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24章 何不反弹琵琶
    张梅却不容许李晓逃避:“必须去,晓怡再有错,你岳母可把你当儿子看的。不能让别人说咱李家的闲话,再说了梁晓军还在上学,只要你们还是夫妻,就不能让别人说了闲话。”

    李晓点头答应了,回厂区不去岳母家实在说不过去,起身陪着母亲下楼来到超市,问清了岳母今天是下午班,此时应该在家。

    既然要去,李晓也不是小气之人,在超市买了些礼品。出来看见超市旁边还有银行网点,想了想,进去又取了五千元拿银行的专用信封装了,才向生活北区走去。

    岳母家起初因为岳父的意外有一笔赔偿,过得还不错。十几年岁月的风雨过去,家里有两个学生,岳母一个人就有点吃紧。当年的那笔赔偿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梁晓怡上班后,家里才轻松一点。

    岳母家和父母家一样,都是老住宅区,顺着楼梯来到四楼岳母家门口。李晓一愣,门外除了一双女式鞋,还放着一双大号男式黑皮鞋,是小舅子梁晓军回来了?

    李晓按了门铃,开门的并不是梁晓军,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和他年龄相仿,一身名牌黑色西装显得很有品味。

    “李晓。”对方似乎和自己很熟悉。

    “你是?”李晓觉得有点面熟,却没有任何记忆。

    “我是大勇啊!陈大勇,老同学记不得了?”李晓还是想不起来,只能尴尬点点头应付。

    岳母这时走过来,招呼李晓进门换鞋。岳母家的房子也是两居室,和李晓父母家布局几乎一模一样。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大勇就递过来一支烟,又主动替他点上。

    嗯?软中华!看样子混得不错。

    “我们都是厂里子校同学啊,我在二班,你和晓怡在一班。”大勇看他想不起来,又提醒了一句。

    李晓这时有了点模糊记忆,好像这个陈大勇经常打架,在学校名声并不好。他怎么在岳母家,看样子和岳母很熟悉?

    “老同学在那发财?都抽上中华了。”既然认出来了,他就客气几句。

    “瞎混呗,那比得上老同学是大领导,同学当中现在就属你有出息啊。”

    毕竟十几年不见了,同学那阵也不熟,李晓敷衍了几句。大勇却站起来要走。

    “干妈,李晓来肯定有事,你们说,我走了。再见!老同学。”

    干妈?这是什么鬼?

    李晓敷衍着起身送到门口,两个人客气地握了握手,大勇就下楼走了。转身回到客厅坐下,他探询地看着岳母,对大勇的称呼有点不明白。

    “工会张姐的孩子,这个大勇原来挺皮的,现在国贸大酒店做什么领导,车也开上了,看着挺有钱的。”岳母解释一句。

    国贸大酒店!李晓愣了一下,也没有多问,心里却暗暗留心了。

    “大勇怎么会叫你干妈?”李晓有点不解。

    “那年晓怡的父亲出事,一块出事的人就是大勇的父亲。事后我和张姐都被安排在工会上班,后来就结拜了姊妹。大勇就一直那样称呼,今天超市分了点东西,碰到他了,就帮着提上来。”

    岳母起身给李晓泡了杯茶, “今天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妈,没有什么事。今天有空,好长时间没见了,就回来看一看。”

    岳母坐在对面沙发上,半曲着腿,素面朝天,白皙的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眉眼和妻子相似,不愧被人称作当年的厂花。文雅的气质,柔柔弱弱地性子,浑身有一种说不清的风韵。

    好久没人陪自己说话了,女婿李晓来了,徐兰兰今天很高兴,不由地说了很多话,心里也想到很多事。

    这几年家里都是晓怡和李晓暗中帮衬,儿子的在省城上学的花费,几乎都是女婿出的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晓这女婿对她的家真不错。

    儿子马上就毕业了,这工作的事还没有着落。看着家里狭小的房子,她的情绪低落下来。

    晓军在大学又谈了个女朋友,现在的女孩子都很现实,儿子毕业就要带着女朋友回山城,要是能有一套新房给儿子,那该多好啊?只是自己没有那么多积蓄。

    该怎么办?向小俩口开口借?

    她暗暗否定了心中的想法,想到这十几年的多年的艰难,现在还没有尽头。一种无奈无力的感觉包裹了她,也不管李晓在家里,不知不觉就流下了眼泪。

    李晓看岳母突然就哭了,也不知她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慌忙站起身,走到岳母坐的沙发旁,从茶几上的抽纸中取过几张纸巾递给她。

    “妈,好好的怎么哭了,是有什么难事?”

    李晓一劝,她也不知怎么了,多想有一个有力的肩膀让自己依靠,别让自己这么艰难。不由心中越发委屈了,眼泪止也止不住,伏在沙发背上,低声哭了起来。

    看她哭得伤心,李晓心中也很难受,岳母一定是遇上难事了。都怪自己以前在下梁太忙,对家人有点疏忽,岳母遇到什么难事他都不清楚。

    靠近岳母坐下,手轻抚在她的肩头:“妈,对不起。别哭了,有什么事您告诉我好吗?”

    徐兰兰摇了摇头,起身靠着沙发,廋弱的肩头轻轻抽动,哽咽一会儿才慢慢平复下来,什么也不愿去想了,她的心太累了。

    过了一会儿,意识到眼前的人是李晓,有点不好意思,“晓晓,也没有什么事,你别担心,也不知怎么了,就是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

    李晓看着柔弱地岳母,不由一阵痛惜。多少年了,她都是一个人强颜欢笑地支撑着,虽然有自己和晓怡帮衬着,面临梁晓军的接踵而来的事情,一般正常的家庭都吃不消,一个柔弱无力的女人该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妈,到底有什么事?我不是外人,你说出来,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徐兰兰为难地叹了口气,“晓军马上就会带着女朋友回来,工作你们可以帮着找,怎么也会在城区上班,家里就厂区这么一套房子,依晓军的脾气,他不知又要怎么闹腾......”

    李晓的眉头皱了皱,对这个小舅子他真不感冒,寒门出了个纨绔,这真是两家人的不幸。

    想起晓怡最近的种种不堪,他心中莫名有了一股怒气。你不仁我却偏偏有义,自己......何不反弹琵琶,做一个大气豪爽的男人?

    “妈,我当是什么难事呢?不就是小军的工作和房子么,这让我来办。工作我想办法会安排好,至于房子我手里有一笔钱,在城区给他买一套新房就行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