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1章 也许是我错了
    人究竟是应该遵从内心的梦想,还是应该屈服于无奈的现实?

    李晓这时感觉有点恍惚,看着会议室内正襟危坐的六位同僚,他觉得刹那间一切都陌生了。下意识摸出一支烟点上,烟草醇厚特有的香味让他恢复了几丝清明。

    副镇长李存的声音有点飘忽不定:“李镇长,你一直在追求工业园区的发展壮大,现在这家为机械制造配套的铸造企业主动来投资,还是区里领导介绍的,这可是三四个亿的投资。”

    七个镇领导,六个都盯向了李晓。镇委书记梁淑萍,动了动嘴,已经有了开口的征兆。

    李晓的第六感突然很不好,女人总是习惯于屈服和妥协,似乎逆来顺受就是她们的天性。李晓绝不会让梁淑萍先开口,否则,两人长期形成的默契从此就荡然无存。

    “水满则溢,下梁镇现在不需要任何投资,污水处理厂已经满负荷运转,再加一家大型铸造企业,环境绝对会出问题。区里马上换届了,我们......宜静不宜动。”

    其实下梁镇班子中,李晓资历最浅,年龄最小,现在却形成自己一家独大的局面。李晓其实很后悔,可惜往日时光不可留,。

    成功的人生,实际上就是不停地折腾。

    李晓连续折腾了三年,从南方招商引资了几家大型精密机械加工厂家,搞了一个下梁工业园。自己的镇长助理折腾成了镇长,镇委书记梁淑萍挂上了东城区常委。

    下梁条件苦,人却很淳朴,上上下下得到实惠,就把李晓当成大神一样的存在。

    在东城区的辖区里,下梁镇原来的条件最差,距离主城区十个公里,一里一层天。这里一个副镇长,还不如城区一个科员有吸引力。

    没有人愿意调过来,四年前为一个镇长助理就大张旗鼓的向社会公开招考。只有李晓因为个人原因急着从省城回山城,然后傻乎乎一头就扎了进来。

    其实,今天李晓几乎是犯了众怒,杨副镇长所谓的那个铸造项目,大家都清楚,这是别的地方下马的项目,因为污染太严重,被赶了出来。

    下梁镇建有山城唯一的一家镇级污水处理厂,几家下马的重污染企业,对下梁镇污水消化能力早就垂涎三尺,无奈上了神坛的李晓,对下梁的群众有了真感情,就是不松口。

    打主意的人,对付李晓还是“老三样”,先是送钱,接着就是美人关,最后亮后台利诱。奈何李晓人年轻,志向高远,口味很刁钻,根本不吃这几套。

    现在企业换了套路,搬出了区委领导,又接着换届的大势,抛出会从下梁调动几个领导回城区,李晓一下子就被动了。

    “李镇长......你再考虑考虑。”

    杨存的声音都带了哭腔,家里妻子腿脚不便,儿子上了高二。从任何角度看,城区那个温暖的两居室,都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来支撑。

    都是一个班子的兄弟,李晓进无可进,那就只能王顾左右而言他,“梁书记,你看呢?下梁可是一处青山绿水的好地方啊。”

    李晓这就有点无耻了,你都青山绿水了,梁淑萍作为一名下梁起步的常委,会去忍心做有害于下梁镇环境的恶事?

    “后面......再议吧,散会。”

    李晓很讶然,这是很明显地回避。再议?难道梁淑萍其实是同意那家铸造企业进驻?

    曲终人散,会议室里只剩下李晓和梁淑萍两个人,彼此有点尴尬。

    “梁书记,为什么?”

    梁淑萍愣了一下,“能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回城区上班,晓怡和豆豆可是眼巴巴盼着你回去呢?”

    “怎么会不想?

    李晓的心不由颤抖了一下,自己怎么能不想回城区?娇妻幼子,二老高堂,这些和自己的心长在一起的存在,都在城区的繁华之中。

    “我想回城区,作为一个母亲,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母亲!这可是令任何强大的男人都要低头的神抵。李晓一时倒激得无法反驳,愣怔地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色。

    似乎要下雨了,正是初春二月中旬的季节,春雨贵如油,如果有一场透雨降临山城,那该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事!可想到早上会议上梁淑萍的逃避,李晓的心情还是重如千钧。

    “也许......是我错了,你们都想回城区,呵呵。”

    李晓几乎是甩袖而去,背影显得有几分倔强,又带着几丝落寞。

    梁淑萍的心不由揪了起来,有时候真理并不站在多数人一边,自己终究在这无奈的现实面前妥协了。

    李晓会屈服吗?

    梁淑萍心里并没有这么自信,如果李晓真的低头了,那他就不是李晓了。

    ......

    午饭时,梁淑萍在餐厅打了菜,端着餐盘坐在自己每天固定的座位上。土豆烧鸡块、香菇青菜、蒜茸青椒牛腩,还有一份西红柿蛋汤,三菜一汤,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吃了几口菜,小餐桌对面的位置空荡荡的,显得越来越刺眼,梁淑萍顿住了。

    李晓没有出现在餐厅,这是......闹小性子?

    今天镇上并没有外来客,不可能有接待任务,那就是李晓还为早上的会生气。是气得不想吃饭,还是不屑于同自己这些屈服于现实的人同伍了?

    再怎么也得吃饭吧,梁淑萍站起来扫视了餐厅一圈,平时几乎整天都在自己身边的李晓,今天却没有出现在餐厅的任何角落。

    这是......真生气了?

    顿了顿,梁淑萍看见了相临餐桌上的李雅萍,今天一身红毛衣显得很是赏心悦目。她的心情顿时大好,不吃饭是吧,本书记就给你上点套路。

    梁淑萍知道这丫头心里主意大,也不是能随便使唤的主,但是遇上和李晓有关的事,呵呵。起身端起餐盘移身坐到李雅萍的餐桌上。

    很随意地埋头吃了几口菜,然后抬头扫视了餐厅一眼,“嗯?李镇长好像没有来餐厅,大概是早上开会没有同意他的意见,还生气了,这特么小家子气。”

    李雅萍粉红的耳轮动了动,大眼睛对着梁淑萍扑闪了几下,放下筷子起身就走。

    起初在餐厅内的脚步还算矜持,等出了餐厅大门,那一抹红色就似飞一样消失在玻璃门外。

    梁淑萍撇撇嘴,心中涌上几丝玩味,呵呵,到底是师兄师妹,心头疼着呢,都学会抢答了。

    呵呵,你的小师妹亲自上楼去请,看你李大镇长还继续端着架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