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庄总是老江湖,记者去了售后部,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想了想,递给李主任一根烟,两人点上火:“李主任,我们东商今年广告宣传很薄弱,你们版面紧不紧张?大家都在一个城市,你可要多帮忙啊!”

    李主任一听广告两个字,立马来电了,连梁晓怡都不看了,出气都粗了好多:“庄总,我们是朋友嘛,版面再紧张,我也给你挤出几期整张来,新闻界也应该支持企业发展嘛。”

    整张还几期,出手真狠!庄总摇摇头:“出整张也太麻烦你了,要不一月来半个版面,这样可行?”

    李主任急了,这都砍了一半肉去,急忙说道:“庄总,你们是大企业,我们不能不给面子,一季度出一个整张可行?”

    庄总思量了几秒,点点头:“行!就按李主任说的办。你看大家都坐了这么长时间,腿都麻了,我陪你们大记者去集团参观一圈可好,也好找找素材。”

    李主任心愿达成,广告到手,采访还算个事,自然应声而起,看了看梁晓怡,还想来个美人陪游。庄总却另有安排:“梁部长,你负责在国际大酒店订餐,今晚我们陪李主任好好喝一顿。”

    庄总陪报社一行下楼参观,梁晓怡出去订餐。刚才他们之间的交谈,绕来绕去,看似客气,实则斤斤计较,虚伪至极。好好说话能死呀!她心里看不惯,面上还得装着笑脸陪着。

    东商和国际大酒店是协议单位,不但能随时保证接待,还很优惠,她一个电话过去就行了。回到部里,从总经办调了两辆车在大楼下待命,喝水休息了一会儿。

    临下班才想起,晚上有接待的事忘了告诉家里了,懊恼地拍拍胸膛,忙给李晓和赵姐分别发了信息。

    李晓很快回信息了过来:不准喝酒!信息后面还附着小孩被打屁股的卡通动画。晓怡看了莞尔一笑,有人疼的感觉真好。

    到晚饭时间,庄总陪报社的人下了楼,魏总自然不会出面,报社最高只是副主任而已。一行人分乘两辆车到了国际大酒店中餐厅。

    晓怡本不愿参加,想向庄总告假,但眼前的情况也说不出口,事情逼着你往前走,她还得上赶着来赴酒宴。真是阴谋可防,阳谋难挡。

    进了预定的包房,大家都站着却不入坐,怎么坐可是大学问。主客双方先客气推让了几个来回,掉了掉书袋,最后庄总坐了主位,李主任坐了主客位,在庄总左下手,两位记者挨着李主任坐下。李秋萍坐在庄总右手,梁晓怡挨着她坐了。

    一桌人围着大圆桌坐定,晓怡摆手让服务员上菜。菜品都是她提前订好的,随着服务员不停地进来,各式菜品流水般上了桌。

    酒宴自然不能少了酒水,山城落后却不缺好酒。山城酒是全国四大名酒之一,两千多年的历史了。晓怡今天也没有手软,点的是三十年份的五星红山城。等服务员给每个人斟上酒,酒宴就正式开始了。

    庄总端起酒杯,先来一通官样文章,主客都站起身来,共同喝完第一杯,才坐下。

    晓怡并没有喝,做了个样子就放下了。身旁的李秋萍看到了,自然不会放过:“梁部长,你怎么没有喝!”

    满桌的人一听都看了过来,按酒场的规矩,第一杯不喝就是失礼了。梁晓怡脸涨得通红,只得尴尬地端起喝了。

    她看了李秋萍一眼,心中有点生气。在酒宴上李秋萍是自己人,看到她没有喝,应该帮着遮掩,怎么反而说破了,这老娘们今天不正常啊!自己可得小心应付。

    第一杯酒让晓怡闹了个红脸,多少算是对客人有点不尊重,果然,那位年轻的男记者不答应了:“梁部长,应该再喝一杯吧。”

    人家说的没有错,山城酒场的规矩,有错最少罚一杯。

    梁晓怡心里恼火,只得端起酒杯站起来:“李主任,两位大记者,刚才失礼了。我今天不能喝酒,补上一杯算是陪罪了。”

    说完就喝了一杯,亮了亮酒杯,反扣在桌面上,然后再坐下。反扣酒杯就是再也不喝了,这也是酒宴的规矩。

    几杯酒下去,梁晓怡觉得身上有点热。今天下班直接到酒店,身上还是黑色制服套装,包房里面也有点热,她就脱了外套。上身是白色衬衣,傲娇的身材显露无疑,瓷白的前胸上露出一条深不可测的事业线。

    李主任眼镜后面的目光立马不同了,仿佛车大灯开了远光,亮得惊人。强压下心中的火热,与庄总连喝了三杯,然后与桌上其它人来来往往,喝得异常痛快。

    晓怡一边不紧不慢地吃菜,一边旁观别人喝酒,不到一个小时,两瓶红山城就见底了。看主宾兴致很高,她只得又开了一瓶。山城酒都是高度白酒,后劲很大,司机铁定是不喝酒,庄总和李主任就喝得多。

    晓怡心中暗自得意,刚才倒扣了酒杯,今晚总算躲过了,没想到她的无敌神功被人破了。李秋萍看了晓怡一眼,眼睛咕噜一转,就端起酒杯:“庄总,借花献佛,平时承蒙您关照,我敬您一杯。”

    两人站起身遥遥一碰,杯到酒干。梁晓怡眼皮一跳,庄总对自己那么照顾,李秋萍敬了酒,自己总不能不表示一下,否则太没有人情味了。

    正考虑端酒还是端茶去敬,李秋萍转过来:“梁部长,在集团庄总最疼你了,你总该敬杯酒吧。”

    来回好人都让李秋萍当了,晓怡看躲不过去了,咬咬牙站起来,重新拿过一个酒杯,倒上酒走到庄总身前:“庄总,感谢的话我不说了,一切都在酒中,我敬您!”

    庄总也站起,端起酒杯轻碰:“谢谢!”然后两人一饮而尽。晓怡回来坐下,看见李主任正盯着她看,知道今晚的酒躲不过去了,敬了庄总,也不能不敬客人。

    不等李秋萍再来挤兑她,晓怡起身端起酒杯,给报社三人分别敬了一杯酒。回来放下酒杯,也不落坐,而是直接去了包房的洗手间。

    现在喝了酒,晚上回家就不能开车了,打车回家就等着挨李晓骂。李晓心疼她,晚上她有事都会开车来接她回家。

    洗了把脸,给李晓发了信息,才放心回到包房。今天让李秋萍算计了,她就用了心,暗暗盯着她的举动。

    李秋萍平时酒量也一般,今天喝了这么久,却一点事都没有,还在积极进攻,难道练成了什么神功。看了一会儿,她不由笑了,花样还不少。

    借李秋萍起身敬酒的空当,把李秋萍桌上的茶杯给拿走,坏笑着取过一个新茶杯,倒满白酒,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