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真!”

    李晓抬起头,眼睛一亮,这可是意外收获。那边的动荡也引发过移资风潮,难道现在风潮又来了?

    “真的不能再真了,前几年业界还在观望,盼着岛上局势能稳定下来。可现在越发动荡了,当政的都听背后主子的,谁管经济发展?我们的企业都是几代人的辛苦积累,没人愿意陪着它们去发疯,现在这边的经济这么好,社会又稳定,换做你,你会怎样选择?”

    张静的分析还真是无可辩驳,也是现在的实情,可她在山城怎么这么清楚大局?

    张静看他疑惑的眼神,抿嘴一笑:“别忘了,我们张氏集团是台商企业界联盟的副主委,本小姐嘛,还是很有号召力的。”

    李晓瞪着眼睛听完,想了想,点点头。他受导师周厉光的影响,对经济的关注从没放松过。张静这些台商的实情,外人不会太清楚,现在自己接触到第一手信息,如果能抓住这个契机,用大布局去规划,未尝不会开创出一个新的局面。

    山城太需要一个机会来突破保守得令人窒息的氛围,想到东城区及山城边缘特殊的丘陵条件,只要稍加改造,就是大片的工业用地。

    李晓思路一转,不由心中一动,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山城经济腾飞的窗口。但是,想到东城如今的状况,他无力地叹口气,眼神又黯淡下来。

    看看豪华的套房,他转移了话题:“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这是我的办公室啊。”张静笑着解释。

    “明白了,你们有钱人就是任性,这儿是五星级,费用不低吧。”李晓调侃了一句。

    “不用花一分钱,国际大酒店就是我们的张氏集团的产业,本小姐就是董事长啊。”

    李晓吃了一惊,三年前,市里整体发售国贸酒店,听说被一个神秘客商收购,后来重建了主楼,修了三十二层的大楼,成了山城新的地标建筑,改名国际大酒店。只是山城人还是习惯称国贸大酒店,现在怎么张静成了老板。

    张静从办公去取来一本彩色资料,对李晓详细解释一番,他才恍然大悟。出面收购的是张静的父亲,张氏制造基地在南方,山城的制造公司和酒店就交给张静负责了。

    李晓没想到着名的张氏集团的公主就是张静,这真够低调的,只怪自己有眼不识女大神啊。

    吃罢饭,休息一会儿,张静打开音响,弯腰调皮地一笑,摆出一个POSS,要邀请李晓在小厅跳舞。

    今天张静最大,李晓也不推辞,大方地挽起她的腰进到小舞池。张静上衣是开着的,里面仅仅是一系紧身白衫,丰挺的前胸白得耀眼。

    李晓刻意不去注视,舞步都有点僵硬。张静却装作不知,故意使坏,不时借舞步交错之际,用身体蹭到李晓。

    李晓顿时方寸有点乱,紧张得汗水都出来,张静抿着嘴看着他尴尬的样子,不由兴趣高涨。被张静捉弄了一会儿,两人又回到休息区。

    张静打开一间房门,却原来是一间仿古的茶房,靠茶几的是一张半卧的红木床塌,上面放着抱枕。这应该是张静私密的地方,李晓有点迟疑,却被她推了进来。

    张静出去了一会儿,进来时已换了一身素雅的旗袍装,越发显得楚楚动人了。张静泡了壶岛上的云雾茶,清淡的茶香气便萦绕在房间。两人半靠在床塌上,品着香茶,一时心境都平静了下来。

    李晓抛开压抑的思绪,从透明的玻璃窗俯瞰山城迷人的景色,看着身下车流如炽的繁华,心中无由的生出一份感动。

    张静侧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男人帅气的侧脸,目光不由痴迷起来,身子轻轻地靠过去,抱紧对方的胳膊。

    李晓一怔,怕两人尴尬,压下心中的悸动,长出了一口气,任由她靠着。两人都不是自由身,那怕知道她是倾心于自己,李晓也没有勇气越雷池一步。

    这样尴尬总不是办法,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突然冒了出来,想起真爱会所,他有种迫切想去了解的欲望。

    “张静,带我看看你们的酒店吧。”李晓的声音,打断了张静的痴迷。

    她坐起来,歉意地笑笑:“行啊!请李镇长巡游我的大酒店。”

    两人出了套房,张静一手拿着女士手包,另一只手自然地挽着李晓的胳膊,宛如一对时尚的情侣。乘电梯下到了一楼,张静依偎在他身边,详细介绍了主楼和院子里辅楼的小别墅。然后又乘电梯往上,详细地介绍每层的功能和自己管理的新模式。

    李晓默默地听着,不由心头震撼,东城区地头上有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自己却知之甚少。原来的国贸是市属的,东城区插不上手,现在成了台资企业,除了职能部门管理,政府也很少过问。

    参观了客房、餐厅、茶秀、桑拿浴室、会议中心,等到了十九楼“真爱会所”。他要求进去看看,张静有点奇怪,但也没多说。她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向门口的保安出示了一下,两人接过保安递过来的面具,就走进了会所大厅。

    此刻的会所大厅几乎没有客人,可是李晓还是仿佛呈现出那晚在这里见到的一幕幕不堪。想到家里的蝴蝶面具,李晓心中不由五味杂陈,妻子在这里会不会在包房里和男人放纵?

    李晓的脸色有点阴沉,情绪也低落下来。张静感觉他的异样,拉着他走出会所,来到二十楼,这里比刚才更高端,里面除了舞池、包房,吃喝玩乐的服务更齐全。

    进了二十一楼,中央大厅没有舞池,而是一个足有二百平的大浴池,这里现在就有了客人,身着泳衣的男女正在里面泡着,还有人在池中庞若无人地激情接吻抚摸。

    两人站在池边也看得面红耳赤,李晓浑身都有点不自在。张静拉着他走向旁边的包房,用黑色的卡打开一间房门,李晓再次震惊了。

    房中竟是奢华到极致,格局也是总统套的布局,最醒目的是中间一个能容纳多人的大浴缸,看品牌是进口货,旁边放置的是进口的水床。

    看着眼前的一切,李晓不由摇摇头。这是真正的销金窟,男女放纵的天堂!

    楼里还有客人走动,两人也不好多待,出来继续乘电梯往上面走。至三十层都是高端写字间和办公层,也没有参观的必要。李晓随张静直上到顶楼,张静用黑卡打开门,两人上到楼顶天台。

    宽广的天台又是一番景象,一侧有几间客房,房子顶上竟是透明的玻璃材质。可以想象,睡在床上就可直面无尽的苍穹,这该是多么浪漫的画面。

    站在天台边缘的栏杆前,迎面吹来的风,稍有点冷意。看着脚下辉煌的山城,站在山城最高的地方,李晓朝着前方大吼了一声,顿觉得烦闷一扫而空。

    张静走过来,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一瓶红酒两个酒杯。李晓奇怪:“哪儿来的酒?”

    张静递给他一杯酒,顺手指指旁边的客房:“这天台的观光房,不对外的,每个房间都是套房,当然有酒水。想不想住一晚,我陪你!”

    李晓尴尬的笑笑,借机喝一口酒,没有回答她的调侃,而是换了话题:“你这观光房,晚上看风景还行,大白天就直接晒着?”

    张静抿了抿嘴:“有移动的钢屋顶,房间安装遥控,可以自由调换的。”

    李晓慌然大悟:“你们有钱人真是......任性!”

    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奇思妙想也要强大的经济去支撑,张静的世界和自己是不同的。两人依着栏杆,看着脚下的喧嚣的城市,心中顿时平静下来,一时竟忘了语言。

    山城的春季还是很凉的,李晓看她只穿着单薄的旗袍,就脱下西服外套,披在张静身上。

    张静甜甜地抿一下嘴,用后背靠进他怀里:“抱抱我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