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梁淑萍最终也没有在餐厅见到李晓,倒是李雅萍拿着饭盒来餐厅打了饭送到楼上,进来出去还不忘鼓起杏眼剜了梁大书记几眼。

    这丫头,还瞪我,懂不懂防火防盗防师兄?都是容易擦枪走火的暧昧年龄,姐祝你今天就被李晓推到做个小的。倒时,梁晓怡这个正妻过来,就有好戏看了。

    呵呵,那可是山城之花。东方商业集团在城区最大的商场正面墙上,就是李晓的妻子梁晓怡巨幅的玉照喷绘。

    丫头,对手强劲呐,加油!

    心中羡慕嫉妒恨的八卦一番,梁淑萍回到办公楼三楼,路过隔壁李晓的办公室,还能听到小丫头在里面肆意的笑声。

    年轻真好啊!

    梁淑萍回到自己办公室,进洗手间洗漱出来,走进了里间小休息室,房间里的暖气很足,感觉有点热,脱了外套就上床躺进暖和的被窝。

    浅睡之间,突然被连续轰隆隆的打雷声惊醒了。坐起来揭起窗帘看去,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雨雾。

    二月打春雷还下起了雨,这是什么鬼天气,似乎有点邪。正准备重新躺下休息,雷声之间却夹杂着清晰的敲门声,接着床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谁呀?这么讨厌,不知道打扰美女睡午觉等于犯罪么?

    看了一眼手机,却是隔壁李晓的号码,她只能接通。

    “姐,开门,我想和你谈谈。”

    嗯?现在?难道你小师妹也牵绊不住你?

    算了,书记都换成了姐,难得啊。披了件外套,不情愿地去外间开了门。李晓裹挟着冷气和湿气就挤了进来,随手还关了门。

    “姐,打扰你休息了,你去床上躺着,别感冒了,我就说几句话。”

    “哼!不能等我睡起来再说?你不休息,我可要休息。”

    从暖和的被窝被人赶起来,真是造孽。梁淑萍急忙跑进里间上床坐进被子中,靠着床头一脸的应付。

    李晓却是有备而来,走进里间挨着床边的桌子坐下,急切地盯着梁淑萍。

    “我从会散了就一直在思考,想睡也睡不着。姐,我想好了,还是不同意引进这家重污染铸造企业,你一定要支持我!”

    外面雷声阵阵,房间里李晓纯静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她,一刻也不放松。梁淑萍头大了,真想躲开李晓的眼神。

    四年前李晓就是自己的助理,朝夕相处下来,岂是同事这么简单?这份渊源谁又愿意轻易舍弃?

    这个男人就像一团火,做什么事情都让人不忍拒绝,梁淑萍女人家小心思,这货就是扑过来推到自己,她怀疑自己都没有拒绝的勇气。

    “李晓,下梁是东城区发展最好的镇,除了我空挂了一个区委常委,区里一直在打压你。这次可是马建国亲自要安插企业过来,他是东城区的老大,你这不是明摆着反对他么?有时候,退一步也好”

    “我无所谓,这次答应了马建国,那下次呢?下梁好不容易形成这个大好局面,你想一想,今后任由污染泛滥,你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

    李晓真急了:“姐,你相信我!马建国是什么货色你不清楚?他打下梁工业园区主意很久了,我们一定要顶住啊。”

    梁淑萍的脸突然红了,“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哦,对不起。”

    李晓正要松开手中的葇胰,略一想又紧紧抓住了。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放手。呵呵,姐,你真有料啊。”

    顺着李晓的目光所及,梁淑萍低头看去,自己胸前的内衣是低开领的,饱满高耸中间,一条瓷白的事业线深不可测,格外动人心魄。

    “呀......”

    梁淑萍惊呼一声,剩下的一只手急忙抬起遮掩住走光的部分。可惜手太小,压在胸前,反而让高耸之处更加向外扩张开来。

    李晓的呼吸已经急促了,死死盯着梁淑萍的胸前。

    危险真来了,梁淑萍真怕李晓脑子一热,跨过那一步:“好!我答应你,你先松手。”

    李晓眉开眼笑,流水般松开手站了起来,“姐,你真美,要不是怕陈老师拿粉笔头扔我,呵呵。”

    “滚!就会欺负我。”

    一个粉红色的棉枕应声飞了过来,李晓一把抓住,嘻嘻一笑,走过来放在床上,才慢慢退开。

    “不要紧张,呵呵,淡定,淡定! 听李雅萍说,上级对马建国早不满意了,这次换届会有所动作,我们不用担心。”

    “嗯?上级的动向李雅萍从哪里知道的?”

    李晓也不知道:“唉,女孩子都八卦,同学也多,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他们,你继续休息,我走了。”

    回身关好房门,李晓站在走廊上,看着窗外连绵的春雨,轻轻松了口气,感觉浑身舒爽。

    “师兄,看你高兴的,把梁书记拿下了?”李雅萍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

    “呵呵,梁书记被我......拿下了!”

    李雅萍不由翻了个白眼,“别吹牛了,小心被雷劈。给,你的快递,门卫送上来的。”

    “快递?我最近没有网购啊?”

    李晓很意外,接过来一个大信封模样的快递件,看了看封面,落款竟是东城区法院。

    法院和我有什么关系?恐怕十有八九不会是什么好事。

    回到办公室拆开快递,取出里面的东西,似乎是什么通知之类的。

    第一张就是盖有法院鲜红印章出庭传票,自己的名字赫然被写在被告拦内,我成被告了那原告是谁?

    继续看下去,原告是山城辉东小额贷款公司,起因是借款担保合同纠纷,自己不认识啊?李晓努力搜索记忆中的印象,似乎几年前有为同学担保过贷款,但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翻开传票下面的起诉状副本,几眼扫过就明白了缘由。

    原来是三年前的旧事,李晓曾为城区开公司的高中同学谭大力做过一回六十万的贷款担保。原告的法人代表是刘强,这个何力也不认识,想来应该是辉东公司的老板。

    看到被告一栏内还有赵庆伟的名字,李晓就清楚了。可是最近还和谭大力见过,三年前的贷款还没有还,他也没有说。

    起诉书倒是说明白了,谭大力没有按约定还款。这是怎么一回事?谭大力的生意做得不错,应该不是老赖。再说了,六十万的数目对谭大力也不是难事,他的座驾都值一百多万。

    李晓放下手中的传票,拿起手机翻出谭大力的号码拨打了过去。很意外,对方的手机却是无法接通。

    嗯?李晓想了想,给赵庆伟打了过去,手机铃声却在走廊上响起。

    “别打了,我已经来了。”

    赵庆伟一身警服,手里拿着同样的快递件走了进来。

    李晓一笑,自己当被告也不寂寞:“你这个所长平时很少穿警服,今天有任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