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13章 你是在侮辱我吗
    夫妻之间一旦失去信任,那猜忌的长度和宽度都是无限大。

    李晓回到家里,赵姐和豆豆早睡下了。他悄声换了棉拖,准备先回卧室,想了想,还是走进了书房。点了一支烟,静静地沉思起来。

    尹小冬和庄长杰,一个是萌萌的小鲜肉,一个是儒雅的东方商业集团的副总,他们是妻子的同事和上司,私下里在会所又是怎样的关系?

    妻子和尹小冬之间的暧昧亲密是李晓亲眼目睹过的,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超越了一般同事的界线。

    今晚冒出来的庄长杰庄总,可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妻子的人。从两人之间的神态看,似乎庄长杰才是妻子真正的情人。顶头上司加风度翩翩,符合一个女人的心理预期。

    那今晚三人同去会所是怎么回事?是妻子游离于两个男人之间,还是更加不堪的......三人行?

    李晓的心揪紧了,难道妻子竟是这样放纵的人?!心痛之下,他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不管三人之间具体实际怎样的关系,连续两次的发现,妻子的作为都不是李晓可以容忍的。

    既然你能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那我还在犹豫什么?李晓又点了一支烟,起身坐到书房的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

    人在面临抉择的时候,往往都是犹豫的。做出了决断的,那是因为事情已经超过了容忍的底线。

    ......

    梁晓怡回到家中的时候,只有书房还亮着灯,她知道,那一定是丈夫李晓在里面等着她。今夜夫妻之间,必定有一场非同寻常的谈话。

    看着黑漆漆的主卧室,梁晓怡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今晚在酒店前发生的一切,预示着这个曾经温馨的家将面临着一场风暴。

    胆怯地看了一眼书房门楣上的光线,梁晓怡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独自在客厅坐下,默默思索起来。简单的一道房门,隔开了昔日亲密无间的夫妻。

    我是不是错了?庆伟夫妻和李雅萍今晚都出现了,她不由阵阵心惊。事情已经很严重了,自己该如何对李晓解释,才能度过这次感情的危机?

    半个小时后,梁晓怡鼓起勇气,艰难地推开了书房的门,迎面就是呛人的烟雾,李晓嘴里斜斜叼这一支烟,正在电脑桌前坐着打字。

    梁晓怡不由咳嗽了几声,短短地不到一个小时,电脑旁边的烟灰缸中烟头几乎堆满了。

    她急忙走过去打开书房的窗户,回身看着李晓忙碌的侧影,慢慢地烟灰缸显得特别触目惊心。

    梁晓怡皱了皱眉头,心念一动,这倒是一个搭话的好机会,走到电脑桌前,准备倒掉烟灰缸,“怎么抽这么多烟?身体要紧。”

    嗯?偏头扫过电脑屏幕,梁晓怡被醒目的文档标题吓着了:离婚协议书!

    “你什么意思?”梁晓怡愤怒地质问一声,抬手按住鼠标,目光死死盯住李晓,眼泪簌簌滑落下脸颊。

    李晓抬起头,勉强笑了笑,起身让开了电脑桌:“早上我对你说过了,我们离婚。哦,我差点忘了,协议书应该征求你的意见。来你先看一看,有什么要求,直接写上去。”

    “你......”梁晓怡愣了一下,早上以为李晓只是心里有气,随口说说而已,现在竟然来真的。

    你真敢啊!梁晓怡痛苦地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一些,端直坐在椅子上,一边哽咽着,一边抓起鼠标删除了文档。然后站起来,转身盯着李晓,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离婚!”

    李晓的脸色变得苍白,落寞地坐在书房的小床上,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然后平静地说道:“你不同意也罢,那就走司法程序,刚好我最近还有一场官司,那就两场官司一起打。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

    竟然不想多问我一句,还赶我走!梁晓怡委屈地哽咽了几声,抹了抹眼泪,不由脱口而出:“你不爱我了,那个女人是谁?”

    嗯?李晓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妻子,心中塞塞地,气息似乎都不畅了:“你是在侮辱我吗?”

    梁晓怡一惊,知道现在不是傲娇的时候,“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刚才的话我收回。”

    李晓却无动于衷,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梁晓怡咬咬牙,扑到床边蹲下,伸手抱住丈夫的腿,偏着头用脸轻轻蹭着李晓的大腿。

    很快,李晓的腿面就被泪水浸湿了。

    李晓心中隐隐作疼,眼泪不由涌出眼眶,傲娇的妻子何时卑微如此,“晓怡,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即使我们不做夫妻了还是同学,何必呢?”

    梁晓怡仰起头,脸上梨花带雨,说不尽的柔弱和怜惜,“不!呜呜,晓晓,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

    李晓凄然地摇摇头:“我爱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你。可是,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我们......好合好散。”

    “我也爱你啊!”

    “你......”

    看着这张生动出众的娇容,因为哭泣更添了几分娇弱。李晓的心又是一疼,想发作又不忍去伤害妻子,一腔愤懑都化作一声叹息。

    哭能解决什么问题,难道你不想说点什么?无论如何,作为一个妻子,你欠我一个解释。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除了不时响起晓怡的一声哽咽,夫妻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李晓不由想起了两人之间相识到相爱,到了今天即将的劳燕分飞,十余年的风风雨雨。他扪心自问,对晓怡一直是深爱着的,甚至是宠得有点过分。

    纵使生活平平淡淡,但是,这不正是一种幸福么?晓怡却忍心破坏掉这一切,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被挚爱的都是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李晓自问,自己大概给不了晓怡那种想要的生活,那就放手吧!

    “晓怡,你起来吧。”

    李晓长长吐出一口闷气,柔声说了一句,弯腰扶起妻子一起坐在床边。

    梁晓怡泪眼朦胧,恍惚之间又找到被宠着的感觉,呢喃了一声,偏头扑到丈夫怀中,伸手死死抱住了李晓的腰,好像一松开就会失去彼此似的。

    熟悉的体香,温热而生动的娇躯,李晓的鼻尖嗅了嗅,伸出手迟疑了几秒,最终还是不舍地落下手,轻抚了妻子的黝黑的秀发。然后,手落在妻子的后背上,渐渐收紧,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李晓的眼泪不由自主,泉涌似的滚落下来。罢了,就来一次最后的拥抱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