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23章 你不能太自私
    “想我了?骗鬼去吧。家里有了小娘就把老娘忘了,你前天不是说不认我了吗,说吧,为什么要和晓怡分手?”

    李晓脸色一苦,勉强挤出几丝笑意,硬着头皮说道:“性格不合,在一起也没有意思,不如分手算了。”

    张梅打掉了李晓的手,脸色一冷:“哼!性格不合?你俩一起长大的,脾性早摸清了。你从高中就喜欢晓怡的不行,一直宠着她,换个理由吧。说,谁出了问题?”

    李晓咂咂嘴,却不忍说出妻子的不是,略一想就换了个角度来说:“妈,我保证让豆豆归我,这总该行了吧?”

    自家孩子自家清楚,张梅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李晓的脸,怜惜地看着儿子。

    “别愁眉苦脸的,当初我为什么反对你俩在一起?女人太漂亮对男人不是好事,你岳母就是长得太出众,惹厂里人嫉妒家里才出了事。”

    这都是心酸的往事了,岳父当年是从四九城支援过来的高级知识分子。还是那位从大洋彼岸回来的,在国内家喻户晓的科学大神的第一批研究生,在厂里的地位超乎寻常。

    就因为岳母超计划怀孕,一个流产手术就可以解决的小事。某位女人嫉妒岳母的长相,唱了高调,岳父被下放到车间劳动。拿笔的去烧车间高压小高炉,结果就出了溢出事故,造成两死伤无数的大事故。

    晓怡五岁就失去了父亲,岳母狠下心不去医院,最终给李晓添了一个便宜的计划外小舅子。现在小舅子在省城三流大学读大四,学业不怎么样,恋爱谈得挺热火,换了几个女朋友。

    张梅看李晓为难,胸有成竹地说道:“晓怡在外面有人了?”

    李晓一惊,母亲真是洞若观火,家人什么事情也瞒不过她的眼睛,“嗯......好像是吧,和别人走的近一些。”

    张梅彻底黑了脸:“到什么程度,你亲眼看见了?”

    李晓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再瞒着也没有什么意思,要离婚非得过母亲这一关。顿了顿,李晓还是如实说了自己的发现,既没有缩小也没有夸大。

    张梅久久无语,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眼睛直接红了,“徐兰兰真是好家风,儿子不成器,女儿也学着不老实。晓晓,你实话告诉我,你还爱晓怡吗?”

    爱和离婚有关系吗?李晓苦涩地张了张嘴:“可是......”

    “别可是了,你这婚不能离。”

    “嗯?”李晓很意外,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张梅抬手抹去眼角的泪痕,紧紧抓住了李晓的手,“我知道,你是把晓怡爱到骨子里了。晓怡是有错,但是你还没有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真正在一起,你把感情看的重,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但是,你不能太自私。”

    我自私?这话从何说起?男人重感情也有错?

    “晓怡人长得好,我也舍不得她,你暂时给她一个机会,心气别太高,你和她是一起长大才走到一起,换个女人又能好到哪里去?你想一想,你们分手了,豆豆能不受罪,我们两家人怎么活?”

    李晓沉默了,咬着牙脸上阴晴不定。婚姻如枷锁,人心似牢狱,这种进也不能退也不得的纠结,让他心似滴血。

    张梅心疼地看着李晓:“你别难过,男人心头要能插得住刀。这段婚姻谁也舍不得,晓怡没有跨出那一步,就给她一个机会,若是她真走出了那一步,我第一个不答应!”

    母亲的话也不无道理,虽然降低了自己对爱的标准,但是,现在晓怡轻易也不会答应离婚,自己想要分手,难如登天。那还不如退一步,看看晓怡的表现再说。

    “妈,我答应你。”

    张梅松了口气,“这就对了,你也舍不得晓怡,可不能把她推到别的男人怀中,对那些龌蹉的男人,千万不能客气了。好了,别说这些烦心事了,陪妈说说话。”

    喝着母亲泡好的茶,坐在这八十平的两居室里,听着母亲的唠叨,李晓心里是满满的温馨,心中的烦恼也散去了不少,家真的是心灵的栖息地。

    “晓晓,咱家老城区的宅院要拆迁,通知都发家里了好久,人家都上门几回了。这一周是最后的期限,你拿个主意吧。”母亲递过一份合同和拆迁通告。

    李晓仔细看了一遍,这可是家里的大事,马虎不得。合同提供两个方案,可以一次性按标准补偿,房屋和土地产权全部由南城区处理。另一种是门面房在另外地方置换相等的面积,土地和上面的建筑则一次性补偿。

    不管那种方案,想在主城区再拥有一套院子就不要想了。看来南城区今年动静挺大,而东城区还是一潭死水。

    李晓静静思考一番,还是选择第二种方案,虽然门面房地方远了点,但也在城区,经济上还会补偿一部分。李晓暗暗感激祖上留下那么大的宅院,许多还是七十年代政策性返还的,再加上面的房产,他错略估算了一番,一下要补偿一百多万,不由吃了一惊。

    不过父亲一辈子在车间连小班长也混不上,也和这宅院脱不了干系。这几年老宅租金按行情每年接近二十万,父母又异常节俭,手里存款应该不少。

    对母亲说了自己的想法,母亲也和李晓一样想法。把事情商量好,决定下午就去南城区拆迁办把合同签了。说好这件事,母亲突然又叮咛他:“晓晓,你在区里大小算是领导了,可别犯糊涂,不要收别人的钱,这次补的钱妈全给你。”

    李晓笑嘻嘻地,收钱当然高兴了,何况这钱是正当收入:“妈,你知道这次要补多少钱?一百多万啊!”

    母亲白了他一眼,不屑一顾,“呵呵,很多吗?”

    李晓倒吃一惊,往母亲身边凑了凑:“妈,老宅二十多年房租了,你到底存了多少钱?”

    张梅警惕地看着李晓,“干什么?啃老很光彩啊,我手里的钱都是给豆豆留的,除了这次的补偿款,其它的你少打主意。”

    “哪能呢?我就是......随便问问。”

    张梅玩味地撇撇嘴,看了看挂钟,“我得去厂区超市买菜,妈中午给你做顿好吃的。你既然回厂区了,北边小区那里就去看一看。”

    北边小区是岳母徐兰兰的家,岳母在工会超市上班,每天上倒班,午饭时间根本不能保证。

    李晓心里不大乐意去,妻子知道了,一定会误会自己原谅她了,“还是不去了吧,人也不一定在家。”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