后一面,这是在跟他闹变扭呢。

    飞机抵达沐阳城的时候,正是上午九点。

    一下飞机,苗喵气冲冲的一个人径直往前走,甩了顾卿言一等人在后头。

    走到马路边,苗喵在等车,等邱歌的车。

    刚下飞机她就让邱歌来接她了,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跟顾卿言一起回去的。

    顾卿言跟上来,看到小野猫还是一脸气呼呼的,他也没好气的开了口:“再给我脸色看,那你连大学都别想去上了。”

    苗喵咬着牙,憋着不出声。

    在她看来,顾卿言就是个冷血无情的混蛋。

    不管怎么说,姐姐跟他也是青梅竹马啊,就算姐姐背叛了他,可她也知道错了啊。

    她不过就是想在回来的时候,再去看一眼姐姐跟孩子,可是他怎么都不肯。

    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从今以后,她也不听他的话了,随便他怎么着吧。

    顾卿言见小野猫还是不出声,于是他就伸手去捏她的小脸,冷哼:“还真上脸了?”

    正在这时,邱歌的车子径直开过来,稳稳地就停在了苗喵的面前。

    苗喵一把打开顾卿言的手,拉开车门一下子就坐了上去,随后吩咐邱歌:“开车。”

    邱歌尴尬的看了一眼黑脸的顾卿言,瑟瑟发抖的忙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最后留下顾卿言一个人站在那里,浑身气势冷冽,心里郁闷又气愤。

    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干,一个人上了助理的车。

    车上,邱歌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回头,看到顾卿言的人没跟来,他方才松了一口气,扭头盯着苗喵问:“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你姐夫在一起啊?”

    苗喵黑着脸,疲惫的靠着椅背不想说话。

    邱歌又道:“刚才看顾卿言的那脸色,仿佛要吃人似的,小猫,你没得罪他吧?就算你得罪他,但你别连累到我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