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李晓六点多就起床了。来到客厅,揉了揉被妻子压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胳膊,心头五味杂陈,一动不动地硬挺了一个晚上,这算夫妻同床异梦么?

    心,不伤不碎。情,不学不会。所谓人生,就是哭着懂得,笑着成长。

    今天是星期一,又是新的工作日。看了看窗外仍旧黑漆漆的天空,李晓有力地挥动了一下手臂,平静地走进了洗手间。无论如何,男人不能失去事业,我还有下梁镇,这足够了。

    等李晓洗漱完出来,梁淑萍的手机信息就发了过来:中午十点区委大礼堂,科级干部大会,准时参加。

    李晓都让家里的事情牵住了心神,看了信息才反应过来。马卫东这个新区长来了,市里总得在区里广而告之,今天开干部大会,那就是马卫东正式走马上任的日子。

    马卫东、马建国,呵呵,二马共槽!

    依马建国的尿性,东城区又是一番龙虎斗的开端,马卫东败北是必然的。但是,这却对李晓有益。毕竟马卫东是一家区长,又有省城的背景,马建国也得全力以赴,免得他老惦记下梁的工业园。

    今天就有好处拿,李晓不用赶着去下梁了,十点钟赶到区委的会场就行。

    想了想,李晓破天荒地走进了厨房,准备给家人准备一顿早餐。赵姐八点半要送豆豆去小区旁边的幼儿园,让她晚起一会儿也好。

    李晓热了四杯牛奶,微波炉里热了面包和香肠,想了想,这早餐未免太简单,又在锅里煮了鸡蛋。下意识就准备了四份早餐,想到家里的四个人,李晓一愣,总不能不给晓怡吃饭,毕竟现在还是夫妻。

    七点整,赵姐先起来,看李晓在厨房就走了过来,看到灶台上的情景,不仅眼神一亮,无声地笑了笑,自去洗手间洗漱。

    晓怡近八点才起来,洗漱出来碰到赵姐,赵姐端着两份早餐会意地指了指餐厅,兴奋地小声说道:“晓晓准备的早餐,知道疼人了,晓怡加油。”

    梁晓怡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抱着豆豆走到餐桌前坐下,看着桌上摆放的四份早餐,心中一暖,虽然李晓仍旧对自己不假辞色,可她心里还是看到了希望。

    吃过饭,八点半,家里就剩下李晓一个人了。在客厅开了电视,看了早间新闻,想到城区容易堵车,九点钟李晓就下楼了。

    赶到群众路的区委大院,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看到梁淑萍的车已经到了,李晓下车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梁淑萍还在驾驶位上闭目养神,神情显得很是疲惫,李晓口花花的毛病又犯了:“梁书记,昨晚没有睡好,陈老师今天一定很累吧,呵呵。”

    梁淑萍没好气地回头捶了李晓一拳:“你就坏吧,敢开姐的玩笑。咦,你脸上还红了一块,到底是年轻人,晓怡昨晚挺生猛呀。”

    李晓脸上一僵,讪讪地笑了笑,正在尴尬之时,手机却响了起来,看是母亲张梅的电话,李晓忙下了车,走到车前的大树旁接通了电话。

    “妈,有事?”

    “中午请假回来一趟,家里有事。”

    李晓皱起了眉头,还是躲不过去,这是要回家受审的节奏,“妈,中午区里开大会,我现在就在区里,怕走不开呀。”

    “你能躲到什么时候?离婚,你说得轻巧,豆豆归谁?敢把孙子丢了,我和你没完。今天必须回来,家里就你一个独苗,有事需要你办。”

    “好吧,我开完会就请假回来。”李晓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时间很快就到了开会时间,走进大礼堂,李晓在下梁镇的铭牌后坐下,这是台下的第一排,和相临的乡镇街道办一把手相比,李晓显得过于年轻了,但是却没有人敢小觑他,下梁的可是有一个现代化工业园的。

    梁淑萍是常委,自然去主席台就坐。十点整,马建国陪着市委组织部长和马卫东走了进来。

    看到马建国那地方支援中央的地中海头型,李晓不屑地撇撇嘴,微微眯起了眼睛。多看这个恶心的秃瓢几眼,李晓感觉都能达到减肥的效果。

    会议程序都是老一套,该鼓掌了李晓抬起手跟个风,等市里组织部长宣读了市里文件,马卫东简单讲了几句表态发言,马建国顿时就成了主角。先从国内大势讲到省内环境,再结合山城形势,最后才到东城区的实际。

    唾沫飞溅之间,区里形势自然是喜人又逼人,最后还不等人。李晓真怀疑马建国的好口才是从哪里来的,明明就一个郊区村里爬上来的土鳖,难道市委的学校真出人才?

    好在市里组织部长还在场,马建国也有顾忌,讲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李晓长长出了一口气,熬到会议结束,给梁淑萍发了个信息请了假,走出会场开了车就出了区委大院。

    今天该如何面对母亲的诘问?直接告诉她,自己的婚姻生活中有了第三者,以母亲刚烈的性格,会不会接受不了?

    开出了城区,车速便快了起来二十多分钟回到厂区父母的楼下。厂区家属区依山而建,几十年经营下来,绿树成荫,小桥流水,环境很舒适。

    毕竟是国有大厂,虽然离城区远了点,但后勤设施和保障完善得让人惊叹。李晓出生在这里,从丫丫学语到现在已近儿立之年,看着眼前熟悉的厂区,心中不由感慨。

    梁晓怡也是这里长大的,在这成长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李晓的身影。而今却面临物是人非,让李晓心里真不是滋味。

    山城南郊像这样的国有大厂还有八九家,都是当年“三线”工业布局时建设的,这些工厂都没有名称,而是以某某信箱对外。就是这些隐藏在山峦中工厂,支撑起这个国家的脊梁。

    李晓父母原是山城本地人,当年招工进厂的,而岳母徐兰兰却来自四九城,当年和岳父都算支援西部建设而来。父母在南城区还有一所老宅,自从厂里分配了住房,老宅就不住了,老宅房屋和临街门面全都租出去了。李晓家里之所以宽裕,老宅租金就是最大的收入来源。

    回到五楼的家,房子不大只是两居室,母亲张梅正在客厅黑着脸等着,父亲大概还在上班,并没有在家。

    “妈,我想你了。”

    大事不妙,李晓跑过去,像个孩子抱着母亲胳膊摇个不停。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先卖个萌混过关再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