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26章 今天她会不会来
    萌货的日常就是装傻充楞:“姐,几天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跟这货生气那是自己气自己,梁晓怡静静地盯着小尹,你真的很单纯。

    很快小尹就败下阵来,哭丧着脸,萌动的眼神显得特委屈,“给你打电话的是个......男人,我不喜欢别的男人骚扰你。”

    隐婚果然是有隐患的,“你不喜欢?那是我的手机,可是你怎么能瞒着我,还删除了通话记录?另外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的?”

    “切!姐,你每次用手机都不回避我,我能看不到?”

    看来得修改密码了,梁晓怡不免有点自责,想了想,对这货就不能有好脸色:“既然我是姐,你今后就不能胡闹,像送花什么的就不必了,姐担不起。”

    看着那萌脸上的惊讶,梁晓怡心里有点不忍,顿了顿,还是一字一顿地说道:“姐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三岁多了。”

    小尹脸上的笑容有点僵,顿了顿,还是轻松地摆了摆手:“多大点事呢,像姐这么靓的人,身边怎么能没有男生哎。对了,那天打电话过来的是不是姐夫,他没有生气吧?”

    他......没有生气!你的心得多大,“对,那就是你姐夫,他可见到你吻我的手了,呵呵,你可得小心点。”

    萌脸上显得有点惊慌,伸手抓住梁晓怡的衣角,都快哭出来了,“姐,我错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这货,什么要你不要你的,胡咧咧啥呢。梁晓怡小心地扫了眼走廊,抬手打掉了小尹的手,“听话才能当弟弟,乖,回去上班,少和小静、晓茵在办公室胡闹,小心老巫婆找你们麻烦。”

    老巫婆是部长李秋萍,在部里有点更年期症状,很是让她们这些吃瓜群众头疼。

    小尹一边陪着梁晓怡往部里走,一边犹自忿忿不平:“李秋萍那个老年痴呆患者,我才不怕她,我可是你的人......”

    梁晓怡的头又大了,“你这个喷子,什么我的人?姐还自身难保呢,人家可是部长,魏总的红人。”

    “呵呵,魏总真是重口味,老巫婆年纪这么大了,也不怕夜里做二萌。”

    “二萌?”

    小尹白牙一晃,翻了个白眼,“恶梦,这都听不出来,姐,你奥特了。”

    萌货的萌语呀,梁晓怡撇撇嘴,姐还蓝瘦香菇呢。

    “对了,昨晚那个姐姐好凶,庄总肯定不高兴,你怎么办?”

    梁晓怡顿住了脚步,心头不由一愁,这边才打发了这个萌货,那边还有个海龟需要安抚,苦逼的人生啊,自己这是庸人自扰么,“下午再说吧。”

    午餐时去顶楼职工餐厅对付了一顿,回到部里,小尹仍旧去电脑上玩网游。晓怡和往常一样,去了办公室的套间。

    这里是副部长的办公室,现在副部长退休了,职位空着,不说集团了,部里十二个人,像她这样的主管还有三个。梁晓怡叹了口气,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棉枕,在套间的长沙发上合衣躺下。

    迷糊间,身上多了条薄毯,还有小大人般的碎碎念,“怎么又忘了盖东西,感冒了怎么办?”

    梁晓怡撇撇嘴角,没有睁眼也没有啃声,闭眼睡得惬意,否则,自己一搭腔,这萌货话忒多,保证能说到下午上班。

    下午一上班,梁晓怡起来去洗手间洗漱了一番,想了想,拿起手机,用儿子豆豆和李晓的生日给自己的苹果手机,重新设置了密码。

    四点多,梁晓怡知道挨不过去,想了想,对小尹打了个眼色,对王晓茵和刘小静说到,“我去庄总那里,组里有什么事发信息给我。”

    东方商业集团的十二楼副总办公室,庄副总坐在柔软的大背椅上,脸上阴晴不定。宽大的办公室,显得有点空旷冷清。

    梁晓怡今天竟然没有主动来他的办公室,看着房间侧面茶几上那只红色的咖啡杯,他立刻想起那道制服包裹下苗条又饱满的身影,并拢双腿坐在沙发上,诱人的红唇轻饮着咖啡,默默注视着自己的样子。

    这只名贵的咖啡杯,来自大洋彼岸,是他为她专门准备的,和他自己放在柜子里的另一只是一对情侣杯。

    想起昨晚在酒店门口的一幕,他心中有点郁闷。自己竟被一个女人当众给喷了,梁晓怡应该第一时间来给自己一个说法。

    去年六月份,他高调地来到山城,身上一大串耀眼的光环。海归学者、经济专家、集团第二大股东代表、集团第一副总。四十出头的年龄,成熟自信,浑身上下洋溢着成功男人的魅力。

    成功的男人身边怎么能没有红颜相伴?

    只身一人在山城,他是孤独的,没有女人的日子在他以前的生活中是不可想象的。山城没有沿海那么丰富的夜生活,但也有放纵的场所,他去了几次,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他期待着一场浪漫的邂逅,然后让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

    一个偶然的节点,他遇到了梁晓怡。

    同在一座大楼里上班,高管和普通职工之间的距离是咫尺天涯。那次电梯中的邂逅,完全没有想到,竟认识了被称作东商之花的梁晓怡。

    那天的情景深深镶刻在自己心底深处。一个女文员,抱着一叠高高文档盒,急匆匆走进了电梯,把面目遮挡得若隐若现。他出于礼貌,就随手帮她拿过一部分。

    顿时,一张女人生动的脸清楚地显现在他的面前,文档盒后面遮挡的面容,竟是一张年轻的倾城之色。他感到整个电梯间都亮了起来,头脑变得一阵恍惚,直到对方说声谢谢,接过文档走出电梯,他还没有从呆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集团里竟有这样一个极品的女人!他心痒了。按捺住心头的悸动,他却不动声色,默默地窥探着了解有关她的一切。

    她不是集团任何一位高管的私宠,也没有人成功地俘获过她的芳心。这个名叫梁晓怡的女人在大楼的角落里,默默地盛开着她的炫丽。

    这是一块纯洁的未经雕琢的璞玉啊!他从千里之外的海城来到山城,遇到这样的佳人,这似乎是自己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他知道自己不能唐突,也不能盲动。他像一个高明的猎手,谋定而动,有条不紊,润物细无声般靠近自己的猎物。。

    这样纯真的极品女人,值得他费一次心机。一切动作都显得堂而皇之,而梁晓怡也被自己的魅力给吸引了。她的才华得到尊重和施展,终于在集团管理层有了一席之地。

    在派系林立的东方集团里,这是隐晦的潜规则,没有高管的支持,没有人会有任何的机会获得重要的岗位。

    庄副总心中很满意,一切都成竹在胸。不用自己去追逐,梁晓怡在主动靠近自己,两人成了很私密的朋友。他第一次邀请她吃饭,第一次带她出席正规的酒会,她都欣然赴约。

    一切都按照他预定的节奏在走,终于他邀请她去了会所。

    一个崭新的世界展露在梁晓怡面前,会所里狂放的场面,令她新奇而激动,面红耳赤又欲罢不能。

    对女人,庄长杰可真是太懂了,升职的兴奋,平静的婚姻生活,缺少了激情却有了寂寞,这都是自己的好机会。

    梁晓怡一步步也适应了会所中热烈的氛围,她戴上娇艳的蝴蝶面具,穿着暴露的晚礼服,无限风情地徜徉在音乐的海洋中,成了舞会上美艳不可方物的存在。

    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心理上的距离,不知不觉中靠近了许多。他精心导演和主演的这场香艳大戏,似乎到了最终收获的季节。

    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那晚酒店门口呵斥自己的那个女人,却有打断这场大戏的可能,这让他心中隐隐不安。

    梁晓怡会怎么选择?今天她会不会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