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集团刚才开会决定了,梁主管从今天起出任我们综管部的副部长,这是庄副总提名通过的。”

    大家都羡慕地看着梁晓怡,梁晓怡自己却很意外,庄总真这样做了?另外两个主管脸上一阵失望,看向梁晓怡的眼神全是嫉妒之火。

    “好了,既然部里有了副部长,那集团购买这一块就由刘小静做为主管负责,梁部长你今天就搬到套间办公,手头的业务移交给刘小静负责。小静,去庄副总那里一趟,他要和你谈话。”

    李秋萍说完就转身就走了,刘小静不安地看了看梁晓怡,低头跟了上去。小尹喜滋滋第一个跳了出来,“梁部长,我帮你搬东西吧。”

    提了副部长也算集团的中层领导了,梁晓怡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说又欠了庄总的人情,部里自己就和刘小静王晓茵走得近,李秋萍却意外让刘小静当了主管,这刘小静今后听谁的?

    傻子也能想到刘小静会怎么选择,私人关系再好,也抵挡不住升职的巨大诱惑。这老巫婆真是心急深沉,不动神色就恶心了梁晓怡一把。

    小尹和王晓茵过来替梁晓怡整理办公桌上的东西,梁晓怡想了想,拿着手机站了起来:“小尹,麻烦你和晓茵先整理,我去去就来。”

    来到楼层的洗手间,梁晓怡关了门,拿起手机给李晓打了过去。

    “晓晓,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嗯,方便,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我意外被提为部里副部长了,是庄总提名的,他今天肯定要和我谈话,现在我该怎么办?”

    “呵呵,庄长杰心真够急的。升职是好事啊,你接着就行不用理他。你不要主动去找他道谢,正常工作就行,一切有我。”

    梁晓怡松了一口气,“那好,晚上你回家吧,我先去忙了。”

    挂了电话,梁晓怡叹了口气。庄总这里自己给李晓说了,事情就坏不到那里去。可想起今早那条意外的信息,她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盯着窗外眼神纠结不已,自己要躲到什么时候?

    ......

    和妻子通完电话,李晓打开车门下来,看了看眼前其实宏伟的国贸大酒店,然后大步流星从停车场走进酒店大堂。

    早上和庆伟一起来省厅鉴定中心,送检完香水正打算回下梁上班,却意外接到台商张静的电话,约他到国贸大酒店见面。

    张静这么快就已经出院了?想想张静并不知道是自己救了她,李晓今天也不打算告诉张静。

    从两年前在南方认识张静,她就对自己有点过分的热情,李晓心里只有梁晓怡,为避免麻烦他在山城才刻意疏远了她,这次救人的情分还是不提为好。

    乘电梯来到约定的二十九楼,出了电梯口,发现走廊静悄悄没有人影,右转才发现有前台。走过去给前台接待的两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说明来意。

    前台一个女孩小声打了内部电话,然后礼貌地把他引到走廊尽头,在一间没有标示牌的房间门口停下。还没有上前敲门,门却自动开了,一身黑色正装的张静,正站在门内,抿着嘴欣喜地把他迎进房间内。

    进了房间,李晓看了眼宽大豪华的房间,才明白这是套房。有客厅、小餐厅、办公区、还有几间房子是关着门的,不知是什么用途。

    “张总,你这房间可是总统套房,今天我可开了眼界。”

    “叫我张静就行了,这么生分?”

    张静低头冲咖啡,抬眼撇了他一眼,习惯性地抿嘴笑了笑,这个小动作令她有些别样的风情。

    李晓道声谢端起咖啡小酌一口,有点苦,香味却很悠长。看着张静精致的妆容,黑色服饰和瓷白的肌肤相映成辉,高贵、典雅,脸上一副蓝框女士眼镜,使她更显知性美女的风韵。

    张静微笑着,眼睛默默看着李晓。李晓不知道她约自己的目的,但他不会主动问。一边闲聊,一边品着咖啡,时间很快就到十二点,李晓越发一头雾水。

    “先陪我吃饭吧。”张静指了指小餐厅。

    李晓随她来到客厅旁边的小餐厅,长条桌上,白色的桌布上早摆好几道精致的菜品,意外的是桌子中央却是一个生日蛋糕。

    李晓有点迟疑:“今天是你生日?”张静点点头。

    李晓有点不好意思:“生日快乐!可我没有准备礼物......”

    难得看到李晓也有尴尬的时候,张静抿嘴一笑:“谢谢!你能来陪我吃饭就是最好的礼物。”

    张静端起酒杯向他示意,李晓忙举杯轻碰,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各自饮了一口。她想起两人相识的往事,眼神不由有些幽怨。

    李晓和张静相识在两年前的广州,西部地区在那举行招商会。张静代表的是着名的台湾张氏集团,有商界朋友相托,她第一次见到李晓,举行了一个小型谈判会。

    她当时是看朋友面子来敷衍一下,对山城不报任何希望,尤其还是一个什么下梁镇的小地方。

    结果,她的轻敌遭到当头棒喝。李晓和她在谈判桌上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很快她就败下阵来,不得不第二天又举行谈判。她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李晓犀利而温和地把她逼到退无可退。

    张静的语言习惯会不时冒出几句英语,李晓也用流利的英语回应。李晓太过出色的表现,颠覆了她对西部官员的认识,她硬生生被逼出五千万美元的机械制造投资项目。

    好奇心大起的她,借着酒会和李晓又接触几次,结果,她被深深吸引住了。整个招商会期,她总陪在李晓身边,尽管她已婚,但女儿家的心上还是起了波浪。

    招商会结束了,李晓走了,回到山城那个西部的三线城市,她的心一下子空了。 几天后,她成了张氏集团山城项目的负责人,带着一班人也来到山城。

    结果,接机的是一群陌生的人,来到山城才知道,项目被偷梁换柱放在山城开发区,李晓的下梁镇被人摘了桃子,完全出局了。

    张静自然大怒,从接风宴上拂袖而走,又原路乘飞机返回了张氏的总部福州。第二天南方一家全国有影响力的报纸就登出了报道,矛头直指山城。

    在投资大于天的背景下,山城傻眼了,省城震惊了,国台办也过问了,上下都需要一个交待。山城迎来了一场问责风暴,一大串人被处理,李晓却由副镇长成了下梁镇的镇长。

    李晓又重新负责了这个项目,带着李雅萍赶赴福州又把张静请了回来。在他的力主下,项目最终还是落户在开发区,这下各方皆大欢喜,李晓声名大起。

    虽然都同处一个城市,但两人都太忙了,见面的机会不少,但深谈的机会却不多。

    张静幽怨的眼神看着越发成熟的洒脱的李晓,发现他的情绪并不高:“最近可好?”

    李晓摇摇头:“不提也罢,今天你过生日,怎么是一个人?”他不相信张静做为商界女强人,不会没有自己的朋友圈。

    张静话里有话:“在山城认识的人不少,但私密的朋友嘛,目前只有你一个。”

    李晓心中顿时不平静起来,不由自主又冒出一句:“我还没见过你的爱人,尤其是今天......”

    张静怔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晓:“现在分手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李晓急忙道歉,都是男人的私心作祟,无意中触到对方的忌讳。

    张静苦笑着抿抿嘴:“不必在意,商业连姻,原本就是利益夫妻。去年台岛有了风波,他是新党阵营的,我们张氏是老大陆派的,分手是必然的。”

    李晓却听到别的讯息,不由凝神静气,低头思索。

    认真的男人总是能格外吸引女人的关注,张静看着他,悄悄吸了一口气。

    “我们那边动荡不安,实业届都偷偷转移资金到稳定的内陆地区。南方沿海投资基本饱和了,人力资源也紧张。山城是交通枢纽,资源丰富,你有没兴趣博一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