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夜见她面色潮红,很是不舒服的样子,他忙扶着她问,“没事吧?要不要现在回去休息?”

    苗喵确实很不舒服,便点了点头,“回去休息吧。”

    然后,俩人就回了客房。

    将苗喵安排好,确定苗喵没事以后,司夜方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床上的苗喵,身体因为酒精作祟的缘故,就实在不舒服起来,浑身热得跟火烧一样。

    “好热……”她呢喃着,难受的去扒自己的衣服。

    把衣服解开,她还是觉得热得不行,就坐起身来,想要去浴室里冲下冷水。

    然而,坐起身来的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她摸索着去开灯,结果手一撑空,整个人就要从床上滚到地上的时候,忽然腰间一紧,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苗喵感觉自己应该在做梦,于是双手顺着身边温暖的物体一直摸,越摸她就越感觉很舒服。

    至少不像刚才那样,感觉身体在燃烧了。

    于是她紧紧地缠着那个物体,陶醉又贪婪的亲吻着他,撕扯着他的衣服,嘴里还不停的呢喃着,“好热,好渴。”

    顾卿言没想到,他刚溜进这房间,就被这小东西给缠住了。

    她应该喝了不少酒吧?

    她应该很不清醒吧?

    那如果刚才进来的人不是他,是别人,那她是不是也会抱着那个人,胡乱的放肆?

    想到这个顾卿言心里就来气,想要将她推开,开灯质问她时,他忽然感觉这小野猫的爪子,居然捏住了他的某个地方。

    于是他浑身跟电击一样,酥麻难耐起来。

    最后,他啥也不说,便如了她的愿,热情的回应着她,给予她,满足她。

    ……

    第二天一早,苗喵醒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知道她昨晚喝了酒,因为醉了,于是做了一夜的春梦。

    可是这个春梦,为什么会这么真实呢?感觉现在身体都还疲惫的不能动一样。

    歇了好一会儿,苗喵方才慢吞吞的爬起来,去洗手间里洗漱。

    洗漱好,穿戴整洁,苗喵方才离开客房,来到吊脚楼上的客厅,看到司夜坐在那里在画着什么,苗喵打着哈欠走过去,挨着司夜坐下,“在画什么呢?”

    司夜瞥了一眼苗喵,“见你带着画板,所以随便画画,你昨晚睡得还好吧?”

    说完话,司夜方才注意到苗喵的脖子上有个红草莓,他抬手摸了下,问她,“你这儿怎么了?过敏了吗?”

    苗喵也抬手摸了下,一脸茫然,“不知道,估计是有些过敏吧。”

    想到昨晚做了一夜的春梦,苗喵都不敢直视司夜,仿佛怕被他看穿自己的心思一样。

    说也奇怪,她不是一个很饥渴的人啊,怎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呢!

    而且梦里,她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的模样,有点像顾卿言,却又不像,反正挺奇怪的。

    “行李箱里有药,我去给你拿。”

    司夜站起身来,示意苗喵,“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带你去吃早餐。”

    苗喵点头,目送司夜离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