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走出公司的办公楼,李晓立即给赵庆伟回了电话过去。

    “赵大所长,不好好和春丽在家秀恩爱,现在都九点多了,有何贵干啊?”

    “我在国贸大酒店楼下,晓怡今晚可能又去了真爱会所,你回来吧,我等你。”

    嗯?妻子又去了真爱会所,这是......无所顾忌了?

    李晓心中狠狠疼了一下,眼泪不由簌簌流了下来,任凭初春的冷风吹过而不自知。下意识走到楼前停着的车前,才记得刚才车钥匙交给大牛了。

    赵大牛及时从前面闪身出来:“李镇长,你要走?”

    李晓一惊,装作擦眼睛,抬手不着痕迹抹去脸上的泪痕,然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等大牛走过来,接过了车钥匙。

    “嗯,有事要回城里一趟,楼上的客人你要照顾好。今晚的风挺大的,你快回房间去。”

    李晓坐进车,很快就消失在公司大门外。赵大牛疑惑地探手试了试外面,今晚有风么? 李镇长刚才好像不大高兴,嗯?难道和楼上的客人有关?

    赵大牛目光不善地扭头看了看办公楼的二楼的灯光,可李镇长还让照顾好他们?赵大牛裹紧身上的大衣,站在初春的料峭寒风中,思绪整个凌乱了。

    李晓急驶在下梁通往城区的主道上,不知不觉间时速都到了120迈,无意中扫了一眼表盘,他心头一惊,记起前天张静在这条路上的车祸,忙抬脚松了油门,烦躁地靠边停了下来。

    既然都打算和妻子离婚了,这样急着赶回去干什么?李晓愤懑地靠在车椅上想了想,心情渐渐淡定了下来。

    也许......庆伟看错了,晓怡不一定今晚还敢去真爱会所,毕竟早上她还来过镇上,知道自己已经提出了分手。

    李晓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打通了家里赵姐的电话,“姐,豆豆睡了吗?”

    “他刚睡下,晓晓,你今晚回来吗?豆豆睡前还喊着要爸爸妈妈。你们两个真是的,今天是周末,一个个都不在家,儿子都不要了。”

    今天是周末!李晓心里一阵内疚,“姐,对不起,最近镇上有事,等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我今晚就回来。对了,晓怡今晚在不在家?”

    赵姐的语气有点不爽:“和昨天一样,下班回家又出去了,说是和同事一起去外面吃饭。”

    果然如此,兄弟能骗自己么?

    李晓失落地挂了电话,虽然已经下定了离婚的决心,可是,十余年青梅竹马的感情能随着一纸证书就散了?结婚才四年,连七年之痒的的期限都不到啊。

    其实,最舍不得这段感情的恰恰是自己,这可是自己舍弃了一切才得到的爱情,就这样以悲剧收场?

    可是,李晓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妻子今晚还能去会所陪别的男人,那她就是明明白白不爱自己了,自己又何必独自伤怀?

    男人再难,还得面对现实。既然妻子的心已经不在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就这样散了吧,爱情大概就是一种骗人的东西,谁信谁才是傻子。

    李晓深深吸了口气,心境变得异常平静,刚起步拐上主道,手机却响了起来,还是庆伟打过来的,李晓接通了,这回却是张春丽的声音。

    “李晓,你走到哪里了,怎么还不到?我告诉你,雅萍也过来了。”

    李晓很意外,戏谑地明知故问了一句:“你和雅萍都到酒店了,这么大阵仗,有事?”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马上给姐赶到,今晚我们三个都要见一见晓怡,有什么事情大家当面说清楚。如果晓怡真不爱了,早点散伙拉倒,我们支持你。”

    李晓心中一热,自己的家事惹得春丽也生气了,可惜要说声谢谢也做不到:“好!我马上到。”

    二十分钟后,李晓回到城区,到了国贸大酒店,看楼下停车位已满,李晓就靠街道边停下,违章停车也不管了。

    看到庆伟的车,李晓走过去,春丽在副驾上坐着。李晓拉开后排的车门,一眼就看到小师妹李雅萍在后排坐着,身上穿着浅黄色时装羽绒服牛仔裤,清纯得像个大学生一样。

    李晓坐进车里,关上了车门,身上的寒气顿时散了:“雅萍,你怎么也过来了?”

    李雅萍没有回答,张春丽扭头说道:“雅萍晚上知道你独自留在镇里,给我打电话了,我放心不下,打晓怡的手机用又没有人接听,就让庆伟查晓怡的下落。到这里就看见晓怡的车了,时间都这么晚了,要是吃饭早散了。”

    那就是人去了会所,张春丽不忍说出来,李晓心里却是一凉,苦涩地撇了撇嘴,默默坐着没有说话的兴趣。

    “李晓,早上我错怪你了,雅萍在你身边八年了你也没有生外心,这就是梁晓怡的问题了。不过你一个人待在镇里算什么?家里的房子可是你家里买的,就算要离婚也不能不让你住。”

    张春丽说完,看李晓神色不属,深深叹了口气:“不过你也不要轻易提离婚,女人在职场也不容易,晓怡和你的感情那么好,我不相信她会移情别恋。晓怡性子好强,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等弄明白再说不迟。”

    李晓终于开口了:“但愿吧,要不我们回去吧,在这里等着又有什么意义?”

    张春丽瞪了李晓一眼:“你敢!不是我替她说话,女人就是命苦,你俩多年的感情,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完了,要死也要做个明白的鬼,今晚我亲自问问晓怡,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也特么讽刺了,妻子在楼上陪着别的男人,丈夫在楼下苦苦等候,李晓不屑地翘起嘴角,闭眼靠在车座上。

    既然走不了,那就等着看好戏吧。若有背叛,绝不苟且!

    赵庆伟知道李晓心里难受,给妻子打了个眼色,制止了她的唠叨,看着车外灯火辉煌的酒店,不由叹了口气。

    “唉,要是有张真爱会所的会员卡就好了,我们就不用在这里苦等了。”

    李雅萍从后座递过一张金黄色的卡片,弱弱地来了一句:“真爱会所的会员卡,我有啊,是不是这个?”

    嗯?李晓和赵庆伟都愣了一下。庆伟急忙接过卡片看了看:“靠!这就是会所的会员卡,还是最顶级的钻石卡,你怎么不早说?”

    李雅萍翻了个白眼,“你也没有问我呀,这张卡还可以带一个人进去的。”

    李晓突然伸出手从庆伟手里拿过会员卡,扫了一眼,就打开了车门:“庆伟,你陪我上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