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婚姻的温度 > 第31章 奥丁般虚伪
    当一切平息下来之后,李晓起身去了浴室,温热的水流下来,冲走了满身的细汗,让他的心神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细细回想起这几天的心路历程,似乎自己对妻子的埋怨也淡了许多。

    妻子的坦白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李晓的眉头皱了皱,随即又很快舒展开来。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相信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回到卧室,搀扶起妻子来浴室洗了洗,两人重新回到床上依偎着躺下。软香入怀,李晓心底感慨一声,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婚姻生活。

    妻子是任性傲娇了一些,也有错,但是,人非圣贤岂能无过?现在,他暂时放下心头的猜忌,选择去相信妻子,一切还是让事实说话。

    想了想,李晓试探着问道:“晓怡,真爱会所有三个档次,这些你都......知道?”

    梁晓怡自然明白李晓担心什么,“知道呀,不过起先庄总没有对我说,我出于好奇,从会所公主那里打听到的。你放心,真当我傻白甜呀,什么地方不能去我心里有数。”

    李晓也没有刻意再去追问,很轻松地转移了话题,“那个老同学陈大勇你记得么,他怎么成了妈的干儿子?”

    “陈大勇我知道,不过没有怎么接触过。他这人嘴甜,妈和张阿姨走得近,他就一直这样称呼。”

    妻子在酒店会不会碰到过陈大勇?李晓淡淡地说道:“据说他在国贸酒店上班,似乎很有钱的样子。”

    “嗯?他在国贸酒店上班,我怎么不知道?其实他就是一个混社会的,能有什么钱?我们和他不是一路人,那天我见了妈可要提醒她注意一下。”

    混社会的!李晓有点讶然,看妻子不大待见有点神秘的陈大勇,他也就不打算多说,“睡吧,都过了十点了。”

    梁晓怡感觉心中又有点悸动,不安地动了动身子,红着脸呢喃道:“怎么心里慌慌地......还有点想要?”

    嗯?李晓不解地拍了拍妻子的翘臀:“还想要什么?”

    “你坏哦,羞死人了,非要我说出来。”

    咦?李晓玩味地翘起嘴角,还想要?刚才两人之间可是足足有半个小时的不可描述之事,他可是经常锻炼身体,这方面有足够的信心。

    “今晚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有问题?”

    “我也不知道,只是今晚感觉身体很敏感,你就是抱着我,我好像都会有感觉。”

    李晓笑不出来了,妻子的身体今晚有问题。皱着眉头想了想,眼角扫到旁边床头柜上的纸袋子,看见了那瓶晶莹的香水,心头不由一动。

    “会不会是香水的原因?”

    李晓嘀咕一句,起身坐起来,俯身过去拿过香水,打开盖子嗅了嗅,一股淡雅的香味钻入鼻孔,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晓怡也坐了起来嗅了嗅香水,然后说道:“似乎比我平时用的香味重了一些。”

    李晓举起香水对着灯光端详起来,瓶子里外越发晶莹剔透,却也瞧不出什么端倪,只好无奈地放下,“这到底是什么品牌,怎么能没有任何标识?”

    梁晓怡想了想,下意识地说道:“庄总好像说过,这种无标识的香水都是从国外私家定制的,价格比有品牌的更贵,梳妆台上的那瓶香水,上面也没有标识。”

    “私家定制?庄长杰在山城身边有没有女人,可以肯定,这是他刻意为你定制的,这绝对有问题,你先不要用,等我明天带去托庆伟去鉴定一下再说。”

    晓怡点点头,接过香水爬到床头,把香水放到梳妆台上又迅速闪身回来依偎在李晓怀中。来回之间春光咋泄,李晓可算是大饱了一回眼福。

    “美女,你走光了。”

    嘻嘻,晓怡红着脸笑了笑,伸出一只葇胰捂住了李晓的嘴,“不许看,你到底......还行不行?”

    嗯?李晓佯怒,你这是逼我上梁山,男人能说自己不行么,“我试一试,呵呵。”

    一夜的旋旎春夜很快过去,早上起来,一家人都沉浸在莫名的喜悦气氛中。

    早餐时,晓怡的脸色今天显得分外的滋润,出众的娇容一举一动都让李晓心悸不已,眉眼顾盼流连之间都是春意。赵姐心头大喜,感觉如常的早餐都香甜了几分,这个幸福的小家总算保住了。

    李晓吃过饭提着纸袋早早走了,等晓怡和赵姐抱着豆豆下楼,晓怡郑重地对赵姐说了声谢谢。

    “晓怡,昨晚我都听到了,要懂得珍惜,晓晓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今后凡事不要勉强,自己的男人要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嗯,我知道了。”晓怡感激地点点头,也不多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九点整,梁晓怡整时走进东商大楼,在电梯口打了卡,乘电梯来到十二楼部里的办公室。迎面就碰到小尹,手里拿着晓怡的咖啡杯,看样子已经清洗过了,“姐,看你脸上春色满园的,有喜事?”

    “少贫了,整天没大没小的,李部长呢?”

    小尹白牙一晃,夸张地抬手指了指头顶:“升天了。”

    梁晓怡会意地一笑,转身去里间换工装。原来李秋萍是去楼上开会了,小尹整天找机会不忘咒几句老巫婆,还都是犀利的新词,这也算梁晓怡在单位不多的乐趣了。

    换好制服出来,坐下端起小尹冲泡的咖啡惬意地喝了几口,然后打开电脑开始了一天工作。

    忙到十点多,桌上放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梁晓怡知道是来了信息,扭头看了看,随手拿起手机点开了QQ信息。

    “还好吗?”很简单的一句问候,扫了一眼信息的来源,没有头像,只有一个怪异的标注:奥丁般虚伪!

    梁晓怡脸上的笑意顿时烟消云散,手指连动,毫不犹豫删除了信息。然后端起早已凉透了点半杯咖啡抿了一口,心中暗暗发狠:你真是阴魂不散,这是在逼我么?!

    直到半个小时过去,部长李秋萍走了进来,梁晓怡的脸色才恢复了基本正常。

    李秋萍站在大办公室中央,拍了拍手掌,大家知道她刚开会回来,这是有话要说,都放下手头的工作,转头看着她,等她宣布楼上会议的精神。

    李秋萍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却没有开口,转头不怀好意地盯着梁晓怡,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似笑非笑,弄得梁晓怡也摸不着头脑。

    “呵呵,真看不出来,梁部长,恭喜!”

    梁晓怡好看的眼睫毛连连闪动,梁部长!这是从何说起?能不能好好说话,你这是更年期加内分泌失调?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