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们要送晓军一套房子?”徐兰兰吃惊地坐起来,看着李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晓微微一笑着,肯定地点点头:“都是一家人,晓军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手里有这笔钱。”

    “这......不合适。”

    徐兰兰下意识地就拒绝了,李晓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就算有点职务,但也不是什么高收入阶层的人。一套房子在山城这个三线城市最少三十多万,这对李晓也是很大的数目,她不能为了儿子而让女儿难做。

    想了想,徐兰兰却意外担起来。李晓这么大方有钱,像那些暴露出来犯了事的人一样,是不是已经走上邪路?

    “晓晓,你是不是收过别人的钱?你还年轻,可别犯糊涂!”

    李晓的手被岳母抓得紧紧地,他感到了手中的冰凉:“妈,您放心,我的钱是干干净净的,都是这几年积攒下来的,买套房子还行,再说晓怡那还有不少存款的。”

    “可能吗?”岳母还是不愿相信。

    “妈,你是不了解我家里的情况。”

    李晓结婚买房,后来买车都是啃老的战果。父母有老宅的收入,自己不啃老父母都不答应,隔三差五,母亲还给自己钱,就是赵姐每月的月钱也是母亲包揽了,自己和晓怡的正常收入都积攒了下来,五年下来手里都有四十多万了。

    这样对岳母解释了一遍,徐兰兰这才真正放下心来。李晓有这个心,她也却不愿接受,“这买房子的钱不是小数目,你和晓怡有钱是你们有钱,房子我再想办法。”

    “妈,你的办法无非就是去借,这是拿我们当外人看。晓军马上就回来了,事情不等人,就算我和晓怡借给他的,先给他把家安下来,以后等晓军有钱了,慢慢还就行了。”

    李晓如此诚恳,想到自家儿子,徐兰兰只好勉强答应了下来,“就算妈借你的好了,你可要给晓怡说一声,晓晓,谢谢你,我们拖累你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李晓倒对岳母更多了一层崇敬,“妈,你放宽心,你受了半辈子苦,凡事有我这个儿子呢。我先回南区了,我妈那边还有事等我商量。”

    “好,我送送你。”

    送走李晓,回到客厅收拾了茶杯,看到小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个信封,徐兰兰摇摇头叹了口气,这是女婿每次过来看她必有的一项馈赠。怕自己脸皮薄,每次都会偷着放下。

    她拿起一看,果然有五千左右,“唉,丫头这辈子倒是好运气。”

    回到家父亲也从车间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吃过午饭,在家小睡了一会儿,下午快上班时,李晓和母亲出门要走,父亲却叫住了他,把两个大纸袋交给了他。

    李晓低头看了看,里面都是父亲自己画的生产操作流程图,一本本都装订地整整齐齐,“爸,这是你积攒的资料,给我做什么?”

    父亲还没有解释,母亲却不屑地抢先说道:“这是人家‘李一刀’这几年积攒的宝贝,快退休了还带着徒弟亲自上车床,这些资料你爸宝贝的很,家里放着不放心,都念叨了好几回了,你那边有书房,就替你爸保管好。”

    一惯沉默寡言的技术男父亲却凝重地说道:“晓晓,这些草图都是我在一线的心血,厂里这几年人心杂,都知道我这里有这种资料,放在家里我不放心,烧了又舍不得。你先替我保存着,说不定我今后还要用。”

    父亲所在的车间可是这家厂里最关键的车间,门口都是军人持枪站岗。父亲这个“李一刀”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车床上的操作技术那可是名声远扬。

    想了想,李晓点点头,和父亲一人提着一只大纸袋,一家人就一起走下楼。父亲去上班,李晓将两只纸袋放进车后座,带着母亲开车出了厂区。

    车开到南城区拆迁办,拆迁办的人见到张梅,当知道她是来签协议的,很高兴地核对身份,签了拆迁协议和补偿协议,并开出了银行的转账支票。

    李晓家的老宅,是拆迁任务的一个大户,这下问题得到解决。南城区负责坐镇拆迁一个副区长亲自来了,结果见面后也认识李晓,两人寒暄一番,副区长连连称赞李晓识大体,临了提醒他,拿协议去补税。李晓惊出一身冷汗,差点把这大事忘了。

    告别了南城区的副区长,母子两人又赶到南城区税务大厅,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只补交了不到两万元的税款。原来南城区有鼓励政策,大部分项目都是免税的。

    这下李晓才放下心来,去临近的银行把支票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送母亲回厂,自己回到城区家中。

    ......

    经一路是山城城区最繁华的商业街,作为山城老牌的国营商业集团,东方商业的总部办公大楼就坐落在经一路最中心的地段。

    除了七楼以下是商场和超市,八楼到顶楼都是集团的办公区。十二楼的集团管理部内,梁晓怡从上班就显得心神不宁。

    一个暧昧的情人节后,似乎一切都变了。李晓在家里和自己陷入了冷战,甚至提出了离婚,这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她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唯一欣慰的是,李晓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完全不爱自己,毕竟十几年的相依相伴,那可是日积月累沉淀在心头的真爱。

    可是,李晓要离婚分手的决心那也是真真切切的 。这让她心里感到了紧紧逼来的危机,自己的婚姻危险了。想到李晓的身边,有可能依偎着另外一个女人,她的心不由隐隐作痛。

    自己真的做错了,明明知道暧昧是一杯毒酒,却甘之如饴地饮了下去。除了能满足一点虚荣心,又能带给自己什么?

    人真的只有在即将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梁晓怡一直明白,失去了李晓,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像他那样宠爱着自己。

    女人太任性傲娇,只会自己把自己给玩残了,最终只会余生活在悔恨之中。

    难道我梁晓怡是傻白甜?

    看了看办公室内在刘晓静、王晓茵身边装傻卖萌的尹小冬,她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那就从这个卖萌的货色开始。

    “小尹,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走出办公室,梁晓怡来到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尹小冬屁颠地跟了过来。

    “情人节那天,你是不是接听过我的手机来电?”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